炎拳第1話(下):不滅火焰中生存,復仇者阿格尼現身

萬幸還是不幸?依靠再生者阿格尼的肉幸運地得以生存的村民此刻卻被視為「食人魔」,平靜的村莊頃刻變成了煉獄...

對于無法死去的再生者阿格尼來說,痛苦沒有解脫。

是幸運嗎?在痛苦中阿格尼找到了解放的手段。阿格尼發現只要自己不停想著拒絕手腕的再生,手腕就會保持焦炭的樣子不會再生,就可以解脫!

「死亡是最簡單容易的事,活著已經是在地獄里。」

哥...哥哥」露娜的呼喊把一心求死的阿格尼從絕望的邊緣拉了回來,再生能力并不強的露娜已經近似焦炭,艱難地爬向阿格尼。

這是露娜在離世前最后留下的呢喃。回想和妹妹周游世界的約定,回想露娜向自己表達愛意,阿格尼在瀕死之際出現了和妹妹有了孩子的幻想...

在生與死的矛盾和掙扎中,阿格尼最終選擇了比死要痛苦萬倍的生。 即使要承受所有的痛苦,也絕不能接受死亡。

被仇恨的火焰包裹著的阿格尼第一年只能在痛苦中哀嚎,第三年可以行走但仍要忍受無休止的疼痛,第五年已經習慣了疼痛可以自由行動,到了第八年,可以將火焰集中在身體上露出臉正常呼吸。

「用這拳頭把你燒成灰!」阿格尼握緊了拳頭,誓要用這燃燒著熊熊火焰的拳頭完成自己的 復仇與戰斗!

一輛輛押送著奴隸的軍車在雪地上行駛。漂亮的賣給有錢人,難看的不停生孩子,男的拉去干活...這就是奴隸的命運。

領頭的隊長要停車去尿尿,他來到一輛車后,邊脫褲子邊打量車里的奴隸,這時一位婦人開口想為自己的孩子乞求一杯水。

這位隊長是個可以憑空變出鐵的「祝福者」。他從手中變出一只鐵做的杯子,裝滿冒著熱氣的液體遞給了婦人。

婦人一臉驚愕地望著他。

別無選擇的婦人最終還是接過了杯子。周圍的士兵發出毫無人性的嘲笑,儼然忘記了他們本都是同等的人類。

車里一個少年隔著欄桿臉色沉重地直勾勾看著這群「人」。這種注視讓領頭的很是不爽,他把少年拖出來準備和老人一起就地槍斃。

身邊的人在一聲聲槍響中倒下,只剩少年獨自一人佇立在風雪中,在迎接最后的審判前絕望地向神呼喊。

士兵卻遲遲沒有開槍,遠處似乎有祝福者走來的身影,那個人渾身被火焰包圍,是阿格尼。「讓我來殺了他,就十秒。」此時這位隊長還不知道自己即將面對的是什麼。

少年看著渾身火焰的阿格尼在風中向隊長走去,隊長揮起變成鋒利鋸齒狀鐵片的手就朝著阿格尼的臉上刺去...

這不是普通的火焰,這是不滅的火焰。沾上火焰的隊長和當年那些村民一樣被活生生地燒成了焦炭,被一半臉是火焰一半臉是人類的阿格尼一拳打成灰燼。

冰雪世界中凍僵的人們不正尋求火焰嗎?在死和生的火焰間掙扎的阿格尼會成為怎樣的存在?

這團火焰點亮了整個冬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