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呂秀菱,21歲被稱「林青霞接班人」,32歲神秘退圈,近況曝光變化驚人

都說美人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

80年代,台灣影壇有「四大美人」:林青霞、胡因夢、胡慧中、周丹薇,她們驚艷了時光、溫柔了歲月,迄今還留給影迷們一抹綺麗的回憶。

左起:胡因夢、周丹薇、林青霞、胡慧中

同時代,還有一位堪稱「絕色」的女明星,更被瓊瑤欽定為林青霞的接班人。

她,黑發如瀑、氣質如蘭,美貌可與青霞比肩,更彈得一手好琵琶,比王祖賢更早公認為「最具古典氣質的女星」——

她就是呂秀菱。

她跟林青霞合作了兩部戲《燃燒吧,火鳥》和《旗正飄飄》,是少有的跟林青霞同框而不會被艷壓的女明星。

5月26日,呂秀菱的一張近照被台媒曝光。

見者無不驚呼:這哪里像58歲的女人?果然腹有詩書氣自華,天然美人就是天然美人。

呂秀菱,1962年1月29日出生于台灣。

6歲學鋼琴,10歲學琵琶,12歲就在音樂比賽作為年紀最小的參賽者拿下一等獎。

17歲在台視「五燈獎」憑一手漂亮的琵琶獨奏拿下冠軍,台下的瓊瑤一眼相中了呂秀菱。

瓊瑤阿姨審美一流,瓊瑤女郎各個美得千姿百態,但獨缺一個會琵琶的。

彼時,比呂秀菱大8歲的林青霞已經走紅多時,正欲轉型,呂秀菱出現得剛剛好。

于是,瓊瑤簽下17歲的呂秀菱之后,在1981年為之量身打造了《聚散兩依依》,呂秀菱與鐘鎮濤搭檔。

不得不說,瓊瑤太會捧人,呂秀菱也著實不負眾望。

在《聚散兩依依》中,她出演新寡的「賀盼云」,會彈鋼琴、也會彈琵琶,一雙翦水秋瞳似愁非愁,顧盼間奪人心魄。

于是,呂秀菱一舉成名。

隨后,呂秀菱在1981年與秦漢、鐘鎮濤合作,出演了又一部瓊瑤電影《夢的衣裳》,一人分飾兩個角色。

正是因為這部戲,呂秀菱與秦漢傳出了緋聞。

到底是為了宣傳《夢的衣裳》?還是兩人果真因戲生情?

當時,林青霞與秦祥林訂婚,秦漢正在失意中,而呂秀菱被記者問到「秦漢是你的戀人嗎?」,語焉不詳地回答:「我也不知道」。

但有一點是確定的,倆人在《夢的衣裳》中相處不錯,一年后,秦漢自行導演了一部電影《鐵血勇探》,找了呂秀菱當女主角。

有趣的是,正當三人的戀情被媒體寫得亦幻亦真時,瓊瑤索性就讓林青霞和呂秀菱,在1982年的電影《燃燒吧,火鳥》中,扮演一對姐妹。

這部愛情片,重點是姐妹情,林青霞扮演的姐姐將心上人劉文正讓給了失明的妹妹呂秀菱。

當時報章點評:呂秀菱在戲里,搶走了林青霞的男友,戲外也搶走了影迷的歡心。

劉文正跟呂秀菱,也成為最炙手可熱的銀幕CP。

他們倆合作了《云且留住》《卻上心頭》和《燃燒吧,火鳥》三部電影,不僅外形登對,還都有音樂天賦。

迄今還有不少人將他倆的婚紗劇照,誤做呂秀菱跟老公的結婚照。

出道后的三年里,呂秀菱有6部瓊瑤電影在手,紅透半邊天。

據說當時滿大街的飯館和發廊,都張貼著她的大幅美照。

1983年,銀色世界舉辦「十大明星」評選,呂秀菱排名第五,超過了胡慧中和趙雅芝,排在她前面的則是林青霞、鐘楚紅、汪明荃和葉倩文。

成為一線女星,只用了三年,與林青霞等并列時,呂秀菱才21歲。

但命運就是如此翻手為云覆手為雨,1983年,瓊瑤的巨星公司倒閉。

瓊瑤最后一部電影《昨夜之燈》,本來是由呂秀菱、鄭少秋和費翔主演的。

但是,呂秀菱在拍攝時,生了一場大病,拍攝不得不暫停。

半年之后,《昨夜之燈》重啟,瓊瑤認為上一部電影《問斜陽》票房不佳,是由于「呂秀菱+云中岳」這個組合,令觀眾沒新鮮感了,于是找來陳玉蓮替代了呂秀菱。

然而,《昨夜之燈》1982年上映后,口碑不佳、票房慘敗。

瓊瑤的巨星公司連續幾部電影票房不佳,導致瓊瑤宣布不再拍電影,林青霞、呂秀菱等「瓊瑤女郎」紛紛轉戰香港。

放下「瓊瑤女郎」的光環,呂秀菱不想再重復愛情片里千篇一律的楚楚可憐,剪短頭髮,專門挑與以往不同的劇本。

呂秀菱在香港拍攝的第一部電影,就是羅維公司出品的粵語恐怖片《魔胎》。

誰能料到,這部《魔胎》,就此寫下了呂秀菱電影生涯的拐點,她在此后十年里,傾力嘗試轉型,然而就是無法像林青霞、王祖賢那樣成功登頂。

特別是1984年,呂秀菱遭遇了進軍香港影壇后,第一次的震撼與傷害。

當時她接拍了邵氏電影《走火炮》,跟她對戲的是行情正好的萬梓良。

呂秀菱的角色,不再是為愛而生的小公主,而是會耍寶、很潑辣,天真中帶一絲狡黠。

這部電影,有一場萬梓良和呂秀菱的浴缸戲。

整場戲才十幾秒,拍攝時,呂秀菱做好了防護,結果由于身穿白衣,還是不慎被拍到了隱約走光的鏡頭。

到片子上映前,媒體竟然登出了呂秀菱的穿幫畫面,標題還打上「輕解純情外衣,甘心毀形象,自愿露嬌軀」之類的字句。

呂秀菱大驚,不堪受辱,向邵氏提出了嚴正的抗議。

她認為自己親自檢查過當時的膠片,而且也毫無刻意之意,無法預料會被片方用來做宣傳的噱頭。

當時呂秀菱為此,發聲明強調自己不是脫星,并得到了張艾嘉的聲援。

呂秀菱拒絕為《走火炮》宣傳,也因此與邵氏交惡,電影上映后因為這件事的影響,也沒有締造出火爆的票房。

本應是一個轉型的大好機會,就此蒙上陰影。

呂秀菱不僅跟邵氏交惡,也跟媒體結上了梁子,于是當時又傳出一樁對她不利的緋聞 。

上圖左為呂秀菱,右為林鳳嬌。

她在《走火炮》之后的確有兩年沒拍戲。

上圖:古裝真美啊!

為此,呂秀菱不得不放手一搏,1986年拍攝了兩部均有尺度突破的電影:

其一為愛情片《心鎖》,她全裸出鏡,堪稱電影生涯最大的一次轉型,跟林瑞陽、李宗盛、俞小凡合作;

這部電影描寫叔嫂戀,根據女作家郭良蕙長篇小說改編,引發爭議,上映的計劃被叫停。

其二為喜劇片《我要金龜婿》,呂秀菱與陳勛奇搭檔主演,王家衛編劇;

她在片中,集性感、可愛于一身,還露出香背,平心而論是個不錯的表演,但無奈片子本身評價不高。

在港拍戲的十年里,呂秀菱雖然大膽突破,尋求演技成長,奈何多部主演的電影均反響平平。

最令人覺得可惜的,便是她與劉德華在1989年合作的黑幫電影《飆城》。

此片被認為是劉德華最好的黑幫片之一,呂秀菱在片中飾演大佬的情人「阿sue」,有情有義、性感火辣,美翻了!

然而這部又虐又慘的電影,在當年并不受觀眾青睞。

看看89年港片票房三甲,你就明白當時的觀眾喜歡什麼:周潤發《賭神》、成龍《奇跡》、黃百鳴《合家歡》。

上圖:《合家歡》,王祖賢參演

90年代香港影壇巔峰時期,有「雙周一成」,也有「霞玉芳紅」。

同樣從台灣轉戰香港的林青霞、王祖賢,均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但呂秀菱離開文藝愛情片,卻始終沒有找到事業的落腳點。

到后來,她甚至在《金裝大酒店》《富貴開心鬼》等片中演配角。

上圖:《富貴開心鬼》

1993年,呂秀菱宣布息影的前一年,她接拍了自己唯一一部功夫片《黃飛鴻之鬼腳七》,與午馬、元彪搭檔主演。

動作設計很棒,但劇情卻是短板,呂秀菱的戲份不夠出彩。

同一年,她拍攝了此生唯一一部讓她拿獎的電影:《云南故事》。

與濮存昕搭檔主演,導演張暖忻,呂秀菱扮演一個遺孤,并憑本片獲得第4屆上海影評人獎「最佳女演員」。

其實,呂秀菱當時有機會往日本發展。

1990年,她拍攝了若松孝二導演的《等待出擊》,搭檔桃井熏、原田芳雄,是第一個正式出演日本電影的港台女星。

該片在1991年還位列日本十大賣座電影的第四名,然而,后續作品沒有跟上,進軍日本的打算也就不了了之。

1994年,32歲的呂秀菱宣布息影。

1998年,36歲的呂秀菱與華納兄弟影業歐洲區總裁謝艾文結婚,兩人已經相戀了六年,婚后相繼在紐約、倫敦等地生活。

夫妻倆有共同的愛好,謝艾文畢業于著名的茱莉亞音樂學院,主修小提琴。

一個會小提琴,一個會琵琶;一個弦樂,一個絲竹,其樂融融。

2007年,呂秀菱隨丈夫來到上海,她的母親是上海人,所以她說在此生活很親切很舒心。

2018年,呂秀齡還成立了上海交響樂團國際顧問委員會,擔任理事會副主席。

息影之后,呂秀菱偶然亮相,每一次都驚艷四座。

比如2012年那次,50歲的她出現在某活動上,身材曼妙、容顏姣好,完全讓人無法想象她已年過半百。

「自此長裙當壚笑,為君洗手作羹湯」。

據說呂秀菱嫁人之后,曾邀請朋友去家里做客,烹飪技術十分了得。

瓊瑤片里,那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終于是成了煮得一手好料理的主婦。

若說這段婚姻有何不夠完美,便是夫妻倆沒有子嗣。

呂秀菱由于卵巢動過手術,一直沒要孩子,對于這個遺憾,她說:有兩只愛貓相伴,就把它們當成孩子吧。

結語

呂秀菱雖然息影,但琵琶卻始終相伴在側。

1995年和1997年,她發行過兩張專輯《冷弦多情》和《情咒》,分別與安德魯(Andrew Lum)和鮑比達合作,在業內備受好評。

轉軸撥弦兩三聲,未成曲調先有情。在音樂里,她永遠是不老的琵琶仙子。

記得白居易在《琵琶行》里,曾如此富有想象力地描寫琵琶女緬懷年少歲月的時刻:

「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

然而現實生活中的呂秀菱,回想起自己那短暫的影壇生涯,未必如此悲情。

從1981年出道,到1994年息影,她不到20歲就成為一線女星,爆紅三年之后卻在失落無奈中蹉跎了近十年。

經歷過大紅大紫、大起大落,天生麗質、天之驕女如她,終也體悟到了何為:日月逝矣,時不我與。

因此,當林青霞出書、上綜藝,以此與昔日的影迷們交流時,呂秀菱已經在平靜生活中如魚得水,面對諸多復出邀約,她關上了門。

纖手調素琴,曲罷有知音。

在眾多婚姻不幸、命運多舛的瓊瑤女郎中,她打破了紅顏薄命的「定律」,誰能說選擇急流勇退的呂秀菱不聰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