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紅卻引退!陳淑樺消失歌壇「23年」,64歲至今仍未婚未育,屢次被傳患「失智癥」浪跡街頭

有這麼一種人,吃飯時長輩會端到面前,穿衣服只需伸胳膊伸腿。

吃西瓜一切兩半,她把中間最甜的部分用勺子挖了吃,剩下來的其他人再吃。

對外交往一團糟,不會交際,沒有自己的朋友,整天跟在她媽媽或者長輩后面。

所有的一切事務都有親人打理好,她什麼都不會做也什麼都不用做,只負責學習就行。

最后,她終于在過分溺愛下長大了,成為了一朵溫室里的花朵,外表看上去光鮮亮麗。

當她最親近的人離開人世,留下的只有手足無措和封閉自我。

這熟悉的一幕幕,不是故事,而是真實存在的,世界上有千千萬萬個「巨嬰」,但卻只有一個「媽寶天后」陳淑樺。

1958年5月14日,陳淑樺在台灣一個殷實的家庭出生。

陳家有六個孩子,陳姑娘是老三,一般家中最小的孩子最受寵,但陳家偏偏獨寵三女兒。

不僅因為她從小就很可愛聽話,而且對唱歌天賦異稟,天生一副好嗓子。

從五、六歲時,她就表現出了唱歌的天賦,只要聽到歌聲,總愛跟著哼唱。

老陳家好不容易出了一個對藝術方面有興趣的「神童」,自然是大力培養。

若是到時候真出個歌壇巨星,不止臉上有光,更是家門有幸。

陳媽媽給女兒鋪好了路,讓她學習聲樂,利用閑暇時間帶她報名各種歌唱比賽。

從上小學開始,陳淑樺就在媽媽的帶領下參加無數比賽。

她不負眾望,獲獎無數,家中的生活用品幾乎不用買,都能贏回來。

8歲那年,陳同學在「台灣歌謠比賽」中大放異彩,一舉拿下冠軍,并被譽為「天才童星」。

這一次,陳淑樺還在街坊四鄰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下,贏回了一個冰箱。

要知道,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家電可是大家伙,價值不菲,有冰箱彩電的人家,可以嘚瑟很久了。

可以說別人家的小孩是學唱歌花了不少錢,可陳淑華卻是靠唱歌賺回了不少錢。

嘗到了甜頭,陳媽媽更加堅定了,讓女兒走這條路是對的。

于是,她用心培養女兒的才藝,唱歌、跳舞、鋼琴,一樣沒落下。

獲得冠軍之后,陳淑樺成了香餑餑,這麼小就有如此驚人的音樂天賦,惹得眾多唱片公司哄搶。

原本還在上班的陳媽媽辭了職,專心培養女兒,照顧她一切日常起居,當女兒的代理人。

在母親的 下操作,陳淑樺簽約了天使唱片,正式開啟童星歌唱生涯。

后來陳媽媽覺得在天使唱片發揮不出女兒實力,又將女兒改簽五虎唱片。

九歲的時候,陳淑樺就推出了首張個人單曲,聲音清脆婉轉,頗有大將風范。

母親看到陳淑樺的表現,感到十分欣慰,她對女兒說:

「你只需要好好唱歌,好好學習就行了,其他的你什麼都不用管,我全都會幫你料理好的」。

陳淑樺也很聽母親的話,她就真的什麼都不管了,只顧著學習唱歌,發揮自己的音樂天賦。

在家中,她是個乖乖女。在學習上,她是個好學生。但在生活中,她卻是個「生活白癡」。

吃飯時媽媽會給她端到面前,就差沒喂著吃了。每天穿什麼衣服,都會給她找好。出門全程接送,不讓她自己外出。就連人際交往,母親也全程充當她的「話語人」。

如此日復一日,陳淑樺形成了孤僻懦弱,膽小怕事,不擅交際的性格。

1971年,陳淑樺已經13歲了,就讀金華女中,學習比以往要忙碌一些。

但家人還是沒有放棄她的唱歌事業,安排她固定于中視《金曲獎》、《蓬萊仙島》演出。

別的孩子放學和小伙伴一起回家,陳淑樺則是和母親回家,跟聲樂老師學習。

人家孩子周六周日出去玩耍,陳同學只能去參加節目和演出,沒有玩樂時間。

一邊唱歌一邊讀書的她,幾乎所有時間都和母親呆在一起,聽從母親的安排。

或許她不是不想交朋友,只是不敢去交朋友,也沒時間去認識小伙伴。

到了大學期間,陳淑樺的媽媽專門過去照顧她的生活起居,她依舊十指不沾陽春水。

在母親的陪伴下,陳同學順利從大學畢業,往后便專心搞歌唱事業。

之前在讀書的時候,陳姑娘已經和海山唱片簽約,并發布了個人首張專輯《愛的太陽》。

由于當時台灣歌壇盛行民歌,陳淑樺的風格并非是民歌類型,所以自出道以來,她就一直不溫不火的。

看此情形,陳媽媽坐不住了,她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不然女兒恐怕永無出頭之日。

她一邊為女兒聯系新的唱片公司,一邊安排女兒主持節目提高人氣。

唱片公司也換了好幾家,專輯出了不少,可是歌曲傳唱度和熱度都不高。

直到1982年,沉寂多年的陳淑樺才憑借《夕陽伴我歸》這張專輯一戰成名。

歌手最怕的就是沒有自己的風格和代表作,陳淑樺是有實力的,她就是沒找到合適自己的風格。

《夕陽伴我歸》能火得了一時,卻火不了一輩子,熱度消散后,她又被打回原形,成了那個默默無聞的歌手。

如果說母親是陳淑樺生命中的第一個貴人,那麼李宗盛就是她生命中的第二個貴人。

事業反反復復,好不容易有了點火光,又被澆滅。

母親陪伴著陳淑樺走過低谷期,幫她尋到了加入滾石唱片的機會。

初入滾石,李宗盛就對陳小姐得天獨厚的嗓音贊賞不已。

他也想不通,如此靈動有深度的聲音,怎麼會被掩埋。

李宗盛這個伯樂很用心,把陳淑樺以往的專輯都找出來聽了個遍。

終于明白了問題所在,原來不是因為她唱的不夠好。

只是因為她之前那些公司過于隨波逐流,一門心思趕潮流,忽略了個人特色,沒有把陳淑樺最好的一面呈現出來。

上個世界八十年代前后,幾乎所有女歌手都走「玉女路線」,長發飄飄,聲音甜美,大家的曲風也都大同小異。

聽眾們已經產生了審美疲勞和聽覺疲勞,這個時代不需要千篇一律的復制,而是需要注入新的血液。

李宗盛上下班的時候,看著街上車來車往,上班族們爭分奪秒,當他看到年輕的女白領神采奕奕,干勁十足,忽然間有了靈感。

他想,若是能把陳淑樺打造成新時代都市女性的形象,精明干練,肯定能讓人耳目一新。

為了能讓陳小姐成功轉型,李宗盛親自出手,為其作詞作曲,操刀了兩張專輯。

剛開始,陳淑樺還不愿意剪掉自己的一頭秀發,畢竟留了這麼多年。

好在,她最聽的就是母親的話,在母親的勸說下,她終于接受李宗盛的提議,改變以往的風格,讓自己的外形轉變成一位都市女性。

除了外形,歌曲的風格也有了新的突破,李宗盛先為她打造專輯了《女人心》,當時專輯宣傳的標語就是「一位都會女子的午后遐情」。

該專輯一出,果然引起了不小水花,陳淑樺對都市女性的風格也越來越得心應手。

兩年后,陳淑樺在李宗盛的幫助下,又推出了新專輯《跟你說聽你說》。

這也是台灣音樂史上,第一張破百萬的專輯,意義非凡。

其中,專輯里中的主打歌《夢醒時分》朗朗上口,傳唱度極高,迅速紅遍全國,時至今日都令人記憶猶新。

此后,陳淑樺事業一飛沖天,一躍成為「天后級別」的人物,許多電影主題曲都請她演唱。

她幾乎拿下了歌壇的所有獎項,且與齊豫、潘越云被稱為「滾石三大天后」。

當年,李宗盛評價她是最會唱歌的女歌手,周華健則稱她為「天后的天后」,可見她在華語樂壇上成就有多高。

在外人面前,她自信自強,獨立有個性,成熟灑脫,是典型的新時代女性形象。

實際上,她依然是那個長不大的孩子,事事都需要母親操心。

和她合作過的人,全都夸她有修養,唱歌好,但是卻沒人敢動追她的心思。

因為陳淑樺讓人捉摸不透,若即若離,你無法走進她的內心,根本不知道真實的她的真實想法。

也許是母親把她保護得太好了,也許是她把真實的自己封閉起來,一直努力活成別人想要的樣子。

陳淑樺曾經說過:「我就算嫁人了,也要把媽媽帶到身邊照顧我」。

陳媽媽也說「把女兒養這麼大,我自然是不舍得她嫁人的」。

其實,陳淑樺也有過兩段短暫的情緣,但最后都無疾而終了。

一段是因為母親不看好,她聽母親的話分手了。

還有一段雖然母親很滿意,但是男方接受不了陳淑樺事事都帶著媽媽,提出了分手。

后來,陳小姐的身邊也出現不少愛慕者,但都不敢再有下一步動作。

試問一下,誰能接受談戀愛的時候,跟著個家長在身后呢?

與其說是媽媽離不開陳淑樺,不如說是陳淑樺已經離不開媽媽了。

陳天后也有試過自己獨立,學著和別人交往適應大環境,不過她剛搬出去沒幾天,就被現實打敗了。

她發現沒有母親在身邊,自己什麼也不會做,什麼也做不了,連最基本的下碗面都不會,衛生更是一團糟。

出門還經常迷路,不認識路,身邊一個說得上話的朋友都沒有。所以她又乖乖地搬了回去,繼續當媽媽的小公主。

沒有人能保護你一輩子,當保護傘倒下,面臨的將是天崩地裂一片黑暗。

1998年,錄完最后一張專輯《失樂園》的陳淑樺迎來了人生最黑暗的一段時間。

此前她不知道從哪聽來有人說她「胖」,便開始瘋狂吃減肥藥。

導致身體吃不消出現了一些病痛,還患上了輕度抑 / 郁 / 癥,不肯見人。

才剛緩和過來不久,沒想到屋逢連夜雨,噩夢接踵而來。

有一天,年過六旬的陳媽媽在家中摔倒 暈 了過去,被送往醫院之后不 治 身 亡。

得知這個消息,陳淑樺的天都塌了,仿佛有一塊巨大的石頭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她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陪伴自己四十年的媽媽,居然就這麼離開了。

四十年以來,母親為她打理好一切,她什麼都不用操心。

這一刻,她要面對忙碌的工作,復雜的人際交往,繁瑣的生活瑣事,一切的一切是多麼的陌生。

她突然發現,自己不會訂機票,不知道怎麼和人溝通,不懂怎麼看合同,也不明白如何打理自己,怎麼也融不進這個喧囂的塵世之中。

為什麼平日里看起來那麼簡單的事情,為何到了自己手上怎麼都做不好,宛若一只無頭蒼蠅。原來失去了媽媽,自己寸步難行。

傷心迷茫之際,她告別了歌壇。

對于陳淑樺的離開,歌迷們依依不舍。

昔日導師李宗盛也感覺十分惋惜,和同公司的歌者一起去勸她。

無奈陳天后就是鐵了心,不愿意再回娛樂圈,也不愿意見昔日「友人」,完全把自己封閉起來。

隨著陳淑樺的退隱,外界對她不好的傳言越來越多,有人說她患上了嚴重的抑郁癥,有人說她精神萎靡不振,甚至想要輕生。

2003年,陳小姐在退隱后,唯一一次接受了陶晶瑩的電話采訪。

她稱「我的身體狀況沒有外界傳得那麼夸張,一直在努力,如果有機會的話會回到歌唱界的,只是有很多私事不方便透露。」

電話中的陳淑樺,講話有理有據,感覺狀態還可以。

眾人紛紛以為她已經逐漸從失去母親的傷痛中走了出來,很快就會回歸樂壇了。

老東家滾石和伯樂李宗盛為了鼓勵她,特意給她錄制了一部專輯紀錄片——《給陳淑樺的一封信》。

在這一套精選輯中不只是收錄了所有陳淑樺膾炙人口的中文歌曲,也完整地紀錄了她是華語歌壇中無可取代的時代女歌手。

大家都希望她可以早日振作起來,早日重回歌壇,續寫天后神話。

可惜,陳淑樺食言了,在電話采訪之后,幾乎沒有媒體再能聯系上她。

她好像完全消失了一樣,亦或是故意躲起來,不想讓他人打擾自己平靜的生活。

2007年,陳淑樺又被傳出患上抑 / 郁 / 癥,久久不能自拔。

又過了兩年,她在自家樓下被媒體拍到一張罕見的照片。

只見她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光彩,眼神空洞落寞,滿臉憔悴不堪。

盡管頭髮烏黑,但是仍然掩飾不住臉上的滄桑與惆悵。

2010年,陳爸爸終于和媒體透露,女兒確實患上了抑郁癥,家人一直在陪伴她,積極進行治療,希望媒體朋友不要再來打擾她。

隨著時間的流逝,陳淑樺抑 / 郁 / 癥有所好轉。后來,她看破紅塵,信了佛。

如今,62歲的陳淑樺孑然一身,平凡地生活,每天在家吃素念佛。

一只剛破殼的鳥,從小在籠子中吃飼料,長大后某一天,照顧它的主人去世了。

人們把它放出來,它卻再也不會出去找蟲子吃了。

雖然已經長大會飛,但是已經沒有了自然界的生活能力。

就像陳天后一樣,性格已經被養幾十年定型了,一旦脫離原有環境,什麼也做不了。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媽寶天后」陳淑樺的墮落是必然的。

所幸,她最后找到了新的信仰,這對她來說也算是一種好歸宿。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