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鋸人》第九集:力速雙A弱女子,遠攻近戰展神威

第8話中電次坐懷不亂巧拒美色,槍之惡魔時隔多年再度逞兇。對魔四課全員遇襲 ;姬野則是為了救秋,不惜獻祭自己的身體,結果落得一個尸骨無存,香消玉殞。

就在即將消散于人世之際,姬野拼盡最后一絲氣力,強行施展幽靈鬼手,顫顫巍巍地扯動了電次身前的拉繩,強行開機。馬達轟鳴,鋸齒震動,那個男人晃晃悠悠,又爬了起來。

一覺醒來略顯懵圈,雖然沒大搞清楚場中局勢,但眼前這位乍看之下有著自己幾分英姿,宛如難兄難弟一般相貌的刀男,想來必是發泄起床氣的好去處。

刀光鋸影,轉身便與其是戰在一處。或許是因為電次的意外難纏徹底逼急了刀男,竟不顧任務目標,下令讓小弟直接射擊手臂或心臟。不等槍聲作響,電次一記飛膝切入率先發難,后又緊接側踢快速將雜魚撂倒。

兩人表面看似旗鼓相當,可攻速上,明顯還是刀男要更勝一籌,幾番交手下來,不知不覺間電次已然身中數刀,再加上遠程火力侵擾,一時難以招架。

本想拿小弟做人質,投鼠忌器限制一二。沒想到刀男更屬魔中狼人,隊友什麼的照砍不誤。對付秋時用的招式威力復刻,殘影劃過,電次連同小弟一起被斬作兩段。

此次任務可以說是圓滿完成,四課的惡魔獵人遭到重創,幾乎消滅殆盡,就連斬首行動,也準確無誤成功執行。列車上,見已擊斃目標,四人想著混入人群趁亂離開,可本該死亡的瑪奇瑪,卻在此時,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們身后。

京都站台,天童、黑瀨早早便得到消息,琢磨著今天工作搞不好得全部白搭。列車進站,只見渾身染血的瑪奇瑪從中緩緩走了出來,交代好善后事宜,囑咐倆人找一間高海拔神廟包場,另向法務部抽借三十名無期囚犯,來自壞女人的反擊,即刻上演。

囚犯們身穿白衣,被蒙住雙眼位列左右。不只是他們,就連一旁的天童、黑瀨也并不例外。瑪奇瑪乃內閣長官直屬的惡魔獵人,與她立約惡魔相關情報,自然不可能讓普通基層人員所知曉。

掐訣念咒,行詭譎之法。囚犯每念出一個名字,與其對應之人,即使遠在東京,也會被突如其來的重力擠爆,原地暴斃。當最后一個名字應聲落下,除了身懷惡魔之力的刀男、蛇妹,其余兇徒盡數蒸發,而那三十名囚犯也無一幸免。

面前這一幕幕驚人駭像,著實把哼哈二將嚇得不輕。見事態總算平息,死神并未降臨到自己頭上,倆人喘息片刻,便想將電次的半截殘軀打包帶走。就在這時,蛇妹好似發覺了什麼,刀男抬眼望去,只見小小紅宛如世界附體,正盯著他們。

原來早前的襲擊,荒井雖然脖頸中彈,但還是憑借自身的過人反應,替小小紅擋下了致命一槍。隊友突然身亡,徹底點燃了怯懦少女心中的怒火,這才拿著對講機尋仇而來。

都說來者不善,善者不來。蛇妹二話不說,喚出蛇尾作長槍突刺,想打個先發制人。小小紅閃轉騰挪身法點滿,在躲避攻勢的同時又急速逼近。砍斷刀男小臂奪下武器,連開兩槍將其重傷。

刺客突臉,蛇妹見狀連忙撿槍還擊。她快,可眼前之人比她更快,扛起電次的殘軀當做掩體擋下子彈。見大勢已去,已然回天乏術,哼哈二將只好敗走,獨留小紅紅一人跪地長嘯。

槍擊事件最后,特異一、二、三、四課除了那些非人生物外,幾乎全員殉職。上級命令,因為人數不足的關系,四課合并為一課,由瑪奇瑪坐鎮,親自指揮。

荒井,22歲,喜歡徘句,因為總是照顧下班喝醉的母親而擅長催吐。被擊穿動脈,唯一念頭居然是為隊友擋子彈,簡簡單單兩個回憶鏡頭,連走馬燈都沒有,就把荒井的「真男人」形象刻畫得入目三分。

本集伏筆埋得挺多,瑪奇瑪明明身中數槍卻又毫發無傷,不同于電次變態的自愈能力,感覺更像是某種傷害無效化。故事結尾,元的試探也頗具意味,是不是暗示著此次事件,其實并非如表面展現的那般簡單。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