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67:黃昏間諜身份暴露,安妮亞感受到了威脅

伴隨著部長的告密,保安局的人來到了羅伊德所在的醫院。

怎麼,你就是舉報人嗎?保安局的人詢問坐在房間里面的部長,部長對此感到很是驚訝,畢竟他們連制服都沒有穿在身上。然而保安局的人卻是說道,如果對方知道了他們的存在,很可能會打草驚蛇。

另外,也別用保安局來稱呼我們,畢竟若是引[發.騷]動,也會有損這家醫院的形象。部長聽聞保安局的人說得頭頭是道,覺得甚是有理。

他光想著讓羅伊德在大家面前出丑,都沒有考慮那麼多,可謂是險些釀成大禍。說著,部長就帶著保安局的人找到羅伊德的位置所在。

就是他,羅伊德佛傑,這個工作還未滿一年的新人。保安局的人詢問對方到底干了什麼。

而部長卻是說道,他親眼看到了佛傑每天夜里都在保管室內翻箱倒柜,而且他還聽說佛傑的交友關系也十分可疑,肯定是將我們醫院的情報賣給了西方。

雖然是一時氣不過,但部長在舉報之前就已經編造好了理由。

緊接著他又說道,在羅伊德辦公室里應該藏有可以作為偽證的文件。說罷他便帶著保安局的人來到了羅伊德的辦公室。

然而保安局的人并沒有看到什麼嫌疑的物品,部長感到甚是驚訝,身為幕后黑手,抓拿羅伊德先生的偽造證據,他早已放在了右邊抽屜的第一列里面,只不過他不能明指證據所在,只能內心干著急。

很快保安局的人就找到了這一份偽造的證據。

從內容來看,這是為了把患者的個人情報以及新藥的臨床結果等機密偷帶出去而收集的文件。保安局的兩人相視一看,點了點頭。

這邊黃昏剛和同事道別,走在路上,很快他就察覺到了有人在跟蹤自己。

你就是精神科的羅伊德佛傑醫生吧。現在以間諜嫌疑。

將你逮捕!保安局的人說完當即就把手銬給扣上。

黃昏露出了震驚之色,他驚訝地看著手銬。不,絕對不可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躲在角落的部長看得是一個開心,憋屈了那麼多次,這一次終于讓你小子吃癟了

保安局的人當即要帶佛傑回去,這時候佛傑也慌了,錯多罵碟,黃昏快步走上前,小小聲地問道。

你小子到底想干什麼,我可沒有聽說連手銬都得拷上啊!原來這個戴墨鏡的中分帥哥是弗朗基假扮的,此時弗朗基心花怒放,黃昏被逮捕的場景,他早就想要試一試了。

部長此前的所有動作,都在黃昏與夜帷的掌控當中,對于舉報這件事,自然也早早做好了準備,部長打給保安局的時候,是弗朗基中途劫持了下來,另外黃昏還給他們準備了兩套便裝用的套裝,所以到頭來被蒙在鼓里的,依舊是部長。

此時黃昏還在假裝慌張,而部長卻是竊喜得不得了,庫庫庫,休要怪我了,佛傑。

弗朗基拿出偽證擺在黃昏面前,聲稱他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但黃昏卻解釋道他并不知道這東西到底是哪里來的。

緊接著假扮成國字臉的夜帷將部長揪了出來,沒錯,就是他告訴了我們那些文件藏在你的辦公室里面的。

一直吃瓜的部長沒想到自己還會被揪出來,連忙解釋道這一切不過是巧合,部長解釋自己是十分相信佛傑的,但他一個新人,卻能夠迅速博得周圍人的好感,就想說不該會是善于籠絡人心的間諜之類的吧。

對于部長的話,弗朗基深感贊同。

佛傑解釋自己不過是想要快點融入大家而已,而且這些文件,仔細一看,上面的文字跟他使用的打字機字體是不一樣的。

弗朗基裝模作樣地說道,這個字體,應該是52年生產的尤卡打字機。黃昏繼續說道,這家醫院還在繼續使用這種老式型號的人,就只有.....。

黃昏沒有再說下去,但他看向部長的眼神,卻又說明了一切。

局勢突然反轉,部長徹底慌了神,他一個勁地向保安局的人解釋,而弗朗基則是一臉嚴肅地詢問他叫什麼名字。

驚慌的部長并沒有回答弗朗基,反而是說道說不定也有同種型號的打字機,必須要好好調查才行,緊接著又說道佛傑是用了自己的打字機,目的就是為了誣陷他。

然而弗朗基卻并沒有順著他思路繼續盤問佛傑,反而是舉起了打火機做的手槍,對準了部長。我再問一遍,你叫什麼名字。

我是診療部的部長,杰拉爾德·戈里。被保安局用槍指著,部長也老實了不少。

杰拉爾德·戈里,我好像聽說過這個名字,弗朗基說道。是的,他在這家醫院的監視對象名單上,夜帷接著補充,部長這下更慌了。

杰拉爾德·戈里,你涉嫌收取政治獻金以及非法索取醫療費用。弗朗基隨口捏造的一些罪名,竟然一下子全部說中。

此外,弗朗基還結合黃昏提供的情報,將部長所做過的一些蠅頭小惡都說了出來。部長已經接近崩潰,為何這些小事他們都那麼清楚。

夜帷順勢按住部長,聲稱他是個混賬東西,肯定是間諜無疑,接著就要將他銬回去,已經不知所措的部長,在情急當中竟然喊出了費歐娜小親親救救我這種惡心的台詞。

然而在部長覺得自己萬事休矣的時候,佛傑卻喊住了他們。

請等一下!黃昏咬牙地解釋道,部長他確實會擅自把醫院的備用品帶回去,不僅如此,他還將這些備用品賣給別的醫院。部長一聽,這小子竟然是來給自己加罪的。然而接下來黃昏卻是說道,即便如此,部長他也絕對不是那種出賣國家的卑鄙小人。

部長他啊,比我這種人更有聲望,面子也廣,是一位時刻關注大家值得信賴的好領導。正是因為有部長在,我們才能安心地接待患者。

黃昏說道激動之時,眼角竟然還泛起了淚水。部長他啊,是這一家醫院的瑰寶!也是我們的希望之光啊!

黃昏一番感人肺腑的話,讓得部長痛哭流涕,沒想到在佛傑的心目中,他的地位竟然如此之高。佛傑聲稱與其逮捕部長,還不如將他自己帶走,他佛傑愿意攬下全部罪責。一旁的夜帷看著黃昏流下的淚水,直言好想把它采集起來,即便這都是假的。

哼,都一把年紀了還如此青澀,弗朗基蹭了蹭鼻子說道,我倒是不討厭就是了。

他拍了拍部長的肩膀,贊嘆他有一個很好的部下,所以他并不認為他們兩人是間諜,弗朗基留下帥氣的背影,告知部長,回去之后,他們就會將他從監視對象當中剔除的,同時也希望他們兩人能夠齊心協力共同撐起這家醫院。

終于獲救的部長,已經將佛傑視為救命恩人,而黃昏也只能尷尬地笑了笑。黃昏拍了拍部長的背,附和著說,要是部長不在的話,今后他會很頭疼的,所以有什麼能夠幫上忙的地方,盡管吩咐自己也就好了。

黃昏這波暗示,可謂是直接讓他有了與VIP病人接觸的機會,而被利用的部長還認為佛傑是一個好人,決定從此改頭換面,一起加油。

完成任務的夜帷與弗朗基,在離去之后,久久都沒有褪去偽裝,夜帷是因為這身便裝是前輩親自制作的,所以不想換下來,而弗朗基則想用這張帥臉,與小杰米見面。

回到家中,累了一天的黃昏,感嘆終于解決了醫院的問題,這樣一來也為方案C稍微打下了基礎。

安妮亞聽后,倍感不妙,沒想到母親的方案C計劃已經甩在了身后,安妮亞如臨大敵,她開始端坐在地上沉思,到底什麼才是好朋友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