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尼姑釋智定,私人別墅1.5億,僧袍中穿黑絲,與2個和尚結婚,寺廟內同床共枕

聊聊釋智定對佛教的沖擊有多大。

佛門向來都是清凈之地,這清凈是指心的清凈,然而佛門不幸,出了釋智定這樣的風流尼姑,那麼這個釋智定是怎麼個風流法呢?

釋智定原名史愛雯,1967年出生在吉林一個鄉下家庭。

從下面這張照片可以看出,史愛雯在出家之前,長得也算是有幾分姿色。

史愛雯

按理說,念佛之人應該慈悲為懷,慈航普渡,有著一顆菩薩心腸,那麼長得自然應該慈眉善目才對。

然而,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出家之后的史愛雯變成釋智定之后,卻長成了這樣。

釋智定

出家之后的釋智定與出家之前的史愛雯相比,面容看上去甚是丑陋,如果不是頂著住持的光環,那將是更加丑不可言。

可是,一個鄉下丫頭史愛雯是如何變成香港定慧寺的釋智定住持的呢?史愛雯不到二十歲,他離開了家鄉,夢想著一夜暴富。

但沒有什麼文化,也沒有一技之長的史愛雯,混了幾年,一無所獲。

窮則生變,史愛雯決定去香港闖蕩,從此她的命運發生了轉變。

1990年,23歲的史愛雯遇到了岑偉榮,他在香港是一位貨車司機,相見甚歡。

但是岑偉榮已經結婚,此時的史愛雯正值青春,于是岑偉榮火速與妻子失婚,娶了史愛雯。

1993年,史愛雯以家屬的身份隨丈夫定居香港,將名字改為龍恩來。

1997年,史愛雯取得香港身份證,這意味著她可以不依賴岑偉榮,獨自在香港站穩腳跟。

岑偉榮只是一個貨車司機,手里的那點兒薪水根本滿足不了史愛雯的欲望。

于是拿到了香港身份證的史愛雯,選擇跟岑偉榮失婚。

可是史愛雯一沒背景,二沒學歷,三沒技能,30歲的她顯然不再青春,因此失婚之后的生活過得窮困潦倒。

人在困頓無助的時候,會想到去寺廟求神拜佛,尤其是像史愛雯這樣的女人,從小在鄉下長大,更是相信只有祈愿保佑。

寶蓮寺住持初慧已經80多歲,患有輕度的老年癡呆,最終收留了她。

2002年,史愛雯正式剃度出家,法號 「釋智定」,由此,史愛雯變成了釋智定。

然而史愛雯當初大老遠地從吉林跑到香港,目的是為了榮華富貴,怎麼可能皈依佛門呢?

現在入佛門只不過是為了暫渡苦日,畢竟在寶蓮寺每月領到的薪水比之前做洗碗工多了很多,而在寶蓮寺除了打掃衛生,就是每日誦經念佛,比作洗碗工輕松了許多。

當釋智定熟悉了在佛門中的生存法則之后,便攀上了初慧住持,抓住了一切機會來照顧和親近他,因此初慧也是對釋智定愈加喜愛。

不過釋智定有自知之明,她知道以自己的資歷當不了寶蓮寺的住持,于是釋智定便向初慧請求來到寶蓮寺分管的定慧寺修行。

那時候的定慧寺籍籍無名,不過是一個小寺院,初慧大師以為可以讓釋智定將佛法發揚光大,于是同意了她的請求。

由于初慧的推薦,釋智定相當于有了背景,因此釋智定在定慧寺有了一定的地位。

但是戲還要繼續演,畢竟釋智定初來乍到,不可能執掌定慧寺。

但是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包括釋智定這樣的人。

2005年,定慧寺的老住持去世,有了初慧加持的釋智定順利地接任了住持之位,執掌了定慧寺的釋智定終于可以過上自己紙醉金迷的生活。

大權在握之后的釋智定,首先做的事情就是清除異己,她陸續誣告多名老尼姑偷竊,將其從寺院趕走,并將定慧寺的董事局成員大換血,全部替換成自己的心腹,至此釋智定將寺廟的監視權與財政權全部收入囊中。

現在定慧寺就是自己的天下了,她在這里可以為所欲為花天酒地。

2006年8月,釋智定與一位名為劉建強的內地商人結婚。這一年的釋智定39歲,而劉建強23歲,跟她當年嫁給岑偉榮一個年齡。

釋智強

釋智定將劉建強引入定慧寺,賜其法號 「釋智強」

2012年,劉建強獲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兩人火速失婚,有沒有覺得與當年釋智定的做法何其相似?

顯然釋智定是收了劉建強的好處費的,可謂是騙財騙色還滿足了自己的欲望。

2012年,也是在這一年,釋智定又與一個名為高武國的內地男教師結婚。這一年的釋智定45歲,高武國38歲。

釋智光

來香港之前,高武國就是一名僧人,還俗之后與釋智定結婚,之后高武國再度剃發出家,法號 「釋智光」,釋智定便與釋智光在定慧寺同床共枕。

2012年,智定以徒弟釋妙慧的名義全款購入大埔比華利山別墅,當時的價格為3950萬元(約1.5億新臺幣)。每天晚上,釋智定會坐上一輛7人座的房車,到這幢別墅睡覺。

據狗仔抓拍,釋智定外出逛街時,曾在出家人的僧袍中穿了一雙黑絲襪,她的豪宅中還有假發,這些是干什麼用的,大家自行腦補。

2015年,香港有個地產開發商看上了定慧寺的地皮,想花億元的價格買下來。

在地產開發商看來,缺錢的定慧寺得到大筆資金,必然會達成這筆交易。但是他沒想到,竟然遭到了釋智定的回絕。

釋智定義正嚴詞地說道:「定慧寺在百姓心中有著很高的地位,寺廟如今雖然缺錢,但是不能傷了信徒們的心」。

當你看到這里時,你是不是覺得釋智定有點傻,上億的錢都不要。

如果把你換成是釋智定,你也一樣不會同意。

因為這筆錢不是給你的,最終會打款給定慧寺的上級主管寶蓮寺。買下這塊地之后,你能不能還在定慧寺當住持說不準,可能定慧寺以后就不在了。你同意了這筆交易,那就相當于讓你沒有立足之地。

顯然釋智定這點頭腦還是有的,而且她在此之前早就在香火錢中撈到了好處,怎麼可能答應這筆交易呢?否則她那1.5億的豪宅從何而來?

這本是釋智定的自保之詞,竟然變成了弘揚佛法之心,于是香港媒體對釋智定拒絕開發商收購地皮的事進行大肆曝光。

釋智定手拿蘋果手機逛商場

釋智定抓住了這個機會,在媒體面前哭訴定慧寺運營困難,寺廟破敗,無錢修葺。

于是對于信佛風氣濃厚的香港來說,紛紛給定慧寺捐款,最終定慧寺收到了670萬(約2500萬新臺幣)的捐款。

這錢顯然不可能用于修葺寺廟,而是都進了釋智定的腰包。

最終釋智定的真面目被 翁靜晶揭開。

那麼翁靜晶是誰呢?

1964年,翁靜晶出生于越南,其祖父是越南首富翁典南,后來全家來到香港發展。

翁靜晶

1984年,20歲的翁靜晶與香港導演劉家良結為夫婦,10年后,劉家良被檢測出a癥,于2013年6月離世。

翁靜晶和劉家良

丈夫的離世對翁靜晶打擊不小,有一段時間曾在寺院吃齋念佛,也正是這個時期,翁靜晶結識了釋智定。

為了感謝釋智定為自己開釋,翁靜晶號召香港名流與社會人士為定慧寺捐款,釋智定的錢便是從中而來。

釋智定發現翁靜晶可以為自己斂財,于是讓翁靜晶成為了定慧寺的董事。

原本釋智定以為翁靜晶的加入,可以讓自己的財路更廣,卻沒想到給自己埋了一顆雷。

翁靜晶在擔任董事期間,頻頻接到舉報。經過幾次徹查,她發現釋智定做假賬。

釋智定(中)

每年定慧寺的穩定收入卻從未修繕。

2015年的捐款有670萬,但存款只有70萬。

翁靜晶將自己的調查結果全部公布于眾,于是釋智定東窗事發。

2017年,釋智定以 「貪污」、「協助他人非法逗留」等罪名被起訴,所有財產充公,歸寺院所有。

對此有幾點疑問我們需要思考:

一、佛門的香火錢有沒有意義?如果香火錢是為了祈愿佛祖保佑,那麼錢越多的人是否得到的保佑越多?佛祖豈不是成了有錢人的守護神?而窮人沒有香火錢就不能被保佑? 只要有香火錢,佛門就難成清凈地

二、民政部門登記結婚不問對方的身份?民政部門登記結婚時,難道不核實對方的身份?出家人的監管系統難道可以獨立于民政系統之外?

三、信仰是否可以商業化?信仰如果商業化了,那麼信仰本身還有意義和價值嗎?

釋智定被捕

釋智定這類人無疑將佛教建立起來的千百年聲譽毀于一旦,這對佛教無疑具有巨大的傷害,也是給了信仰一記響亮的耳光。

釋智定事件值得我們反思,釋智定代表的是一類人,如何清理出這一類人,保證信仰的純粹性?

2015年是釋智定的高光時刻,也是她的覆滅之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