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33:網球大賽落幕,對手頻繁使絆子,黃昏與夜帷依舊大獲全勝

鑒于黃昏與夜帷前面的卓越表現,地下網球賽決賽,大多數觀眾都將勝負壓在了夫妻檔這邊,而主辦方凱比也正是利用了賠率高這一點,為了讓子女能夠獲勝,使用了各種高科技以及骯臟的手段。雖然這讓黃昏與夜帷感到棘手,但他們可不打算讓東西國的和平拱手相讓,所以為了比賽的獲勝,他們也是拿出了真本事。

勢不可擋

面對夫妻檔勢不可擋的攻勢,凱羅是故技重施,讓黃昏腳下的磚頭下陷,以此讓球路發生變化,然而黃昏卻是在腳底下陷的一瞬間,跳起并來了一記絕殺。輕易破解了腳底下陷的這一個問題。

凱羅組合作為作弊小能手,也不是吃醋的,既然腳底不行,他就嘗試讓球與地面接觸的磚塊下陷,從而做到改變球路。不過讓他們沒想打的是即便球路改變了,夜帷依舊是以王者之姿,讓得他們都還沒反應過來,就輸掉了一局。

凱羅在見到地板下陷沒有作用之后,立馬就示意工作人員調整球網的高度,黃昏見狀也是立馬與夜帷改變了球路的高度,這讓得凱羅的妹妹都忍不住吐槽,這個方法完全沒有奏效。緊接著他們又更改了風阻的方向,甚至是在網球上面噴灑刺激性的噴霧。

但在漸入佳境的間諜組合面前,這些手段,都如同兒戲。扳回分數的黃昏,在休息之余,也不忘贊嘆夜帷的出色,這讓得夜帷都有些失神,下意識地說道:「親愛的......」

比賽很快就來到了賽點,下一盤將會是決勝局,一緊沉浸在黃昏夸獎的夜帷,甚至希望這樣的比賽永遠不要停止,只要通過自己的努力,一直保持著平局似乎也不是不行,然而還沒等這個想法萌芽,夜帷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想,畢竟他們的目的并不是打網球,這麼做下去,只會讓前輩討厭自己。

凱比心急地望著凱羅兩人,感受到來自父親和對手帶來的壓力,凱比最終拿出了殺手锏,在夜帷準備進行反擊的時候,凱羅瘋狂舔舌頭,讓得黃昏意識到事情的不妙。只見場外的一個通風口里面,一名男子已經把槍瞄準了夜帷。

伴隨著這位槍手的射擊,黃昏呼喊著托帕莉的名字,先一步沖到了她的面前,抱住了夜帷并擋下了子彈的攻擊。夫妻檔突然抱在一起倒在地上,這讓現場的觀眾都感到莫名其妙。

凱羅雖然口頭上戲謔地說道讓他們不要再球場上打情罵俏,但心內還是有些慌張的,畢竟黃昏的舉動,似乎是提前看破了他要是用的手段。而夜帷更是緊張地望著到底的黃昏,在喊著老公。

緩緩起身的黃昏,和夜帷說明了剛剛的事情,在通風口處,有一位狙擊手,在使用特制的子彈對他們進行攻擊,夜帷覺得是自己考慮得不夠周到,導致黃昏受傷,但黃昏卻是讓她別再在意。

決勝局

因為在比賽之前,他就已經想到了會有這一種情況的發生,所以在上場的時候,他已經穿上了防彈背心。黃昏的謹慎讓夜帷都不得不感嘆,連這種情況都已經想到,真不愧是你,優秀的黃昏前輩。

看著黃昏緩緩起身,凱羅徹底不淡定了,夜帷望著黃昏手中拿著的橡膠子彈,認為只要將這件事告訴給裁判,凱羅組合就會被取消參賽資格。然而黃昏卻是認為裁判或許都是他們的人,他可不想在這種關鍵時刻,讓自己冠軍失之交臂。

黃昏認為這玩意的彈道速度并不快,只要他們時刻注意凱羅發出的暗號,故意露出破綻,然后再避開,那麼就能夠輕松躲開狙擊手的攻擊。不打算告訴真相的黃昏,對裁判的詢問,僅僅是說道昨晚喝得實在是太多,所以才做出如此失禮的動作。

不過黃昏這麼一說,更是把主持人都給震撼到了,原來這麼精彩的比賽,一直都是他們以宿醉的狀態進行的。

比賽繼續進行,伴隨著黃昏發球,凱羅再次打出暗號,黃昏一個完美的假動作,騙過了狙擊手,最終他以一個極其怪異的動作,發出一擊。

狙擊手失手,他立馬就聯系了前面負責各個機關的同伙,想讓通過這種極其復雜的混合模式,讓夫妻檔輸掉比賽。

然而黃昏與夜帷卻是越打優勢越大,這讓得阻擊手的心態都有些裂開了,黃昏內心說道,正是因為對手過于專業,所以才會更加好預判他們的動手。面對無懈可擊的黃昏,狙擊男喊來了球場上的另一支小隊。

黃昏沒想到,就連撿球的球童,都已經成為了他們的手段之一。不過相比于躲在暗處的敵人,這兩位球童還在明處,所以要避開他們的攻擊并不難。

在接下來的戰斗當中,黃昏與夜帷以奇怪的動作以及巧妙的回擊,讓得凱羅組合毫無還手之力,就連主持人都驚呼道,這或許就是傳說中,來自東方的醉拳。

收藏家凱比只剩下無能咆哮,伴隨著黃昏的再一次回擊,凱羅因為幫手的頻繁射擊,最終不小心被子彈擊中。因為不能讓這件事曝光,所以凱羅也只能捂著肚子說道,自己不過是早上喝了牛奶,導致肚子一直不舒服。主持人也沒想到,凱羅組合竟然也是以極其不利的狀況進行著戰斗,不禁對兩支隊伍發出了贊嘆。

凱羅依舊在掙扎著,他不想就這麼輸掉比賽,這已經與父親的囑咐沒有任何關系,但任憑他如何掙扎,使用心機,眼前的這個男人實在是過于強大,讓他看不到任何能夠反擊的希望。

伴隨著黃昏一記絕殺,這場比賽最終以夫妻檔的勝利落下帷幕。

作戰完成

凱比身邊的兩位資產大佬已經樂開了花,場下,凱羅更是走過來,一邊痛哭一邊說道,自己設下的機關全部被你看破了對吧,盡管被動了手腳,但你還是以壓倒性的實力獲得了勝利,這也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打心里覺得不甘心。

凱羅如同小孩子一般哭了起來,而黃昏望著對方,也只是淡淡地說道,對方還年輕,能力也還不錯,希望他日后能夠正經地磨練本領,日后成為一名優秀的選手。

被黃昏這麼一說,凱羅如夢初醒,握著黃昏的手表示自己日后一定會改過自新,夜帷看到這一幕對黃昏的敬佩更是再上一層樓,沒想到前輩不僅拿下了冠軍,還讓對手洗心革面,實在是太優秀了。

凱羅看著自己的兒子有所成長,頓時感到一千個W的賭注拋之腦后,而正當他還在感動的時候,助理收到了一同電話,讓得凱比頓時嚴肅了起來。

作為冠軍,夜帷望著收藏名冊,挑選了他們最終的目標畫卷,但還沒等工作人員將真跡交給他們,凱比就走了過來說道,唯獨這一幅畫,無法交給他們。

凱比聲稱他這邊出了一些狀況,所以希望夜帷能夠重新選擇獎品,并另外給予一些補償當賠禮。面對這樣的場面,黃昏并不感到意外,看來保安局那邊,已經通知了凱比關于畫卷秘密的事情。

因為是主辦方沒能兌現承諾在先,夜帷希望能夠到收藏室現場挑選一件,凱比很快就答應了他們的請求。

來到收藏室,夜帷甚至還面無表情地贊嘆道這里的收藏真的是琳瑯滿目,而對于先生為什麼不在現場,夜帷聲稱他實在是醉得太厲害,所以先回去休息了,夜帷裝模作樣地讓凱比給自己推薦收藏品,另外也把包包放在了一邊。

手下詢問凱比該如何處理那一副畫,凱比說道自己已經與保安局的人聯系好了,十分鐘之后,他們就會過來。

手下不緊不慢地收拾著貴婦的作畫,凱比則是催促對方快點打包,畢竟保安局那邊也不像是要收藏的模樣。

保安局的人來了之后,看著眼前的畫,也認為這就是真跡,隨后便開心地將畫收走。手下看著離去的安保局人員,說道自己去送一下馮尼夫婦,凱比更是想讓手下借此邀請馮尼夫婦加入到自己旗下。

來到門口之后,夜帷詢問這名男子要不要來到這里做兼職,而手下則是撕下一張臉皮,淡淡地說道自己近期都不再想接觸網球了。原來黃昏早有計謀,凱比的手下,是他偽裝過來的。

夜帷這一次拿走了一個奇奇怪怪的瓶子,而補償則是幾個戒指,不過無論是哪一個,她都不需要,所以這次任務完成之后,黃昏建議把這些當作是給管理員的禮物處理。

在車里面,黃昏聲稱這一次是累脫了,在得知凱比不肯交出這幅畫的時候,更是急了一下,不過有驚無險,最終還是拿到了這副真跡。

也多虧提前在夜帷的包包里面放了一張以假亂真的贗品,而且暗號并不刻在相框上面,保安局那邊估計再怎麼研究,也研究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雖然感到十分疲累,但不管怎麼樣,這一次他們是大獲全勝。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