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55:游輪危機徹底解決,接下來就是度假的時間了!

在解決完居合男之后,敵人也基本被殲滅,約兒休息了一會兒,拿起長針,感到十分疑惑,為什麼自己的武器會插在別人的腚上?約兒起初認為是有人幫助了自己,安妮亞一聽,立馬逃離案發現場,什麼都沒有發現的約兒,只能認為這大概是風的力量,把它吹到了別人的腚上。

背后的救世主

黃昏這邊,他告知了保安局的人,炸彈可能并不止一個,因為從炸彈的大小來看,這一顆炸彈的量,并不能夠讓游輪沉沒,這也就是說,在船上,或許存在多顆炸彈。氣氛組聽到這個消息,剛放松的心又緊張了起來。黃昏認為最穩妥的辦法,就是先疏散游客,但保安局的人卻是不希望這次的事件,引起騷動。

保安局的人對黃昏下達了封口令,看來這幫家伙是為了面子,要將整艘船人員的性命都壓了上去。保安局的人當即調配人手進行地毯式地搜查,時間也在一點一滴地流逝。

大廳這邊,安妮亞開啟了極速模式,畢竟再不回去的話,兒童樂園的小姐姐就會罵自己。

然而正當她奔跑之時,眼鏡男卻是迎面而來,原來剛剛他在中槍之后,并沒有涼涼,而是趁著居合男與約兒戰斗的時間里,先一步離開了戰場,眼鏡男吐槽約兒的實力實在是太過恐怖,他必須要重整旗鼓,在接下來的時間里面,扳回一局。

安妮亞被眼鏡男內心的聲音給嚇到了,眼鏡男雖然也注意到了安妮亞的不同尋常,但并沒有把她當成一回事,相反,因為短暫的停留,他問道了不同尋常的味道。是的,是炸藥,而炸藥的位置,就在時鐘里面。

眼鏡男明白,自己被情報男擺了一道,沒想到他自己這麼講誠信,還是遭遇了黑吃黑,如今炸彈已經安置,卷土重來是不可能的了,面對這樣的結果,能夠安全逃離,已經是萬幸。眼鏡男的內心獨白被安妮亞得知,看來船上的危機,還沒有徹底解決。

為了拯救整艘船人員的性命,安妮亞也顧不得回兒童樂園了,只能接著去尋找父親,只不過這艘輪船實在過于巨大,阿尼亞也不知道從何找起。

正當安妮亞感到不知所措的時候,一名內心吐槽不知道該如何搜查炸彈位置的保安局人員路過了這個地方。

安妮亞當即就戴上了墨鏡,對著這位小兄弟說道,她剛剛看到有個人把鼻翔粘在了時鐘上面,希望他能夠去清理一下。保安局的小兄弟起初聽到安妮亞的話,感到十分滑稽,畢竟他現在的任務關系到整艘船人員的生死,他可沒有空去干這麼無聊的事情。不過本就沒有方向的他,最后還是決定先查看為妙,畢竟在關鍵時候,小女孩所說的話,也交代了可疑人員的可疑行為。

搏斗

游輪旁邊,情報男已經調試好了逃生用的皮艇,在離開之前,他依舊在監聽著船上的情況,看來甲板上的殺手,幾乎全滅了呢。而在他準備逃離的時候,眼鏡男卻是拿著皮帶順著繩索沖了下來。

眼鏡男的出現,出乎了情報男的意料,眼鏡男當即就掏出了他40毫米的大砍刀對著情報男問起炸彈的事情,是不是他在搞鬼。

而情報男也不慌張,他認為殘兵敗將沒資格在自己面前說三道四,另外,這也是讓目標與花園一同葬身于海底的一個絕佳機會。眼鏡男認為這樣做,不妥,畢竟船上還有東家的顧客,但情報男卻是認為對方也并非是多麼重要的人物。

另外,情報男已經將炸彈偽裝成了西國的東西,這事要是被查出來,也只會成為東西兩國點燃戰火的導火索,屆時東家更應該高興才對。

被情報男這麼一說,如今木已成舟,眼鏡男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他希望情報男能夠快點開船,好讓自己東山再起。不過眼鏡男似乎忘記了什麼,情報男自始至終都沒有說要載著對方,這艘小船,只存放了一人份的水與糧食,所以他當即舉起了手槍,準備解決眼鏡男,沒有辦法的眼鏡男,也只好做出最后的掙扎。

黃昏這邊,正在拆卸著新的炸彈,電話另一頭也不斷地接到發現新炸彈的蹤跡。黃昏一人自然是分身乏術,所以在分頭行動之前,他也把這種拆彈的方法,交給了保安局的人。

正當黃昏準備處理下一個炸彈的時候,一通新的電話,卻是讓保安局的人都不淡定了,因為甲板上,也裝了一顆炸彈。看來情報男是想從里里外外都轟炸一遍。

來到甲板上,保安局的人以維修時鐘為由,讓黃昏趁這個時間段拆除炸彈,但這里的人實在是太多了,黃昏覺得應該先疏散大伙,不過還沒等他開口,時鐘上的顯示,就已經說明了他甚至連拆彈的時間都沒有。沒有辦法的黃昏,只能當機立斷把整個時鐘暴力拆卸下來。

意料之外的結局

在安保局的人不明所以的情況之下,黃昏聲稱要把炸彈扔進海里。而此時眼睛男和情報男正在進行著緊張刺激的小船爭奪戰。只可惜眼鏡男因為受傷,而且只有一把大砍刀,無法與體力充沛且持有手槍的情報男比,所以最后還是被情報男用槍按在了太陽穴上。

保安局的人讓黃昏不要扔出去,因為這玩意可是價值連城的古董,但黃昏可管不了這麼多,一走出甲板,他就立馬將炸彈扔了出去。

只不過好巧不巧,他扔的方位,正好是眼鏡男和情報男所在的位置。兩人看著這從天而降的東西,小腦袋都冒出了一個小問號。

隨后炸彈爆炸,他們友誼的小船,徹底被打翻,眼鏡男與情報男都落入到了水中。

黃昏感嘆剛剛真是千鈞一發,雖然下面好像有什麼東西,但沒有人會覺得在這片大海上,還會有兩個人劃著小皮艇在游輪的周圍。黃昏讓保安局的人發廣播解釋一下,避免剛剛的爆炸,引起觀眾的騷動。

而在不遠處的安妮亞看到這一幕,心里可樂開了花,畢竟若是沒有她,這一次恐怕就不會這麼順利了。

只可惜像安妮亞這樣的救世主,只能深藏功與名,還沒等她歡喜,兒童樂園的小姐姐就找到了安妮亞,慌張的安妮亞只能說自己跑去厠所了,小姐姐認為即便是這樣,也需要和自己說一聲,小姐姐拖著安妮亞回到兒童樂園,看她還沒有拉完炸彈的樣子,打算回去再讓她拉一遍。

黃昏讓保安局的人繼續搜查還有沒有遺漏的地方,并24小時,保持警戒。而被炸翻的情報男與眼鏡男,此時已經被鯊魚圍住,看來不需要過多久,他們就會成為鯊魚腹中的食物。

把現場處理干凈的部長以及約兒,此時正在為奧爾卡等人準備逃亡的救生艇,只要乘坐這個救生艇去到第三方國的船只上,他們也就徹底安全。

任務即將完成,約兒十分開心地和奧爾卡夫人道別,奧爾卡在聽到約兒的祝福之后,當即抱住了對方。表達了這兩日來她對自己的照顧。就連小艾倫格拉姆這時候也都不再害怕約兒,想要約兒抱抱。

獎勵自己

雖然約兒覺得這事不妥,畢竟她的雙手還是粘噠噠的,但奧爾卡卻是認為,正是因為這一雙手,才讓這個孩子擁有了未來。

約兒長期從事骯臟的工作,在這一刻似乎都得到了回報,畢竟小格拉姆的擁抱,是多麼地溫暖。

雖然往后的生活不一定是他們想要的,但約兒還是希望,他們能夠在劫后余生的生活里面,能夠早日擁有安穩和樂的生活。

約兒望著逐漸離去的奧爾卡等人,神色多少有些傷感,部長再三確認對方安全離開之后,讓約兒繼續保持著警惕,畢竟他們還無法確認是否有殘黨存在。

望著有些失神的約兒,部長說道,不要自以為是地沉浸在傷感當中了,我們都只是一個小兵而已。約兒當即對部長道歉,不過一想到這一晚上約兒所做出的努力。

他還是將羅伊德先生想要見她的這件事說了出來,雖然手頭上還有一些善后的工作,但部長認為自己一個人就能夠搞定了,剩下的時間,就讓約兒去陪陪自己的家庭吧。

部長扔了一塊手帕給約兒,讓她用冰塊,扶好臉上的紅腫,另外叮囑對方不要暴露胸口上的傷痕,一說到這個,約兒當即害羞了起來,倫家可不會穿露兄口泳衣什麼的啦!

忙活完的黃昏,在嘆了一口氣之后回到兒童樂園,此時安妮亞已經玩累了熟睡了過去,黃昏抱著安妮亞,感到有些愧疚,雖然失態緊急,但自己似乎還是因為任務,拋下女兒不管了。不過這個想法剛剛萌生,黃昏卻又是說道,你搞什麼啊,黃昏,家人不也是任務嗎。不對,這次的任務是度假,所以家人不是任務......

看來不僅是約兒,就連黃昏也都渴望延續這樣的家庭關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