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49:逃亡還剩20小時,工作與家庭,讓約兒陷入兩難之地

8053號房間,在部長的處理之下,最終以夫妻吵架為由,已經安排服務員將房門暫時修補了回來,服務員們都在討論到底是多大的仇恨才能打到這個地步,得虧沒有出現惡劣事件,否則的話,活動也就不得不提前終止。而這個時候,眼鏡男也來到了這個地方。

吸塵器大哥

簡單撬開房門之后,眼鏡男望著空蕩蕩的房間,鼻子宛如吸塵器一般,大肆吸收著這個房間,殘留下來的氣味。看來他是想要通過氣味,在接下來的行動當中,更快地找到目標人物。

也得虧他們這幾人當中,沒有人有臭腳給他聞,眼鏡男的表情才能如此怡然自得,看來香水的味道已經隨著容貌一同更變了。此前得到的情報來看,他們至少是一男兩女,這里少了一個人的氣息,看來那個沒有氣味的,應當就是護衛。

眼鏡男當即拿出對講機呼叫情報男,詢問奧爾卡夫人等人的動向,而情報男那一邊表示他們最有可能呆在的地方就是二等艙以及三等艙,只不過目前還沒有聽到有關他們的聲音,情報男聲稱自己會加派人手到那邊調查。不過即便找不到,他們也一定會在明天晚上,輪船停泊的時候現身,只要把握好這個機會,一樣能夠完成懸賞任務。

眼鏡男讓情報男好好加油,然而他們兩位剛說完,情報男就聽到了另一個呼叫機里面,兩名殺手在詆毀著自己,他們認為情報販子十分不靠譜,大機率是想要卷錢跑路,其中一名男子更是想在大家下船的時候,把情報男給干掉。

望著這幫人還想黑吃黑,情報男也早已見怪不怪,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先做好準備為妙。

膽小的費希爾

此時安妮亞的兩只眼睛都已經在打馬虎,走路都踉踉蹌蹌的她,卻是往著回房間的反方向前進著。黃昏想讓她回房間睡覺,但安妮亞卻是說道:「母親有麻煩。安妮亞的冒險才剛剛開始。」黃昏也覺得約兒小姐應該會忙到很晚,但他認為這似乎與安妮亞并沒有關系。

還沒等黃昏把她抱回來,安妮亞就一頭撞在了南墻上,無語的黃昏只能將睡著的安妮亞抱起來。看著走廊的另一邊,一家人明明在同一艘船上卻不能相見。黃昏也只能安慰自己對方應該是太忙了。

二等艙3016房間這邊,在確定沒有跟蹤和監聽之后,費希爾也才松了一口氣,細心的部長已經將食物提前準備好放在了房間里面,如此一來他們也就能夠在不解除其他人的情況下,完成食物的供給。

緩過神的費希爾,望著差點被嚇哭的娃,也忍不住大喊道剛剛實在是太嚇人了,又是拿槍又是拿刀的,讓得他只想趕快回家。娃娃見這人比自己還膽小,當即把眼淚縮了回去。

奧爾卡夫人讓他不要吼這麼大聲,看他這樣子,就連自己都忍不住為他掬一把同情淚,費希爾被大姐頭這麼一說,也想起了少爺曾經也是這麼嫌棄自己的。

奧爾卡夫人和孩子說道,你長大之后可不要像他一樣哦,格拉姆似乎也聽懂了母親的話,當即應了下去。望著溫馨的一幕,費希爾也露出了淡淡地微笑。

「對了,話說回來,你為什麼要跟著我呢。」奧爾卡夫人顯得有些不自在,眼神并沒有看向對方,畢竟他明明有更好的選擇,只要留在新的組織里面就能夠相安無事,完全沒有必要冒著生命危險呆在自己身邊。被大姐頭這麼一問,費希爾當即就紅了臉,就連說話都變得結結巴巴。

不過他最后還是釋然地說道:「請您別瞧不起我啊,我可不會忘記前任老大對我的恩情。」在那個戰后,什麼都沒有的年代,如果不是家族控制了黑市,恐怕他早就已經餓死。

在他最為困難的時候,是一塊面包救活了自己。雖然說的是對前任老大的恩情,但回憶里面,給予他面包的人,正是奧爾卡夫人。

費希爾表示,自己至今都記得那一塊面包的味道,而這也足以成為他今天呆在這里的理由。

為了緩解氣氛,費希爾更是說起了篡位者哈普恩這家伙,為了發財,竟然主動去巴結主戰派,目的就是販賣更多的槍支。不過氣氛已經烘托到了這個點上,費希爾更是挽起手臂,向奧爾卡夫人承諾,甭管對手是誰,自己也都會保護好她們母子的。

然而還沒等他裝完,門外傳來的響聲卻是把費希爾嚇得不輕。他當即躲在了奧爾卡夫人身后,讓得夫人都倍感無語,不過這一次進來的是部長,所以大家也都還是安全的。

繼續戒備

部長一進門就指責了約兒忘記了他們提前做好的敲門暗號,雖然前面的戰斗躲過了一劫,但還是太危險了。面對部長的指責,約兒也當即承認了自己的錯誤。由于還需要在船上呆上一天,部長讓費希爾三人抓緊時間休息恢復精神,而護衛的工作,則交給約兒。至于部長自己,則留在二等艙巡邏。

他把裝備全部拿了出來,希望能夠盡可能地削弱敵方的戰力。費希爾感嘆道他們這幫人真的不像正常人,明明自己才是黑手黨的成員,在面對這種情況的時候,卻是部長與約兒泰若自然。部長只是簡單地回道這是他們的工作。

費希爾認為完全不把人命當成一回事,并不能當作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在黑手黨混還能說出這番話,費希爾估計是在原組織里面過得太安逸了。

東西兩國戰爭結束已經有十余年,但直到今天,戰爭依舊沒有結束。只要有人,世上就會有紛爭,不過無論是戰爭還是和平年代,部長都認為自己這個組織,是護國的衛兵。

部長邊說邊準備離開,不過在離開之前,他再三囑咐了暗號的使用,并讓約兒打起精神。因為她如果不專心執行任務的話,所有人都會涼。

約兒被部長的這番話給嚇到了,隨后部長離開了房間。

費希爾望著可怕的部長離去,不禁感嘆這就是所謂的專業。約兒停頓了一會之后,也讓兩人趕快休息,即便睡不著,閉目養神也能夠恢復一些精神與體力。

時間來到凌晨三點四十二分,約兒端坐在門后面,說睡不著的費希爾已經熟睡了過去。

此時的約兒心里還是在想著丈夫羅伊德以及安妮亞,約兒感到有些失落,雖然情況不允許,但她還是想見他們,想到他們一同在船上見面的畫面,約兒也突然明白了什麼。

原來白天自己腳步變慢,并不是因為害怕對手,而是因為她害怕受傷,在見到羅伊德先生之后,會因為無法解釋,導致身份暴露。

記憶里面,約兒嘗試用奧爾卡夫人的話來提醒自己,自己組建家庭,不過為了工作,要清楚事情重要的先后順序。

可一想到自己的家人,無論是羅伊德還是安妮亞,亦或者是尤里,似乎都不需要她繼續從事殺手這一工作才能生活。

約兒此時已經徹底不明白了,她作為荊棘公主,到底是為了什麼。在約兒內心搖擺不定的時候,距離逃亡的時間,還有20個小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