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花9萬住別墅,每天工作6小時,每月只花500塊:沒房貸,人生未來30年都是自由的

2017年,90后夫婦波波和小方,

回到了家鄉。

他們就地取材,

將粘土、沙子、稻草,

搓成土球,塑成小屋。

波波一家居住的土團小屋

兩年之后,

造價近9萬元的小屋破土而出,

它造型可愛,有上下兩層,

還有大跨度的異形窗戶,

內設的自然空調,

讓家里冬暖夏涼。

除此之外,他們還陸續建造了,

春天用來育苗的穹頂暖房,

和更大的活動空間土團教室。

用于育苗的穹頂暖房

土團教室,波波一家和志愿者們在這里舉辦各種活動

在這里,什麼都靠自己做,

春天育苗,夏天制皂,

秋日種樹,冬日做土炕……

「鑿井而飲,耕田而食」,

幾千年前的《擊壤歌》,

唱的就是他們的生活。

一家三口,

以及前來體驗的志愿者,

十個人的月均日常消費,

不超過500元(水電和建材除外)。

波波說:「在城里,我們要工作30年,

才可能擁有自己的一套房。

現在我們用了兩年時間,造土團小屋,

剩下的28年,我們就是自由地。

土團小屋不好去。

本地司機都在土路的岔口前打電話求助。十幾分鐘的路程外,超市的營業員看到土團小屋的照片,更是驚訝: 「我怎麼都不知道,這里還有這麼好看的房子啊。」

到達之前,我們對土團小屋的期待,還停留在夏秋之際。樹林和田地黃綠相間,小屋半掩其中。夕陽照暖了土墻。

不巧的是,采訪時已經入冬,湖北的風刮走了這些溫暖的顏色。迎面而來的蕭瑟、清冷,讓我們擔心起波波一家的生活。

但一打開土團小屋的門,看到的卻是,自然生活帶給人的生機勃勃。

給孩子講繪本故事

屋里很暖和,女主人小放招呼我們喝茶、吃烤橘子。她說,聽到我們要來,男主人波波才難得去鎮上剪了頭髮。來這里體驗生活的志愿者們笑著附和,他們都喜歡坐在地上閑聊,商量接下來的計劃。

看著放下行李立即開始工作的我們,小放不禁感慨: 「外面的生活太不一樣了,這里沒什麼要著急的地方。」

波波正帶著大家建土沙發

波波計劃建一個土沙發,為的是日后散步的時候,能有一個沒遮擋的地方,坐下來,看看風景。

波波的兒子,4歲的小土團,剛從菜地里摘完白菜,又拿了一根胡蘿卜在手里啃,他穿著膠鞋跑過來的時候,建造就開始了。

踩出來的土團材質均勻

沙子是骨料,稻草是筋脈,黏土是血肉,都是就地取材。一圈又一圈,踩泥的志愿者和孩子在唱歌。

被踩出粘性的混合物,先借塑料布的幫助折疊成大春卷,再被分割成一團團土球。

波波用一截戳棍,把這些土球、一點靈感和一點臨時起意,戳在一起,然后用手指塑形。土沙發的輪廓,就大致可見。

小土團就是在這些自然建筑中出生、長大的

在這里,生活的秩序和輕重緩急,被重新梳理。

比采訪更重要的,是從下游走到上游,慢慢找一些可以做裝飾的鵝卵石。讓人更在意的不是拍完這個鏡頭,而是真地給孩子講完這個繪本故事……

外來者的焦慮,讓這片土地上「一切自在發生」的法則,更顯珍貴。對他們來說,很自然的,冬天過去,春天就到了。

以下是波波的自述:

建造過程中的土團建筑

我叫尚劍波,今年29歲。大學畢業之后,我在汽車廠實習了一年,也做過有機農業,又辭職做了一年潛水員,每天喂鯊魚。

我不知道自己想怎麼生活,腦海里就浮現起,小時候那種爬樹、掏鳥窩的自由自在的畫面。

土團小屋旁的池塘

正好,小放和我提起了東南亞的生態社區,所以我們就一起去拜訪了泰國的蓋婭學校,他們專門研究,人和自然如何重新聯結。

那里有一對夫婦,花了6年的時間,把一片像荒漠一樣的沙地,變成了一片森林,我覺得特別震撼。

于是四年前,我跟愛人小放一起回到家鄉,決定用土造一個小屋,并在這里生活。這就是我的理想生活,人和自然,是分不開的。

這個區域大概占地75畝,有7個自然建筑(包括在建)、池塘和農田。

土團小屋手稿

土團小屋的建造,是純手工,沒有機械的,差不多跨時兩年完成。因為疫情,2020年夏天我們正式搬進來,現在一家三口已經在里面,生活了一年多時間。

小放是學藝術的,所以當時讓她來設計。她有很多天馬行空的想法,但完全顛覆了力學結構,雖然好看、夢幻,但是造不出來。技術性的東西我比較感興趣,所以算是我倆一起設計完成的。

土團小屋內景

大跨度的開拱墻

我們想盡可能做一些創新,探索土團建筑的極限。

土團里的稻草和沙子,會起到拉結作用,所以到最后,整面墻都是鉚在一起的。利用土團這個特點,我們做了一個橢圓大窗和一個大跨度的開拱墻,這是傳統生土建筑里,很少敢做的。

當時踩土的時候,我們從村里借了兩頭牛。有一些粗的沙子會硌到牛蹄,牛踩了幾天之后受不了,之后再要拉它過來,遠遠地看到土房子,那個牛掉頭就要跑。

土團小屋自帶置物架

生土建筑有很多種,土團最大的不同,是它能夠做出特別有機、漂亮的形狀。

小屋里很少有柜子、家具,因為建墻的時候,就把它考慮進去了。我們會在墻壁上凹進一塊,準備放書、放一些小雜物。

土團樓梯

用撿來的樹枝做的扶手

我們的土樓梯完全可以用木樓梯來代替,兩三天就能完成了。但我們想更極致,因此整個樓梯都是用土團堆出來的,耗時非常長。

樓梯的扶手,也是去附近村里,找別人不要的、不成材的木頭撿回來。

玻璃瓶小圓窗,給二樓帶來了更好地采光

因為二樓是一個閣樓,采光比較差。我們就在墻上做了很多的小圓窗,把啤酒瓶割成兩半,放在墻里面做透光。同樣的面積,分散式的采光,效率會比單獨的大窗高很多。

茅草屋頂

很多屋頂必須用復合材料防水,但我想挑戰茅草屋頂。自然材料總是最溫馨、親切。

我們第一年選了池塘的蘆葦,割完只夠蓋一半的屋頂。等到第二年,又有一把野火漫過池塘,蘆葦燒光了。

當時我失落了好幾天,直到有老人告訴我,本地老房子會用一種特殊的茅草。我騎著摩托到處去找,終于在縣城不到兩公里的地方,發現幾片山,都是那種草。

那是一種桿狀、纖細的茅草。風一來,波浪一樣起伏。秋冬是金黃色的,像麥田一樣。

很多人覺得茅草脆弱,其實只要選好材料,編制得當,它防水防火又保溫。壽命能到70年。

點燃火箭炕,溫暖整間小屋

土團小屋的制冷和取暖,我們做了兩種嘗試。

一種是地熱交換空調,也叫自然空調,通過地下管道延伸到室外。夏天室外有40度,但地下2米只有25度,經過地熱交換之后,房間的溫度會比外面低10度。也不會干燥。

冬天我們做了一個火箭炕,它燃燒得非常充分,很少有煙,可以通過給沙發加熱,讓整個房間變暖。湖北冬天零下的時候,都完全沒有問題。

二樓臥室

大家懷疑土房子到底能不能住人,會不會很危險,實際上,這是我們脫離自然太久了。

改良過的夯土建筑,其實可以達到鋼筋混凝土1/3的強度和硬度。而且我們的土墻特別厚,按100年受風雨侵蝕2.5公分的速度,就算不做防水,100年也幾乎沒有影響。

整個土團小屋的材料成本,我們花了大概9萬塊錢,前后參與的有近百人,他們都是來自城市的志愿者,加入我們來體驗不同的生活。

插秧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

這是我們早上耕種的時候,會一起唱的《擊壤歌》。幾千年前描繪的場景,跟我們的生活方式其實很像。

夏天比較熱,我們六點就起來了,做一些瑜伽或者體式運動,打開身體。開會討論一天的任務,大家就各自離去。

中午大概12點,會響起吃飯的鐘聲。下午根據節氣,夏天四點開始干活,冬天兩點半就開工,平時就是這樣的生活節奏。

晚上和志愿者們一起唱歌

每天我們固定的工作時間是6個小時,大家輪流做飯,晚上坐在一起聊天、玩音樂,做一些即興的舞蹈。

我們這里的長期共建者加上我父母,一共十個人,除去水電和建材,一個月的生活消費,大概就500多塊錢。

土團烤箱烤出的披薩

我們的飲食整體少肉,偏向吃素,比較清淡、健康。夏天我們有西紅柿、黃瓜、茄子,到了冬天,有白菜和野青菜。

一個星期可能花半天的時間管理菜地。一年四季大部分的食物,都可以自給自足了。

我們還做了一個土團烤箱做烘焙,大家發揮創意,烤披薩、烤面包。做小餅干、小零食,都挺有熱情的。

自制牙膏

食物之外,一些日用品也都自己做,比如手工茶籽粉、沐浴露和肥皂。

附近山上很多的油茶,我們把油茶拉回來,制成茶籽粉。這幾年一直在用這種茶籽粉洗碗,去污能力特別好。排到池塘里,也不會對水質有污染。

小方對民間工藝很感興趣,她還會帶孩子們用植物顏料,染自己穿的衣服。

我們現在的存款大概就是十幾萬塊錢。沒有賺錢的壓力。大家很少注重打扮,幾乎沒什麼成本。上次去買衣服和日用品,我已經記不的是什麼時候了。

鉆進土團烤箱的志愿者小朋友

除了自己的生活,我們也想對周圍的環境,產生一些影響。

土團小屋距離我小時候長大的老房子,只有幾百米。像大部分鄉村一樣,這里成了空心村,只有五六戶老人。

滿載而歸的掃村活動

我們有一種叫掃村的活動。誰家沒人住了,但果樹成熟了,我們就拿一個籃子,空手進村,出來的時候,果子就把袋子全都裝滿了。

今年我們自己也種了800棵果樹,大概30種。我們想盡量讓它多樣化。有梨子、桃子、杏子、橘子、蘋果、柿子、板栗樹等等,我都說不上來。

喜歡吃桃子的昆蟲,可能不喜歡板栗,因為板栗開花會有味道。把這兩種樹放在一起,蟲子就不來了。能盡量減少病蟲害。

搭建穹頂暖房

為了方便育苗,又不用到塑料膜,我們還專門建了一個富勒穹頂的暖房。

很多創意,是志愿者們帶來的。當時有一個志愿者對富樂穹頂,特別感興趣。這種穹頂源于碳分子結構和球形表面的靈感,它抗風、抗阻的穩固性,是最高的。

在技術、設備、材料都到位的情況下,我們這樣的穹頂暖房,兩三天就能搭起來。只要不到一般建筑2/3的材料,就可以實現同樣的體積和跨度。

夜晚的海螺浴室(仍在建設中)

我們的自然建筑,都是根據實際生活需求,一點點建起來的。目前在建的海螺浴室,也非常有意思。

有一年冬天比較冷,我們提議造一個浴室,剛好有喜歡設計的同學,他桌子上放了一只海螺,就說要不設計一個海螺的形狀。

我當時一看,太有創意了。那個志愿者搞了兩三個通宵,根據建模軟件,一步步實現它。

我們用幾根鋼筋當經緯線,用了大概200多根竹子,劈成一條一條,建成海螺的形狀。旋轉的隧道,越往里面走,越覺得安全,就像回到了母親的子宮一樣。

小土團,我們的孩子,今年4歲了。他可以說是和這些生態建筑和想法,一起成長起來的。

蓋房子的時候,小孩也會搗亂,幫忙搬沙子。我們去菜地,去池塘里游泳、劃船,去森林里去采蘑菇,他也跟我們一起去。所以他很小的時候,就知道工具怎麼用。

我自己對小土團的成長,是很有信心的。我相信小孩子天生就有學習的能力,只是我們怎麼去創造一個空間,維護好小孩子的好奇心。

在大自然里,很多東西他必須自己創造,跟自然互動的過程中,感官就打開了,可能就比別的小孩更好奇,更敏銳。

采到草莓的小土團

當時回村也遇到了很大的阻力,鄉親們很不理解:為什麼年輕人不在城市里發展,不找一份安定的工作,上班、賺錢、結婚。

但我很早就看透了這樣的生活方式,我知道自己要做怎樣的事情,我們是帶著一種反思回到農村的。如果帶著投機的目的回來,最后肯定會失望的。

我們比較推崇小而慢,小而慢的東西,是更有序的。其實大自然是富裕的,它是很無私的,只要我們懂得合理的取舍。

收完稻子回家的波波一家和志愿者們

我有時候覺得,現在大家離自然越來越遠了,變得越來越不謙卑。

很多東西,大自然已經給我們了,我們唯一要學的,就是怎麼去跟它相處,創造一種低耗能、不具有破壞性的方式,獲取需要的東西。

最簡單的東西,才是最幸福的東西。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