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富堅義博有著殿堂級的畫功,體現在哪呢?

. 富堅的劇情設計水準,殿堂級肯定沒問(能跟他比比的兩隻手數得過來)

·總體的漫畫能力,殿堂級肯定沒問題。(能跟他差不多的也只有極少數人)

·獨特性或純粹性,殿堂級肯定沒問題。(自成一派,很高的純粹性)

·單純的畫技,殿堂級肯定有問題。(介于中上和一流之間吧,還是不錯的。但算不上殿堂)

所以,富堅可以算殿堂級的漫畫家,但畫技說是殿堂級,就比較牽強了。

也就優秀吧。

勝在整體水準高(包括劇情),獨特性,表現力強。

富堅之所以被很多漫畫家和業內人士推崇,原因也是如此。

對漫畫家來講,富堅的水準是頂尖的,難以逾越的。恐怖的。(如果你想超越他的話······)但是對于比較看重最終畫面效果的讀者來講,富堅交草稿可能會讓他們覺得很坑,所以爭議也來源于此。

知道這個結論,其實也沒有什麼卵用。

大概題主想知道的實際上是「為什麼很多人說富堅厲害?」

繪畫作為一種藝術,最開始是沒有技巧體系的。

遠古壁畫使用最簡單的畫材,技術層面很單。

隨著時間,慢慢開發出了透視、構圖、色光等等各方面的技巧。

但是,繪畫的核心之一,從來沒有變過。那就是「表現」、「表達」。

一般來說,分析一個漫畫家的格調,可以從幾個方面入手。

· 內容層面

·形式層面

·技巧層面

首先是內容層面。這裡指的是「去除劇本文字因素後的視覺內容表現」。

因為劇本並沒有視覺,只是純文字。那是文學的領域。

通俗點來說就是,你想表達什麼意思,最終你選擇了用什麼具體的視覺內容去表達。

從簡單來,你想表達蘋果,你畫了一個某角度的蘋果。這就是內容選取。

更復雜一點,你想表達一種「惆悵」的情緒,怎麼辦?

如果是桂正和Q的話,他會畫一個大特寫,很微妙的表情。加一句很微妙的臺詞。

勾起我們觀察表情的欲望。從而傳遞一種感覺。

同樣是戀愛漫畫,《草莓100%》裡面河下水希畫的西野司,就沒有做什麼驚天動地的表情。

這裡的劇情是女主角西野司 發現 另一個女生喜歡主角,而主角的態度又曖昧不清。

女主角明明是很心痛的,但卻沒有桂正和那樣的微妙表情或大特寫,甚至連臉都看不完整。內容上,也沒有吵架、憤怒、流淚等常見的戲份。

只是一個淡淡的淺笑,和一個背影。

相信對于入戲的讀者,這一個背影就已經有了極大殺傷力。

而換作富堅,可能連人都沒畫。

只有一張照片被微風吹到地上。

但是看過的人都知道,那一刻無數種情結上來,堵在心口。

從所指的內容方面來講,

漫畫和文字有極大的不同。甚至可以說是徹底相反。

文字裡面,「惆悵」其實並不指任何具體的東西。

它傳達的是一種「精確的抽象」(即概念本身)。

桂正和的表情特寫可以叫惆悵;

河下水希的寂寞背影也可以叫惆悵;

富堅的照片吹落它也叫惆悵。

可以看出,惆悵這個詞,對應的視覺內容是模糊的。對應的抽象意思卻是精確的。

一個精確的抽象含義可以對應每個人不同的視覺想象。這就是文學的魅力。

但是在漫畫裡,恰恰相反。

嚴格來說,在漫畫裡,並不存在「精確代表惆悵這兩個字所指概念的東西」這種玩意。

漫畫裡,任何一次你表現惆悵,達到的效果都是有所不同的。

(即圖像表現出的視覺效果是精確的,但所指的抽象含義卻有一定模糊性。)

表情也好、寂寞背影也好房間也好,它們的視覺效果是完全不同的。但抽象含義有所重疊,裡面都含有一些「惆悵」的成份。(並不全是惆悵,還包含有其他的感覺)

這就是漫畫的魅力,模糊的「抽象含義」、精確的「視覺效果」。

表達一種內容的時候,往往最終的視覺效果是唯一的,特定的,

無法重現或跟其他相似內容做調換的。用語言無法達到同樣的視覺精確性。

那我們回過頭來繼續看富堅。

「為什麼有人說富堅義博有著殿堂級的畫功?他的畫功體現在哪兒呢?」

畫功是一個很模糊的詞彙。這裡我就認為是「除去劇情之外的漫畫總體能力」吧。

記得前面我講過有三個層面:內容、形式、技巧。

實際上它們並不是平行的東西。

內容和形式到底哪個更高級,很難說清楚。這也是爭論了幾百幾千年的東西。我不做論述。但估計這兩個應該是高于技巧的。

舉例子來說,可能內容形式屬于戰略,而技巧是屬于戰術。

我剛才舉例過,在本文裡,

內容就是,你用 什麼東西 去表達你想要的意思和感覺。

形式就是,你用 什麼樣式或方法 去表達你想要的意思和感覺。

技巧就是,你用 什麼具體的操作 去表達你想要的意思和感覺。

其實大家看到的大部分的漫畫,都是差不多的。在形式上。

自從手家發揚了「大小不同的分格表現錢時間」之後,很少有創新。

CLOVER大概可以算一個。

個人認為,CLAMP對漫畫史的貢獻,那一大堆東京巴比倫翹辮子小櫻禦姐X等等可能還不如一部CLOVER來得有分量。

clover的分格,就引入了一種新形式:平面構成。

在頁面裡,單格、空白、對話方塊,這三者,已經不再是以前的作用了。

單格不是手塚那樣的一個鏡頭單位,

空白不是鏡頭之間的間隔,

對話方塊也不是單單為了找一個不影響畫面的地方寫對白。

它們都有新的作用。

clover裡的單格、空白、對話方塊,只是一種裝飾元素。或者說有很濃的裝飾元素作用。裡面的內容,並不僅為了表現劇情。還是一種「裝飾」,一種「製造視覺氛圍」的工具。

它傳達的理念是:

· 單格所描述的內容,並不一定要和劇情作系。

·甚至,並不一定要是具體的東西。

它可以是簡單的幾何體,可以是繁復的花紋。可以是空白。可以是字母。可以是任何東西。只要它能傳達作者想要的感覺。

我認為,漫畫是一種直指心靈的藝術。

不是說,你把一部電影畫面拿去截圖,然後按照次序排好,就是具有藝術性的漫畫。

也不是說你去看一些所謂的漫畫教程,教你「大格畫特寫、小格畫全景、營造氣氛用仰視45度臉」之類的東西學會就算是會畫漫畫了。

優秀的漫畫應該是更私密性的東西,不應該為了迎合讀者而使用已經固定的形式。

回過頭來看看富堅。

我想很多人都會覺得富堅很偷懶。

比如拿草稿去交之類的事情。的確沒錯。

大師們也是普通人,有勤奮的,有玩票的。比如某位極度缺乏耐心的大師,畫的畫都沒幾個完整的。

畫得不好嗎?好到天上去了。

畫得很細緻嗎?我想一半人應該不會同意。

要知道,看看其他大觸,

比如達芬奇,那一個和諧、流暢的美感,認真

的作畫態度……

再看看 席勒·······

估計很多人會大叫:什麼鬼!!這小學生吧!我也能畫!!

嗯,當然,你也能畫·······哈哈·…···(很多人好像都沒看懂這句是吐槽······)

為什麼席勒和達芬奇,差別那麼大,但仍然有很多人認為席勒很牛,達芬奇也很牛呢?

原因就在于,兩個人的作品形式並不同。

席勒和達芬奇,最大的區別,我認為或許說不定大概就是「懶」。

(以下內容只是為了說明差異而進行的戲說,本身就是開玩笑性質的講解。)

比如,達芬奇可能追求打動觀眾。席勒懶得理觀眾,只管自己畫。

達芬奇為了達到一個完美的和諧效果不惜大量精力去完成「完美的平滑漸變」。

席勒懶得磨手指,想了想,反正給自己看的漸變不平滑又怎麼了哎呀沒事的啦。

達芬奇為了更好的襯托自己想畫的東西,不惜連不太想畫的部分也給畫到盡善盡美。

席勒為了更好的畫自己想畫的東西,想了想,乾脆不想畫的地方直接空著算了…………

各種細微的理念差距,最終造就了作品完全不同。

可以說,有的人是以「作品最終效果」為重。而有的人,完全相反,只顧自己畫得爽。

一些人是為了作品,我可以吃苦。

另一些人是為了自己,我可以讓作品吃苦。

我們回過頭來,看看小煙健

某種意義上,小煙健就是和富堅完全相反的作者。

富堅只畫自己想畫的東西。小煙健也畫別人想畫的東西。

富堅又懶又賤。小煙健又勤奮又認真。

富堅為了自己爽,能省則省。小煙健絕不會為了自己爽而省掉任何麻煩。

..................

但是,實際上,就像達芬奇和席勒一樣,小煙健跟 富堅,兩者的套路完全不同。

那些諸如「小煙健漫畫水準吊打富堅100遍」之類的結論都是不可取的。

小煙健的原稿

可以看出,他的原稿其實追求的是一種貼心實的效果。

手畫的陰影漸變不完美,我們用網點來做。筆法盡可能規整,合乎寫實因素。

鏡頭直追實拍。

人物的造型、服飾都貼近實物。

整張畫是規整了,完美了,作者的態度也「消失」了。

換句話說,如果是另一個畫工一樣牛逼的人,拿著同樣的照片素材,給定人設,可以畫出來接近的效果。

這就是動畫工業上常用類似畫風的原因。更加可控。

「在作品中不添加個人的態度」不可取嗎??也未必。

很多畫家都有外號,比如所謂「畫家中的戰士」「畫家中的思想者」「畫家中的詩人」等等……

維拉斯凱茲有人稱他為「畫家中的畫家」,因為他很純粹,他只是「畫」。

他的作品,畫窮人的時候,不像我國很多革命畫家,弄得苦大仇深似的。

畫權貴的時候,也不像某些宮廷畫家,非要把國王畫得比本人帥幾倍。

在這張圖裡面,我們幾乎感覺不出任何一因為「作者想表現什麼個人意圖」而存在的。這張圖很完美。當然也具有很高的藝術性。想進行純粹的描繪也非常困難。

但是,一個努力「畫得純粹」的作者,不應該被拿來和「努力表現某種意圖」的作者相提並論。

更不應該和席勒這種「表不表有啥用,能吃嗎?」的作者比較。

就像小煙健畫得很豐富細緻,(在作品中某些情況下)效果未必勝過 富堅的連續黑頁。

富堅的N連黑············

何為「前衛」?可能就是做的更「極端」一點。突破已有的框架限制。

在一部漫畫裡,完全不用畫去表現內容。這種「終極留白」(稱為留黑好像更貼切),也算是非常極端了。

富堅喜歡從故事流程上挑戰傳統,比如在levele 裡面,他畫了一個完整的故事當作某角色遞交的原稿。(外星人吃掉配偶的那個故事)

但他也喜歡從具體的畫面內容上挑戰傳統。比如幽游白書裡曾經有一個小分格,很有意思。

最底下那格的表現方法,目前為止,我還看到有其他人在漫畫裡用過。

漫畫版

其實富堅的畫法,很接近「表現主義」。表現主義,大略是指,畫畫只為了表達自己想要的感覺,而不是為了描摹自然。

富堅在很多時候,只關注能不能準確表現出他心裡的感覺,在他看來這一點遠比畫得是否完整更重要。

繪畫的時候,圖上的任何一個元素,其狀態和最終畫面的效果 都會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並不是說,盡善盡美就一定是最好的。

盡善盡美,能帶給你盡善盡美的好;

簡潔,能帶給你簡潔的好;

簡陋,則有簡陋的好;

粗糙,也有粗糙的好。

可能很多人不明白:粗糙有什麼好的呢??最好的不應該是完美的嗎?

實際上,是因為你生活在一種「自帶褒義貶義的語言體系洗腦之下」的環境裡。(即漢」境)

一個人計謀多,想誇他就叫足智多謀,想損他就叫詭計多端。

實際上講的還是一回事。

同樣,對于一幅畫,我們其實很難做到用準確、中性的漢語去描述。

就像你習慣性認為「粗糙」等于「差」一樣。實際上「粗糙」和 「古樸」某些時候是同一個意思,指不精美。未必要和差聯繫在一起。

對于一個作品而言,我們需要「整體」去看待。

作品裡有精美,不好嗎?

未必,需要看精美是不是符合整體氛圍。

作品很簡單,甚至簡陋,粗糙,不好嗎?未必,需要看是不是符合整體氛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