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46:豪華游輪護衛,奧爾卡夫人暴露,戰斗一觸即發!

「約兒前輩好狡猾,人家也想乘坐豪華游輪旅行!」

烤吧內,黃毛對約兒前輩能夠到海上招待這件事感到十分嫉妒,畢竟要求是女人的話,她也可以,不過按照其他兩位同事的說法,奧爾卡夫人帶有一個孩子,而且約兒還是她的同鄉,符合條件的也就只有她一人。雖然黃毛依舊是羨慕嫉妒恨,但對于她們來說,下班喝上一杯,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用餐

回到輪船內,兩位不知情的小弟,正熱情地與費希爾介紹輪船上的菜系,過分的恭維,反而是讓部長都忍不住打斷了他們的對話。不過費希爾因為擔心害怕敵人突然出現,過度緊張,所以壓根沒有吃出味道,另一邊的約兒同樣是如坐針氈,一想到羅伊德先生和安妮亞也在這艘船上進餐,她就食不甘味。

部長看約兒這般拘謹,踢了踢她的凳子,突然被嚇一跳的約兒,也從拘謹當中緩了過來。即便這艘游輪充滿了殺手,他們也不可能在眾目睽睽的情況下動手,另外三等艙的乘客,是進不了這個餐廳的。

部長看出了約兒的擔憂,安慰著說道,他讓約兒裝好招待的樣子,約兒也點了點頭,表示會努力完成任務。

吃完晚餐,兩位小弟拉著費希爾再到下面的酒吧小酌兩杯,費希爾雖然十分擔心奧爾卡夫人的安慰,但又不能拒絕對方的請求,所以只能按著假扮的身份,繼續與他們尋歡作樂。

談心

奧爾卡夫人因為帶著小孩,決定先一步回房,部長在臨走之前,也是囑咐著約兒,讓她小心行事,避免被有心之人跟蹤。

回到房間,約兒依舊在觀察四周的情況,奧爾卡夫人覺得約兒沒必要這麼緊張,畢竟一天下來,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然而約兒卻是認為,即便如此也不能掉以輕心。

因為船還會在海上航行三十個小時,殺手不可能蠢到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下殺手,我要是敵人的話,就會抓住奧爾卡夫人您動身之際下手。約兒認為唯有度過明天,才能夠真正確認他們這一次的行程會不會有危險。

被約兒這麼一說,奧爾卡夫人是感嘆道,大概是因為自己迫切渴望放下心來,所以才會一廂情愿地認為敵人沒有追上來,約兒小姐說得對,現在并不是掉以輕心的時候,畢竟她也已經不再是一個人。

約兒戳了一下娃娃的小臉蛋說道,滿臉歡喜地說道,只要能夠安全下到那一邊,也就能夠盡情玩耍了。奧爾卡夫人看著約兒如此和藹可親,認為她怎麼看都不像是干這一行的人,約兒聽后還以為對方是在責備自己,立馬說道自己會認真工作的。

奧爾卡夫人詢問約兒,如果他們順利脫險,那麼她接下來會做什麼。按照任務的流程來看,約兒說道他們會在第三日的時候,對兩個毫不知情的工作人員說道格雷夫婦最后一天并不想被其他人打擾,下船之后,部長也會進行掩護,所以并沒有問題。而奧爾卡想問的顯然不是這個,約兒既然沒有明白她的意思,她也只好直接了當地說道:「那你呢?不打算跟家人碰頭嗎?」

說起家人,約兒雖然在離開之前有說過有機會就碰面,但似乎并沒有碰頭的打算。奧爾卡夫人早已看出約兒心系家人,她認為第三日,客船會在度假島停靠,如果約兒小姐也能夠和家人在不被打擾的情況下,度過愉快的假期就好了呢。約兒小姐雖然口頭上沒有,但從她蠢蠢欲動的神情來看,顯然也想和羅伊德先生以及安妮亞一起度假。

刺客出現

黃昏這邊,安妮亞本著自助餐不吃多點就是虧的原則,正狼吞虎咽地吃著。不過看到另一個位置是空的,安妮亞不禁說道:「沒有母親一同吃飯,好寂寞啊。」

安妮亞越想越想母親,隨后跟著父親說道:「唧唧,安妮亞寂寞、空虛、冷。」為了不打擾約兒的工作,黃昏可不打算帶她去見約兒,他讓安妮亞快點吃完回到房間,而前面剛說寂寞的安妮亞,下一刻又沉浸在了食物當中。「這腰果真香~」

部長這邊,四人剛從酒吧里出來,兩小弟還在客套著費希爾,正當他們準備回去的時候,部長憑借著細致入微的觀察,感受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息。他燦燦地對著三人說道自己有東西落下了,隨后便轉身離去。

這名陌生男子,確實是盯上了費希爾·格雷,他保持在一個不遠又不近的距離,等待時機出手。正當他準備繼續觀察的時候,部長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后面。陌生男子發現部長之后,立馬就逃出了武器,然而這一切都已經晚了。

伴隨著部長一招正骨手,男子瞬間喪失攻擊力。為了不引起轟動,部長第一時間堵住了這家伙的嘴。

「你只需要回答YES和NO,首先,你是篡奪組織的人派來的嗎?」部長面不改色地問道,陌生男子起初并不打算回答,但奈何手臂傳來的疼痛感,讓他不得不回答下來。

在確認對方是哈普恩派來的刺客之后,部長當即又詢問了對方到底派出了多少人。然而刺客卻是沉默了,過了一會之后,部長直接踩斷了對方的狗腿子說道:「啊啊啊,抱歉,這無法用YES和NO回答呢。」

部長讓刺客如實招來到底來了多少人,但刺客卻是說道,他也不清楚到底來了多少,大家都是各干各的,本著捷足先登者勝的原則,只要動手過快,賞金將由獲勝者全部收下。另外還有專門販賣情報的人,將情報共享給了大家。

危險已至

刺客說出了格雷夫婦所在的房間號,部長感覺大事不妙,伴隨著一聲咔嚓聲響起,刺客就被部長扔進了海里。

回來的部長,當即抓住了費希爾的手往房間里趕去,并隨便找了一個理由,讓兩位不知情的小弟各自回房。

費希爾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部長很快就將他們的位置已經暴露的消息,說了出來,部長認為這次的計劃是組織秘密進行的,不可能泄露出來的。他詢問費希爾隱身期間有沒有和什麼外部人員進行聯系。費希爾起初覺得自己并沒有與外部人員聯系,但很快他就想起了三天前,他有給老家的父母打了一通電話。

部長一聽,當即憤怒地罵道愚不可及。費希爾解釋自己完全沒有提到有關上船的事情,但部長已經沒有時間在追究到底是怎麼泄密的了,當下最重要的,就是快點回到房間,轉移奧爾卡母子。

暗殺者們秉持著捷足先登者勝這種理念行動,對他們來說才是最為棘手的,因為沒有系統的組織,那幫家伙不用待到明天,便會動手。

房間里面,奧爾卡夫人剛剛放下睡著的孩子,她讓約兒小姐脫下禮服便可, 畢竟這個時間段,她們也不需要繼續外出,正當約兒脫下披風的時候,門外卻傳來了敲門聲。

約兒還以為是部長回來了,但門外頭并沒有說話,而是繼續在敲著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