呪術迴戰:虎媽身份分析,未必真是腦花!

呪術迴戰143話的情節無疑配得上「陰間回戰」的形容,在讀者世界的虎杖生日來臨之際,獨眼貓送給他了一個「大禮」,讓其一直非常神秘的父母登場于回憶中,但這份禮物完全不是驚喜而是驚嚇,因為回憶中的虎杖母親額頭有著清晰的縫合線,下面小編就來以呪術迴戰143話為基礎,解析一下虎杖的身世。

虎杖走馬燈

關于虎杖父母情節出現于他的走馬燈中,這段情節充分展現出了獨眼貓創作恐怖漫畫的天分。回憶中虎杖倭助父子的對話內容雖然不多,但卻提到了兩次「死」,并且「已死」和「會死」呈遞進關系,迅速營造出恐怖氣氛,隨即出現自帶陰間濾鏡的縫合線女子打斷父子對話,而她正是父子對話中恐懼源頭,驚悚感瞬間被推到極致。

短短兩頁內容,沒有任何一張血腥恐怖的畫面分鏡,但卻可以讓讀者產生毛骨悚然的感覺,獨眼貓畫完呪術迴戰真的可以考慮去創作懸疑或驚悚漫畫,他很有這方面的才華。

但表現力「陰間」,并不代表情節走向就一定那麼「陰間」。

腦花與香織

相信大部分讀者看到這段情節后的第一反應,就是「腦花在虎杖媽媽(香織)死后奪取了其肉體,和虎杖父親(仁)生下了虎杖」,小編也是如此,但仔細想想,這或許是獨眼貓有意誤導,因為種種細節表明關于虎杖父母和腦花的關系還有其他的可能性。

首先,虎杖母親(香織)頭上的縫合疤與加茂憲倫、夏油杰明顯不一樣,香織頭上的痕跡明顯已經開始愈合,根本不可能做到像夏油身體那樣拉線掀開腦殼,除非獨眼貓畫錯了,不然這個疤痕的區別必然隱藏著重要信息。

據公式書內容透露,腦花能夠使用反轉術式,但由于縫合線是「束縛」的緣故,導致腦花并不能將縫合線治愈,因此既然香織頭頂的縫合線已經愈合,就說明這具身體不再受腦花的束縛所影響,因此我們可以做一個大膽的假設——出現于虎杖回憶中的香織已經換回了自己的腦子,只是獨眼貓將她畫的太陰間導致讀者下意識覺得她是腦花。

出于某種目的,腦花以換腦的方式復活了香織,并沒有長期霸占其身體,深愛妻子的虎杖仁接受了香織的復活并不在乎其中原因,而他的父親虎杖倭助卻很警惕,在他的認知里死人不可能復活,因此他覺得現在的兒媳婦并不是香織,而是其他什麼不詳的存在,于是便出現了回憶中倭助告誡兒子要遠離「那個女人」,否則會死的情節。

倭助的遺言

無論是讀者還是虎杖,對他爺爺遺言的印象都是「你要在眾人的簇擁下死去」,但事實上遺言還有后半句——「別變成我這樣」。

倭助去世的時候身邊只有孫子悠仁,從其遺言「別變成我這樣」來看,倭助的意思似乎是自己自作自受,也就是說導致虎杖父母失蹤的根本原因有可能是爺爺倭助。

結合前文香織不是腦花的推論,我們可以繼續作出猜測,或許倭助的排斥和反對讓香織決定離開仁,因此虎杖從小便沒有關于母親的記憶,后來仁得到了關于香織的消息決定尋找妻子,結果一去不回。如果這個猜測成真的話,那虎杖的父母現在或許還健在,并且應該會在未來的故事中登場。

腦花的目的

最后我們再來聊聊這一系列猜測的基礎——腦花復活香織的原因。

在小編看來,腦花復活香織的原因就是想生孩子,他要麼是盯上了虎杖仁的血統,要麼是盯上了香織的血統,因為他們二人至少有一個是加茂憲倫或九相圖之母的后代。

脹相與虎杖存在血脈聯系,但讓他們產生血脈聯系的人不是腦花,因為腦花做不到占據別人的身體傳遞自己的基因,混入加茂憲倫的血液創造的脹相繼承的術式是加茂憲倫的赤血操術,而非腦花的「換腦」;同理,用香織身體生的孩子生物意義上的媽就是香織,而不是腦花。因此虎杖的父系或母系要麼是加茂憲倫的后代;要麼是九相圖母親的后代;要麼一個是加茂憲倫后代,一個是九相圖母親后代。

腦花想讓虎杖父母生孩子的原因,恐怕和143話的「死滅回游」有關。

在136話中,腦花就提到自己想要「創造新的人類可能性」,并「嚴選」出了很多像虎杖一樣的人,比如伏黑津美紀,將他們投入了養蠱般的游戲「死滅回游」中。而比大逃殺游戲「死滅回游」更讓人細思恐極的,是被腦花所嚴選出來的人很可能和虎杖一樣,都是在他干預下出生的「預備蠱」。

為準備「死滅回游」,腦花廣泛搜尋繼承了術師或其他天賦基因的人,并通過各種方式讓他們生下「預備蠱」,并在「預備蠱」長大確認擁有術式大腦或容器天賦后,再用咒力將其標記為「死滅回游」做準備。伏黑津美紀父親信息不明,有可能就是腦花,順平同樣沒有父親,或許他的母親也被腦花渣過,而順平在死滅回游之前就被腦花放棄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