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動畫已經播出10年了,但它的結局永遠無人知曉!

加油娜娜酱 2021/12/15 檢舉 我要評論

2011年的時候業界曾經出過一部極具影響力的動畫——《罪惡王冠》。

這麼多年過去後,哪怕劇情都被人忘得七七八八了,可祈妹的盛世美顏和那句「懷中抱妹殺,徒手拆高達」卻成了許多人年輕時因中二之火而留下的時代烙印。

然而,同樣是在2011年,有這樣一部冷到冰點的神奇動畫靜悄悄的出現,又靜悄悄的消失。

它的故事安靜又迷人,也同樣擁有「懷中抱妹殺」,只不過它的畫面卻透露著大寫的兩個字——貧窮。

這部動畫片的名字叫——

《丹特麗安的書架》

最開始吸引人們看這部動畫的並非是它的作者三雲岳鬥的名號,也未必是曾製作過《新世紀福音戰士》的公司GAINAX的名聲。

而是它唯美又幽邃到炸裂的片頭曲《Cras numquam scire》,譯名《尚未見到的明日之詩》。

歌曲用的是疑似拉丁語(一說混雜了自造語言的偽拉丁語,反正哪個我都不認識)唱的。

當那句「Lune oqui cr pos tatumn(月亮靜靜地訴說著)」唱出的一瞬間,伴隨著水紋點出的標題,你絕對不會想去跳過那個歌曲動人、(唯有)經費充足的op,以及最後的最後,那張緩緩抬起的白色小臉。

她就是這個故事的女主角——「黑之讀姬」丹特麗安。

故事背景大概發生在一戰之後,富有紳士風度的男主「修伊」是一位年紀輕輕就退伍的協約國飛行員,不過他本人更願意稱呼自己為「開飛機的」。

此番依照祖父留下的遺囑回到祖宅,並非出于悼念,只是因為遺囑中提到他必須要回去繼承祖父留下的海量藏書,以及一個名為「丹特麗安的書架」的東西。

(修·安索尼·迪斯瓦德,因為名字太長所以還是叫「修伊」吧)

並且,遺囑中還特意提到要照顧好「丹特麗安」。

修伊的祖父是個奇怪的藏書家,為藏書可以達到癡狂的程度,甚至有傳言他曾用一半領土只為換來一本書,卻也因此慘遭族人的排斥和厭惡,屬實是一個極為敗家的老爺子。

修伊懷著一點也不激動的心情回到了祖宅,當他穿過「荒山野嶺般」的庭院,走入那座「宛若廢墟般的建築」時,臉上頓時溢滿了失望之情。

倒不是說修伊本人有多貪婪,只是這祖宅寒酸得實在不像樣子。

他發現這座偌大的宅邸內幾乎是家徒四壁,僅有的幾件必備傢俱也早已積滿了厚厚的灰塵。

更重要的是,儘管書架是有不少,裡面卻找不到一本藏書。

至于「丹特麗安」這個東西,更是沒有一點蹤跡。

直到他憑藉飛行員那敏銳的偵察能力找到暗門,並進入地下室時,堆積成山的藏書將他驚得錯愕之極。

這些書籍的門類繁雜,涉獵廣泛,但最引人注目的,是書堆正中的那張扶手椅上,一名正在閱讀的纖瘦少女。

一開始,修伊還以為那只是一隻人偶。

可當少女抬起頭時,她美若天仙的臉龐竟驚得男主瞠目結舌,小說原文寫道——

「蕾絲發飾綰起一頭及腰的柔亮青絲,一雙杏圓眼眸如夜空般深沉漆黑。」

「服飾亦是一身漆黑,是一件會讓人聯想到中世紀騎士典禮的正式服裝,

無法確切的稱之為洋裝還是甲胄」

「裝飾有多層荷葉邊的蓬裙裙擺」

「包裹住身形的金屬手甲以及腰鎧,與蕾絲布料一點也不相稱」

這標準的歐洲洋裝,這唯美的清冷面容……一句話,誰會不喜歡哥特蘿莉呢!

當修伊向少女問起有關書架的事情時,少女只是冷冷地答道——

「你要找的東西不在這裡,也不存在于世界上的任何角落。」

並且她還表示,這地下室內成千上萬的藏書她都已經讀完了,現在甚至感到有點無聊。

修伊又問起了有關丹特麗安的事情,他無意地嘟囔著,還以為丹特麗安是祖父養的某只快要餓死的寵物貓時,少女卻一怒而起,用金屬靴子狠狠地朝修伊腿上踢了一腳。

也就在這時,修伊才注意到了少女胸口綁縛的那個「閃爍著暗淡光芒」的金屬箱子。

一瞬間,他甚至懷疑祖父是不是有什麼奇怪的癖好,或者做過什麼犯罪的勾當……

而少女也表明身份,她正是祖父口中提到的那位「丹特麗安」,並且此刻非常餓,想吃蘸著砂糖的烤麵包。

所以這等腹黑毒舌傲嬌又貪吃(還怕狗)的神秘哥特蘿莉,誰會不喜歡呢!

吃飯閒聊的時候,修伊的言語間難掩對此行的失望。

而丹特麗安卻告訴他,消失的書架並非不存在。

那座書架裡藏有不屬于人間力量的,禁忌的幻書,這一切的一切,都要追溯到漢朝時期的「壺中天」。

惡魔丹特麗安將許多不屬于人世的知識幻化成一本本書籍散落人間,曾有愚者為了獲取力量,四處搜集這些幻書,並妄圖將它們全數收錄在壺中天內。

然而,在這些幻書帶來智慧的同時,卻也給人們帶來了滅頂之災。

王國覆滅,朝代更迭,壺中天幾經易手,最後意外流落到了修伊祖父的手上。

祖父在世時不僅藏書,也會向外借書。

不少慕名而來的人們來到這座宅邸希望得到一些神奇的能力,唯一的條件是他們必須按時歸還。

此外,還有一部分幻書並未被收錄入壺中天。

因為幾千年來時有新的幻書誕生,而修伊作為書架的繼承者,有一定的義務將這些幻書收回。

故事就這樣順理成章地展開了,修伊與丹特麗安經歷的第一場冒險是去收回一本立體繪本。

因為拿走那部立體繪本的人,正是殺害了修伊祖父的真凶——事實上,修伊的祖父一樣是因為擁有幻書而遭人嫉妒丟了性命,不得不說是一種諷刺。

然而,當他們到達兇手家裡時,才發現那蠢笨的兇手或許是因為操作不當,意外放出了繪本裡描繪的許多怪物。

這些怪物躍出書本來到現實,在宅邸內大肆破壞,眼看就要威脅到修伊與丹特麗安的性命。

情急之下,卻見丹特麗安緩緩地開口道:

「拿出你的鑰匙,人類。」

「修·安索尼·迪斯瓦德,我說我認可你了!」

女孩口中提及的鑰匙,是修伊一直掛在脖子上的那把,丹特麗安表示自己已經認同了他,並命令他念出鑰匙上的咒文。

于是修伊依照丹特麗安的命令,緩緩地念道:

「吾問汝,汝為人乎?」

我一眼就看出來你不是人

而丹特麗安卻以一種「老嫗般嘶啞的聲音」答道:「否,吾乃天,壺中之天。」

中二度爆滿有沒有!!!

掛在妲麗安胸口的金屬箱子閃動著銀色的光芒,緊接著就是懷中抱妹殺的名場面了。

當修伊將鑰匙[插·入]箱子上的鎖孔時,丹特麗安又以美妙的聲音說道

「為您開啟封印了九十萬六百六十六冊幻書的迷宮書架,通往睿智的門扉。」

這666的數字,一看就很邪惡,就差丹特麗安的腦袋上再掛個羊頭骨了。

金屬箱子打開成一座幽暗的空洞,修伊將手探入其中,從丹特麗安的身體裡「掏出」了一本以羊皮紙捆裝的,名為《妖精之書》的古籍。

修伊念起書本上的內容,召喚出風之精靈,一番簡單的戰鬥過後,成功將怪物盡數封印,並帶回了立體繪本。

也就在這時,修伊回想起他曾見到過丹特麗安的書架,在那裡他遇見了一名被囚禁的女孩,年少的修伊曾向她發誓要將她帶出去。

就這樣,丹特麗安與修伊不斷走在尋找幻書的路上。

他們見到的幻書千奇百怪,如締結姻緣的《連理之書》,調節基因的《血統書》,美食家們的福音《至高調理冥想書》,操控地形的《山河社稷圖》等等。

此外,在這部動畫裡能夠發動幻書的不僅僅有丹特麗安與修伊二人,還有一位個性嚴肅,以毀滅幻書為使命的 焚書官,和一位喜好製作幻書搞事情的 教授

在他們身邊也同樣有相應的讀姬,分別為穿著拘束服的「銀之讀姬」芙蘭與「紅之讀姬」拉傑爾。

一個造書,一個燒書,一個藏書。

不知道三雲嶽鬥在寫這三個人時是否參照了希臘神話的命運三女神,至少他的想象力是足夠豐富了。

整體來說,以單元故事為結構的《書架》並沒有什麼太過明確的目的與主線,但每個故事的情節環環相扣,讀起來輕鬆又引人入勝。

它就像是一本略有暗黑的歐洲童話,讀者們只是跟著妲麗安與修伊一起,在尋找那些千奇百怪的幻書同時,也解決著一起起由幻書引發的事件和麻煩。

在這些旅途中,我們自會看到不同的人、不同的追求和不同的欲望。

而幻書的邪惡,也並非因它們出自惡魔丹特麗安之手。幻書只是一層包裝,一面鏡子。在它華麗的功能與恩惠之下,映射出的是人們對力量的追逐與對善惡的抉擇。

正如《至高調理冥想書》一篇中所寫的那樣,王都美食家窮盡畢生都在追尋的料理書其實一直都在身邊。

而對于妲麗安來說,那些高級的食材與卻比不過餓肚子時,陌生人送來的一份烤土豆更具幸福感。

又如《血統書》中,單純的弟弟化身猛獸出現在案發現場,並最終捨棄《血統書》,只為幫助他那高傲強勢的哥哥脫罪,實在令人唏噓。

《書架》的動畫由小說改編而來,漫畫則由阿倍野茶子負責。

只可惜,動畫只有十二集,在原著小說的基礎上改得多少有點過分。

漫畫有五卷,而小說只出到第八卷,作者就跟出版社鬧翻了……

自此《丹特麗安的書架》結局究竟是什麼,也就沒人知曉了。

不過那並不重要。

《書架》本就是一部輕小說,一杯飄著花瓣的清茶,茶水中又混雜了一點灰塵。

當你看完、讀完很久之後,某個瞬間你仍會想起修伊與妲麗安,想起小說中不自覺流露出的那份靜謐,想起烤麵包蘸砂糖的甜香,也想起《Cras numquam scire》的輕吟淺唱。

願你也能感受到這份安靜,那就足夠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