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第七話:入學前的準備,安妮亞跟約兒小姐學起了功夫!

「99.5cm」沒想到安妮亞在被領養之后沒幾天,就長高了兩毫米,服裝店上,老板娘正在幫安妮亞測量身高,定制伊甸學院的校服,佛傑以為兩毫米是尺子的誤差,但另外兩位過來人都認為小孩子就是長得特別快,所以在老板娘的建議之下,安妮亞的制服將會做得偏大一點點。

服裝定制

對于佛傑以及約爾小姐結婚這件事,老板娘還感到十分好奇,畢竟他們第一次來的時候,就好像是剛認識一般,不過約爾小姐作為老顧客,她也不會多說什麼,閑聊之際,老板娘詢問佛傑是否也是伊甸學院出身的,佛傑很謙虛地說自己是鄉下三流學校畢業出來的。

聽到這里,老板娘的臉色就開始不好起來,在她的解釋之下,伊甸學院作為東國最頂級的學府,父母是從這里畢業的與不是從這里畢業的會有所不同,也就是說學校內部,還有各種小團體。

父母不是在伊甸學院畢業的,他們娃娃的待遇可能就會比想象中要糟糕許多,另外,由于能進入伊甸學院的都是有錢人家,所以他們也容易被不良以及黑道給盯上。

聽到這句話,安妮亞也都慌了,畢竟她進入伊甸學院是為了幫助老爸完成任務,可麼說要把小命都給交上去。安妮亞害怕著說道,自己不想去伊甸學院了,老板娘最后也是安慰著她說道,雖然可能會有不好的事情,但好玩的事情也特別地多。

因為對方是老顧客,所以老板娘量完身高之后,是承諾會在第一時間就制作出來,走出服裝店,三人來到了一家餐廳,服務員說出了一大堆英文介紹這一份牛排,佛傑一聽,就知道這是p系列的暗號,看來組織有事情要聯系自己。

根據牛排上醬料的花紋,佛傑得知了具體的時間是在五天之后的D地點見面。雖然這樣的聯絡方式極其隱秘,但佛傑看著花里胡哨的牛排,心里還是有些討厭的。

五天后,佛傑在家里接到了電話,隨后他便假裝與約爾小姐說道,自己接到了一個病人需要外出工作,并且可能會很晚才回來,所以讓約爾小姐帶著安妮亞去領取服裝。

來到指定地點的黃昏,是進入到了一個拍大圖貼的小亭子,伴隨著他輸入一串密碼,照相亭立馬就變成了升降梯,將黃昏送到了地下。

工作跟進

眼前這個女子,是專門管理間諜的管理員,在見到黃昏之后,是罵罵咧咧地質問黃昏前幾天突然出現的大開銷到底是怎麼回事。而黃昏是認為這都是完成任務的必要工作,隨后更是找她報銷了這幾天購買安妮亞上學服裝以及學醫用品的費用。

管理員雖然不愿意,但為了完成任務也只能幫他報銷。在此之后她才開始說起會面的目的,是確認一下任務進行到第二階段的事情。管理員覺得以黃昏時刻做好準備的性格,也就只是走走流程,而黃昏卻是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自己最近是意外地隨緣。

伊甸學院,全校一共有2500名學生,從6歲到18歲全13學年制,在各個學科領域上,都是東國首屈一指的,而在這麼多優秀孩子當中再度挑選出來的精英,也就是被稱為「皇帝的學生」的優待生。

黃昏要想參加戴斯蒙德的懇親會,那麼讓安妮亞成為優待生也就是必要的條件,而想要成為優待生,就必須要取得八枚被稱作「星」的獎章,能夠獲得這類獎章的人,大部分都是對社會做出過突出貢獻的存在,簡單來說,就是任務難度加大了不少,在經歷了艱難的入學測試之后,黃昏還需要把安妮亞變得足夠優秀。

另外表現得十分之差的學生,則會被賦予「雷」的勛章,集滿八個就會被退學。一想要將安妮亞培養成優秀的娃,黃昏內心也是呵呵一笑,畢竟除開不安以外,他找不到任何有利的因素。

安妮亞的新衣

服裝店這邊,約爾小姐帶著安妮亞試穿了新校服,安妮亞興奮地問媽媽自己是不是很可愛,而約爾小姐也是一個勁地說可愛,兩人一唱一和,如同復讀機一般,就連老板娘都有些受不了這樣的顧客。

安妮亞是很喜歡這一套校服,所以索性就穿著離開了服裝店。來到公園,安妮亞是見到人就介紹著這是她的校服,眾人在贊嘆她可愛的同時,也流露出了羨慕的眼光,因為穿上這一身校服,就代表著她是伊甸學院的學生。

望著興奮不已的安妮亞,約爾小姐認為自己即便是假的母親,也應該為這個孩子,盡一下做母親的職責,所以在安妮亞跑回來之后,她是決定親自下廚給安妮亞,順帶讓老公也品嘗一下家的溫暖。

約爾帶著安妮亞進入超市,而不遠處幾個不良就已經盯上了他們,因為能進入伊甸學院的人非富即貴,他們是想要借此大撈一筆。

由于約爾小姐并不懂得做飯,所以想著只要將肉和菜都買一些,總能夠搗鼓出一些明堂,所以是興奮地在挑選,而安妮亞在逛膩了之后,是跑到了商場外面,不過她剛剛出門,就被不良給抓住了。

安妮亞沒想到老板娘所說的話都是真的,不過還沒等他們開始行動,帶頭的那一個人就直接倒在了地上。不良此時還仗著人多,能夠索要多一些醫藥費,但對方認為約爾不過是個保姆,是執意要脫下安妮亞的校服。

安妮亞學功夫

他們的行為可就是徹底惹怒了約爾小姐,不良剛拿起一個南瓜,準備向約爾扔去,就被約爾小姐一掌劈開,這等力道也就小壞了不良們,隨后在約爾小姐的呵斥之下,安妮亞也是順利得救。

看著滿地已經被損壞的菜,約爾小姐的心情也是低落了下來,畢竟錢也用光了,他們的晚飯也沒有了著落,而安妮亞卻是表示,自己喜歡強大帥氣的母親,并請求母親能夠教他功夫。

原本約爾小姐并不同意這件事,但安妮亞說起了伊甸學院的艱險,隨后她也是認為,自己雖然不會做飯,但只要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那就好了。

傍晚,黃昏回到家長,看到正在扎馬步揮拳的兩人,黃昏的內心變得更加不安了。

大家喜歡這一個神奇家庭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