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中5種易被誤認為血繼限界的術:迪達拉冒充有,我愛羅假裝無

在火影忍者中,血繼限界是一種非常特殊的能力,不僅各大國和忍村都非常重視,還有無數的忍者希望能夠得到血繼限界。不過,火影忍者中也有一些秘術或者能力有著堪比血繼限界的能力,甚至一度被誤認為是血繼限界。下面,我們就一起來聊一聊火影忍者中那些容易被誤認為血繼限界的秘術吧!

迪達拉的「爆遁」

在火影忍者漫畫514話中,迪達拉稱自己的忍術為「爆遁」;漫畫526話中,半藏也稱迪達拉為「爆遁小鬼」。但是,在此前的基本官方設定書中,不僅明確指出了迪達拉的起爆黏土爆炸是偷取的巖隱村秘術,還在迪達拉所使用的系列忍術標識中都標為了秘術,并沒有任何血繼限界的標識。

同時,不管是迪達拉和宇智波佐助的戰斗,還是迪達拉被穢土轉生之后被忍聯軍的三船輕松拿捏,都是因為他的起爆黏土屬性為土遁,一旦被注入克制土遁的雷遁查克拉,就會失去爆炸的功能成為啞炮。如果迪達拉的起爆黏土秘術真的是血繼限界爆遁的話,應該是具備兩種查克拉屬性的,怎麼可能被單純的雷遁查克拉克制?因此,小編覺得迪達拉說自己的忍術是爆遁,應該只是冒充自己有血繼限界。至于半藏,如果不知道迪達拉的起爆黏土會被雷遁克制的話,以為這是爆遁也是正常的。

鬼燈一族的水化之術

鬼燈一族的水化之術,是一種可以隨意將身體液化,使物理攻擊無效化的秘術。二代水影鬼燈幻月還曾經借此開發出更優秀的油化之術,鬼燈滿月和鬼燈水月對于水化之術的使用也非常熟練。如此特殊的水化之術,不可避免地會被一些人誤認為是血繼限界,但是其實水化之術只是鬼燈一族的秘術,并且這一招和迪達拉的起爆黏土一樣,也會被雷遁克制,一旦被雷遁擊中,就會變成果凍狀的特殊形態。

我愛羅的磁遁

我愛羅操控沙子的秘術是非常像血繼限界磁遁的,但是實際上我愛羅操控沙子的能力是來自于他的母親加瑠羅留下的力量,同時沙子本身也并不具備金屬那樣的磁力。事實上,不管是火影忍者漫畫原著,還是動畫原創中,都沒有提到過我愛羅擁有磁遁。但是,這并不代表我愛羅就不會磁遁了。

在第四次忍界大戰中,我愛羅在和二代水影鬼燈幻月的戰斗中,曾經控制過四代風影羅砂使用磁遁遺留下來的砂金。不僅如此,在由漫畫原作者岸本齊史參與主創的官方輕小說《我愛羅秘傳:砂塵幻想》中,明確提及了我愛羅繼承了四代風影羅砂的磁遁。相比于把自己的忍術稱之為爆遁的迪達拉,擁有磁遁卻一直不提及的我愛羅,或許是想要把磁遁作為自己的底牌吧!

小南的「紙遁」

「紙遁」是曉組織小南特有的秘術,能夠把身體瞬化為無數的紙張,不僅可以免疫物理攻擊,還不懼水火,甚至還能夠實現飛行、爆炸、偽裝、攻擊、防御等各種能力。尤其是免疫物理攻擊的能力,甚至可以規避6000億起爆符爆炸的傷害。同時,「紙遁」的偽裝能力是連萬花筒寫輪眼都沒有辦法看穿的。要不是小南的「紙遁」會被自來也用油克制,簡直可以說是要比血繼限界還好用了,也因此很多人覺得小南自己就開發出了一種新血繼限界。

但是,小南的「紙遁」實際上只是對忍具的一種特殊應用形式,并沒有改變查克拉的基本性質,只是用查克拉將忍具改造后方便使用的一種秘術,嚴格來說連遁術都算不上,更不用說是血繼限界了。同理,佐井利用墨水的超獸偽畫和我愛羅利用沙子的能力都是如此,不管有多麼強大都算不上是血繼限界。

漩渦一族的金剛封鎖

金剛封鎖是漩渦一族獨有的封印術,能夠把查克拉瞬間爆發并化作鎖鏈,就連尾獸都可以束縛。很多人都覺得金剛封鎖應該是漩渦一族的血繼限界能力,但是在官方設定書中金剛封鎖只有忍術和封印術的標識,并沒有標識血繼限界。不僅如此,漩渦一族的龐大查克拉和極強生命力也僅僅是一種可以遺傳的強大體質,并不算是血繼限界。同樣,千手一族繼承的仙人體弱化版也是如此,并不能算是血繼限界。

你還知道火影忍者中有哪些容易被誤認為是血繼限界的秘術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