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番外:安妮亞強迫父母玩過家家,弗朗基聲稱找到了真愛

「我是秘密組織「花生」的頭目奇美拉長官,你就是新來的吧?」「 是的長官,我是從水族館來的企鵝」。安妮亞在大廳里面擺弄著兩個玩偶,扮演著間諜過家家的游戲,此時的她正在與兩個玩偶進行著結拜儀式,只要他們三人一同吃下花生,那麼企鵝君也就是他們組織的一份子。

過家家游戲

安妮亞拖著黃昏從水族館贏來的企鵝,逐一介紹「基地」里面的東西,其中電視機是她收獲情報的重要地方,父親是一個什麼都辦得到的間諜精英,而母親除開很強以外,啥都不是。安妮亞很滿意地對著兩個「部下」點了點頭,黃昏雖然臉上掛了一滴汗,但似乎也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安妮亞繼續拖著企鵝,介紹了用來恢復的洗浴室以及自己的秘密房間,隨后更是把目光聚焦在了父親以及母親的房間之上。安妮亞聲稱這是這所基地最神秘的兩個地方,傳聞知曉了里面秘密的人,都已經涼涼。

而安妮亞在說完之后,是直徑走到了門前,準備打開父親的房間,因為這兩人的房間真的有不可告人的東西,所以黃昏立馬就阻止了對方,不過也正是因為黃昏的語氣過于嚴肅,安妮亞立馬就大哭了起來。

約兒小姐也直言打開父母的房間太過危險,安妮亞卻是不樂意了,她直呼討厭父親與母親,并揚言要離家出走,沒有辦法的黃昏,只能拿起玩具企鵝,假裝成玩具企鵝,繞過了基地介紹這一環節。

開始下一個任務的安妮亞,直言壞人就在二號街的點心鋪,沒有辦法的兩人也是跟著安妮亞鬼鬼祟祟地往目的地前進,這等羞恥的行為,讓得黃昏都不敢拿開眼前的企鵝君。

而安妮亞在到達目的地之后,收到點心的她也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弗蘭基的愛情

轉眼又到了休息日,情報販子弗朗基突然聯系黃昏請求見面,沒想到見面之后,這個男人卻是說道自己已經愛上了一個女人。黃昏凝視了他零點一秒之后,并沒有停止腳步,隨手賀喜之后,繼續邁步走了過去。

弗蘭基見狀是立馬攔住了黃昏,都說黃昏身為頂尖間諜,撩妹技術十分了得,即便是上一次,約兒小姐最后也是被他哄得十分開心,弗朗基是想要獲得戀愛的訣竅,但黃昏顯然并沒有興趣。最終在弗朗基免費幫他開發一顆小型錄音機,黃昏才勉強停下了腳步。

坐在咖啡廳里面,弗朗基說起了心上人的情報,此人名為莫妮卡·麥克布萊德,是五番街雪茄店的店員,除開名字以外,包括三位、喜好等一系列情報,他都已經掌握。

黃昏看著對方連人家老底都已經搜集到了,是用更加奇怪的眼神看著對方,在他看來,弗朗基就是一個跟蹤狂,雖然自己也同樣調查了約兒小姐的家底,但他那是為了工作,而弗朗基卻是認為,為了真愛,收集對方的信息是男人的天性。

黃昏認為弗朗基已經收集得很徹底,只要按照她的喜好制定計劃,抱得美人歸也是妥妥的事情,可弗朗基卻是認為術業有專攻,他的特長是搜集情報,而不是分析情報,所以在軟磨硬泡之后,黃昏也是答應了對方,根據莫妮卡小姐的喜好,制定了一個模版。

作為一晚上就能夠想到八百多個約會方案的黃昏,為弗朗基制定戀愛模版簡直不要太簡單,很快他就把方案交給了對方,根據問題,提供幾個最佳的選項,然后再這個基礎之下,所有的問題以及回答都會以樹狀分布排列,理論上弗朗基只要背好這里面的模版,然后再適當的時候運用,拿捏住對方,并不是大問題。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擁有黃昏這樣記憶力超強的腦子,弗蘭基根本記不住這麼多個選項。沒有辦法的黃昏,只能暫時偽裝成莫妮卡的模樣,來給弗蘭基模擬一下面試,雖然弗朗基嘴上嫌棄黃昏假裝,但在看到「成品」之后,卻是緊張了起來。

模擬一會之后,弗蘭基感覺自己可以了,隨后便準備直接去與莫妮卡告白,他轉頭的姿勢過于帥氣,甚至都沒讓黃昏說出模擬的結果。

卑微的弗朗基

來到雪茄店,面對莫妮卡小姐,弗朗基結結巴巴地向她問好。過了一會之后,黃昏一家三口路過,看到了路邊隨頭喪氣的弗朗基。

黃昏問他進展如何,弗朗基卻是自信地說道這事情已經穩了,只不過莫妮卡小姐因為家里煤氣沒關,所以這次也就算了。弗朗基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安妮亞還是十分懂地拍了拍他。

來到酒吧,弗朗基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內心,他認為這個世界說到底都是看臉的世界,還沒說完就被拒絕,實在是太傷人了,郁悶又不舍得花錢的他,點了最便宜的酒,不過服務員遞上的,卻是一杯昂貴的酒。

在被告知這杯酒是隔壁的先生請的時候,弗朗基才發現黃昏不知不覺坐在了他旁邊,黃昏讓約兒帶著安妮亞去玩,自己過來和弗朗基喝上兩杯。弗朗基以為黃昏是過來嘲笑他的,但黃昏卻是拿出了弗朗基之前對自己說過的話,像他們這一類人,就算交往了也一定不會順利的。

感受到來自黃昏的安慰,弗朗基雖然還是嘴硬,但也都放開了胸懷準備喝個痛快,至于競技樂園那邊,因為約兒和安妮亞的加入,畫風似乎產生了一些變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