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彌豆子可以通過藥物變回人類,為何鬼王無慘不行

鬼舞辻無慘變成鬼后具備了超越人類范疇的壽命,已經近乎不死不滅的身體,再生能力極強,在受到攻擊的同時就能瞬間恢復,即使身體被切成碎屑也能輕松完全復原,唯一的能夠消滅他的就只有太陽,因此鬼王感到無比地憋屈,在存活了千年時間里想盡辦法克服太陽的威脅,為了尋找傳說中的青色彼岸花創造了十二鬼月,但始終無法研制出克服陽光的辦法,直到彌豆子的出現,服用了珠世制作的藥物克服了陽光,也是歷史上唯一能夠在陽光下行走的鬼,這讓無慘看到了新的希望。

炭治郎的家族繼承了繼國緣一的日之呼吸法,也是唯一能夠對無慘造成傷害的最強呼吸法,所有鬼的克星,為此鬼王無慘親自出手將炭治郎一家全部斬殺殆盡,而彌豆子因為沾染了無慘的血液從而變成了鬼,但在炭治郎的幫助下,彌豆子擁有人類的部分意識,炭治郎為了讓彌豆子變回人類收集十二鬼月的血液,由珠世小姐研制出讓彌豆子變回人類的藥物,藥物研制成功后,彌豆子成功地克服了陽光。

得知彌豆子克服了陽光,鬼王無慘看到了新的希望,瘋狂地想要以吞噬彌豆子來克服陽光的威脅。無慘被珠世偷襲,并被其植入了變為人類的藥后,并沒有克服陽光,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彌豆子可以通過藥物克服陽光,并且逐漸變回了人類,鬼王無慘卻無法克服陽光,無法變回人類,甚至大幅度短縮自己的壽命,甚至變成了極其虛弱的狀態,強行被柱拖住曬了一次太陽。

無限城決戰之后,無慘將所有的意志都寄托在沾染了自己血液的炭治郎體內,希望炭治郎能夠變成新一代的鬼王,繼承自己的意志,將鬼的恐懼延續下去。炭治郎鬼化后迅速克服了陽光,并且在珠世小姐研制的藥物之下變回了人類,那麼就連繼承了無慘完整血脈力量炭治郎都能夠克服陽光,為什麼鬼王無慘卻無法做到,最終只能在太陽的暴曬下化為了灰燼了,結束了自己遺憾的一生。

珠世的藥是珠世和胡蝶忍結合炭治郎提供的【十二鬼月】和禰豆子的血研究得出來的,并且經過彌豆子的實踐是絕對有用的,但是鬼舞辻無慘作為惡鬼始祖,「惡」的本源,體內血液的邪惡程度遠遠超越了十二鬼月,比彌豆子要強大得多,而這個克服陽光、變回人類的藥物對于鬼王無慘而言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作用,強大的肉體在短時間內就獲得了抗性。或許給予珠世小姐足夠的鬼王血液,或許就能夠研制出讓無慘克服陽光的藥物。

除此之外,不管是彌豆子還是炭治郎,雖然因為沾染了無慘的血液從而變成鬼,他們始終都保持著一定人類的特性,比如彌豆子不吃人類,炭治郎瘋狂壓制無慘的意志,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只能算是半鬼,而珠世小姐的藥物就是為半鬼而研制出來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