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45:約兒成為大姐頭的護衛一同度假,然而危險即將降臨

泳池、馬戲團、游戲中心、以及大海,上船之后,安妮亞興奮地看著眼前的新鮮事物。「唧唧,這艘大船好厲害啊!是大冒險的預感。」安妮亞已經有些迫不及待,而黃昏也是說道,這好歹代表了東國威信的豪華客船,自然得氣派一些。

入住

已經被花花綠綠世界迷惑的安妮亞,開始期待豪華客房到底長什麼模樣,但在開門之后,伴隨著安妮亞一聲「哇~喔」,她當即拉黑了臉,準備往回走,并且喃喃自語道自己肯定是走錯了地方,這里是監獄,而不是客房。

黃昏一把抓住了這頑皮的瓜娃子,讓她認清事實,畢竟30達爾克就能抽中的頭等獎,能夠上船就已經超級劃算,在上船之前,他早就猜到三等艙長這個樣子。安妮亞只感覺冒險的夢想已經破滅,她躲在書桌下面,把期待留給了下次。

不過因為沒有睡過上下鋪,安妮亞很快又興奮了起來,揚言要睡上鋪。化名「往事隨風」的美男子黃昏早已喜歡了安妮亞的調皮,所以也很自然地就應了下去。

約兒小姐這邊,因為是大人物接待,所以是豪華客房,部長此時正在給奧爾卡夫人一方自我介紹。

由于害怕「隔墻有耳」,大家都沒有直接亮明身份。「你好,在下巴林特市政府第一局政策部的馬修,這邊是產業振興部的艾曼和維德斯,以及佛傑。」約兒十分客氣地向他們鞠了一躬。

奧爾卡夫人這邊,她已經徹底易容,無論是容貌還是氣質,都與照片上完全不符,此時正扮演著一家百貨公司拓展部經理的妻子夏蒂。

眾人一頓寒暄,馬修部長很快就說道:「如果需要女性的幫助,請盡情吩咐佛傑小姐。」這番話看似十分隨和,但卻是向他們交代了這一次的護衛正是約兒小姐。

費希爾看著弱不禁風的約兒小姐,不禁感到有些汗顏,畢竟他們接下來可能要面對的,是國內外實力超強的殺手,眼前這位女子,能否自保似乎都成問題的樣子。

此次客船將會在東國附近的島嶼進行三天兩夜的短途航行,這也預示著護衛的任務,任重而道遠。

產業振興部的兩位小弟,熱情地招待費希爾,很顯然,為了不讓秘密泄露出去,這兩個人并不知道事情的內幕,不過為了盡可能扮演好一位商人,他們也需要這樣「正常」的談話以及活動。

兩小弟邀請格雷一家到船上看看,但奧爾卡夫人以照看小孩子為由,并不打算走出客房,部長見格雷先生左右為難,直接讓約兒小姐留下來照看夫人。

護衛

費希爾對約兒小姐的實力抱有懷疑,雖然客房還算安全,但他并不認為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能夠在面臨突發情況之下,保護好他們母子。對于費希爾的擔憂,部長讓他放心,因為佛傑夫人,可是很強的。

許久未接到任務的約兒小姐,回想起店長所說的話,認為自己必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她開始東張西望,查看是否還有遺漏的地方沒有檢查。

奧爾卡夫人看到約兒怪異的行為,也是忍不住說道:「嚯,你果然是那邊的人呢。」經過再三檢查,這個房間并沒有發現可疑物品,約兒小姐也是打開天窗說亮話,詢問了對方是否就是奧爾卡夫人本人。

奧爾卡夫人承認了自己的身份,但為了謹慎行事,她表示并不希望在這里聽到她的名字。還沒從殺手到護衛轉變過來的約兒也意識到了自己的過失。

這時候奧爾卡夫人的娃也醒了,雖然母親模樣已經發生了極大的改變,但這娃卻依舊是認得自己的母親,這讓得奧爾卡本人都覺得相當神奇。

雖然沒有被說「你們母子長得真像而感到有些寂寞。」但在這種非常時期,這些話也都變得無所謂了。奧爾卡認為這娃,說到底還是像他的父親,約兒因為緊張,已然忘記了店長交代任務詳情所說的話,以為剛剛的費希爾是她的丈夫,還夸贊對方真是一表人才。

奧爾卡夫人也是笑著說道,費希爾只是幫派的一個普通成員,不過他也是一個好人。奧爾卡夫人的隨和,讓人感覺她并不像黑手黨的大姐頭。

面對「一無所知」的約兒,奧爾卡夫人也是知無不言,她坦言自己的丈夫和他父母兄弟都已經被害,現在就只剩下他們母子相依為命了。

不過她并沒有想著去報仇,因為奧爾卡認為,這是黑手黨難逃的宿命,生下一個孩子的她,已經疲憊,她更渴望平平淡淡的安穩生活。

夫人的請求

奧爾卡夫人這番話,讓人感慨萬千,約兒聽完之后直接呆住了,小孩聽完,更是感動得大哭起來,這讓得兩位當媽的女人感到有些無所適從。

經過奧爾卡夫人的一番安撫,娃娃才逐漸停止了哭泣。不過這時候奧爾卡也向約兒提出一個請求。

她望著外面的大海,感嘆道自從被追殺之后,她們母子一直過著東躲西藏的生活,現在她希望能夠稍微喘一口氣,自由活動一番。

約兒認為這樣做并不符合規矩,必須要得到部長的同意才可以,但奧爾卡夫人卻是覺得這只是一件小事,另外她已經變裝,殺手們根本不認識自己,最重要的一點,他們母子還有約兒保護著。

奧爾卡夫人這番話,不僅表達了自己想要透透氣的念頭,同時也是對約兒小姐實力的一種認可。

被雇主如此信任,約兒也不好拒絕對方,她當即打開門,東張西望地查看是否有可疑人員出現,奧爾卡夫人看到這一幕臉上也不禁掛了一滴汗,畢竟她這樣子更加容易讓人起懷疑。面對奧爾卡夫人的詢問,約兒只能坦白著說道,她不僅在防著敵人,還有她的家人。

約兒交代了她丈夫和女兒也在船上這件事,此時的安妮亞在甲板上催促著父親快點跟上自己,否則的話,船就要沉了。安妮亞的肆無忌憚,讓得黃昏很是頭疼。

黃昏的度假

黃昏來到大廳當中,望著富麗堂皇的裝飾,以及路過的名人,他也不禁感嘆道東國豪華游輪的氣派,不過為了以防突發情況的發生,黃昏認為應該對每個人的身份進行排查,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只要掌握了這里所有人的信息......還沒等黃昏準備展開調查。

安妮亞卻說道:「父親好像并不開心。」被安妮亞這麼一說,黃昏這才從職業病中緩過來,現在的他可是身負著名為度假的任務,為了好好完成這個任務,黃昏當即和打了雞血一般,要帶安妮亞去看表演。

8053房間里面,奧爾卡夫人十分好奇她為什麼會拖家帶口執行任務,而約兒卻是說道這是一場意外,因為老公和孩子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所以才會如此提心吊膽。

奧爾卡覺得他們住在三等艙那邊,只要避開公共區域,他們就不會見面,所以不用過于擔心,雖然話是如此,但約兒緊皺的眉頭卻是沒有一絲松懈。

奧爾卡看出了約兒十分在意她的家人,她對此感到有些疑惑,畢竟約兒與羅伊德結婚,應該是為了掩護她自己的身份,這樣說也確實沒錯,但約兒卻是喃喃自語地說道:「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奧爾卡夫人似乎在約兒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畢竟她和他的丈夫最初也并沒有感情可言,但她現在卻是愿意為了這個孩子,東躲西藏。望著再次哭泣的孩子,奧爾卡夫人當即翻開了行李箱。

寶媽套裝

再次出來時,約兒已經換上了新的套裝。小孩子望著一望無盡的大海,停止了哭泣,他指了指海的另一端,似乎有什麼話想要說下去。

約兒不明白奧爾卡夫人為什麼要她這麼打扮,而奧爾卡卻是說道,因為這樣看上去,她們就像是兩個寶媽一同出來游玩的感覺。即便是碰到了她的丈夫,不走近看的話,應當也不會被認出來。

奧爾卡夫人沐浴著陽光與海上吹拂過來的風,心情感到無比舒暢,這短暫的自由,釋放了她積壓已久的壓力。望著一望無際的海平面,她喃喃地說道「我把好多事物都拋下了......」

還沒等她繼續感嘆,娃娃卻是打起了噴嚏,看來是外面太涼了,小孩子不能呆太久,正當奧爾卡夫人抱著娃娃準備回去的時候,約兒小姐卻是站了起來說道:「我會加油的,努力保護二位,盡心竭力地完成這一次的工作!」

奧爾卡夫人望著認真的安妮亞不禁愣了一下,小娃娃似乎也聽明白了她的話,有模有樣地喊著「加唷」。

「格拉姆,這孩子的名字和我的父親一樣。」奧爾卡夫人親昵地抱著格拉姆,看來她是徹底信任了約兒小姐,并把她當成了自己的朋友來看待。

危機將至

約兒小姐十分開心地和格拉姆小朋友打招呼,奧爾卡夫人更是說道,要不要嘗試抱著格拉姆回去。雖然約兒十分開心,但潛意識還是在囑咐自己,一定要小心謹慎,以免折斷他的骨頭。

不過她剛抱過來,格拉姆就大哭了起來,看來這娃在沒有徹底熟絡之前,還是認人的。于此同時,她們離開的座位底下,顯露出了一個竊聽器。

客船上的聲音十分嘈雜,而這些聲音,全部都匯集在了一個秘密房間當中。一名男子正對著多個擴音器進行著監聽。

在眾多聲音當中,他無意間聽到了「格姆拉」這三個字,這名男子當即就對這個信號進行了調試,約兒與奧爾卡夫人在走廊說的話,很快就被他監聽了下來。

他當即從名單當中篩選出所有名叫夏蒂的客人,其中最后一名,正是奧爾卡夫人的偽裝身份,夏蒂·格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