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死神》千年血戰篇最終決戰,神技!藍染一人扮三角的表演秀

日本漫畫家久保帶人自2001年開始于《周刊少年JUMP》上連載長篇漫畫《死神》,而作為其收尾的千年血戰篇,這個篇章引發了不少的爭議性話題。但拋開這些來理解的話,其中的部分戰斗和場景刻畫也是非常到位。

今天我們來解讀一下有關千年血戰篇最終決戰的內容,因為經常會看到有部分網友對于藍染、一護、戀次的角色轉換有所誤解。

所以,這篇文章,就來說說藍染利用鏡花水月的神技,實現一人扮演三個角色的一些個細枝末節。

驚嘆!鏡花水月對抗全知全能,藍染技驚四座的表演

鏡花水月是藍染的佩刀,以催眠五感的幻覺系能力而聞名天下,它沒有附加任何攻擊方面的屬性,但發揮效果時,卻能使對手防不勝防。

友哈覺醒全知全能后,單純的攻擊能力對他幾乎是沒有任何威脅的,比如:兵主部一兵衛的不轉太殺陵、一護的天鎖斬月,這些招式的特點都是攻擊力無與倫比,但輕易之間便會被友哈破解。只有藍染的鏡花水月是個例外,即使吸收了靈王的友哈,也會被幻覺影響,原因可能是鏡花水月的上限很高,又或者血戰時期的藍染已經擁有抗衡靈王的力量,總之,全知全能會被鏡花水月所限制的是不爭的事實。

在血戰篇最后,友哈奪走了一護體內滅卻師的力量,又發動圣別回收了賦予給哈斯沃德及杰拉德的力量,再加上,星十字騎士團存活下來的人員寥寥無幾(他們死后,力量會反饋回友哈身上),這時候的友哈還吸收了靈王,可以說是處于最強時刻。

于是,友哈打算動手摧毀現世及尸魂界,他打開了通往尸魂界的穿界門,但在門另一邊迎接他的,并非全新的未來,而是藍染惣右介。

此刻,友哈與藍染的戰斗正式打響,一道黑色的靈王奔流炸起,非但沒有傷害到藍染,反而助其擺脫掉限制靈壓的特制座椅,終于可以大展身手。

從這一刻起,友哈已然被鏡花水月遮蔽了能窺破未來的雙眼。表演開始,出現在友哈身后的是趕來的一護和戀次(實際上,是藍染制造的幻覺)。

一番交手后,一護的天鎖斬月再度被友哈折損,但卻沒有徹底斷裂(因為這里的一護是藍染假扮,所以導致全知全能改變的未來發生了偏移,而并非是友哈所理解的「令人不悅的幸運」)。

接著,戀次率先出手,卻被友哈斬斷一臂(這個戀次也是藍染假扮,因此,實際斷臂受傷的是藍染)。

然后,藍染出手,一招聲勢浩大的破道之九十九五龍轉滅卻未能對友哈造成傷害,友哈告訴藍染,你的鏡花水月已經斷掉了(但其實鏡花水月產生裂痕的真正原因,是由于之前藍染扮演一護的緣故),之后,藍染被擊飛。

一護再度偷襲而至(也是藍染),被友哈識破反擊,然而友哈眼中看到的一護是斷了一條手臂的。所以,自以為看穿了鏡花水月布局的友哈得出了這樣一條結論,之前被斷臂的「戀次」其實是「一護」,因此,現在映入友哈眼中的一護才會缺少一臂。

但實際上這個結論是大錯特錯的,趕來支援的「一護和戀次」,根本從一開始就是藍染借助鏡花水月的功能偽裝的。

因此,漫畫中我們可以看到,他們三人與友哈的交手時,從來沒有同時出手過,而是像車輪戰一樣一位接著一位無縫銜接上。

原因是由于藍染要保證幻覺的真實性,他一人扮演三個角色,但每次只有一個角色是有實體支撐的,另外兩個角色是純粹的幻覺。如果他們(假一護、假戀次、藍染)同時出手卻被友哈擊中兩位或兩位以上,那麼,沒有實體的幻覺一定會被友哈看出破綻,鏡花水月也就失去效果了。

這里還存在一個問題,藍染并沒有親眼見過戀次的雙王蛇尾丸及一護的新天鎖斬月,但他制造的幻覺卻具備這兩種條件。我想是由于鏡花水月具有一定的自我彌補能力,它會利用被催眠者腦海中的認知,來補充幻覺的實際性。

文歸正題,缺少一臂的「一護」,被友哈打穿胸口,但直到這時,友哈才發覺過來,這個一護其實是藍染。而經過藍染一人扮三角的個人秀拖延時間后,真正的一護趕到,貼臉釋放月牙天沖殺死了友哈一條命,最后,就是眾人齊心協力助一護拿下友哈的人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