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最好的異世界漫畫,勇者開局就掛了,魔王還沒露臉就退場了

注意:本文有漫畫劇透。

第一次刷到《葬送的芙莉蓮》,我還挺激動,以為是一部關于異世界入殮師的漫畫,走《迷宮飯》那個路線,主題是魔法宇宙里面各種腦洞大開的喪葬習俗。

看了幾話,才發覺跟想的有些偏差。雖然日語里的「葬送」確實有「送葬」的意思,漫畫的前幾話里,主角芙莉蓮主要也是在為當年的舊伙伴料理后事,但是漫畫沒有刻意去尋求設定上的奇巧,本質上還是一場節奏相對舒緩的旅行物語。

這個調性和節奏,在漫畫的開頭表現得淋漓盡致。短短幾頁,就講述了一個光陰似箭,生死無常,愛而不得的,笑中帶淚,讓人覺得有些溫暖又有些心疼的童話故事:

勇者一行在消滅了魔王之后,精靈法師芙莉蓮許下愿望:50年后,大家再相聚,看一場半世紀流星雨。

50年對精靈只是彈指一揮間,但是對芙莉蓮心懷愛意的人類勇者已從意氣風發的英俊青年變成了禿頂老頭,看完流星雨后不久就離世了。這個時候芙莉蓮才明白,在自己眼中只是人生一瞬的討伐魔王之旅,對他人來說是多麼波瀾壯闊的冒險史詩,而自己又因為習以為常和無動于衷,在無意中錯過了多少生命中的美好。

「人生五十年,如白駒過隙」

這類作品很容易出現的問題是,畫個開頭就耗盡了作者所有的靈感和招數,三板斧完了以后,接下來就是越來越片湯的流水賬。盡管《葬送的芙莉蓮》是作者山田鐘人和阿部司第一部大眾熱門的作品,但是這部漫畫從畫工、分鏡再到故事節奏,一點都不露怯。除了精彩的大場面,每一個小鏡頭里面,隱藏的細節,也都在默默刻畫著人物的形象。

不用看很多話,就可以理解為什麼《葬送的芙莉蓮》能夠斬獲2021年「這本漫畫真厲害」大獎的男生部第二名,漫畫大獎2021的頭獎和手冢治蟲文化獎新生獎。這確實是這幾年最讓我覺得眼前一亮的作品。

故事中,芙莉蓮是明線的主角,勇者辛美爾是暗線的主角。他們兩個其實都不太適合單獨推動劇情。芙莉蓮作為長壽的精靈,不食人間煙火,做事的方式又過于殺伐決斷,很難直接讓讀者產生共鳴。而勇者辛美爾又過于偉光正、高大全,放在《羅德島戰紀》的年代都有些過于俗套,更不要說反英雄橫行的今天了。

然而,作者讓芙莉蓮重走當年和勇者一起打敗魔王的旅程,把明線的芙莉蓮和暗線的勇者辛美爾串聯在一起,使這兩個角色都變得更加有了「普通人」的味道。芙莉蓮的強大有了讀者可以理解的根基,她不再是一個活了很多歲并且莫名其妙就什麼都懂的導師角色,她的很多能力,原來也是在一次次的冒險當中學會的。

「關于我這輩子都學不會躲寶箱怪這件事」

而完美無缺,堅忍不拔的勇者辛美爾,只活在人們的回憶和傳說里,削弱了不少那種高大全主角現場表演嘴炮的尷尬感。

《葬送的芙莉蓮》里面的劇情外掛并不少,放在別的作品里,強行機械降神的味道肯定很濃。但是在這部漫畫里,由于芙莉蓮和辛美爾這種明暗線的交錯,劇情掛也讓人覺得很理所當然。這也是算是繼一拳超人和骨頭王之后,全能碾壓型主角一個讓人耳目一新的進化方式。

這些年的異世界類作品,或多或少都會受到游戲的影響。水平比較低一些的,就是直接套用MMORPG的設定,弄一套升級打怪的數值系統。《葬送的芙莉蓮》多少也帶有一些「游戲化」的劇情模式,但是在處理手法上要高明得多。

一個比較典型的例子是,有一段劇情,是芙莉蓮帶著自己的徒弟去解決當年沒能解決掉只能封印的魔王軍大將。大將當年有一招「魔法」,和阿瓦達索命一樣神擋殺神。然而當大將從沉睡中醒來,卻發現自己沒法攻破芙莉蓮徒弟的防御陣。原來大將當年的「魔法」太強力,被法師界集體研究攻破之后,現在已經變成了人人都會的「普通攻擊魔法」。

從玩家的角度來看,這就好比是在《魔獸世界》的90級年代回頭去打卡拉贊,就算穿著新版本的任務裝,也能在舊時代的煉獄里大殺四方。《葬送的芙莉蓮》把這個套路成功包裝進了奇幻的世界觀里,比那些把「70級的劍斬不了90級的官」擺在明面上的偽奇幻異世界作品,要多一些體面。

《葬送的芙莉蓮》像是《迷宮飯》 和《橫濱購物紀行》的奇妙結合,既有和前者類似的巧妙細致的世界觀設計,又有后者那種日本式的細膩和憂郁。這部漫畫在異世界的設定下,塑造出了一部關于勇者辛美爾的回憶蒸汽波,可以說是這些年異世界框架下,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一部作品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