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57:安妮亞被嘲成土鱉,三個大話精教導她不要說謊

期中假期你上哪里去玩了嗎?休假回來,學生們都在聊著自己的假期活動,一旁的安妮亞面露自信,畢竟作為幕后救世主,她可立下了汗馬功勞,這事情要是說出去,說不定自己將會立馬成為人群中最亮眼的星星。

理想與現實

帶著一臉自信的表情,安妮亞打開了教室門,在和貝琪打完招呼之后,貝琪望著膚色有些變化的安妮亞,詢問其了她假期到底去哪里玩了。安妮亞等的就是貝琪的這句話,當即說道:「說來話長,沒錯......那天安妮亞來到海上,一場潑瀾壯闊的大冒險就此拉開序幕。」

貝琪不明白安妮亞這到底是什麼人設,只見安妮亞眼神變得無比犀利,我做上了哦~豪伐客輪。

什麼!你竟然坐上了豪華客輪?貝琪和達米安大為震驚,看來安妮亞可真是上流人士中的佼佼者啊!貝琪不敢置信地說道,達米安更是從座位上跑了下來,「真的假的,你居然乘上了那艘傳說中的游輪嗎!」貝琪讓達米安趕快改變對安妮亞的看法,達米安更是嚇得只差跪地求饒。

如此完美的劇情,自然是我安妮亞的臆想,畢竟她可是時刻不忘方案B的優秀特工。安妮亞閉上眼睛,興奮地等待貝琪的反饋。然而貝琪卻是說了一句:「嗯,好普通哦~」直接給安妮亞來了一個暴擊。

理想破滅

無法接受的安妮亞當即解釋到這艘船一點都不普通,超級無敵大的那種,好像叫什麼豬豬號來著,貝琪一聽,不就是羅蕾萊公主號嗎,這個她在入學前就已經坐過了,感覺也就那樣。貝琪后面還補充道,雖然她住的是總統套房,但因為風格不盡人意,所以也就一般吧。被貝琪這麼凡爾賽,安妮亞如同萬箭穿心,畢竟自己住的,可是三等監獄。聽聞安妮亞住在三等艙,兩個小弟都忍不住嘲笑著說道,這麼丟臉的事情,怎麼還好意思說出口啊。

安妮亞是又氣又尷尬,但又不能說什麼,而兩小弟則交代了假期的節目,小瘦從小就想當太空人,所以假期都在天上飛,而小胖則是入住高級酒店,吃遍各式各樣的美食。

雖然兩小弟已經十分了不起,但這對貝琪來說,并不算什麼,因為她可是擺脫父親,把熱播劇《林特之愛》中的女演員蕾切爾邀請到了家中開派對。整個派對,有將近一百號人參加,在派對里面,又能聽到劇組拍攝的事情,幕后劇透,又能收到禮物,對貝琪來說,簡直不要太開心。

眾同學一聽連蕾切爾都請了過來,紛紛圍住了貝琪,詢問蕾切爾本人到底漂不漂亮,以及打探一下她的周邊新聞。原本設想當中自己才是人上人的安妮亞忍不住了,她重重地拍了拍桌子,想要爆出一個驚天大瓜。

安妮亞臉冒虛汗,但又一臉嚴肅地說道:「安妮亞的船上,可有一百來號不得了的家伙。」眾同學一聽,還以為又是什麼不得了的大明星。紛紛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就連貝琪都忍不住問道,難道船上也有大明星嗎?

安妮亞看到魚兒上鉤了,當即擺出了拽拽的姿態。「桀桀桀,里面貌似也有從國外來的家伙哦~」同學們都被安妮亞的話給吸引住了,你就別賣關子了。

見眾同學都那麼好奇,安妮亞嘿嘿一笑,說到:「比方說,那個......」「鎖鐮的巴納比!」安妮亞邪魅一笑,一副待會兒能嚇尿人的姿態。

放羊的小孩

同學們聽完之后,先是一愣,隨后面露震驚之色。「噠咧噶?完全沒有聽說過這號人啊。」大家紛紛對這位鎖鐮使的身份進行猜測。而安妮亞因為不能說出真相,只能繼續編造謊言。又說出了兩個捏造出來的名字。

這下同學們徹底懵,這到底是什麼啊,難不成是馬戲團成員?安妮亞下意識地說出了這些人,其實都是壞人。安妮亞的回答,可就把同學們給逗樂了,啊對對對,是不是還有加勒比海盜出現?

一名較真的同學和安妮亞說到,這種事情,根本就沒有在新聞上出現,另一個同學則認為沒必要將安妮亞的話當成是一回事。

這時候安妮亞才意識到,壞人引發的事故,早已被埋葬在了黑暗當中,如今的她,可就成為了放羊的孩子。淪為笑柄的安妮亞試圖挽回自己的形象,說道新聞當然不知道這件事,因為他們可是政府都不知曉的秘密存在。

安妮亞的話確實是實話,但這樣的話從她的口中說出來,卻是沒有一個人會相信,加上安妮亞后面還補充了一句:「他們的真實身份,其實是從海底跑上來的章魚星人」。徹底把自己弄成了小丑模樣。

安妮亞繼續訴說著她的故事,但同學們都在和貝琪套近乎,安妮亞只感覺自己被世界拋棄了,眼淚都快流了下來。

達米安三人組看著安妮亞,兩小弟認為安妮亞能夠在如此社死的環境下生存,也算得上一名勇者了,而達米安則是呆呆地在看著安妮亞,并且感嘆到,這家伙可真是百看不厭啊~

伴隨著上課鈴聲響起,老師從教室門口走了進來,原本以為這事情能夠就此告一段落,但在老師詢問同學們假期的安排后,后排的男生卻是大喊道:「老師,佛傑她在假期里面打倒了章魚星人。」

安妮亞在哄堂大笑當中,逐漸變形。

騙子教訓騙子

放學后,安妮亞意志消沉,貝琪安慰地拍了拍安妮亞的肩膀,表示自己十分懂安妮亞的感受,畢竟人這種生物,有時候會為了彰顯優越感而精心包裝自己,正是因為這種想法,才會促使我們不斷努力,成為理想中的淑女。安妮亞聽到貝琪的媽媽語錄,感到甚是欣慰。

不過喬治很快也走了過來說道:「但是說謊也要有個限度,否則的話,就會像他這樣被大家孤立。」望著喬治漸行漸遠、孤孤單單的背影,安妮亞整個人又不好了。

佛傑家這邊,尤里又蹦跶了過來,作為家里面唯二的雄性生物,黃昏和彭德都覺得尤里實在是太吵了,恨不得他立馬出門,而在這個時候,消沉的安妮亞回來了。

作為母親,約兒很快就看出來安妮亞的狀態不太對,當即詢問對方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就這樣,安妮亞向大家交代了自己在學校成為放羊的小孩這件事。黃昏詢問安妮亞為什麼要撒謊,安妮亞雖然想說這是為了B計劃,但她不能說出口,只能說道自己只是想要博得大家都關注。

作為說謊大王,黃昏認為,感情用事,說謊不打草稿,只會讓自己身敗名裂,所以想要完美地說謊,就必須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在增添細節的基礎上,還得說得十分大膽,如此才能夠讓人信服。不過作為父親,為了教育下一代,他還是說道,說謊還是不好的。

而尤里這邊,身為保安局的人,他見過了太多說謊的人,在他看來,說謊的人全部都是人渣,都是危害國家的渣子,當然,自己之所以隱藏身份,是為了姐姐,只要是為了姐姐,一切都是正義。尤里聲稱說謊的人,都是人間之屑。

隨后約兒更是跑出來說道,希望安妮亞能夠做真實的自己,畢竟只有這樣才能夠和大家友好相處。

知曉一切都瓜神安妮亞,被三個大話精教育,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場面一度陷入到了尷尬當中。安妮亞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說謊實在是糟透了,安妮亞今后再也不說謊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