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50話:黃昏為討好安妮亞費盡心機,大危機即將降臨

大清早,弗朗基就帶著彭德外出逛逛,沒想到優秀如他的情報販子,在黃昏這邊卻淪落成為了保姆,還沒睡醒的弗朗基聽著汪汪叫的彭德,忍不住大聲喊道:「我既不是寵物保姆,也不是兒童保姆好嗎,我還有很多地下工作要忙的,快把我的時間還給我。」

死灰復燃

被弗朗基這麼呵斥,彭德也消停了下來,不過在這個時候,一名年輕漂亮的女子卻是從弗朗基身后打了一聲招呼。「哇哦,好可愛的狗狗。」女孩詢問弗朗基是不是附近的住戶,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的他,當即承認自己就住在附近,在短暫的相處過后,女孩與弗朗基道別,并希望下一次還能夠遇見。

原本冷心已經有北冰洋那麼冷的弗朗基,內心似乎再度燃起了一團火。他嚴肅地對著彭德說道:「你,要不要來當我家的小孩。」

黃昏的自我安慰

黃昏這邊,因為前一天受到了嚴重的挫折,正郁悶地望著太陽從海邊升起。作為一名西國頂尖的間諜,我黃昏堪稱是六邊形戰士,無論是洞察力、判斷力亦或者是應對力,在組織當中都無可挑剔,我將這些技能全部訓練到了極致,沒想到......

黃昏的內心還沒吐槽完,他就想起了昨天安妮亞對自己的評價,是的,優秀如黃昏,也都搞不定這個實際年齡只有四歲的小孩。黃昏認為自己實在是太自大了,世界上還有著許許多多未知的事情,他不能過度依賴自己所掌握的技能以及情報。

人類恐懼的根本,來源于「未知」,包括死亡、惡靈等,只要是不了解的人和事,就會帶來恐懼,而我黃昏,作為一名間諜,并不害怕未知,黃昏認為,只要自己用正確的方式恐懼,然后再以正確的方式處理,就會像科學家們一樣,在黑暗當中找到曙光。

黃昏一個勁地在安慰自己,他認為自己必須要跨過這一道坎才行,而在黃昏心態炸裂的時候,安妮亞還在床上呼呼大睡。

部長這邊,按照原先的計劃,兩個不知情的小弟被告知招待終止,原因就是格雷先生把翔拉在了褲子上,讓得夫人感到十分失禮,所以大吵了一頓,雖然招商的事情告吹了,但作為打工仔,兩小弟卻是松了一口氣,畢竟能夠自由活動,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安妮亞醒來之后,正哼著歌唱著要繼續昨天的冒險,本著理性的觀點去分析的黃昏,也在琢磨著安妮亞歌詞中的用意。父親過度認真,讓得安妮亞感到十分不妙,安妮亞想要幫助母親,但如果說出母親有危險的話,父親一定會知道母親在和別人戰斗,安妮亞是絕對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的。

安妮亞的計謀

安妮亞認為自己必須要想辦法把父親留住,然后自己去幫助母親,他當即就讓父親去打高爾夫球,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但大人們似乎都很喜歡這一項運動。安妮亞是想趁著父親打到入迷的時間段,偷偷溜走。

然而事實卻并非如此,父親的優秀,讓得他桿桿進洞,就連周圍的同好都對此感到震驚不已,安妮亞不敢相信這麼快就結束了,而黃昏為了促進親子關系,也讓安妮亞嘗試玩這個游戲。

然而經過了10086次嘗試,安妮亞依舊一桿都打不進,氣得這娃娃血壓直線上升,黃昏讓安妮亞冷靜下來,然后擊中目標,但安妮亞此時已經著了魔,她發誓一定要打進洞才去吃午飯。

對于安妮亞的執著,黃昏覺得讓她嘗試感受成功的喜悅,也是十分重要的一件事情。

良久之后,安妮亞與黃昏來到餐廳,沒想到自己出的主意,反而是陷進了父親的陷阱,安妮亞一邊努力干飯,一邊想著下一步該怎麼辦,很快他就想到了新的對策,因為父親博才多學,所以一定很喜歡知識。安妮亞吃完飯后立馬帶著父親跑到圖書館。

然而她還是小看了黃昏先生,對于她來說是海洋一般的書籍,對黃昏來說,卻是早已看過。黃昏完全沒有沉浸在知識當中,反而是安妮亞看小人書看得十分過癮。

感覺到不對勁的安妮亞立馬又轉到了拼圖的地方,聲稱沒有父親的幫忙,安妮亞要拼好久,然而黃昏看了一眼之后,內心卻是說著兩分鐘就能搞定,安妮亞當即露出了智慧的表情,帶著黃昏去看魔術表演。

忙活了一天,黃昏自認為自己處理得還不錯,但在吃飯的時候,安妮亞卻是用對方欠了自己幾十萬的眼神看著自己。黃昏徹底不明白了,明明剛剛還玩得這麼開心,結果現在卻露出這樣的表情,黃昏不知道自己到底哪一步出錯了,但他還是極力讓自己保持冷靜,勇敢勇敢,我的黃昏。

黃昏覺得安妮亞或許已經討厭她了,亦或者是進入了叛逆期,倘若是這樣的話,佛傑家恐怕就危險了,黃昏只能裝作很淡定地問起安妮亞是不是不舒服。

聆聽完父親的內心,安妮亞也知道自己給父親添麻煩了,當即說道自己很好,也很享受這一次的冒險,只不過因為母親不在,所以安妮亞感到有些寂寞。

為了徹底讓父親安心,安妮亞還說道自己喜歡父親和母親走在一起。聽完這番話,黃昏也終于明白了安妮亞為什麼如此反常了。

畢竟她也只是一個小孩子,想媽媽了,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尤其是約兒小姐也在這艘船上。

危機四起

黃昏說道,自己會抱著被拒絕的心態去幫忙問問約兒小姐明天有沒有空,黃昏是想讓經理幫自己帶話,然后等待約兒的答復。不過待會甲板上會放煙火,說不定約兒小姐也會在那里欣賞,如果正好碰見的話,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安妮亞一聽到煙火二字,眼睛都直了,而此時甲板上,兩位陌生的男子已經來到了3016號房間的前面。

部長通過監聽,當即給約兒的房間打電話。

根據部長的交代,接應船已經準備就緒。預計4個小時后就能夠進行接觸,不過因為敵人的包圍網已經逼近這一層樓,所以他們必須盡快轉移位置。

眼鏡男這邊,他正詢問著情報男有沒有新的發現,情報男聲稱捕捉到了一個不同尋常的頻率,而且與秘密警察用的頻率不一樣,估計就是奧爾卡夫人那幫人在通訊。

得知這個消息,眼鏡男當即呼叫全體,讓他們呆在第三階段的位置繼續埋伏,等待目標的出現。

一場緊張又刺激的逃亡大作戰,就此拉開序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