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家動畫公司合力製作,它的整體水準絕對秒殺《愛死機》第二季!

加油娜娜酱 2021/11/18 檢舉 我要評論

如果要討論美國科幻的話,那《星球大戰》一定是個繞不開的話題。

這棵常青樹一樣的IP,一直都在推陳出新,活躍在全世界科幻愛好者的視野中。想當年,我第一次走進電影院,看的就是《星戰前傳:西斯的復仇》。

最近,《星球大戰》又和日本動畫業界走在了一起,共同推出了一部由9個動畫短片組成的短片集

《星球大戰:幻境》

這9個動畫短片,由7個不同的日本動畫製作公司完成,只有扳機社和科學猴雙開,其餘製作公司均只負責了1集的製作。

因此,這9部動畫短片集風格各異,即使是雙開的兩位大佬,交上來的倆作品都是各有千秋。

毫不誇張地說,這簡直就是一部日本動畫版的《愛,死亡,機器人》,考慮到它的共同主題「星戰」,也許應該叫 《絕地,西斯,光劍》

實事求是地說,這9集,集與集之間的差距還是蠻大的,整體水準看下來肯定能秒《愛死機》第二季。

和第一季比孰優孰劣就看觀眾個人口味了,我這種鐵日本動畫迷肯定還是更喜歡這部《幻境》。

《幻境》最有趣的地方,首先是一種文化上的碰撞與融合。

《星戰》屬于老牌美國IP了,光劍、X翼飛船、殲星艦都已經成了一種固定的文化符號。

把這麼一個美式的IP,交給日本動畫業界去霍霍,就產生了奇特的化學反應。

例如,《幻境》裡的大多數單集裡,都會有日本武士式的絕地/西斯武士形象。

他們拔光劍的動作,都像是在拔日本刀,有的武士甚至光劍就插在劍鞘裡。

而在兩種武士的形象融合上,做得最好的, 莫過于由神風動畫負責的第一集《決鬥》。

神風動畫這個工作室,可能大夥都不太熟悉,因為他們的主要業務不是做動畫,而是做動畫的OP、ED。

其特點是摒棄傳統的卡通渲染,轉而使用多樣化的擬真2d繪製,在cg方面充分展現出暢快淋漓的攝影技巧和精緻細膩的色光處理。

而他們的代表作,是《JOJO》系列動畫的OP、ED畫面。

《決鬥》的故事很簡單,也很日本:一個浪人武士流浪到一個村莊,遇到前來劫掠的西斯軍隊。

浪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和西斯尊主決鬥,將對方斬于劍下。

幫助了村民、報了一宿一飯之恩後,浪人又一次獨自一人踏上了旅途。

這一集大膽地採用了黑白畫面,依靠線條和陰影堆積出了恐怖的畫面信息量,宛如一部動起來的精品黑白漫。

這樣的黑白畫面,配上浪人、村民、茶店老闆等經典形象,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黑澤明的《大鏢客》、《羅生門》等電影的美術風格。

本集中唯一有上色的部分,就是光劍的血紅光芒,在黑白的背景下,兩柄揮舞的血紅光劍更顯兇險。

同時,這種強調也讓兩人精彩的過招更加清晰。

要說其中最亮眼的一幕,莫過于這招「原力空手接光劍」,這一招簡直是把東方武學的浪漫「空手接白刃」和星戰原力、光劍的設定完美融合了。

《決鬥》中的星戰元素同樣也拉滿了,帝國軍經典的四足載具在狹窄的村莊小道上橫衝直撞。

小村長請來的雇傭兵,也是星戰系列中常見的外星人、機器人組成的宇宙遊俠小隊,他們拿的武器也很符合遊俠的風格。

而浪人身邊跟的小機器人,就像是星戰經典款阿土戴了頂斗笠的模樣。

浪人最後選擇繼續流浪的原因,也很星戰—— 他的光劍顏色是紅色,其實他也曾經是西斯武士。

只是,不知出于什麼原因,他脫離組織,還成為了一名西斯獵人。

他為了救這些村民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不祥的血紅色光劍,也讓他註定無法在一個地方久留,只能四處流浪。

當然,這9集短片中也不乏「套皮怪」——將傳統的日本動畫劇情套上了星戰設定外皮給你演一遍。

這其中以扳機社做的第3集《雙子》為甚,你不要問兩個殲星艦是怎麼像連體嬰兒一樣粘一起的,也不要問為什麼帝國殲星艦裡有X翼戰鬥機。

問就是扳機給安排的!

故事主角是一對姐弟,姐姐是西斯尊主,一心想要完成自身使命,和一塊特別的凱伯水晶融合,成為究極生物,用強大的力量為整個銀河系帶來秩序。

弟弟通過原力看到了姐姐走火入魔、被力量反噬的未來,想要拯救姐姐。

于是,這弟弟就打算把水晶帶走,帶到姐姐碰不到的地方去。

兩人用原力爭搶這塊水晶,強大的姐姐搶走了一大半,塞進她自己的鎧甲裡。

她當場就暴走了,鎧甲後伸出六隻蜘蛛臂,八把紅色光劍像八根長鞭一樣舞動。

弟弟把搶到的一小半塞進自己的光劍裡,淡藍色的絕地光輝將姐姐第一輪狂暴的攻勢防了出去。

然後,全片的[高·潮]來了,為了能和暴走中的姐姐拼刀,這弟弟直接站在了X翼戰鬥機的機首,把光劍功率全開,開到斬艦刀的規模。

然後, 啟動X翼的超光速航行模式,直接拿超光速航行助推!

這一劍劈過去,直接給殲星艦幹碎了,姐姐那邊的水晶也碎掉了,可這一劍唯獨就沒把他親姐劈死,屬實是把「斬業不斬人」給玩明白了。

這玩法一看就知道是今石洋之下場嗨了,分鏡動作都充斥著一股《天元突破》和《斬服少女》的味道。

如果你是扳機社愛好者,可能會狂喜,不過,如果是星戰愛好者,看到這個崩壞的戰力可能就心情複雜了。

達斯.維德要是看到這倆徒手拆殲星艦的姐弟,怕不是連夜提死星跑路。

既然有套皮怪,當然就有本格星戰外傳類的故事,其中,我最喜歡的是扳機社做的《長者》和Production I.G做的《第九絕地》。

後者由于劇情精彩且以反轉 為大賣點,因此我就暫不劇透,只說些有趣的點。

《第九絕地》中的鑄劍師配音,是《fate》中佐佐木小次郎的聲優, 您居然不砍燕子,改行造光劍了。

《長者》的故事發生在西斯消亡很多年之後,一對絕地師徒在銀河邊境巡邏的時候,師父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邪惡原力。

他們在附近的星球降落之後,這種感覺卻消失了。

師父警覺地意識到,有可能對方也感知到了他們,並且遮蔽了自己的氣息。

星球上的人告訴他們,不久前有個老人乘飛船降落,老人獨自去了山裡。

徒弟自告奮勇去山裡找這個老人,師父則在當地人的帶領下去找那艘飛船,而那艘飛船的模樣,和他在歷史影像裡看到的西斯飛船很相似。

他剛剛提醒徒弟,徒弟就已經和這個西斯武士撞上了。

這個西斯武士雖然垂垂老矣,身手卻還是很靈活,兩柄小太刀一樣的光劍舞得風一樣流暢。

稚嫩的徒弟招架不住,被他一劍劃中胸口,可他對徒弟的命不感興趣,他只想等那個強大的師父過來和他交手。

最終,師父擊敗了這個老西斯,徒弟也及時得到救治,撿回一條命。

這個故事令人回味悠長的地方,在于其立意。

故事的最後,師徒兩人聊起那個神秘的老者。

根據他的言語,他可能是西斯武士中不在乎權勢、只在乎修行的另類,所以他才在帝國滅亡後還苟活了這麼長時間。

師父說, 打敗他的並不是自己,而是時間。

如果自己遇到的是全盛時期的老人,結果可能會大不相同。

老人練劍練了一輩子,不醉心權勢,沒有世俗欲望,只為了變強。

可是到頭來,他還是被時間打敗了,再多的訓練也無法抵抗時間在他身上刻下的衰老。

終有一天,師父也會衰老,也會失去力量,而徒弟將逐漸成長起來,從師父手裡接過接力棒。

剛剛吃癟的徒弟還有點不自信,但師父鼓勵他,只要他還沒有忘記他所受的訓練,還有一顆善良的心。

那他一定會逐漸變強,假以時日,一定會比現在的師父還要強。

這一集最漂亮的地方,就是對絕地理念的闡釋。

徒弟是年輕人,難免會有爭強好勝、好鬥的心理,他之所以主動要求去山裡,就是為了先一步和對方交手。

可他也不會墜入到追求力量的黑暗面去,因為他是善良的,他才剛剛登陸這個星球就和孩子們打成一片,察覺到危險果斷讓嚮導先走。

絕地們知道力量不是永恆,任何力量到最後都會被時間逐漸剝奪。

而他們所應該做的,就是在還有力量的時候,用這份力量保護弱小,將這份力量傳承下去。

而那個西斯武士,就是另一個極端,一生追求力量,最終竹籃打水一場空。

雖然這部《星球大戰:幻境》的單集風格千差萬別,質量也參差不齊,有讓人眼前一亮的,也有讓人索然無味的。

但是, 這樣「開盲盒」一樣的獨特觀看體驗,我認為也是這類動畫短片集的樂趣之一。

在點開下一集之前,你永遠都不知道staff們會給你準備一道怎樣的菜。

在這裡,你可以看到日本文化與星戰文化交融出的全新畫面:光劍與櫻花共舞,武士和尊主互鬥。

在這裡,你也可以看到對星戰的全新詮釋: 力量沒有永恆,帝國也不是絕對的邪惡象徵。

不管你是這些製作公司的愛好者,還是星戰的愛好者,不妨都來嘗試一下這部不一樣的星戰動畫,體會不一樣的觀影樂趣吧!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