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62話:一次襲擊改變了黃昏的命運,與弗朗基的初相識

重復一遍,東國軍隊已經越過邊境!望著濃濃的大煙,在這一天,所有人都想起被戰爭支配的恐懼。參謀還沒有意識到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咻的一聲,飛彈再次發射了過來。

這顆飛彈垂直落在了參謀的不遠處,強大到沖擊力,讓得他迅速被彈飛出去。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倒在地上的參謀,在劇痛當中緩緩爬了起來,望著前方的可樂餅店鋪,已經成為了廢墟,剛剛還和自己鬧的阿媽,如今只能見到瓦礫之下,溢出來的番茄汁。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是小孩子的參謀接受不了如此殘酷的事情,不過他很快就意識到了,并不僅僅只有可樂餅店是這樣,在自己昏迷的過程中,周圍已經徹底變成了廢墟。

而這,也就是戰爭的真正面貌。

魯文這座小鎮遭到毀滅性的重創,參謀的大腦已經陷進了宕機狀態。哀嚎聲遍地,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這一次的襲擊當中,喪失了生命,活下來的人,都在拼命地往安全的地方逃離,緊接著炮彈的爆炸聲,也將參謀從呆滯狀態給炸回到了現實當中。

」喂,小鬼,你在干嘛,還不快點避難!東國軍,打過來了!「一名好心的阿貝在逃命的時候,提醒了參謀現在的狀況。「東國?可是,不是說戰爭不會發生嗎!」參謀依舊無法接受現實。

而這個時候,母親跑了過來。「長方塊!!」

母親一把抱住了長方塊,「幸好你平安無事,在這種時候,你在干什麼呢」。感受到母親的溫暖,參謀也變回了原來的模樣。雖然受到了一些輕傷,但所幸的是,今天他戴了頭盔,否則的話,爆炸擊飛的石頭,就足以取走他的性命。黃昏用實際行動證明了,頭盔的重要性。

母親拉著長方塊,打算立即回家收拾行李,然后投靠住在基爾伯格的舅舅家。聽到這話,參謀不樂意了,因為他還要上學,另外明天還有慶典。

參謀一直惦記著與父親的約定,但這一切對于現在來說,都已經不重要了,母親一把拉住參謀。「難道你還不明白嗎!」

望著被破壞的城鎮,參謀也終于意識到了戰爭的可怕。就這樣,他最終選擇了聽話,與母親一同投靠了舅舅家。

盡管西國軍仍在繼續抵抗,東部魯文卻已經失守,阿德納首相在18日的聲明中表示......電視里面,新聞不停地在播放最新的消息,參謀獨自縮在角落,舅舅和舅媽則在安慰著媽媽。

「騙人的,大人們全是騙子。明明信誓旦旦地對我說過,戰爭壓根不可能發生,那些權威人士也說過,兩國因為什麼協議關系融洽,但戰爭還是發生了。還有爸爸也是......」

明明答應過我回來要一起逛慶典的,卻再也沒有回來。

父親杳無音訊,十有八九已經領取便當,但參謀并沒有資格怪罪父親,因為他也是騙子,他同樣騙了父親給自己10達爾克,參謀下定決心,等爸爸回來之后,他一定要如實說出真相,向他坦白一切才行。

突然感受到震動,參謀慌張地向母親跑去,母親一把抱住了參謀說道。「沒事的,不用擔心。沒事的。」

「媽媽......我想回魯文,爸爸說不定已經回到家里了,還有我好像再跟上將他們一起玩啊!」參謀的話,讓母親心如刀割,她何曾不想回去,但現實讓他們無法回去。

她無法給予兒子答復,只能緊緊抱著他。

在接下來的日子當中,參謀的生活還算過得平靜,今天又釣到了一條魚,拿來做食材的話,媽媽應該相當高興,畢竟最近肚子都已經填不飽了。參謀開心地提著今日的戰利品準備回家,然而這時候,熟悉的聲音再次出現了。

「是空襲!大家快點躲到避難所去!」發現不對勁的居民開始大喊,一旁的阿貝更是將不知所措的參謀抱了起來。「好了,小鬼,快點進去避難!」由于力氣不夠大,參謀無法掙脫阿貝的束縛。

無數尖銳、撕裂人心的慘叫聲響起,逃難的人不斷重復著「沒事的」這句話。在根本見不到地面的避難所,大家都已經亂成了一鍋粥,然而在外面稍微安靜一些受,參謀立馬就打開了出口沖了出去。「媽媽、媽媽!」參謀心亂如麻,剛剛的襲擊當中,他并不知道媽媽到底怎麼樣了。

參謀撕心裂肺地叫喊著媽媽。一路狂奔,在無數的廢墟當中,辨認出舅舅家到底在哪里。然而等到他找到住所,房子已經徹底移為平地。無法接受現實的參謀,只剩下無能咆哮。

記憶中的他,那個在廢墟中哭泣的少年,這種無助感,讓得他在那之后,不知過了多少年如同陰溝老鼠般的生活。最愛的一切被奪走,這個世界上只剩下他討厭的事物。

而這些就足以成為他拿起槍支的理由。再次出現,參謀已經是一名久經沙場的青年。

「羅蘭·施普飛,魯文出身,你真的已經達到了征兵的年齡了嗎?」回到征兵時期,教官看著羅蘭的資料問道。參謀自然是說了假話,但為了能夠參兵,他使用了這個身份。

在入伍之后,參謀將小時候運用到的計謀重新施展在了戰場之上,狠狠地給東國軍上了一課。但這樣的狀況,到底還需要持續幾年,需要堆積多少的肉體,他們才能夠見到地平線盡頭的黎明?參謀心中沒有底。

在一次游擊戰當中,不小心陷入沉思的參謀,被突如其來的聲音給嚇到了,在這種非常時期,很顯然,敵人就在附近。

參謀根據聽聲辯位,當下就找到了目標并開出了兩槍。只不過這一次參謀反而是成了描邊大師。

「哇苦哇苦,哦不對,是哇哇哇啊,等等,快住手,別開槍。」

年輕時候的弗朗基被嚇到眼淚鼻子都流了出來,他極力表現出自己人畜無害的模樣,望著弗朗基手無寸鐵的模樣,黃昏也沒有急著繼續開槍。這一場極限戰亂當中,弗朗基與參謀的相遇,悄然改變了他命運的齒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