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漫最婊女主,這部「舔狗片」竟然讓宮崎駿嫉妒?

最近聽聞《側耳傾聽》要重拍真人電影?

《側耳傾聽》里有許多動人的場景,讓它被青春愛戀動畫類型奉為圭臬。

但是《側耳傾聽》的好大家都有目共睹,所以小編今天要說的是另外一部。

正是因為它,宮崎駿產生了拍《側耳傾聽》的想法,并且承包了該片的劇本和分鏡工作。

它就是——《聽到濤聲》。

愛吉卜力的人,愛宮崎駿的人數不勝數。

但很少人看過高畑勛的《鄰居家的山田君》《歲月的童話》以及足以封神的《輝夜姬物語》。

吉卜力人才濟濟,在高和宮的雙王格局的遮天蔽日下,小導演默默無聞。

有米林宏昌、森田宏幸、望月智充...

《聽到濤聲》正是望月智充的作品,它有別于吉卜力以往的動畫風格,寫實,運用大量光與影,還是一部在電視上播放的電影。

同樣是吉卜力,卻快要被人遺忘。

還有人不喜歡女主種種渣女行為,在評論區打上一星差評。

它究竟是怎樣的一部作品?

01

 渣女和舔狗的故事?  

某個炎炎的夏日。

窮鄉僻壤的高知縣中學,突然來了一個東京的美女轉學生里伽子。

班長松野豐對她心生仰慕,把死黨杜崎拓叫來,吐露心聲。

班長對里伽子照顧有加,但里伽子卻總是對他不溫不熱。

在畢業旅游中,里伽子突然向杜崎拓借錢。

杜崎拓欣然借給了她,后來知道她是去東京見已經離異的父親。

為了保證她的安全,倆人一起去了東京。

在東京,里伽子知道父親已經與自己十分疏遠,心生苦楚,不知不覺間就和杜崎拓住在了同個賓館里。

當中,還莫名奇妙抱在了一起。

回到學校后,謠言自然就傳開了。

氣憤之下,杜崎拓跑進教室叫出里伽子,兩人在走廊里上演了瓊瑤大戲。

里伽子盛怒之下扇了杜崎拓一耳光。

杜崎拓也是吾輩楷模,立刻扇了回去。

這段場景既搞笑,又把學生時代的情感刻畫得很精細,而后續的情節又可謂狗血。

這一扇,直接扇得兩人此后都躲著對方。

一天,杜崎拓看見里伽子被人圍著欺負,躲在后面沒有出手制止,這讓里伽子非常生氣,又扇了他一次巴掌。

同樣暗戀著里伽子的班長看到后,生氣地把他揍倒在地。

可時光荏苒,漸行漸遠的三人,也終歸會重聚。

在大學同學聚會中相見,杜崎拓和班長順利解開心結。

可里伽子呢?她沒有出現,同往常一樣,她不參加任何集體活動。

后來兩人成功在月臺上相遇,雙目對視,影片結束。

如果用一個詞來概括本片的話,那就是素雅。

全片幾乎沒有什麼太大的沖突。

甚至沒有把班長和杜崎拓共同喜歡一個女生的矛盾拍得很深。

只有淡淡的,歲月靜好的感覺。

02

宮崎駿的嫉妒,小導演的執著    

1992年,高畑勛《歲月的童話》剛剛上映不久,進入了暫時息影的狀態。

宮崎駿還為《紅豬》收尾階段忙得焦頭爛額,工作室進入了一個空檔期。

制作人鈴木敏夫就想到:「干脆用這段時間培養新人」。

不要讓整個工作室太依賴宮崎駿和高畑勛,也打造年輕人主導的產品線。

望月智充便成了排頭兵,作品是由當時熱門的青春小說改編。

事實上,望月智充早就對小說改編動畫計劃已久,小說剛剛連載沒多久,望月智充就把企劃書發給了鈴木敏夫。

對于這個新作品,新人望月智充壓力很大。

每一次宮崎駿來探班,鈴木敏夫就把他攔在門外,生怕他看了之后大罵,干擾到成員們的心情。

因為這片子與以往吉卜力風格迥異。

而且主創們基本上直接用照片還原成動畫,這讓宮崎駿知道不得破口大罵。

畢竟宮崎駿的作品都是奇幻的畫面,哪有直接copy過來的呀。

在試映時,宮崎駿刻意坐在望月智充的旁邊,讓他度過了漫長的70分鐘。

看完后,宮崎駿很不滿意,并且對部分情節大加吐槽,說沒有忠實地表達人物的內心。

比如在飛機上時,男生如果喜歡女生,為什麼為什麼只專心地看報紙呢。

比如同寢一室,男生怎麼會把持得住呢?

對于這種批評,吉卜力制作人,宮崎駿多年好友鈴木敏夫覺得他是在嫉妒:

「才子其實是很耐人尋味的,輕易去認同他人的人,肯定成就不了什麼好作品的,既然生氣,那便是感受到了威脅。」

宮崎駿顯然是覺得拍得太好,高標準的他要求更加完美。

鈴木敏夫在采訪時還說,宮崎駿和高畑勛是拍不出這樣的作品的,這是年輕人才能精準把握的情感。

望月智充也出色地完成了這個任務

本片后來以日本電視臺開播40周年紀念節目名義,于1993年5月5日午后4:00~5:25在日本電視臺、電視網放映,收視率高達17.4%。

整部片子對少男少女們的情感抽絲剝繭,又不刻意煽動情緒,強調了時間的流逝,各種光與影的運用也讓影片顯得歲月靜好,讓人回憶起以前的往事,堪稱少男版的情詩。

很多細節也都讓人感動。

比如杜崎拓最后和里伽子相遇,在月臺外火車轟鳴而過,雙目觸碰的霎那,就讓人怦然心動。

03

 復古的我們,忘不掉過去    

重新談起這部片子的理由,不僅是因為《側耳傾聽》的熱點,還因為小編發現最近好像都在文藝復興。

我們懷念那時的純真,所以我們回看老片時才這麼感動。

還有一個原因是,如果這些老片不拿出來重新說說,好像會漸漸被人遺忘。

《尋夢環游記》有句臺詞是,「真正的死亡是世上沒有人再記得你。」

開頭所引用的《側耳傾聽》的導演近藤喜文是個很拼命的人,技術也很強。

連宮崎駿和高畑勛兩人都搶著他來幫忙,然而在1998年,近藤喜文積勞成疾,因主動脈夾層就去世了,其執導的《側耳傾聽》也成為了遺留在吉卜力王朝里的一顆璀璨明珠。

所以除了這些老片,那些老片背后的人,背后的時光,都值得我們留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