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年入5百萬,豪車8輛,女兒是老師,卻都不管57歲母親,真相是什麼

有句話說:「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成長。」

因為每一個已婚女人都要脫離原生家庭,進入到另一個全新的家庭中。

所以,女人需要褪去原來的身份,告別原來的環境,這其中,必然迎來蛻變。

如果不接受變化,心理一直停留在原生家庭,也必然會影響新家庭的建設。

這樣的話,很可能影響到與丈夫、子女的親密關系,給家庭生活帶來不幸。

吳莉就是這樣一個因為原生家庭,影響到婚姻生活的女人。

(吳莉)

因為年輕時長得漂亮,家里經濟條件好,她一直過著養尊處優的小姐生活。

然而,她卻嫁給了長相一般,家境貧寒的丈夫王離。

從結婚那天起,她就打心眼里看不起王離,總用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面對王離和后來的一雙兒女。

為了家庭和睦,王離一直隱忍著;

兒女們怕她,都一直刻意討好她。

結果,又養成了她在這個家里說一不二的性格。

不管是誰,只要不順她的意,她就會又作又鬧,讓全家人都不得安寧。

從結婚到現在,她是「一作到底」,直到嚴重影響到兒女們的正常家庭生活。

就像這次,她主動聯系媒體,希望曝光子女的不贍養行為。

她所說的不贍養具體是什麼情況呢?

一,兒子年入百萬,家里豪車8輛,向兒子開口要500萬贍養費,遭到拒絕。

二,女兒說給她打了50萬塊錢,她竟然半年就花光,她一口咬定女兒沒給。

遇到這樣「獅子大開口的母親」,你們怕嗎?

又有幾個兒女,可以做到年入幾百萬,可以一次給母親50萬零花錢呢?

在事情的真相還沒有清晰明朗之前,我們暫且不發表意見。

先去探一探吳莉這一行為的背后,她的「曝光」到底有幾分可信度。

吳莉今年57歲,梳著與她年紀不相符的齊劉海,頂著一頭齊肩短發。

遠距離看上去,不像個年紀近60歲的女人。

她的穿著打扮很講究,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專柜品牌。

從形象看,經濟條件應該不差。

現實情況果真如此。

她育有兩個孩子,一個兒子,一個女兒。

兒子是做電器生意的大老板 ,某個大品牌電器的當地總代理,遠近非常有名氣。

年入百萬以上,有8輛包括凱迪拉克、奔馳 、商務車等豪車。

女兒是一名老師。

一雙兒女,都很優秀。

按理來說,吳莉的生活狀況應該不會差。

但吳莉卻說,兒子雖然有錢,卻和女兒一樣,都不給她錢,不贍養她。

過年的時候,都是自己一個人過的。

沒有人來陪她,也沒有人邀請自己去他們的家里過。

(吳莉)

還是自己的哥哥看不過去,給她的兒子打電話。

沒想到,兒子直接不接電話,兒媳婦接上說這不關自己的事,讓找她兒子。

從2021年的8月份到2022年的3月份,兒子女兒斷了她的生活費,沒給她一分錢。

如今,她兜里只剩下50塊錢。

這點錢,還是她一天吃一頓飯省下來的。

但錢總會花沒的,到時候,她該怎麼辦?

這才迫不得已找媒體,讓媒體幫自己解決這個問題。

她領著記者在自己的出租屋轉了一圈,屋子里沒什麼像樣的家具,有的家具已經破破爛爛。

沒有電視,倒是擺著一臺冰箱,但她說冰箱是壞的。

一個布衣柜的柜門已經壞掉,掛著兩塊不同顏色,但看著很新鮮的布遮擋著。

她拉著其中的一塊布說,那是她撿回來的。

洗臉盆和洗澡桶全是塑料制品,都漏水了。

她用膠帶沾上,但用不了幾天又漏了。

沒辦法,她就把洗澡桶放在洗臉盆里用。

(吳莉)

就因為兒子和女兒不給贍養費,她才沒有錢置辦新東西。

家具壞掉了,只能修補一下,將就著用。

她有錢的兒子,住在小區的豪華大房里。

而她,住在寒磣的出租屋里。

吳莉邊擦眼淚邊委屈地說:「我兒子那麼有錢,卻讓她媽過這種日子。」

見她這麼大年紀,生活如此簡陋,記者心里不由得懷疑,兒子真的如吳莉說的那樣有錢嗎?

如果是真的,不用他妹妹,他一個人也能保證母親的生活質量。

那他為何如此對待生養自己的母親呢?

帶著疑問,記者跟著吳莉去找她的女兒,了解事情的真相。

到了女兒王雯雯的家里,一進門,記者就發現,她們母女之間的關系很緊張。

女兒對母親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親近之意,空氣似乎被冷漠和疏離包圍。

見女兒不說話,吳莉毫不客氣,開門見山地指責女兒不給她錢。

王雯雯不甘示弱地反駁說,自己給了,給了母親50萬。

吳莉矢口否認女兒給錢,一個勁兒地質問:

錢呢,你給我的錢呢?

你有賬本嗎?

我都有記賬,你給沒給我都記著呢。

聽聞母親不承認,王雯雯有些激動,不屑母親的說法。

她說記賬本沒用,那個可以隨便寫,自己還可以寫給了母親130萬。

記者講述到,母親說自己沒有錢吃飯,一天只吃一頓飯。

王雯雯反駁說,母親是一派胡言。

說著她拿出手機,開始查找轉賬記錄。

母親還在不依不饒地堅持說,女兒不管自己,沒有給自己錢。

翻了好久,王雯雯終于找到了。

她把手機拿給記者看,微信轉賬記錄顯示:

她于2021年8月17日,給吳莉的銀行卡轉入44萬元錢。

王雯雯說,那時,母親的銀行卡里還有5萬多塊錢,加起來有50萬多塊。

這才半年多時間,她怎麼會沒有錢呢?

說沒錢,都是她裝出來的。

吳莉一直否認女兒給過她50萬塊錢,還反問,那錢呢,你給我50萬,那錢呢?

記者告訴她,轉賬記錄上有證據證明給她轉過去了。

吳莉看沒有辦法抵賴了,只好說已經花光了。

一聽這話,記者都跟著驚訝。

50萬,可不是個小數兒,半年就花光了,到底做了什麼,能花這麼多錢?

(記者和王雯雯)

月薪13000元的普通人,差不多需要三年時間才能賺到這麼多錢。

57歲的吳莉,半年花光了普通人三年所有的工資。

面對記者的問題,吳莉躲閃著,她只口不提錢花在哪兒了。

她試圖轉移話題,一個勁兒說,以前的事,對錯都不要再提了。

她說,就從現在重新算,讓女兒再付給她贍養費。

王雯雯坦言,母親花錢很大方。

別人的父母都是怕孩子亂花錢,在吳莉這里恰好相反。

她出手闊綽,從不算計,想怎麼花就怎麼花。

母親會花17000元買一件衣服,而女兒因為生活壓力大,平時最貴的衣服都不會超過900塊。

尤其是生了小孩后,壓力更大。

但盡管如此,她還是給了母親50萬塊。

那可是女兒一家人省吃儉用攢出來的呀,能辦許多大事。

吳莉承認,自己拿50000塊錢去買衣服。

并理直氣壯地說,那是我自己的錢,愿意怎麼花就怎麼花,女兒管不著。

王雯雯有些激動地反駁母親:

你總說你的錢,你的錢,你又不工作,你又不出去賺錢,你哪里來的錢呢?

你有錢,還不都是我和哥哥給你的。

此時,吳莉絕口不提兒女以前給自己錢的事,還是要求女兒現在給她錢,給她贍養費。

王雯雯見和她說不清楚,再說下去會吵起來,借口有事要走。

但母親攔著不讓她走,她非要此時此刻和女兒做個了斷。

從十月懷胎,到養她18年,所有的費用,一次性全還給她。

兩母女各說各的,吵得不可開交。

(王雯雯和老公)

旁邊,抱著兩三歲孩子的王雯雯老公,幾次制止王雯雯,不讓她和岳母吵架。

在一片吵鬧聲中,王雯雯的丈夫悄悄對記者說:

其實,兄妹兩個對岳母都很好,一直都舍得給母親花錢。

在這50萬塊錢之前,哥哥一年給母親9萬塊錢零花。

除此之外,岳母現在住的房子,也是哥哥在付房租。

已經住了三四年了,其他的費用,也都是哥哥一直在負責。

如果女婿說的是真的,吳莉的兒子做的還是很到位的。

作為母親,如果有這樣的兒子,應該是幸福和知足的吧。

但在吳莉這里,卻一直抱怨兒子不夠孝順,女兒也不夠體貼。

在女兒家沒有拿到錢,吳莉又帶著記者來到兒子王國建的公司。

王雯雯不放心,也跟著一起過來。

吳莉見到兒子,比見到女兒更加盛氣凌人。

一張口,就讓兒子給她500萬,買斷她和兒子的母子情。

以后,她再也不會來找他要錢了。

也許在她看來,兒子是大老板 ,有自己的公司,還有自己的工廠。

他雇這麼多人,每年賺幾百萬,給她500萬,只不過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

而一臉憨厚的王國建,聽到母親的要求,只能無奈地苦笑。

(兒子王國建和吳莉)

記者可能也沒想到,吳莉竟然向兒子要500萬。

她忍不住問:「阿姨,你要這麼多錢干什麼呢?」

吳莉說,她要拿這筆錢來養老,用這些錢來買自己想買的東西。

剩下的錢她捐出去,也不留給沒良心的兒子。

吳莉認為,你贍養我,就要把你的錢都給我,你給我租房子買東西,這些不算贍養。

王國建告訴母親,即使簽了斷絕母子關系協議,法律上也是不承認的。

接連從兒子女兒那里拿不到錢,吳莉回到家里,拿出厚厚的一沓醫院檢查單子。

她說,去年拿到女兒給的錢,她就去醫院檢查了。

花了5萬多塊錢,檢查出來有十四種病,她需要錢去治病。

吳莉還哭訴,她曾經幫兒子看過孩子。

那時她向兒子要一萬三四千塊錢,兒子都不給。

如今,孫子大了,不用她了,兒子更不管她了。

在她心里,她認為自己沒有價值了,又有病,不再被需要。

(吳莉兒子王國建)

她把這些單子拿到兒子那里,告訴兒子50萬塊錢的去處。

除了醫院檢查花去7.5萬元,去年和今年買社保用去15萬元,還說兒子打了她和她的弟弟花了5萬多,還給妹妹13萬多,50萬塊錢就這樣沒了。

王國建對于母親所說的病,他直言那都是老毛病,沒有什麼大問題。

而對于母親說自己孩子大了,不讓她照看了,王國建給出另外的答案。

他說母親性格太強勢,怕孩子受她影響,才決定不用她照顧。

而王雯雯對于母親還給阿姨13萬多塊錢,持懷疑態度。

她要看母親的銀行流水單,母親卻說這都是自己的錢,不需要再去打單子。

王國建說,自己沒有不管母親,陪母親吃飯、看病,他都愿意。

他曾提議讓母親來公司吃飯,讓父親每天吃飯的時候接母親過來。

可是母親不同意,嫌棄路程遠。

嫌棄路遠的話,完全可以租到離公司近的房子里。

但是,吳莉還是不同意。

王國建說,無論他提出什麼建議,母親都不同意,只管要錢。

曾經為了要錢,母親做出了很多讓他至今想起來依舊傷心的事。

他拿出手機,給記者看了一條視訊。

原來,就在前段時間,母親為了達到自己要錢的目的,竟然在脖子上掛了一個牌子。

牌子上寫著「黑心老板,母親重病不給贍養」。

掛著這塊牌子,吳莉在兒子的公司門口大聲吵鬧。

這還不滿意,她到整個市場挨家挨戶地去控訴王國建。

不僅敗壞兒子的名聲,也損壞了兒子的商業信譽。

而且對自己的親生兒子,她還多次詛咒他活不過30幾歲。

還有更奇葩的事,她接了一盆自己的尿液,非要潑在兒子身上。

幸好那天王國建有事,沒在公司,才躲過一劫。

父母和子女之間的事情,其實是可以坐下來好好溝通解決的。

然而,吳莉卻選擇了一種最糟糕的方式。

她無視母子間的親情,隨意踐踏,傷了子女的心,也弄傷了自己。

(吳莉和兒子)

王國建坦言,他和妹妹兩個,自小就在父母的吵鬧中長大。

父母吵架幾乎是家常便飯,還經常動手。

他說:

都說家是溫馨的港灣,多數人離家會想家。

而我和妹妹卻只想逃離這個家,因為自小就沒有體會過溫暖。

說到這兒,他哽咽著說不下去了。

一個年賺百萬的大老板,忍不住在鏡頭前傷心落淚。

他說,母親不只是和父親吵,和一家人都吵,哪怕一點小事,也會吵翻天。

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很小的時候,弄丟了一把爛鍋鏟,母親就不依不饒地吵。

因為這件事,一家人都不得安寧。

吳莉聽到這些話,卻說兒子一派胡言,不承認有這樣的事。

和母親無法和諧地溝通,兄妹兩個決定和尋情節目的記者聊聊。

王國建承認,自從妹妹給了母親50萬元后,他們是沒有再給母親錢,希望這樣能控制一下母親的花銷。

但是,他怎麼也沒想到,母親會做出掛牌游街、坐在門口惡毒地詛咒他、發誓要讓他的生意做不下去的惡劣行為。

母親性格強勢,做事必須順著她,一家人必須服從她的決定。

不同意就會作鬧,這讓他和妹妹都很怕她,以至于這種做法,將親生兒女越推越遠。

(王國建和妹妹王雯雯)

這些話也勾起了王雯雯的傷心回憶。

她說自己第一次大學聯考失敗,母親不但沒有安撫她,還用很難聽的話罵她。

說她考不上大學,就得去干不正當職業。

母親這樣的說法,讓她一度非常自卑。

后來,考上大學后,靠著自學心理學,她才一點一點走出來。

她和哥哥總是想著,只要對母親好,母親就會改變 。

所以,她和哥哥在給母親花錢上面,從來沒有吝嗇過,可以說盡自己所能討好母親。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母親就是不相信他們。

王國建插話說,多年前,他想給媽媽買一件皮草。

到了店里,因為媽媽個子矮,穿不起來。

后來,只能花了9000多塊買了一件皮衣。

可是,母親穿著皮衣卻不相信是9000多塊買的。

直到她的皮衣不小心弄出兩個洞洞,她去修補。

人家一個洞要她3600塊,她才相信這件皮衣是上千塊錢買的。

也許正是因為缺乏安全感 ,她才不相信子女對她是真的好,才導致親人之間的關系如此緊張。

為了確認兄妹倆說的話是否屬實,記者撥通了吳莉房東的電話。

房東確認,房租是兒子王國建出的,每個月2600塊錢,每次都是一次性轉賬,已經交到五月份了。

房東說王國建很關心母親,對母親也很用心。

房子已經租了五年,一直都是兒子忙里忙外地負責。

明明兒子一直在負擔這些費用,她卻執意向兒子要2200萬 ,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吳莉的丈夫王離)

結婚后的吳莉強勢任性,稍不如意就叫來娘家人聲討丈夫。

她本就不滿意這段婚姻,還因為不會做農活,不會做飯,結婚沒多久就被公婆分出去住。

這也讓吳莉一直對丈夫心懷抱怨和不滿。

王離說,自己年輕的時候,家里很窮,人長得也不帥。

而吳莉家境優渥,人長得又漂亮。

婚后,吳莉一直看不起他,嘲笑他是個鄉下人,常說自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因為家境好,吳莉從小到大沒吃過苦,沒挨過餓。

即使到了現在,她的娘家兄弟姐妹也都過得很好,很有錢。

所以 ,吳莉在王離面前一直處于高高在上的姿態。

言語中全是命令,一言不合就動手*他。

不僅自己動手,一吵架就會把娘家人找來,給她撐腰。

和吳莉結婚后,王離生活的一直很壓抑,笑的時候很少。

而吳莉聽丈夫這麼說,竟然委屈地哭了。

在她看來,她才是最委屈的那個。

她說她剛結婚一個月,婆婆就和她分家了。

她根本不會做飯,也不會做農活 ,為此她吃盡了苦頭。

面對母親的執意要錢,王國建和妹妹商量后,他提議,他出錢把鄉下的房子重新翻修,讓母親回鄉下生活,丈夫王離也答應和她一起回去。

王國建覺得,或許距離,能改善他們母子之間冰冷的關系。

他也希望母親將關注度放在自己身上,過好自己的晚年生活。

(王離)

但是,他的提議立馬遭到母親的拒絕。

她不愿和丈夫生活在一起,也擔心兒女把她放在鄉下不管。

她提出自己的條件,要求兒子每月給她9000元贍養費。

并且在老家城里給她買一套房子,她才會離開。

但王國建覺得,以他對母親的了解,他擔心母親拿到贍養費后,不知什麼時候又會來鬧。

而且,這兩年王國建的生意已經沒有以前好了。

一是費用高,一年就需要一兩百萬經營費用;

二是這幾年疫情的影響,導致他已經虧了幾百萬。

所以,他沒有答應母親的要求。

記者試圖勸說吳莉,和自己的子女這樣鬧下去,對自己沒有好處。

在兒子公司鬧,兒子生意做不下去了,哪里有錢給她呢?

去女兒單位鬧,女兒工作沒了 ,那你該怎麼辦呢?

然而,吳莉根本聽不進去這些,她堅持要贍養費和房子,不然不會罷休。

因為僵持不下,最終,吳莉選擇了離開。

吳莉自小家境優越,心性很高,但卻沒有嫁給理想中的伴侶。

兩個人身份懸殊,她的內心一直覺得自己很委屈,人生很悲催。

她認為,自己就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幸福的人。

詩人說:「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因為自己深陷其中,看不清真相。

她不知道,這樣順著她的丈夫和兒女,已經是她此生的幸福。

老實本分的丈夫,雖沒什麼本事,但是處處遷就,體貼照顧她;

一雙優秀的兒女,都憑借自己的本事謀生,日子過得不錯,不需要她操心。

而且也舍得給她花錢,一出手就給父母50萬的子女真的不多。

(吳莉)

一個人不能總活在過去,日子過得是以后,不是以前。

既然結為夫妻,那就是平等關系,應該彼此尊重,互相體貼。

何況,她婚姻的錯,不是兒女造成的。

不應該將自己的不如意、不甘心,強加到子女的身上。

子女不該為父母的不幸福買單。

周國平先生曾說:「婚姻不僅僅是包容和接納對方的所有,自己也要跟著婚姻一起改變、共同成長。」

希望吳莉能放下過去的執念,心平氣和地和兒女們好好溝通,過上平和幸福的晚年生活。

看過吳莉向兒女索要贍養費的經過,你有什麼看法?

如果你遇到這樣的父母,會怎麼處理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