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2800萬買下別墅,慘遭2老人敲詐...別墅前「賬篷堵門」:先給450萬,否則不讓住

「我們是不會搬走的,除非你把這片綠地花450萬買了!」

2019年,周先生花2800萬全款買的法拍別墅,想要對其進行裝修時,突然被兩個老人攔在門口。

他們搭著賬篷,堵在周先生門口,任憑其如何協商,老人都表示,要進房子可以,先給450萬。

眼看商量無果,又不愿意鬧到法院折騰兩個老人家的周先生,心一軟,最終決定選擇退讓一步,希望老人家能看到他的態度后,自己搬走。

卻不成想,老人態度非但沒有半點松動,而且還趁周先生不在時,強行撬開周先生家的別墅,住進了院子中,這下可讓好脾氣的周先生大為惱火。

擋在周先生家別墅門口的兩位老人是誰,他們又為何要擋在別墅門前還索要巨款,最后周先生給了嗎?

一直生活在金華永康本地的周先生早就嫌家里的房子小了不夠住,一心想要換一個大點的房子,讓家里人過上舒適的生活。

周先生便在每天忙碌的時間里抽出一小部分,看看合適的房源。一次偶然的機會周先生在網上看上了一幢法拍別墅。

「我今天在網上看見了一幢別墅感覺還不錯,我想買下來。」對別墅很是滿意的周先生一下班就回家跟妻子商量起來。

周先生的妻子一聽丈夫想買別墅便說道:「別墅可不便宜,而且位置在哪啊,房子大嗎?」

「貴是貴了點,但是是在預算之內的,位置也很好,這個價還很劃算,如果錯過了,再想用這個價買一套這樣的房子那就難了,這是一套法拍房,位置是在山龍小區,還是自建的,你看看圖片。」周先生太過中意這套房子,便一個勁地提醒妻子這套房子有多好。

周先生的妻子接過手機仔細看了看,隨后說道:「要2800萬呢,但是這個價能買到那個位置的三層小別墅也是值得的,不如就買下來吧。」

見妻子也答應,周先生立馬就將房子拍了下來,并在1月份就將所有的錢都付清了。

「我們這邊想在下半年就把房子裝修裝修,所以麻煩你們把這些手續都加快處理一下吧。」周先生拍下房子之后十分興奮,想立刻就把自己的房子裝修好住進去,便催促工作人員盡快為自己辦理手續。

時間一眨眼就到了8月份,此時周先生買的別墅手續也都辦理齊全了,別墅便被交到了周先生的手里。

想要早點住進別墅的周先生,便馬不停蹄地趕往了山龍小區查看別墅的情況,準備給別墅裝修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但當周先生趕到自己買下的別墅門前時,被擋在別墅門前的藍色賬篷驚到了,為了弄清楚是誰擋在了別墅門口,周先生便走到了賬篷跟前進行查看。

他小心翼翼地從門口的綠化帶穿到了賬篷的另一邊,卻發現賬篷里有兩位老人,搞不清狀況的周先生便向兩位老人詢問道:「大伯,大娘你們為什麼要在這別墅前搭賬篷啊?」

兩位老人看著突然冒出的周先生警惕地問道:「你是誰啊,到這來干什麼,我們就是住在這賬篷里的。」

聽到兩位老人說住在賬篷里,周先生更加不能理解了,拿出別墅鑰匙說道:「可是你們的賬篷是搭在我家門口的啊,這是我剛買的房子,你們把門都擋住了。」

兩位老人聽到周先生這麼說竟直接生氣了:「這房子就算是你買走了,但這門口的綠地你又沒買走,我在綠地上搭的賬篷就不礙你什麼事,我住的是我自己家的地。」

「可是大伯,你們這是擋在了我家門口啊,你們這樣我也沒法進去,而且這片綠地不是私人的吧。」周先生面對兩位年過七旬的老人很是無奈,只好嘗試著跟他們講講道理。

賬篷里的老人也不再繞彎子,直接跟周先生亮明了身份:「這房子原本就是我們家的,是我自己建的,房子的占地面積是36坪。」

原來兩位老人是原房東的父母,老兩口在得知房子被兒子抵債之后,既生氣又傷心,不愿搬走,就買了賬篷在別墅門口住下了。

周先生在了解情況后很是無奈,雖然很同情老兩口的遭遇,但房子畢竟是自己花錢買的,兩人已經嚴重影響了周先生的生活,便跟他們進行了協商。

「大伯、大娘這房子確確實實是我花錢買的,你們在我家門口擋著也實在是不合適啊,你們就說怎麼樣才肯走。」

老兩口也不甘示弱,開口說道:「我知道法院拍給你的是36坪,就是房子的面積,但是門口的這綠地并不包含在36坪之內,那也就是說這門前的面積還是我們的,你要是想要我們搬走,就把這前面的綠地買了吧。」

「這綠地難道不是公共區域嗎,怎麼可以私人買賣?」周先生都要被老兩口的說法氣笑了,但沒辦法事情還是要解決,便硬著頭皮詢問道。

老兩口依舊堅持他們的說法: 「這就是我們的,當初的這塊地就劃分給我們家了,自然就是我們家的,你要想買下來的話也得450萬。」

周先生都要被老兩口的話驚掉了下巴:「450萬?這怎麼可能呢,算了吧,這個事我不跟你們說了,我還是找有關部門問問清楚。」

為了解決這件事情,周先生找到了小區的物業詢問了別墅門前綠地的所屬權。而小區物業也是明確地表示了綠地是屬于公共區域的,并不能進行私自拍賣。

在了解了周先生所面臨的問題之后,小區物業的工作人員也對兩位老人進行了勸阻,但都無濟于事,兩位老人依舊堅稱綠地是屬于他們的死活不愿意搬走。

周先生見事情沒有得到解決,便再次找到了老人:「小區物業的人都說了,這里是公共的區域,不能私自買賣的,現在這里是我的房子,你們是不能夠在這里搭賬篷的。」

面對周先生的苦心勸解,兩位老人還是不為所動 :「他們不知道情況,反正我們是不會走的,450萬不愿意給的話,50萬也行,再低就不行了,你要是真想讓我們搬走,就拿出220萬來。」

本來就已經花了2800萬的周先生自然不愿意再多掏220萬的冤枉錢,再次拒絕了兩位老人的請求之后,便報了警。

警察在得知情況后,也第一時間進行了調解,奈何兩位老人情緒激動,根本不聽勸告,加上兩個老人的年紀也都很大了,強行拆除賬篷也不現實。

于是每天除了物業的工作人員和民警以外,法院的人也對老人進行了勸告,但都沒有辦法將兩位老人勸走。

「不行的話就把老人的兒子找來,讓他來勸,來解決這個事情。」警察實在看不下去了便向周先生問道。

「我嘗試聯系過了,但怎麼都找不到他的信息,這房子我是從法院拍的,錢也都是交給法院的,根本沒有見過原房東。」周先生向警察解釋道。

警察面對這個情況也犯了難,又找到兩位老人詢問道:「你們的兒子呢,難道就把你們老兩口丟在這里不管嗎?」

聽到警察這麼問,兩位老人也不禁紅了眼眶,哽咽著說道: 「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他欠了債之后就沒聯系過我們,我們一開始也不知道他欠債,直到法院過來把我們的房子收走。這塊地是當初抓鬮抓到的,我就蓋了這麼一幢別墅,按照永康的規矩我把房子寫了兒子的名字,沒想到讓他給我敗了。」

老人這麼一說,周先生也有些于心不忍,不愿用強制手段趕走老兩口,只好和兩人周旋著。

「房子都講得清清楚楚的了,這全是我家的,這門前的綠地都是公共的,你們在這搭賬篷是違反法律的。」

「不管什麼法律不法律的,我們就是要這220萬,你只要給了我們,我們就馬上搬走。」老兩口怎麼都不松口,只認220萬。

「兩個老人這麼做是屬于敲詐勒索了,你有權向法院提出上訴,由法院幫你解決這個事情。」法院也給周先生提了建議,告訴他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向法院提出上訴。

但周先生心腸太軟,他不忍心折騰兩位老人還是堅持商量著解決這件事情。

當時永康的天氣十分的陰冷,還下著小雨,兩個老人的賬篷里只有簡陋的一張木板床,床上墊著幾張報紙和薄薄的一床被子,上面還搭著幾件衣服。大伯雖然身上穿得很厚實但依舊凍得瑟瑟發抖。

「兩個老人年紀也不小了,也不容易,能商量解決的事,就盡量不鬧到法庭,不去折騰兩個老人了。」

此時,法院也聯系到了老人的兒子,并將聯系方式給了周先生。拿到聯系方式的周先生第一時間給老人的兒子打了電話進行了溝通。

「你好,我是別墅的新主人,這個別墅我是在1月份就拍下了,但是八月份房子交到我手上之后,你的父母卻在別墅門口搭了一個賬篷,將別墅的門擋的嚴實地,還要求我另外再支付220萬,我希望這個事你能出面解決一下。」

電話另一頭的原房主對此也很是無奈:「自從我父母知道我把房子抵債了以后,他們就不愿意搭理我了,我們之間矛盾也挺多的,接他們來我這邊住,他們也不愿意,也不聽我的勸,執意要待在那邊,我也沒有辦法。」

老兩口的兒子也做不了他們的主,這讓著急給房子進行裝修的周先生愁壞了,更讓他沒想到的是他的一再心軟讓老兩口變本加厲,越做越過分。

當再次回到別墅的周先生,看見老兩口在自家院子里,他再也忍不住怒火,生氣了:「不讓你們在門口支賬篷,你們倒好,不僅不聽,還直接把我鎖撬了,跑到院子里來,這麼做合適嗎?」

面對周先生的質問,老兩口卻仍然是理直氣壯的態度:「現在不僅門口的綠地是我們的,連這院子也是我們的,我們還是那句話,你要是愿意出220萬買去,我們也就搬走了,你要不買,這地方還是我們的,我們就不會搬走。」

法院也一再強調周先生花2800萬買的房子以及房子所附屬的院子綠地都已經是周先生的個人財產了。

一直礙于兩位老人是特殊情況,周先生才一再讓步,但他怎麼也沒想到兩位老人竟會做出這麼過分的事情。

最終周先生忍無可忍,加上也聯系不上老人的兒子了,一氣之下便再次報了警。

永康市公安局以涉嫌毀壞他人財物的罪名,給兩位老人開具了行政處罰決定書。

為了徹底解決這件事,相關部門又找到了老兩口所在村子的書記出面進行調解。

「這房子已經是人家的了,人家一直看在你倆年紀大的份上才一再對你們做出讓步,但你們這麼做確實是過分了,警察都已經介入了,搞不好你們還要受到處罰,就趕緊搬到你兒子家去吧。」

書記語重心長地對老兩口勸說道,他也很心疼老兩口的遭遇,知道他們的不容易,但兩人的做法實在欠妥,他們兒子犯下的錯誤,實在不應該讓一個陌生人為他承擔。

老兩口在眾人的勸說下終于松了口,同意搬走,但周先生要為老兩口出66萬的安置費才行。

最終周先生也不想再跟老兩口糾纏,便付給了老兩口66萬的安置費。

一直到最后,心地善良的周先生也沒有用法律來對兩位老人的做法進行審判,不管兩位老人如何對待他,他就是生氣也依然愿意和兩位老人進行商量,所以就算吃虧,他也不愿多說什麼。那麼對于周先生和兩位老人的做法你又是怎麼看待的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