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65:達米安的母親登場!約兒成為其閨蜜?

安妮亞小姐,我要出門了,你需要買一些什麼東西嗎?周末時間,約兒如同往常一般出門采購家用。

嘴饞的安妮亞,想要回味一下之前亨利老師給的松松脆脆的茶點,畢竟那一層疊加一層,層層味道不同變化的甜點,是經過是皇帝學生出生的廚師,上十年才摸索出來的烹飪之道。只不過安妮亞只覺得好吃,并不知道到底哪里可以買。

不過一說到點心,安妮亞就想起次子這個家伙,還說過要請自己吃嘎嘣脆的糖果,結果達米安壓根就沒有給,真是個典型忘恩無義的嘎嘣脆欺詐。在安妮亞的世界里面,達米安同樣被裝上了「難友」濾鏡,在安妮亞的記憶當中,次子流著鼻涕說了請安妮亞吃嘎嘣脆糖果這件事。

約兒小姐雖然不知道該上哪里去買,但還是答應了安妮亞小姐,不過兩人的對話卻是讓彭德瑟瑟發抖,回憶起約兒小姐之前要做的晚餐,彭德認為嘎嘣脆就是自己涼了的意思。

揣著安妮亞的期望,約兒小姐開心地走下了樓梯,約兒對此感到十分高興,當初安妮亞還是因為自己的教導,才給達米安來了一拳,沒想到兩人竟然這麼快就成為了好朋友。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不打不相識?

約兒感覺這話甚是有道理,但一向謙虛的她還是認為這一定是安妮亞小姐自身的努力,作為母親,她應該更加努力才對,為此她必須要買到松松脆脆和嘎嘣脆才行。

約兒小姐左顧右盼,不知道應該走哪個方向,不過她很快就看到了不遠處閑得沒事,每天都在樓下聊天的鄰居太太。此時她們也正在聊著點心的事情。

見約兒小姐出門,兩位也十分友好地打了一個招呼,約兒起初認為太太們或許對點心鋪會有所了解,所以想要詢問一下,然而正當她準備開口的時候。

約兒卻突然驚覺,如果就這麼貿然詢問的話,說不定會被鄰居們嘲笑,居然還會有人不知道賣松松脆脆的店鋪,正常當媽的哪有人會不知道啊!

約兒越想越怕,當即轉身逃離現場,留下兩位太太一臉懵。

走在街上,約兒感嘆道自己差一點就要被鄰居告發了,街上行人熙熙攘攘,但約兒內心卻不是滋味。

「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適應正常呢?」約兒看著眼前再正常不過的光景,卻覺得自己與此格格不入。

約兒想要知道大家都是在哪里學會「正常」的,難道是從父母那里嗎?可她從小就失去了父母。

「打,打咩碟死,約兒,你不可以氣餒,為了工作,你一定要加油!」情緒低落的約兒很快就打起了精神,看來這樣的事情,她也早已習慣。說到好吃的典型,約兒認為還得看百貨商店。

走在繁華的商場里面,極度社恐的約兒小姐直接開啟了分頭術,一個人逛百貨商店,讓她感到十分緊張。

「這位小姐,要不要看一下最新上市的化妝品呢?我手頭上的這款眉很受歡迎的哦~」走在路上,推銷員很熟練地在和約爾推銷她們店鋪的產品,但被突然搭話的約兒,卻是被嚇了一跳。琳瑯滿目的商品已經讓她感到目眩。這個eyeblow的東西,難道是沖著眼珠子走下去,使其遭受打擊的意思嗎?百貨商店竟然還有賣這一方面的武器。從來不化妝,天生麗質的約兒,并不知道眉筆到底是什麼東西,不過為了表現正常,她必須要裝成知道的樣子。

「那個,我不是在找武器,而是在找賣點心的柜台......」

雖然武器這個詞說得有些奇怪,但化妝品本身也就是女生們變美的武器,所以服務員并沒有多說什麼,反而是好心提醒道,點心就在樓下。約兒在表示感謝之后又急匆匆地往樓下趕去,對于她來說,百貨商店,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實在是太可怕了,對于她來說,這里就是一個遍地陷阱的魔鏡。

「諾拉,你能不能走快一點!」走到樓梯這邊,一位戴墨鏡,裹得嚴嚴實實的婦女正催促著前面的管家。「不是,夫人,誰讓你買了這麼多東西,都已經看不到前面了。」管家顯得有些力不從心,盒子都開始微微顫抖起來,然而婦人卻是心急地讓她先走。

因為走得過急,又沒能看到前面,這名婦人一腳踩空,即將摔倒。管家露出大驚之色,因為這里是樓梯,掉下去結果將不堪設想。在他們看來是電光火石之間的事情,在約兒的這邊,卻還有驚嘆的余地。

在婦人即將摔倒的時候,約兒一個飛雷神,直接抓住了她,并通過對重心的計算,一手一腳輕易地就接下了所有灑落準備掉在地上的盒子。這一幕之帥氣,讓得婦人都驚呆了。

「您沒受傷吧?」約兒微笑著看著婦人。婦人只感覺對方如同天使,散發著熾熱的光芒,剛剛裹著的絲巾也已經掉落,婦人絕美的容顏也顯露了出來。

「斯巴拉西!」長相優雅美麗的婦人一把抓住了約兒的手感嘆道。

「你真的是太厲害了,【啪☆啪】啪的功夫,就接下了所有商品,完全不像一般人的身手。」美麗的夫人,宛若小孩一般,拉著約兒的手蹦蹦跳跳了起來。但約兒卻感覺極為不妙,因為剛剛的行為,很可能就會暴露自己的身份。

美麗的夫人繼續詢問約兒,是不是運動選手,住不住在這片街區。不知所措的約兒,只能緊張地說道,自己不過是個來買點心的人妻而已。美麗的夫人繼續詢問約兒是否有時間,能不能陪自己一下,然而約兒的任務是買點心,當下拒絕了夫人的請求。

「點心?點心的話,這里面隨便你挑,就當作是幫了我的謝禮。」夫人一聽對方是來買點心的,當下霸氣地說道,約兒也沒想到,這高過人的盒子,竟然全部都是點心。

「這位聰敏又親切的太太,懇請您遷就夫人的任性請求把,并容我就此事再次向您致謝」。管家前來助攻,讓得左右為難的約兒只好答應了下來。

等到約兒回過神來,她已經換上了青春靚麗活潑可愛的運動裝扮。約兒驚訝地問道這個裝扮到底是怎麼回事,而夫人看到約兒這般模樣也感到十分開心,沒想到這套衣服,竟然超級合約兒。

「梅琳達夫人,這位是外援嗎?」排球場上,幾位太太見到約兒也走過來詢問了一下。梅琳達當即應了下來,就這樣,約兒在稀里糊涂的情況之下,被拉過來打排球了。

聚集在這里的人,都是住在巴林特的媽媽友,她們都是一個名為「愛國婦女會」的地方自治團體,平時會展開各式各樣的活動,這項「媽媽加油吧」排球賽也是其中之一。

一旁的媽媽請求約兒助他們一臂之力,但也有的媽媽詢問對方是否打過排球,莫名其妙就加入的約兒自然沒有打過。這同樣讓其他的媽媽感到十分詫異。「難道正常人都會打嗎?」約兒對此感到十分疑惑,然而媽媽們卻說道,時下最流行的女性運動,就是打排球。

得知打排球是一項很正常的運動,約兒小姐眼神散發出了光芒。「我明白了,我試著挑戰看看!」

同伴有人擔心約兒不懂規則會出現問題,但梅琳達夫人卻是說道,這位太太的身體素質,比肩神明。在準備和約爾說規則的時候,她也詢問了約兒的名字。

正式上場,約兒已經擺好了戰斗姿態,簡單來說,排球就是在保證空中的球不落地的前提下把球打回去就可以了。

面對北區凌冽的發球,約兒瞬間使出一記上勾拳,同伴在驚訝之余,看到約兒接到了球,說道接得漂亮,然而這話剛說完,她卻瞬間疑惑了,因為這顆球,她飛得老高了!

這種高度,已經沒有人能夠接下,按理來說只能等球落下,她們隊員再打出去即可,然而約兒卻是一個彈跳,直接飛了上去。

緊接著她輕輕一拍,北區的對手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

約兒看著落地后還在不斷彈射的排球,開心地說道自己做到了,然而當她看向隊友的時候,眾人的眼睛都變成了黑豆般大小。「糟糕,這貌似是不對的樣子!」

「斯gie!小約兒,你實在是太厲害了!」梅琳達一把握住約兒的手,讓她有點不知所措。

不過一個人連續兩次接觸球,是犯規的,被補充規則,約兒也知道排球似乎并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僅限一次,僅限一次,約兒內心喃喃自語,望著排球飛了過來,約兒眼睛一睜。球場上略過無數約兒的殘影。是的,就在這里。

約兒一個高彈跳,一瞬間把排球拍飛了回去。

覺得自己拿下一分的約兒興沖沖地回頭說道:「怎麼樣,這次做對了吧!」

然而大家一致的表情,顯然已經被約兒給嚇到了,梅琳達拍了拍小約兒的后背說道,排球可不是一個人包攬全部的運動喲,剛剛那樣,同樣是犯規了。

連續犯規,約兒感到十分不好意思,梅琳達也感到有些意外,難道團隊運動,小約兒也是第一次參加嗎,這實在是太有趣了。

梅琳達讓約兒不要放在心上,自己叫約兒過來,只是想和她一起享受比賽。被梅琳達夫人的溫柔感動,約兒干勁十足:「我明白了,我會努力享受這一場比賽的!」

在接下來的比賽當中,眾人齊心協力,約兒一指彈的功夫也讓得隊友驚嘆不已,獲得分數,眾人歡呼雀躍,約兒也是第一次感受到,這就是團隊運動帶來的快樂。

不過讓約兒徹底享受這樣的比賽,屬實是為難在場的所有球員,畢竟光是球風,就足以讓對手起飛,沒控制好力度,地板甚至會直接塌陷,玩嗨了,排球更是沖出了球場,沖出了大氣層,開啟了獨自旅行的道路。

比賽過后,媽媽們換好衣服,喝著賽后甜點,雖然還是輸掉了比賽,但大家都玩得十分盡興。

約兒十分自責,畢竟他們之所以會輸,基本上都是自己違規操作。不過媽媽們都沒有怪罪約兒,因為北區的那群家伙即便是贏了,也都快被打哭了出來。

「給我來一杯皇后玫瑰花茶。」梅琳達小姐對著服務員說道,一旁的媽媽也選擇了相同的口味,約兒為了合群,也選擇了這一款花茶。細心的梅琳達這時候也發現了,小約兒,或許是會在意周圍人的類型。被梅琳達一語說中,約兒內心咯噔一聲,連忙否認。

媽媽們都客氣地和約爾拉著家常,對于結婚這事,沒有夫妻之實的她,只能尷尬地說道,她姑且是結了,至于孩子,她有一個女兒,不過也只是繼母。約兒的話多少帶點不自信,不過媽媽們卻并沒有介意,反而是認為這應該會更加辛苦。

約兒表示自己每天都過得十分開心,但作為一名母親以及一名妻子,她時常不知道怎麼做才算正確。

對于約兒的感嘆,媽媽們都笑著說道,這一點大家都一樣,即便是親生骨肉,她們有時候也不知道該如何相處,所以她們才會像這樣聚集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言的交流媽媽心得。

被媽媽們這麼一說,約兒悟了,原來不知道,就很正常。

梅琳達微笑著對小約兒說道,你要是愿意,可以多多來這里玩,畢竟愛國婦女會,并不是多麼嚴肅的組織,另外,除開排球以外,這里還有很多其他的活動。

約兒沒想到自己還能被大家接納,當即如同進入部門一般,信誓旦旦地說道:「非,非常感謝,還請允許我向各位學習!」

媽媽們都被可愛的小約兒逗笑了,不過說道學習,一旁的媽媽忍不住吐槽到,自己家的娃,已經拿了四道雷了。聽到熟悉的台詞,約兒驚了一下。「您說的雷,莫非是伊甸學園的?」媽媽桑感到有些意外:「難道你家的孩子也在伊甸學院?幾年級啦?」「一年級。」約兒感到這世界似乎太小了一些。

「哎喲,跟梅琳達夫人的孩子一個年級耶。」一旁的媽媽補充道,另一旁的媽媽也好奇地問道小約兒的孩子在幾班。約兒頓了一下,緩緩說道:「3班。」

「佛傑、佛傑......」梅琳達夫人喃喃自語,很快就她就意識到了什麼。

「哎呀呀,這可真是天下竟有如此巧合之事,說起來我還沒有正式自我介紹自己呢。」

梅琳達夫人緩緩放下茶杯說道:「我是梅琳達,梅琳達·戴斯蒙德哦~」

達米安生母正式登場,沒想到就外出買甜點這點事,竟然能與梟行動目標的妻子邂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