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以為這部動畫工期爆了,沒想到它卻交出了一份滿分的改編答卷!

這些年來,我們已經看過太多 「慘遭動畫化」的例子,許多有口皆碑的輕小說、漫畫,在動畫化之后完全沒眼看。

動畫翻車的點也是千奇百怪,最常見的是五毛經費制作,還有些動畫翻在了演出水平上,把原作中燃爆天際的橋段嗯是拍出了喜劇效果。

不過,最近卻有一部輕改動畫,卻給觀眾帶來了一個大大的驚喜。

本來大家已經做好了最差的心理準備: 它本來應該在2021年年末就完結,但最后兩集卻宣布延期到2022年3月播出。

這明顯就是工期爆炸了,令人不由得為這動畫的收尾憂心忡忡。

更重要的是,這最后兩集還包含了原作讀者們翹首以盼的橋段:一直未曾見面的男女,終于要見面了,喜聞樂見的「網戀奔現」。

如果這個橋段做垮了,整個動畫就索然無味了。

而制作組用最終堪稱滿分的成片向所有人證明, 這延期的三個月,他們確實兌現了「銳意制作中」的承諾。

這部「有幸動畫化」的幸運兒,就是——

《86-不存在的戰區》

對于原作來說,最下品的改編動畫是毀原作,中品的改編動畫忠于原作,至少可以讓原作粉絲看個樂呵,路人也能看懂。

而最上品的改編動畫,能利用動畫的媒介優勢,為原作增色,《86》的動畫便屬于這一種。

《86》這部動畫,并不是一部「高開」的動畫。相反,這部動畫剛開播時,世界觀就被吐槽成了篩子。

在故事中,作者描繪了 一個反烏托邦種族主義國家白毛共和國,白毛白膚的白系種人種生活在1-85區里,有色人種都被排擠到86區中。

86區是與機械天災「軍團」戰斗的最前線,被稱為86的有色人種被當成血肉炮灰,塞進奇怪的四足作戰機械里,與機械怪物作戰。

在1-85區里,白毛國民們接受著官方粉飾太平的宣傳,仿佛前線兇險的戰事和他們毫無關系。

軍中基本只剩下酒囊飯袋,根本沒有幾個具有指揮官素養的軍人。

被白毛國民們開除人籍的86們既沒有造反,也沒有擺爛,而是在和軍團的機械怪物們浴血奮戰。

這是他們自己選擇的: 身為人類,就應該站出來,直面與軍團的戰斗,為自己爭取生存空間。

他們看不起躲在鐵幕內的「白豬」,所以他們不允許自己也變得和那些「白豬」一樣,他們的槍口永遠對準人類的敵人——軍團。

這個理由不能說完全立不住腳,但也挺別扭的。

即使作者在盡力地去圓了,動畫制作組也盡力用bgm渲染氣氛等方式讓觀眾進入狀態,我依然只能將其當成「《86》第一公理」。

這里面的合理性經不起推敲,就跟《巨人》里的立體機動裝置和《高達》里的兩足巨型人形兵器一樣,只能姑且接受,然后看作者在此基礎上的推演。

也許,正因如此, 《86》這部動畫才呈現出「低開高走」的趨勢。

剛開始大家還會去吐槽這些「公理」,隨著劇情的推進,作者在此之上做的推演越來越多,觀眾也就習以為常了。

再加上A1在后期超神的文戲的演出,《86》這部慢熱的半年番終于完全綻放了。

作者基于這些「公理」做出的主要推演,就是對男主辛耶和女主蕾娜的塑造。

辛耶是在前線作戰的86,是身經百戰的老兵,代號「送葬者」,他既為敵人送葬,也為隊友送葬。

為了防止軍團獲取新的人腦,強化自身戰力,他會親手將那些已經沒救了的隊友射殺,一槍破壞大腦。

蕾娜是他的指揮官,也是白毛共和國里最年輕的少校。

相比軍部里其他那些酒囊飯袋,她的指揮能力過硬,同時也很重視那些從未謀面的下屬。

她知道,他們也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她也會盡力為他們爭取活下去的可能。

動畫的前半部分,是蕾娜成長的主場。剛開始的她,就像是一個除了善良之外什麼都沒有的貴族大小姐。

她為了86們的戰死而哭泣,對幸存下來的86道歉,可這樣的同情毫無用處。

而且,即使是說要把他們「當成人看」,她也從未真正地了解過他們,甚至連他們的名字都沒有主動問起。

經歷了第一次爭吵后,她和戰隊的全員聯線,即使她事先已經從辛耶那里問到了他們所有人的名字,她還是向她們中的每一人親自問了一遍。

這是人和人之間開始交往的第一步,這也是她真正開始了解86這個群體的第一步。

不過,此時她和他們之間的身份依然不對等,她還是不知道,共和國究竟把86推入了一個怎樣的死地。

在之后的交流中,她逐漸了解86所處的戰場究竟有多麼殘酷:死去的戰友殘存的大腦被軍團利用,戰場上回響著亡靈的呼喊。

她以為只要任期結束,86們就能如約退役,可是,共和國卻會把任期將盡的86派去執行無歸的調查任務。

她深知共和國已經爛到了根子里,索性也就不管什麼軍部的規則了,未經申請動用了迎擊炮,給86們遠程火力支援。

辛耶等五人也因此在最終任務中打倒了前半部分的BOSS——獲取了辛耶哥哥大腦的「牧羊人」,沖出了86區,離開了共和國的控制范圍,獲得了自由。

她也來到了他們生活過的地方,并且決定成為和他們一樣的人,直面與軍團的戰斗,追上他們五人的腳步。

動畫的后半部分,則是男主辛耶的成長主場。

前半部分的最后,辛耶將徘徊在共和國附近的「牧羊人」擊敗、徹底送走他已逝哥哥的亡靈之后,他便失去了活著的理由。

他聽了太多戰場上的亡靈呼喊,親手送走太多的隊友,自己也不知不覺間成了徘徊的亡靈。

在動畫的后半部分,辛耶等五人沖出共和國控制區后,被聯邦所救。

雖然聯邦不想讓他們這些孩子再次走上戰場,但他們卻自己選擇回去,因為,這是他們一直以來所堅持的方式。

而且,在86區這個死人堆里爬出來的他們,比多數聯邦軍人要更擅長戰斗。

然而,此時的辛耶心態已經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為他的亡兄送行后,他已經失去了活下去的理由。同時,他又看到比他更渴望活下去的戰士,因為力有不逮而戰死。

「為什麼我這種人一直活著?」他不由得產生了這樣的疑問。

和他建立羈絆的戰友,如今只剩下寥寥四人,他掛念的蕾娜少校,也生死不明。

能夠知曉軍團動向的他,很清楚共和國在不久的將來會面臨什麼命運。

他在戰斗中越來越瘋狂,仿佛是故意在死神的刀刃上起舞,試探著死神的底線。

在動畫后半部分,因為主視角給到了辛耶這邊,他人在聯邦,脫離了共和國的知覺共享聯絡范圍,因此蕾娜幾乎一直處于掉線狀態。

在86區,雖然他不自由,但至少在和蕾娜通話的時候,他會露出溫柔的表情。

到了聯邦這邊,他自由了,聯邦軍人也不讓他們去送死, 可他自己卻逐漸滑入求死的深淵。

動畫的前半部分的結尾,向觀眾展現了一個完全成長的蕾娜,只要蕾娜追上辛耶的腳步,辛耶就能從這種痛苦的狀態中解脫。

而后半部分,就是在文火慢燉觀眾的情感,讓辛耶這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在觀眾面前充分發酵。

到了最后兩集,即使不是原作讀者的觀眾,也無比期待他們倆的重逢, 因為只有這樣,辛耶才能真正地被救贖。

辛耶的這種痛苦在擊敗后半部分BOSS后達到了頂峰,這一段動畫的文戲表達就已經超神。

完成任務之后的辛耶,在幻覺中看到渾身是血的戰友對自己說謝謝,感謝他遵守諾言為他們送葬。

他自己的黑色剪影在勸他去死,獨活在世間的他,就像是被戰友們拋下的人。

制作組在渲染辛耶絕望的時候如此賣力,真到了兩人重逢時,文戲表達就變得無比克制。

就在辛耶陷入絕望時,一個殘留的軍團也盯上了幾乎已經沒有行動能力的他,仿佛是應邀來收割他生命的死神。

就在這個時候,蕾娜帶著共和國的軍隊殺到,把辛耶救了下來。

由于兩人之前并未真正見過面,一直通過知覺共享系統聯系,此時辛耶只知道這是個共和國軍官,并不知道這是蕾娜。

所以,剛開始他任由自己的戾氣爆發,對著蕾娜發泄了一大通負能量。

此時,觀眾的視角鎖在了辛耶這邊,只能聽到他的負能量語錄,蕾娜說話完全沒有聲音,只是通過機甲攝像頭的唇語識別系統呈現出文本。

直到蕾娜開始用辛耶曾經跟她說過的話來反駁現在這個一心求死的辛耶,觀眾才能聽到蕾娜的聲音。

與此同時,橫亙畫面上下方的黑幕開始逐漸變淡。 辛耶也意識到了,面前的這個人,就是蕾娜。

不過,這一次他們倆還是沒正面見著,軍團的攻擊不知趣地打斷了兩人歷史性的會面。

到了最后一集,幾乎每個觀眾都清楚,這倆人肯定要網戀奔現了,而制作組也維持了克制的風格,將奔現拖到了最后。

先以補給機器人菲多的視角,給出小隊眾人對于即將見到蕾娜的反應。

中間還夾雜著一些相關的刀子回憶畫面,緩慢累積情緒。

終于,在機器人視角里,雙方見面了,可此時的畫面卻是個模糊的遠景,只能模模糊糊看到兩排人影。

此時一片云剛好遮住陽光,他們都處于陰影下。

下個鏡頭,云開霧散,陽光普照,菲多還調整了一下攝像頭焦距,拉到了近景,觀眾才得以看清雙方的臉部特寫。

等了整整半年的重逢,終于實現了。

此時,制作組終于完全放開了,鮮見地給出了一個旋轉的鏡頭。

以蕾娜和辛耶為中心,蕾娜依次看向戰隊眾人,和他們相認,還有戰隊的倆吉祥物——補給機器人菲多和他們養的貓,也露了個臉。

每個人的眼角都是紅的,就連一向面無表情的辛耶也是如此,觀眾積攢了這麼久的情緒,也終于在此刻完全得以宣泄。

《86》開播于2021年4月,那一季同時開播的還有《電光機王》、《Vivy》、《Odd Taxi》等佳作。

對于新番來說,這可以說是一個死亡分組,慢熱的《86》自然不占優勢。

然而,在《86》完結的2022年3月,與它同期完結的2022年一月番一比,《86》這個完美的收尾簡直驚為天人。

雖然《86》稱不上神作,但是,我相信,任何看過它23集最后這幾分鐘的觀眾,都會忍不住因為這幾分鐘的重逢而去了解蕾娜和辛耶間的故事。

這樣的神級演出,絕對值得你親自去體驗,而這種努力講好一個故事的態度,也是動畫從業者致以觀眾的最美情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