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20年前的老動畫雖然重口,但卻被很多知名導演偷師

悲劇一直是各種藝術作品裡並不少見的結局,很多時候,悲劇作品也是最能打動人的。

合格的悲劇並不是刻意的黑深殘,那往往只會讓觀眾感覺心裡不舒服甚至噁心,而且過于刻意並不會深刻,只會讓故事變得太假。

無論是有著陰暗殘酷世界觀的《劍風傳奇》,還是結局讓人唏噓不已的《四月是你的謊言》,都是很好的悲劇作品。

這些作品只會讓人感受到十分現實,主角一般是因為性格或者環境走向難以逃脫的悲劇。

今天要說的這部動畫也是一部合格的悲劇,它就是——

《風箏》

少女砂羽是一位殺手,她雙親早早就被人殺死,而她則被當時查案的員警赤井收養,員警讓她殺掉一些有著煉銅傾向的惡人。

然而赤井卻一樣有著戀童癖好, 收養砂羽也是為了把她當作玩物。

砂羽在和另一位同樣被赤井控制的殺手音分利合作,一起暗殺了三個人,兩人也在這次暗殺中互相熟絡了起來。

砂羽也就在這時和音分利談話中得知,兩人都失去了家人,赤井都是他們的監護人。

砂羽也因為兩人相似的身世,覺得找到了知己,可以把一些心事說給她聽。

然而好景不長,砂羽被派了任務,這次是對付有三個保鏢的好萊塢影星,經過一番纏鬥後砂羽終于殺掉了影星,自己卻也受了傷。

可緊接著,砂羽又接到了殺掉音分利的任務,她便帶著受傷的身軀去了音分利家。

音分利並不知道砂羽的來意還給她泡了咖啡,可轉身卻看見砂羽舉著槍對著自己。音分利沒有動搖,他對著舉起槍的砂羽說, 是赤井和他的助手蟹江殺掉了砂羽全家。

砂羽卻早就知道這件事,她並沒有想殺掉音分利,只是假裝開了一槍,實則希望他活著回來,和他生活在一起。

音分利曾對赤井說過不想再當殺手,當時赤井是答應了,但要他再做最後三個任務就給他一筆能退休的錢,所以音分利打算做完這最後幾個任務就和砂羽離開。

可這次赤井看音分利沒死,便在任務上動手腳,本來音分利要殺的是個刑警,赤井卻讓蟹江騙他只是殺一個檢察官。

最後音分利經過一番激戰,再加上砂羽的幫助,他雖然殺掉了目標,但自己也挨了一槍。

音分利找到了赤井,威脅他想要不再當殺手,卻沒想到體力不支反到被赤井制住。

砂羽過來想要搭救音分利,卻一個分神被赤井和蟹江打倒,而赤井就在音分利的面前侵犯了砂羽, 赤井的變態心理讓他在看到別人痛苦時才感到滿足。

赤井以為,砂羽只是遵從自己的意願,所謂的救音分利,在音分利面前演戲而已,卻沒想到砂羽早就謀劃著復仇,她先在自己的家門口殺掉了蟹江;又在赤井以為是音分利復仇的時候,殺掉了他。

然而故事並沒有到這裡結束,在侵犯砂羽之後,赤井曾提到過要找人取代音分利, 這個人就是赤井家門口的一個小孩。

音分利和砂羽已經住在一起,一次音分利去附近的超市買了貓糧,就在回家的時候,被那個小孩一槍擊倒,這個故事告訴我們,養貓的人壽命都短,不如養狗。

故事在這裡採用了開放式結局,最後動畫裡只是能隱約聽到有腳步聲,卻不知道到底是音分利還是那個殺手小孩的。

動畫裡另一個細節,也讓音分利是否死亡變得撲朔迷離,動畫裡殺手們用的槍有兩個模式,一般槍上亮黃燈代表打出能在人體內爆炸的子彈,槍上亮藍燈代表普通子彈。

小孩殺手殺音分利的時候,導演特意給她的槍一個特寫,上面亮著藍燈,代表她用的是一種普通的子彈,所以音分利的傷不一定致命。

音分利是死是活,那個腳步聲到底是誰的,觀眾永遠也無法知道了。

除了結局的復雜之外,《風箏》在伏筆的設置也十分不錯。一開始動畫裡就有過音分利和赤井家門口的那個殺手小孩偶遇的劇情。

兩個小孩打籃球,球撞在積雨濺了音分利一身水,音分利惡作劇一樣打爆了那個小孩的一個球。

這個情節看似毫無必要,但最後觀眾才知道那個小孩也是個殺手。

這樣的伏筆設置讓動畫劇情顯得更復雜,也讓音分利的悲劇命運不那麼突兀,早在前文就埋下種子。

當然《風箏》不只是劇情很牛,在搞顏色,啊不,在視聽語言上,也是一絕。比如著名導演昆汀,就十分推崇《風箏》。

在他執導殺死比爾的時候,就讓栗山千明照著砂羽來演女殺手,估計搞的栗山千明心裡默念了一百遍四齋蒸鵝心。

《風箏》裡很多鏡頭,堪稱是暴力美學的典范。

比如捷運裡音分利和刑警的戰鬥,導演就把音樂用的恰到好處,在音分利用爆炸吸引刑警注意力時,音樂是停的。

到了兩人互相拔槍對轟時,快節奏的爵士樂又放了起來,可能梅津泰臣跟渡邊信一郎用了一台音響。

而在刑警失去目標,找不到音分利的時候,原先快節奏的爵士樂換成一段空靈甚至有點驚悚的音樂。

在鏡頭上,梅津泰臣用了很快速的剪切,各種角度的鏡頭目不暇接。在兩人打鬥最激烈的時候,梅津泰臣從兩人的一側拍到了另一側,各種變換的角度讓觀眾能體會到槍戰的激烈。

除了這場戲之外,音分利去威脅赤井的那段鏡頭同樣很贊。一開始是赤井正在洗手,他頭上的燈泡忽亮忽暗。

這個燈泡在兩人打鬥時,也是時亮時暗,讓觀眾一時之間分不清到底誰贏了,好像坐跳樓機一樣,心情忽上忽下,不過你看完這篇文章就知道誰贏了。

當然,這部動畫並不只是打鬥場面的鏡頭語言才用的好, 在很多文戲上,導演仍然很會用鏡頭語言。

比如在砂羽和音分利初次見面時,導演用窗戶加上陽光照射的陰影,把兩人隔開,體現了兩人此時還不完全信任,只是因為孤獨暫時聚在一起。

而有時候導演也會用特寫暗示劇情走向,比如動畫的前半段觀眾不知道赤井就是殺死砂羽家人的兇手。

赤井用砂羽父母的血給砂羽做了一對兒耳環,他卻在砂羽執行暗殺任務的現場時,直接踩了上去,這就很好的暗喻了兩人之間的關係。

商業上來說,拍這些小細節不一定有那麼重要,不過正是因為有了這一個個考究的細節,才讓風箏成了經典名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