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歲王祖賢近照曝光!一身僧袍,樣貌大變判若兩人:不婚退圈18年,她怎麼成這樣了

還記得「聶小倩」王祖賢嗎?

最近,她現身寺廟,為疫情中的人們祈福。

年過半百的她,穿一身佛衣,神態輕松。

看到路人在拍也不惱怒,而是對著鏡頭真誠地說:

「希望世界和平。」

由于2005年就息影退圈,人們對她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清冷嫵媚的「聶小倩」「白素貞」。

那時候,她是全亞洲男性的夢中情人,見慣了美人的名導徐克,都夸她「簡直是傾國傾城」。

如今,王祖賢近照曝出,很多人都說她老了,也不免猜想:

這18年來,王祖賢的人生旅程走到了哪里?

她曾是傾國傾城的「聶小倩」

卻被人心刺傷

王祖賢出生于體育世家,父親是籃球國手,或許是因為自幼熱愛籃球,她骨子里有一股不服輸的沖勁兒。

15歲,她被星探發掘拍攝廣告片,隨后考入國光劇藝實驗學校學表演。

兩年后,王祖賢參演電影《今夜的湖畔會很冷》,電影獲得金馬獎,她也因此變得小有名氣。

此時的王祖賢還很稚嫩,只拍了一部電影,遠遠稱不上「實力派」。

而且比起演技,人們更關注她1米72的身高、修長的美腿和姣好的容貌。

當時,徐克正在醞釀《倩女幽魂》,他本想邀請日本明星中森明菜飾演「聶小倩」。

王祖賢得到消息,向徐克毛遂自薦。

王祖賢來到片場后,脂粉不施,徐克一見就驚呆了:

你就是聶小倩,不用化妝!

他嘆服于王祖賢的美,并將這美在電影中360度無死角呈現。

聶小倩浴室換衣那一幕,更是美到極致。

王祖賢憑借「聶小倩」一角一炮而紅,接連拍攝多部電影,幾乎火遍全亞洲。

提到她,人們第一聯想到「美」,劉德華、成龍對她的美貌贊不絕口,但一些負面效應也隨著「美」而來。

她被罵「耍大牌」,被誤解「太高傲」……

王祖賢很不甘心,她太想被認可。

于是在寒冰中穿著薄衣拍戲數小時,為了演好戲對劇本精挑細選……

這些努力成就了一部部好電影,可沒有成就王祖賢這個好演員。

演藝圈中,她始終只是個「花瓶」。

婚姻和愛情,成了她脫離這一切煩擾的期望。

1989年,她在節目《今夜不設防》中說:

「我會很平凡地過日子,一個女孩始終都是要結婚的。」

此時的她事業正巔峰,內心卻如同倦怠的鳥兒,迫切渴望有枝可依,期待生命中的「保護者」出現。

她苦尋多年不得安寧

另辟蹊徑

王祖賢最脆弱的時候,齊秦成了她的第一個保護者。

他喝z了,抱住王祖賢說「吻我」。

驚天動地的一吻后,兩人走到一起。

他保護她的「美」,容忍她的脾氣,給足了她想要的安全感。

然而為了發展事業,王祖賢不得不遠赴香港。

一面是聚少離多的關系,另一面是自身難保的困境,獨自在香港娛樂圈打拼,王祖賢幾次深陷危機。

此時,富豪林建岳為她挺身而出,成了第二個「保護者」。

他多次上演「英雄救美」的戲碼,給了王祖賢莫大的安全感。

她不知道這是欲望的陷阱,離開齊秦,一頭扎了進去。

但很快,林建岳就和王祖賢分手了。

不顧她為自己放棄事業,也不顧她因為自己被媒體炮轟。

他在風雨中為她撐傘,卻又帶給她更大的風雨。

王祖賢失望透頂,遠走加拿大。

她的心破裂了,一首歌曲《不讓我的眼淚陪我過夜》,如同雪中送炭,為她帶來庇護。

這首歌是齊秦所唱,表達對王祖賢的思念之情,同時還幫她擋了一波輿論。

她感激得熱淚盈眶,回中國幫齊秦拍攝MV,赤腳跑5公里。

齊秦看著她滿是傷口的腳心疼不已,但她說:

「只要唱片賣得好,一切都值得。」

2000年,兩人復合,買了婚房,準備在拉薩舉行婚禮。

隔年,齊秦的「私生子」被曝出,齊秦被前女友告上法庭,王祖賢也再次陷入丑聞。

生命中的「保護者」再一次成了「傷害者」,苦尋的幸福成了一片泡影。

這一次,無人再幫她阻擋風雨,傷心欲絕的王祖賢遠赴加拿大留學。

2004年,王祖賢宣布退出影壇,從此銷聲匿跡。

再露面,已是2009年,路人拍到王祖賢身穿佛衣,正在拜佛。

她不再牽手錯的人,也不再尋求父親一般的保護者。

在人生這趟旅程中,屢屢傷痛與背叛終于讓她看清了人生的功課——

做自己的父母。

她放下紅塵往事

成為自己的「父母」

《倩女幽魂》第二部,徐克創造了一個酷似王祖賢的女性形象:

率真勇敢的傅清風。

不同于被命運操縱的聶小倩,傅清風是命運的掌控者。

她以一己之力對抗權貴,大大方方和妹妹搶男人,最后還逃婚,和寧采臣一起仗劍走天涯。

拍完《倩女幽魂》后,王祖賢的人生和傅清風如出一轍:

孤身闖江湖,被名利糾纏,一次次遭受傷害,最終變得堅韌起來。

但兩人選擇不同:

傅清風選擇愛人,王祖賢選擇愛自己。

知乎上有一個問題:

「王祖賢為什麼沒有和齊秦修成正果?」

一個回答是:

王祖賢不是不想愛,相反,她太豁出去愛了。

年輕時,她曾說:

「只要對方給出一點信號,我就會很主動。」

這種主動,其實是一種孩童式的得到和占有。

她備受家人寵愛,事業一帆風順,幾乎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外界就像爹媽一樣照顧她、疼愛她、贊美她。

看似「無條件」,其實命運饋贈的禮物,她都用美貌買了單,只是自己對此毫無自覺。

這種天上掉餡餅一般的生活,讓她潛意識里覺得:

「一切好的,都是我該得的。」

「一切壞的,都有大家幫我搞定。」

看待事情簡單而又純粹。

所以,她才會因為一句承諾,愛上林建岳;

因為一首歌,主動找齊秦復合;

又因為一句話和一次丑聞,主動結束關系。

她的愛不依賴于理性、物質、權衡,不是為了活出自己,而是為了尋找「爹媽」,在庇護下無憂無慮地生活。

所以,她兩次尋找自己人生的「保護者」。

那時候的她,自我意識尚處于萌芽中,經歷過兩次情傷,才發現:

「我曾以為像父親一樣可靠的人,并沒有那麼可靠。」

但她不知道,沒有人會像父母那樣無條件付出。

成年人的愛,都暗含復雜的條件,容不下一顆孩童般純粹的心。

從「找父母」,到「做自己的父母」,王祖賢經歷了巨大的轉變。

曾經的她,看到狗仔和媒體便心生厭煩,如今即使被狗仔拍到,她也只說:

「我把最美的樣子留給你們,把我自己留給自己。」

隱退后,王祖賢花了幾十年時間在內心成長的道路上探索,一直保持單身。

養花、逛街、聚會、修佛,不再急于投入一段被照顧的關系,享受自己照顧自己的愜意時光。

人的一生,外貌、身份、地位都只是符號,除開這些,我們是否問過自己:

「我們到底是誰?」

最終,她得出了答案:

熒幕上的「王祖賢」只是假象,真正的我只有我自己才認識。

那麼,你的答案又是什麼?

在探索無限可能性的人生路上,你花了多少年來尋找答案呢?

心理學家弗洛姆寫道:

一個成熟的人,最終能達到他既是自己的母親,又是自己的父親的高度。

他發展了一個母親的良知,又發展了一個父親的良知。

這種「良知」,是指拋開對關系的依賴性,自己想辦法得到安全感,不過多從關系中索取的能力。

若一個人能做自己的母親,就不會急于從膚淺的感情中,挖掘「真愛」的假象,能恒定為自己輸送愛意,實現心理上的哺乳;

若一個人能做自己的父親,就不會迫切渴望得到保護,會在跌跌撞撞學會如何自我武裝,從此擁有了為自己撐傘的能力。

外在,我們是別人的女兒、媽媽、太太、女友、孫女……

多年如一日享受被照顧,也照顧著別人。

但內在,我們只是自己。

我們的大腦里有一個「家」,如同一套完整的關系體系。

「爸爸」是你,「媽媽」是你,「孩子」也是你。

這個「家」的現實意義,是為自己托底。

一個內心有「家」的人,無堅不摧,不但可以保護自己,還可以保護別人。

就像在電影《倩女幽魂》中,聶小倩是保護寧采臣的「媽媽」:

寧采臣被蛇追,她暗中幫助;

寧采臣遭遇危險,她挺身而出;

面對「姥姥」的威脅,她也愿意為了寧采臣勇敢冒險。

現實中,王祖賢多年尋求一處「庇護」,最終發現:父母不在別處。

內在成長是一條漫長的旅程,這一路上,我們必須要認清自己當下的人生課題是什麼。

為它負責的前提,便是在內心深處,去做自己的父母。

當我們能做自己最可靠的家人,你的人生旅程才會升級,生活才能綻放多元的美和幸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