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29歲臥床不起,34歲失婚,無奈狠心要「將女兒送人」,女兒懂事喊:「我有爸爸」不會離開

在你眼里,一個6歲的小女孩應該過著怎樣的生活?

有爸爸媽媽的陪伴,像個快樂的小公主;還有一群小玩伴,每天無憂無慮地玩耍。

她的童年,洋溢著幸福。

然而,那個年僅6歲的小女孩,這些人生該有的東西,她都沒有。

她瘦小的身影,常常徘徊在醫院的病房里。

一雙水靈靈的眼睛里,過早地裝進人世紛雜。

因為爸爸生病,媽媽做了逃兵。

她不得不像個小大人一樣,在醫院做爸爸的陪護。

看著女兒小小年紀,就跟著自己吃苦受罪,爸爸心里特別不是滋味。

他想著自生自滅,早日離開這個痛苦的世界。

只是,他舍不得這麼懂事的女兒。

于是,他對女兒說:「馨馨,你以后就到叔叔家去,給叔叔當女兒吧。」

卻不想,這句話讓女兒成了驚弓之鳥,緊緊握住他的手不放。

我不要去給叔叔當女兒,我有爸爸!媽媽走了,難道你也不要我了嗎?

病房里,一大一小兩個身影緊抱在一起抽泣著,任誰看了都不忍心將他們分開。

(馬海兵父女倆在醫院)

爸爸叫馬海兵,女兒叫馬佳馨。

我們去看看這對父女的人生故事。

1984年,馬海兵出生在一個農村家庭。

不幸的是,他還未出生,命運就已經給他準備好一副爛牌。

這個家庭不僅貧困,還有無法治愈的家族遺傳病史—— 強直性脊柱炎

這種疾病一開始不會影響人的生命,但會慢慢侵蝕人體關節及四肢大關節的健康。

最后,會波及全身關節及內臟。

到晚期時,脊柱將出現嚴重強直或駝背畸形,造成身體的重度殘障。

而根據相關遺傳學說,這是一種遺傳疾病,遺傳男性的機率非常大,男女比例是10:1。

在馬海兵的家族,往上數幾代,幾乎所有的男性親屬最終都癱在床。

他的父親也是如此,在馬海兵十幾歲時就已經癱了。

因為沒錢醫治,父親一癱不起。

馬海兵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父親整日被病痛折磨,卻無能為力。

父親的樣子,就是幾十年、或者十幾年后自己的樣子。

每思及此,馬海兵不由得倒吸涼氣。

可命運早就洗好的牌,他沒有選擇的權利。

床上的父親,就那麼毫無尊嚴地等s;而自己,日日生活在恐懼中。

作為一個沒有未來可言的人,馬海兵外出打工的唯一目的,就是多賺點錢,讓父親得到治療,少經受一些痛苦。

但他心里常常也會涌起不甘。

難道,就這麼被命運擺布嗎?

不,他要抗爭,總不能白來人世一趟,只體驗到不幸的滋味。

(病床上的馬海兵)

他開始拼命地鍛煉身體,觀察自己的身體狀況,希望延緩病發的時間。

但現實并沒有被他的抗爭感動,反而猝不及防地把這份禮物早早就送給他。

2004年,20歲的馬海兵正在上班,突然雙腿腫脹,疼得下不了地。

同事趕忙將他送到醫院,被醫生確診為風濕關節炎和慢性腎炎。

無奈的他,年紀輕輕就開始住院治療。

很快,他省吃儉用攢下的26萬塊錢就花光了。

他這才意識到,這病,他根本看不起。

因為省外就醫無法報銷,馬海兵選擇回到老家,進行保守治療。

更讓他害怕的是,自己的病居然比父親還要早上十幾年,這樣的速度讓他感到恐慌。

父親癱在床,根本沒有收入。

母親侍弄家里幾畝薄田,一年到頭,也收不了幾顆糧食。

多年來,這個家一直靠馬海兵維持。

如今,他竟然要步父親后塵,給這個滿目瘡痍的家再添新疤。

現狀不允許馬海兵倒下。

他強撐著那雙只要一走路就疼痛難忍的雙腿,在一家餐館找到一份收銀員的工作。

這份工作不需要經常走動, 只需要坐在那里收錢,做一些簡單的活就好。

好在,微薄的收入能勉強支撐他每個月的治療費用。

經過半年的持續治療,馬海兵的病情暫時得到控制。

只是,那雙腿走起路來還是一瘸一拐,看上去異于常人。

有句話說,上帝關上你的門,也會給你打開一扇窗。

馬海兵人生中的窗,正緩緩打開。

因為馬海兵老實、勤奮,他得到一個女孩的青睞。

而且,她毫不嫌棄馬海兵。

女孩一再向他示愛,但都被馬海兵拒絕了。

他知道自己的病情究竟有多厲害,也知道愛情和婚姻不是一時的沖動。

如果真的走到一起,自己肯定會拖垮對方。

為了打消女孩的念頭,他將自己的病情如實告知。

還把未來可能出現的情況,做出清晰的分析。

但沒想到,女孩并沒有表露出任何的歧視和同情,也沒有知難而退。

反而被馬海兵的坦誠和堅強而感動。

有句話說,愛情總能讓人失去理智,也能讓人毫無畏懼。

當時的女孩就是這種情況。

看著女孩的義無反顧和決絕的表態,馬海兵開始心動了。

如果可以,他何嘗不希望能有自己的愛人、孩子,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家。

他拋開一切擔憂,與女孩牽手成功,并在2012年步入婚姻。

同年,他們的女兒馬佳馨出生了。

可幸福總是短暫的,仿佛只做了一個美夢,殘酷的現實就來了。

(馬海兵接受治療)

2013年的一天,馬海兵突然感覺自己的雙腿疼痛難忍,關節處也出現鉆心的疼痛。

他嘗試著下地行走,沒走幾步就跌倒在地上。

正在廚房忙碌的妻子聽到異響后,連忙進屋查看。

看到摔倒在地的丈夫,幾經嘗試都站不起來,妻子趕緊撥打120。

醫院的診斷,給了夫妻倆致命一擊。

你的雙腿救不回來了,只能這樣了……

當時的妻子,還沒明白「救不回來」是什麼意思。

可馬海兵沉默了。

他腦子里,馬上浮現出父親躺在床上的畫面。

以后,癱就是自己的人生狀態。

更不幸的是,這僅僅只是個開始。

在隨后短短幾個月時間里,馬海兵突發性腎衰竭,一度生命垂危。

在醫生的全力診治下,最終,馬海兵脫離了危險。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廢了。

為了讓丈夫多一絲康復的希望,妻子張羅著將馬海兵轉入更大的醫院接受治療。

但經過醫生的細致檢查后,卻發現馬海兵的病情,已經到了不可逆轉的地步。

他的胯骨關節早已失去知覺,而這也是之后,他身體其他關節將要迎來的結局。

只不過是早晚的問題,可他,才29歲。

2014年,馬海兵左右肩的骨頭出現壞s,這意味著,他隨時會全身癱。

妻子并不s心。

她不相信,就是個骨頭生病,竟能奪去丈夫的健康嗎?

她一心認為,只要不放棄治療,丈夫就一定會好起來,這個家的頂梁柱就不會倒下。

然而,經過三年的堅持,他們不僅花光所有積蓄,還因此欠下不少外債。

即使想給女兒買個幾塊錢的玩具,她也要思前想后,但最終舍不得拿出一分錢。

況且,那時候,家里根本沒有多余的錢。

漸漸地,無助和絕望蔓延到妻子的整個身心。

她累了、倦了,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

而馬海兵對妻子,充滿了愧疚和自責。

自從生病,妻子一邊照顧躺在病床上的自己,一邊照顧年幼的女兒。

妻子不離不棄的陪伴,對他來說已是莫大的幸運。

反而是自己,一直在拖累妻子和女兒。

別的孩子,這個年齡都在公園嬉戲玩耍。

而自己的孩子,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醫院。

而在女兒的眼里,爸爸是一個離不開床的人。

她曾問媽媽:

媽媽,爸爸什麼時候才能像別的爸爸一樣,陪我一起玩呀?

年幼的孩子并不知道,他的爸爸可能這輩子都下不來床。

妻子強忍著心里的絕望,對女兒說:

寶寶,爸爸很快就好了,到時候寶寶想去哪里玩,都可以。

這些話,是安慰女兒,也是欺騙自己。

2017年底,在馬海兵犯病四年后,妻子再也忍受不了這種看不到頭的生活。

她向馬海兵提出失婚。

即便知道這很殘忍,但她已經盡力了。

長期行走在沒有光亮的黑暗中,看不到一點希望,任誰都難免情緒崩潰。

對于妻子的決定,馬海兵沒有抱怨,沒有挽留,他毫不猶豫地接受了。

他認為,作為一個男人,此時的放手才是對妻子最深的愛。

他不怨她,甚至感激她這麼多年的陪伴。

況且,以自己當時的身體狀態,根本不可能給予妻子更好的生活。

別說「更好」,僅僅是「普通」,都是奢望。

最終,他們在2018年3月正式失婚,6年婚姻,悲情收場。

34歲的馬海兵,只剩下女兒。

失婚后,前妻無法面對他,更沒勇氣面對年幼的女兒。

她選擇逃離這里的一切,消失在人海中。

(馬佳馨在醫院)

而年僅6歲的女兒,當時還不知道,她心中溫馨的家,已經支離破碎,再也回不去了。

雖然馬海兵沒有責怪妻子,但妻子的離去,還是讓他精神萎靡,對未來產生絕望。

2019年,他的病情急劇惡化,迅速引發一系列的并發癥。

呼吸道感染、腸胃炎、葡萄膜炎等,都向他襲來。

最嚴重的是,馬海兵的左眼開始看不清東西,而右眼完全失明。

病情的惡化,徹底擊垮了馬海兵活下去的意志。

他除了靠聽力去感知這個世界外,幾乎與這個世界失去聯系。

身體的每一個細胞時時刻刻都在提醒他:

你現在就是一個廢** 人,一個廢** 人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同年9月,親戚將馬海兵轉入醫院接受治療。

而剛上小學一年級的馬佳馨,也早已察覺到媽媽不告而別。

她無法理解大人的世界,但她知道自己想媽媽。

她在心里默默地想,是不是自己懂事一點,多做家務,多照顧爸爸,媽媽就能回來了?

家里的親戚朋友看到父女倆如此艱難的日子,都爭相到醫院幫忙,大家輪流照顧馬海兵。

可這并不是長久之計。

后來,馬海兵的表哥專門請了長假在醫院照顧他。

年僅7歲的馬佳馨,每次放學后,也都會第一時間跑去醫院,照顧病床上的爸爸。

她常常甜甜地問一句:「爸爸要不要喝水?」

然后,會去醫院的食堂買一點吃的回來,一口一口喂給爸爸吃。

吃過飯,她還會去打水給爸爸擦洗身體。

因為馬海兵的眼睛出現失明的狀況,每隔一段時間,就需要滴一次眼藥水。

馬佳馨怕自己忘記,就守著時間掐著點給爸爸滴眼藥水。

這些事情,是馬佳馨在醫院每天都要做的事情。

她就像個「大人」一樣,熟練地照顧著爸爸。

她渴望用自己小小的身軀,為爸爸撐起一片天。

可是,她太小了。

她也會偷偷地躲在被子里哭泣,她也會無助。

但只要在馬海兵面前,她都會堅強地對他說:

爸爸,你要快點好起來,等馨馨長大了,給你買大房子……

(父女倆在醫院相擁而眠)

2019年12月,馬海兵的病情再度惡化,被推進了搶救室。

病魔并沒有打算放過他這副早已千瘡百孔的身體。

看著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爸爸,馬佳馨做出一個決定,她讓表叔去學校幫自己請了長假。

她對叔叔說:

以后我在醫院照顧爸爸,叔叔以后可以不用經常過來了……

馬海兵知道女兒的打算后,強烈反對。

他對女兒說:

你是小孩,小孩就應該在學校里上學、讀書,那才是小孩該做的事。

可是,他不知道,眼前還是個小孩的女兒,心里早已經被動承受了,本不該在她這個年齡承受的生活。

無論馬海兵和家里人怎麼勸說,馬佳馨都無動于衷。

他們不明白,這麼小的孩子,為何如此固執。

是啊,她為何要那麼固執?

或許是,她已經沒了媽媽,再不想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沒了爸爸。

馬海兵沉浸在深深的自責中,因為自己的病情,女兒所承受的一切,他都無能為力。

留不住妻子,守不好女兒,他找不到一個活下去的理由。

他覺得,就是因為自己的存在,才給親人帶來苦難。

與其這樣拖累所有人,不如早點結束生命,讓大家各安其所。

走之前,他唯一的牽掛,就是女兒。

他希望女兒能擁有快樂、浪漫的童年,而不是在這滿是消毒水的醫院里長大。

深思熟慮之后,馬海兵對表哥說:

哥,我這病反正是沒希望了,但馨馨還小,我不能這樣耽誤她,她還有希望……

他要放棄治療,希望表哥能收養女兒。

這是他能想到的,對女兒最好的安排。

(懂事的馬佳馨)

表哥是個心地善良的好人,他目睹整個過程,參與其中,心中的感嘆不比馬海兵少。

和表哥商量好一切之后,馬海兵叫來了女兒:

馨馨,以后你就和叔叔一起生活,給叔叔做女兒,好不好?

話音剛落,馬佳馨的眼淚就已經在眼眶里打轉。

但她忍著,沒讓淚水流出來。

她大聲地對爸爸說:

我不要給叔叔當女兒,叔叔對我好,可他不是我爸爸,我有爸爸!

撕心裂肺的吶喊聲,讓馬海兵的心一點一點被撕碎。

如果可以,他又何嘗不希望自己趕緊好起來,又何嘗不想給女兒一個幸福的家。

可是,他真的可以嗎?

馬佳馨說:

爸爸,我可以不上學,可以不要洋娃娃,我什麼都不怕……

你別不要我,我會很乖,會做很多事……

一個只有7歲的孩子,在面對未知的恐懼時,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爭取爸爸的回心轉意。

那為何,自己這個做父親的就做不到呢?

女兒的這些話,喚醒了自b自q的馬海兵。

他擦擦自己的淚,撫摸女兒的頭,同時決定,要勇敢一點。

對他而言,如今已經是最壞的結果,如果再壞,無非也就是一s。

既然結果都是s,何不如在希望中s去。

馬海兵重新燃起斗志,開始積極地尋求醫生和家人的幫助。

(馬佳馨的畫)

醫生為他擬定最佳治療方案。

無論怎樣,他只能先接受腎移植手術,再通過藥物治療遏制強直性脊柱炎的惡化。

可光是一個腎移植手術,就需要170萬左右的費用。

再加上后期的所有治療費用,對他來說,難如登天。

馬海兵為難了。

最終,在家人和醫生的建議、幫助下,他選擇向公益平臺求助。

2022年1月,大病救助工程向他撥款十三萬多。

如今,他所需要的醫療費用正在籌集當中。

而馬佳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爸爸能夠好好治病,早一點擺脫病床的束縛,重新站起來。

她依然每天出現在醫院,無微不至地照顧爸爸。

馬海兵在女兒的鼓勵下,精神狀態也一天比一天好。

即便他明白,自己再也站不起來了,他也不愿意讓女兒失望,更不愿毀掉女兒心中的期盼。

作為一位父親,他必須為女兒撐起一片天,這也是他此刻,唯一能為女兒做的一件事。

馬佳馨在爸爸的枕頭下偷偷藏了一幅畫。

畫上是躺在病床上的爸爸,而小小的她站在爸爸的病床前,一只手牽著爸爸。

她寫到:

爸爸,我不想離開你。

馬海兵是不幸的,可又是幸運的。

不幸的是,在他本該為家庭奮斗的年齡,卻只能躺在病床上,飽受病 *痛的折磨。

幸運的是,他有一個乖巧懂事的女兒。

生活再苦再難,他們還能相互依偎。

(馬佳馨在醫院照顧爸爸)

作為爸爸,馬海兵用盡全部力氣,只為了和女兒相依為命;

陪伴她長大,看著她成長,期盼她擁有亮麗的人生。

作為女兒,馬佳馨用她稚嫩的身軀,創造出無窮的能量。

只為了讓爸爸堅強、努力地活下去。

這對父女的故事,讓我流淚。

正讀故事的你,有沒有像我一樣,被感動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