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04:伊甸學院的面試有多嚴格?已經到了離譜的地步

代號名為黃昏的頂尖間諜,為了完成任務,是誤打誤撞與殺手約兒以及超能力者安妮亞組成了家庭關系,而完成任務的第一步,也就是為了傳說中的三方面試,雖然進展并不順利,但他們還是迎來了這關鍵的一天。

面試開始

出發之前,黃昏是讓約兒小姐以及安妮亞繼續檢查著裝,在確保無誤之后,三人也來到了伊甸學院,這所學校是東國頂級貴族學校,通過面試的家庭并不少,也就是說在場的家長,實際上也就是競爭者。

在進入到學院的那一刻開始,約兒以及佛傑都察覺到了有人監視自己,他們分布在建筑樓的各個地方,而且也都不是入學面試的家長,很顯然這就是正式面試之前的考核,通過家長們的一舉一動是否優雅,率先淘汰一大部分的家長。

佛傑讓約兒小姐以及安妮亞打起精神,他們走路的優雅,很快就引起了主考官的注意,能夠在一群俗人當中脫穎而出,也證明了他們的不凡,不過正當他想要繼續看下去的時候。

佛傑一家卻是停了下來,他們停下來并不是因為暴露了馬腳,而是對著初代校長的雕塑敬禮,對于黃昏來說,這點小細節并不算什麼,畢竟他身為間諜,偽裝就是他最擅長的一件事情,而約兒雖然不知道眼前的雕像是誰,但只要跟著佛傑保持步調一致,也就可以了,而安妮亞則是在吐槽這個雕像是一個禿頭。

當然了他們的內心活動,主考官都看不到,他看到敬禮這一幕,抱有輕蔑的內心是卷起了駭浪,這是多麼優雅的一家人,主考官是立馬就讓手下去調查了他們一家的情況,在得知安妮亞是勉強通過比試,然后寫字特別丑之后,也是認為剛剛只是對方在故作玄虛,畢竟30分就應該有30分的模樣。

在之后走向面試會場的途中,主考官也是設置了不少障礙,其中一個小孩子掉在臭水溝,這個很明顯的誘餌,自然也是引起了佛傑等人的注意,倘若不幫那個小孩的話,那麼就會被扣上沒有憐憫之心,而一旦幫助了他,身上就會被污水所沾染。主考官是想要看佛傑能夠優雅地解決這個問題。

優雅得可怕

而佛傑面對這個情況,是當機立斷就把小朋友給拉了上來,為此也弄臟了自己的衣服和鞋子。主考官看佛傑這麼做,認定對方說到底也只是一個鄉巴佬,轉頭就要給佛傑打上不及格的分數,但在救下小孩之后,他卻是換上了一套干凈的衣裳,并且聲稱自己已經想過了這種情況的發生,所以帶多了一套西裝。

這樣一來,他既華麗地救到了小男孩,又沒有沾染到污漬,可以說是聰明且華麗,優雅至極,雖然手下都認為考察的主要對象應該是小孩子,但主考官卻是認為小朋友的言行舉止都是從父母那里教導過來的,所以直接考察家長,才更為準確。

佛傑已經兩次讓主考官感到驚喜,原本已經能夠參加正式面試,但后續卻是多出了一個超級關卡,將牧場飼養的牛與馬放出來,制造意外情況,然后考察家長們的應變能力,大部分假扮的氣質,也都會在這時候暴露出來。

只不過因為參加面試的家長也包含了不少達官貴人,所以他們根本承擔不起這樣的風險。

逐漸離譜

佛傑看到這個情況,也都認為完全沒有必要,而所謂的達官貴人,在這時候表現出來的才是真正的沒素質,眼看小男孩即將被踐踏,佛傑一個閃現就救下了他,眼下根本就已經不是要考慮面試的時候,正當他想要拿槍出來的時候,約兒小姐卻是發飆了。

望著沖過來的牛牛,約兒小姐三下五除二,直接放到了沖過來的牛老大,不僅動作華麗,而且一氣呵成,讓得佛傑看到都驚訝不已,約兒小姐在反應過來之后,連忙向佛傑解釋,自己在瑜伽師學習過穴位停止的招式,想著對牛也有用,所以也就試了一下。

大佬都被制服,其他的動物也都是遠遠地停止了攻勢,安妮亞感受到牛老大在害怕之后,也是過去輕輕安撫了對方,牛老大感受到了溫暖,最后是站了起來,帶著大部隊自覺走了回去。雖然看起來十分離奇,但危機也總算是解除了。

主考官跑過來和佛傑一家道謝,并聲稱愿意等他們回去換一身衣服過來正式面試,但讓主考官沒有想到的是,佛傑還有備用衣服,佛傑聲稱也想過這種情況的發生,所以箱子里面裝了兩套西服。這時候主考官也是意識到,佛傑已經不僅僅是用完美來形容了,而是可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