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12:弟弟尤里質疑兩人關系,黃昏被迫現場啵一個?

自東西兩國拉上鐵絲網已經有十余年,雙方的關系雖然都是建立在虛虛實實、一吹即破的和平之上,但為了捍衛這一份脆弱的和平,西國也是為此成立了情報局,而黃昏正在執行著一份代號為「梟」的至關重要的任務,并為此組建了一個家庭。

見面

姐夫與小舅子的首次握手,雙方都在互相試探著,黃昏害怕尤里會對他的計劃造成影響,而小舅子則認為他配不上自己的姐姐。一場無硝煙的戰斗就此展開。

黃昏是一如既往地客氣,尤里雖然是笑著客套了一下,但實際上的他卻是對黃昏極其排斥,這種排斥很快也就表現在了臉上,并被姐姐約兒看在眼里。

尤里很快就變回嬉皮笑臉的模樣,看來不久前的審問,讓他的大腦還沒有恢復過來,兩姐弟就這麼笑著,不過他不知道的是,姐姐約兒同樣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畢竟為了繼續從事殺手的工作,她絕對不能說出來。

約兒將他熱情埋下的花全部裝在了花瓶當中,這時候弟弟也是再次發難,他直接表明自己無法接受她已經結婚的事情。并認為約兒瞞自己整整一年,也十分奇怪,所以他需要一個解釋,一個能夠讓他接受佛傑的解釋。

對于尤里的提問,佛傑此前已經和約爾討論過,原本佛傑認為實話實說也無所謂,畢竟東國確實存在年紀大不結婚就被抓走的情況,但約兒卻是不同意這麼說出來,因為弟弟在某一方面比較偏執,他不可能同意自己和一個不喜歡的人居住在一起。

說到底她是不想給弟弟制造麻煩,不過約爾聲稱自己早已經想好了辦法,作為最了解弟弟的人,黃昏也只能將這份希望,寄托給了約兒。

然而面對尤里的提問,約兒卻是十分認真地說道:「我......我給忘了!」此話一出,黃昏以及尤里都露出了木訥的表情,弟弟感到十分無語,并且認為之前的派對,如果已經結婚的話,姐姐應該會告訴自己才對。

這句話可謂是命中要害,但約兒卻是不慌不忙地說道:「我把自己忘記告訴你結婚的事給忘了。」

這種套娃式的發言,將黃昏徹底整無語了,然而在他以為即將露餡的時候,弟弟卻是接受了這一份回答, 并且笑著聲稱姐姐是一個馬大哈。尤里的反應是驚訝到了黃昏,看來這個人對自己的姐姐,是毫無理性可言。

這時候黃昏也是將簡餐端了上來,尤里心中是一萬個嫌棄,但還是裝模作樣吃了一口,這不吃不要緊,吃了之后他就停不下嘴了。

「哼,甭以為會做料理我就會認可你,你這個旁門左道。」尤里一邊不爭氣地吃著,一邊吐槽道。這時候他拿出了一瓶82年的葡萄酒,并企圖將黃昏灌醉,然后讓他露餡。經過上一次的教訓,黃昏是偷偷告誡約兒不能夠喝這玩意。

刁難

此時黃昏也已經坐了下來,尤里也是開門見山地問道兩人到底是怎麼認識的,兩人是講述了第一次見面的經歷,但因為過于離奇,所以黃昏是連忙轉移了話題。

不過尤里是不依不饒,接著問起他們約過幾次會,餐廳的名字,以及正式交往的日子等等。相比于詢問,更像是在審問。如此刁難的話,可就把黃昏給難倒了。

不過還沒等他解釋,尤里卻又是自顧自地問起兩人到底是如何稱呼對方的,一想到黃昏會叫自己的姐姐為約兒,姐姐會叫佛傑為羅伊或者羅迪,尤里是壓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激動,畢竟如此親昵的叫法,就連他這個弟弟都沒有叫過。

尤里一邊罵著羅迪是一個混蛋,一邊瘋狂飲酒,對于這個無理取鬧的弟弟,約兒是安慰著說道,自己平時是叫佛傑為羅伊德先生。

此時的尤里已經有些神志不清,他不明白姐姐為什麼會喜歡上這樣的人,他只不過是稍微懂得做飯、長得帥了一點、個子高挑、性格溫柔體貼,有一份體面的工作之類的。尤里越想越生氣,隨后又是一大杯喝完。

黃昏也算是見識到了約兒家的酒量到底是有多差,為了岔開話題,他是主動說起了尤里的工作,畢竟能夠成為外務員,約兒也為他感到高興。

尤里說起了自己前陣子去弗加利亞出差這件事,提到了一家不錯的咖啡廳,聽到弗加利亞的咖啡廳這幾個字,黃昏聲稱自己學醫的時候也經常去那個地方,并還說出了具體的名字,尤里還推薦了一所不錯的餐廳,并且揚言這個酒也是那個地方買過來的。

黃昏表示自己也去過那里知道這酒水并不便宜,所以問起了這支酒的價格,心理默念了一句:「大概就200個D左右吧」

黃昏心里剛默念完,尤里就說出了這句話,至此,黃昏完全能夠斷定,尤里一直都在說著謊話,這是東國情報機構所使用的托詞手冊中的一項。

黃昏的推理

黃昏感嘆道尤里實在是太年輕了,因為那家店的老板,早在4個月前就已經扭到了腰,將店鋪交給了兒子打理,而這葡萄酒也因碰上歉收,漲到了300個D。黃昏直言尤里的情報更新太慢了,顯然是一個剛入行的小年輕。

對于尤里的真實身份,他早就派弗朗基去調查過,有關外務員的工作,只能查到一年前左右,結合他現在所說的托詞,黃昏已經能夠斷定他被東國情報局給挖過去了。

不過黃昏并不打算對尤里進行下手,因為他對姐姐的偏執,說不定會比他想象中還容易控制。

在黃昏笑著臉看向對方,聲稱下一次也要回禮的時候,約兒的一句姐夫,卻是讓尤里拍了拍桌子站了起來。

他直言自己并不承認這個姐夫,并說起了他和姐姐小時候的故事,因為父母早逝,家里貧窮得連書本文具都無法湊齊,而姐姐每次打工回來,都是傷痕累累,雖然她說這些血漬是不小心沾染,而且還會給自己帶回禮物,但作為弟弟的又怎麼不知道姐姐賺錢的辛苦,所以為了保護姐姐,他決定早日獨當一面,即便是未來姐姐要結婚了,他也要物色一個比自己更加優秀的人選。

尤里不甘心姐姐就這麼被一個不明不白的人搶走,并指著黃昏說道:「你能勝任這個角色嗎?羅迪!」

表白?

被尤里指名道姓地逼問,黃昏義正言辭地說道:「我對約兒的愛,絕對不輸于你。」黃昏坦言自己的女兒也十分喜歡約兒。這讓得一旁的約兒臉通紅了起來。黃昏聲稱無論是天上下刀子,還是原子彈砸下來,他都會用一生,守護好約兒。

黃昏就這麼光明正大地在說著謊話,已經上頭的尤里聽到之后,卻是不淡定了。

尤里不相信黃昏的說辭,并聲稱佛傑是一個騙子,這時候他也因為踉蹌,打翻了桌上的酒杯。

約兒為緩解尷尬,小心翼翼地在擦拭著桌面,黃昏也是熱心地上前幫忙,不過兩人雙手在觸碰的瞬間,彼此卻是又臉紅了起來,這讓尤里又抓住了空子。

雖然黃昏拿出了他們親昵的合照解釋,但尤里并不相信,他認為如果讓自己相信,那麼他們就現場啵一個。如果做不到的話,那麼他就到法院起訴,解除他們的婚約。

被突如其來的逼問,黃昏和約爾都不淡定了,只不過黃昏作為一名訓練有素的間諜,只用了一秒就鎮定了下來。「如果你覺得我們這麼做就行的話。約兒小姐,我們就和往常一樣啵一個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