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102話:敦被「太宰」喚醒,芥川發現幸田文

102話不出所料,劇情從監獄轉回了機場這邊,中也只能先在水里泡著了……幸田文帶著布拉姆逃跑,布拉姆告訴她,插在自己頭上的圣劍,本體竟然是一個異能者!昏迷中的敦,被一個疑似太宰的人喚醒;另一邊,芥川也發現了幸田文和布拉姆,兩人陷入危機。

為了躲避追捕,幸田文帶著布拉姆,藏到了洗衣店的貨車上。機場里有上百家店鋪,他們運貨的車輛在機場進出,福地的人頂多盤問一下司機,不可能檢查所有貨物,否則根本忙不過來。幸田文打算利用這一點,帶著布拉姆蹭車,試圖混出關卡。

幸田文看著布拉姆,總覺得別扭,好端端一個人,腦袋里插著一把劍,太難受了,所以她想著能不能有什麼辦法,把布拉姆的劍給拔了。但是布拉姆告訴幸田文,如果拔了劍,就是解開了他的封印,屆時布拉姆將化身惡魔,給世界帶來巨大的災難。

幸田文只好放棄,但是她很好奇,這把劍究竟是什麼來歷。布拉姆語出驚人:這把劍以前是個人類!幾百年前,某個異能者臨死前,異能把他的身體變成鋼鐵,然后鋼鐵又被鍛造成了圣劍,劍名「索爾茲列烏尼」。造成這種現象的,是一種能把「身體」和「異能」融合的能力。

畫面一轉,昏迷之中的敦,聽到一個聲音在呼喚他,讓他快起來。聲音的主人只露了側臉,從頭髮和衣服來看,有點像太宰,但身上又沒有繃帶。那個聲音很焦急,讓敦快點起來,沒有時間了。敦一激靈,睜開了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床上,手和腳都被綁住了。

燁子就站在旁邊,看見敦醒來,表情有點驚訝。之前燁子發動能力,讓敦陷入了昏睡,如果沒有那個聲音,敦應該不會這麼快就擺脫能力,這大概也是燁子驚訝的原因。燁子的眼睛是正常的,意味著她沒有被福地控制,她在打什麼主意,為何要抓住敦,暫時還不清楚。

布拉姆繼續給幸田文講課。他說異能是「精神」,身體是「物質」,處于不同次元。能夠將二者連接起來,讓異能可以像身體的一部分那樣被操縱,這種能力是超越世界法則的,圣劍就是這個異能的產物。布拉姆的這段描述,聽起來有點費解,下面我們舉例說明。

就拿鏡花來說,用這個異能,可以把鏡花和夜叉白雪融合,讓鏡花變成夜叉白雪。融合后的鏡花,身體不再是人類的血肉之軀,而是異能體,就像變身圣劍的異能者一樣,戰斗力也會大大增加。只是這個異能聽起來比較殘忍,把人變成一把劍,那不就是怪物嗎?

說回布拉姆,他的腦袋植入聖劍后,就在里面扎根生長。福地只要把圣紋刻在手上,握住劍柄,就可以使用布拉姆的能力,反而是布拉姆受到限制,沒有福地,他無法使用自己的能力。布拉姆告訴幸田文,這已經是他第二次被這把劍貫穿了,第一次還是在十字軍的年代。

當年布拉姆被釘在十字架上,但他沒有在意自己的生命,反而請求敵人放過他的臣民。講到這里,布拉姆的臉上露出了悲傷的神色,可以看出,這家伙雖然很囂張,動不動就把「朕」掛在嘴上,但他也有一顆善良的心,并不想害人,被福地裹挾實屬無奈。

突然,貨車的上半部分被劈開,幸田文和布拉姆暴露了。緊接著,芥川的身影飄然落下,布拉姆大驚失色,招呼幸田文趕緊逃跑。然而想從芥川手里逃跑談何容易,如果沒有武偵的援兵,幸田文的正義游戲恐怕到此為止了。

以上就是102話的主要內容。雖然機場線不如監獄線有看頭,但還是有幾個值得分析的地方。

1.布拉姆的一席話,讓小編想到了福地的底牌,名刀「雨御前」。布拉姆腦袋里的圣劍,本體是一個異能者,那麼福地的「雨御前」呢?會不會也是一個異能者,然后被那個異能給變成了刀?如果是這樣,那麼福地的兩把刀都是「神軀化劍」,太邪門了。

2.那個呼喚敦的聲音,一直在說沒時間了,讓敦快點起來。什麼事情這麼緊急,需要敦去做?只有布拉姆那邊符合條件。而去抓布拉姆的人恰好是芥川,所以敦和芥川有可能再次對決,并在戰斗中喚醒芥川。當然,這個假設的前提,是燁子能夠放了敦。

3.小編最害怕的結果,就是布拉姆為了保護幸田文,想辦法把圣劍從腦袋里弄出去。布拉姆說拔劍會使他變成真正的惡魔,按照一貫的套路,這種事情一旦說出來,就大機率會實現。布拉姆的人設已經洗白了一大半,如果這個時候拔劍,他就沒有了退路,武偵只能殺死他了。

關于芥川和布拉姆的結局,大家還有什麼看法,歡迎在評論區留言討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