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深淵》第二季:治愈向成人童話,探尋黃金都市的冒險之旅!

七月除了《骨王》第四季外,《來自深淵》烈日的黃金鄉篇是我本季度最為期待之二,期待程度甚至還要遠遠高于前者。畢竟看《骨王》單純圖個爽,而《來自深淵》,作為一只原作狗,我可以很負責任地說,這一季的劇情展開將會十分精彩。

《來自深淵》,改編自つくしあきひと創作的同名漫畫作品。17年7月推出了動畫的第一季,續篇劇場版《深魂的黎明》于20年1月緊隨其后。如今,第二季也順利開播,五年時間三部動畫,制作進度可以說是相當穩健,巴適得很。

故事發生在一個有著巨大深坑的世界觀下,人們將探求洞穴的秘密視作終身目標。女主為了尋找「死亡」的母親,與神秘機器人雷古一起,由光明步入黑暗,邁向那深不見底的深淵之中。

第二季開始,便是一段區別于前作時間線,講述苦苦追尋存在于大空洞中的黃金鄉,而組建成的初代探窟團隊,「甘嘉」成員的冒險旅程。

相傳羅盤指針屹立之處,即是黃金鄉。在人渣養父日復一日的無盡屈辱對待中,維可不止一次,聽他吹噓起當年獲得羅盤的光輝事跡。

據說那是一個風平浪靜的日子,在與同伴出海捕魚時,無意間發現了搜冒著黑煙,漂泊著的廢船。借用飛爪登上甲板后,才發現這里早已沒有人煙。

唯一的活口,是個龜縮于船艙深處,嘴里不斷念叨著不明話語的半大老頭,「黃金鄉真的存在,存在于那吃人的空洞之中……」,還沒等他徹底說完,也咽氣了。而那只羅盤,便因此落入了養父手里。

不知是出于對黃金鄉的向往,或是單純想逃離養父慘無人道的折磨。維可拿走了羅盤,在機緣巧合下加入了抱有同等理想的自撒小隊「甘嘉」。通過不斷地訓練、學習,最終成長為船醫,并被隊員們冠以了「三賢」的名號。

三賢嘛,那自然得有四,呃不對,三人。其一,便是船隊隊長瓦茲強,一個把預防疾病當做借口,敢生吃昆蟲的奇男子。結合其說啥啥靈的特質,沒準還真能?二把手貝拉弗,對于「美」有著獨到的理解,教導維可:「只有用眼睛認真地去凝視黑暗,才能從中發現那別樣的光明。」

不知航行了多久,當風暴遠去,原本浩浩蕩蕩的船隊幾乎全軍覆沒,僅剩一搜主船還在勉強支撐。不過,就如傳聞所言的那樣,羅盤指針屹立之處,即是黃金鄉。犧牲了大半隊員,「甘嘉」一行終于到達了大空洞的所在之處。

登島后,維可以羅盤為代價,換取了原住民的幫助。因無法生育,而被當地人視作祭品的孩子,也在瓦茲強首肯下加入了隊伍。眾人開始探索,一往無前,直至穿過通向下層的大門。

跟隨著鏡頭的切換,敘事回到了主角團視角,劇情緊接劇場版。眾人來到深界第五層「亡骸之海」,在打敗「慈父」 黎明卿后,女主獲得了屬于自己的白笛——普魯修卡。同時,這也是前往第六層的必備鑰匙。

三人穿過大門,乘著「電梯」一路向下,從碩大恐怖的深淵巨物,到滿是骸骨的海洋底部,再到空無一物寂靜之地。最后,越過光幕,他們成功來到了第六層來「無回之都」,亦或是黃金鄉。

不管是制作、配樂都非常贊,雙線敘事切換也不顯突兀,絲般順滑。沒什麼可挑剔的,十分制我能給到九分。要問如果真這麼好,為什麼不是滿分,那只能歸咎于嘔吐過于寫實,勾起了我暈車的痛苦回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