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巨人》最終季已經播出一半,毀滅半數人類的地鳴終于來了!

《進擊的巨人》動畫最終季已經播出一半有餘,地鳴轟轟烈烈地開始了,立場各不同的救世小隊也集結完畢,準備開始行動。

在他們啟程的前一夜,救世小隊的成員為我們上演了一出爐邊對談的大戲。

馬加特元帥堅持和「島上的惡魔」劃清界線,讓幾度無法控制情緒,三笠和阿妮在挑明主要矛盾後暫時達成一致。

被揭了老底、徹底化身樂子人的伊蕾娜開始肆無忌憚地拱火,煮著燉菜的韓吉徒勞無功地嘗試勸和。

最終,還是馬萊之盾萊納扛下了所有,將仇恨全部拉到自己身上,挨一頓揍了事。

在歡聲笑語中迫害萊納之餘,我們也不妨回頭看看,《進擊的巨人》究竟是如何發展到今天這一步的?

OP中的第一句歌詞是——

「地鳴,地鳴,轟隆而至,為你而來。」

這場席捲全世界的地鳴,究竟為誰而來呢?

01

無能為力的韓派

韓派是救世小隊中的重要組成部分,甚至可以說是主要戰力,他們大多是舊調查兵團成員,團結在韓吉這個老成員的身邊。

而他們阻止艾倫的原因很單純—— 「大屠殺是不正確的」

他們絕非是「帕奸」,為了拿「馬萊綠卡」去阻止艾倫,實際上,正如馬加特元帥所說,要不是他們,馬萊的奇襲就能阻止地鳴的發生。

他們也想為帕島保留「地鳴」這一終極威懾手段,不希望帕島任人魚肉。

可他們無法接受地鳴真的發生,他們不希望調查兵團那麼多前輩獻出心臟的犧牲,最終導向踩爛牆外所有的心臟的結果。

韓派最大的問題,在于拿不出一個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 如何長久地維持地鳴的威懾力,為帕島爭取發育時間?

如何解決王血巨人傳承問題,幾乎就是個死局:吉克的任期即將結束,希斯特莉亞很有可能是王血僅存的血脈。

把吉克抓過來,讓希斯特莉亞吃掉,然後再讓希斯特莉亞的孩子吃掉她?這個計畫別說艾倫不同意了,韓吉這種老好人能下定決心嗎?

外交上的斡旋,韓派也可以說毫無建樹。

馬萊那邊從一開始就不可能談得通,他們已經召集了世界聯軍,要對帕島宣戰。

他們本可以跟東洋談,充分利用三笠的身份,和東洋打感情牌、能源(冰瀑石)牌,爭取空間與資源,但他們也沒把這牌打好。

還有一條路擺在他們面前,那就是來自各國的義勇兵。儘管其中混入了伊蕾娜這樣的細作,可也不乏歐良克彭這樣真正的國際主義者。

帕島只是在傳說中奴役世界,但馬萊近些年可是真的在用巨人之力統治世界,通過義勇兵策動其他國家與馬萊的矛盾,不失為一種緩兵之計。

可他們什麼也沒做到,最後導向的結果,就是雷貝利歐突襲這一戰術上極其成功、戰略上極其失敗、堪比偷襲珍珠港的奇襲行動。

他們做不到這些,一是因為諫山創本人的認知限制,二是因為,這幫韓派本身也不是這塊料。

韓吉本人就是臨危受命的團長,她其實就是一科研人員,搞搞研究、跟著兵長一起扮惡人審犯人她在行,當團長,她真的不在行。

除了「不能屠殺」、「要團結大家」這些樸素的正義觀之外,在這場大變局面前,韓吉一無所有。

代替埃爾文團長活下來的阿爾敏,嘗試著去思考過怎麼解決問題。

他確實總把「談一談」掛在嘴邊,可他也不是只會談,雷貝利歐突襲他毫不猶豫地炸了軍港,馬萊奇襲時他也勸說調查兵團舊部拿起武器保護艾倫。

在不得不踏踏開的時候,阿爾敏是不會含糊的。

但是,在踏踏開之前,阿爾敏總會嘗試著尋找其他解決方案。所謂的「談一談」,其實就是雙方互相了解的過程。

很多時候,但凡雙方在朝彼此開槍之前,先了解一下對方,就可以避免戰爭。

可惜,人往往會在不理智中打響第一槍,釀成了慘劇和仇恨後,才開始相互了解,再悔恨于之前的所作所為。

柯尼就是想讓自己的媽媽變回人類,三笠只是把艾倫找回來,而大多數觀眾的心態,也許都跟讓相似。

想要好好地當個日子人,坐享地鳴帶來的紅利,但又無法對抗自己的良心。

對馬加特隊長罵罵咧咧,對萊納重拳出擊,不慎踢到了賈碧還會道歉,最後還是覺得,這問題不該用大屠殺解決。

02

進擊的耶派

以弗洛克為代表的耶派,在故事後期可謂一路高歌猛進。

他們將悍然發動地鳴的艾倫視為天降猛男,欣然接受這場消滅他們所有敵人的大屠殺。

他們的戲份不如韓派多,影響力倒是挺大——他們幾乎已經主宰了帕島上的輿論,不認同他們觀點的人,也不敢大聲講出來。

耶派將帕島的利益置于第一位,並且,為了帕島的權利,他們可以毫不猶豫地剝奪帕島以外的所有人的所有權利。

島外有世界聯軍,島外也有義勇兵,帕島的人不是惡魔,島外的人也不是惡魔。

可他們卻在為了一場無差別的大屠殺而歡呼,慶祝他們的「自由」。

耶派為屠殺月臺的立場不可原諒,但他們產生的原因並非不可理解。

諫山創為帕島設了個死局:常規戰他們打不過世界聯軍,只能依賴地鳴威懾,而且地鳴威懾發動不穩定,傳承也成問題。

帕島如果想要形成地鳴威懾,就必須有這麼一批瘋狂的耶派。退一步說,也得有人跳出來裝出耶派的模樣。

他們必須得讓帕島以外的國家相信,只要世界聯軍敢打常規戰,他們就敢地鳴。

如果想要實現韓派不屠殺的理想,就必須讓對方相信自己是殺人不眨眼、不懼同歸于盡的耶派。

耶派當然是有錯的,但這個逼著人擺出耶派的姿態才能活下去的世界,也是錯誤的。

03

投機者馬萊

在《巨人》最終季動畫的開始,馬萊這個強國就已經展現出強弩之末的疲態。

引以為傲的巨人之力,在現代科技的堅船利炮面前越來越無力,鎧之巨人的吃癟,象徵著巨人時代的結束。

可以這麼說,馬萊糾集世界聯軍,向帕島發動進攻,只是為了給自己的霸權續命而轉移矛盾,「打帕島牌」而已。

如果不把「帕島惡魔」這個靶子立起來,那馬萊就會成為眾矢之的了。

利用巨人之力四處征伐的是馬萊,就這馬萊還有臉以「消滅帕島惡魔」為幌子、翻千年前的舊賬糾集世界聯軍,誰給它的臉?

他們明明知道有地鳴這回事,卻完全無視這一威懾,悍然對帕島進行了常規作戰奇襲,最終導致地鳴發生。

馬萊是低估了艾倫的決心嗎?

也許是,但還有另一種更黑暗的可能:即使他們知道艾倫一定會發動地鳴,他們也要進行這次軍事投機。

如果不進行這次軍事投機,萬一地鳴威懾機制完全穩定、世界其他國家都回過神來,不願意承擔地鳴風險。

那它們的槍口會轉向誰呢?當然是馬萊這個靠著巨人之力作威作福的霸權國家。

搞投機,贏了,那就是贏麻了——將始祖巨人收歸己有,獲得地鳴威懾權,繼續靠著巨人之力作威作福,奴役其他國家。

輸了,那就是大家一起被地鳴踏平,馬萊的霸權和其他國家一起煙消雲散,不復存在。

馬萊就是賭艾爾迪亞人的恐怖傳說依然能嚇住世界各國,他們賭對了,即使艾爾迪亞帝國已經滅亡了,大夥依然是反帕魔怔人。

這個國家拖著全世界一起和它搞軍事投機,在地鳴威懾的邊緣反復試探,就為了保住自己的霸權地位。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比耶派還要屑,沒有馬萊,也就不會有耶派。

救世小隊中的馬萊人,也不是鐵板一塊。

馬加特這個正黃旗馬萊人,還是一口一個「帕島惡魔」,也不知道他是真的相信自己嘴裡的鬼話,還是在強裝正義。

直到他看到賈碧的懺悔,才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也搞錯了什麼。

萊納和阿妮既是104期眾人曾經的朋友,也是他們曾經的敵人。

阿妮是很典型的實用主義者,只要雙方在目的上一致,她就願意與對方合作,暫時擱置那些爭議。

萊納則多少有點一心求死的意思,他自覺罪無可赦,讓的那一頓好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遂了他的心願。

賈碧和法爾科在和帕島人實際相處後,以自己的所見所聞,否定了自己作為馬萊人接受過的教育。

就連賈碧這種反帕魔怔人,假以時日,也會真心悔悟,痛改前非。

只可惜,被馬萊拖下水的全世界,再也沒有機會以賈碧這種沉浸式的方式了解帕島了。

在這場圍繞地鳴展開的眾生相中,或許唯一稱得上問心無愧的,就是歐良克彭這樣的「國際縱隊」。

他們認清了目前的主要矛盾是馬萊的霸權,也靠自己的雙眼確認了,帕島上的人也是人。

他們為帕島帶來了先進的技術與生產力,幫助他們實現工業化。

但他們的高尚,最終卻成了他們的墓誌銘——被義勇兵中的吉克派背叛、被調查兵團懷疑、被狂熱的耶派拿槍指著。

他們的故鄉也和馬萊一樣,被地鳴踏平。

沒有任何人期待這場地鳴的到來:超大巨已經破牆而出,阿爾敏還天真地以為艾倫沒打算搞大屠殺,只是進行有限的武力威懾。

馬萊也覺得自己能搞定,一把梭哈直接拿下始祖巨人。

就連艾倫本人,恐怕也不希望地鳴到來。

這場不約而至的地鳴,究竟為了誰而鳴響?

它沒有沖著任何一個人來,卻和每個人的命運都息息相關,所有人,無論高尚還是卑劣,都要為了那些卑劣者犯下的錯而承擔後果。

這樣的「連坐」,和最初的「巨人吃人」相比,哪一個更加瘋狂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