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歲老人自訴:請過保姆、去過安養中心后,才知道「晚年能依靠的」是什麼

現在養老方式太多樣了,有跟子女同住養老的,有請保姆在家養老的,也有去安養中心養老的,還有抱團養老的等等。不過,隨著一種「養兒不防老」的思想出現,很多老人也開始不再跟子女同住了。

他們也天真地認為,與其麻煩兒女,遭兒女嫌棄,還不如自己靠自己,然后到了晚年,就去安養中心或者請保姆照顧自己。

那麼去安養中心養老或者請保姆養老,真的會很幸福嗎?其實也不一定,有些人的確能在安養中心過得很好,有些人也能被保姆伺候很舒服。但是,美好的案例,只是少數,畢竟安養中心和保姆,都是需要我們花錢買服務的,里面多多少少都會缺少人性和感情。所以,也就難免會有缺漏。

一位經歷過多種養老方式的鐘阿伯,就非常有感觸,他說:「自從請過保姆,去過安養中心養老后,我才知道,晚年真正能依靠的是什麼!」下面就來聽聽鐘阿伯到底經歷怎樣的養老,讓他如此辛酸!

鐘阿伯、75歲:

我已經退休15年了,現在拿著22000多的退休金,日子看似過得還可以,但是卻十分孤獨。在我退休第五年,我的老伴就不幸去世了,一兒一女又在市內定居了,就留下我一個人在家養老。

一開始,我還能偶爾去做點小工打發時間,或者去公園跳舞、下棋來豐富生活。但是過了70歲之后,我發現一個人在家始終有諸多不便。

首先我有點健忘癥,老是忘這忘那的,好幾次把自己關在門外,衣服洗了還在洗衣機里放一整天,還有更嚴重的,用電池爐燉湯,我給忘記了,最后水都燒干了,電池爐還差點炸了。

其次,我有風濕骨痛,每到陰雨季節,我就腰痛和手酸,嚴重的時候感覺都直不起腰,拿不起東西。所以,我感覺自己漸漸老了,得需要有人照顧了。

這個時候,身邊很多人都建議我去兒女家養老,畢竟「養兒防老」,養育兒女幾十年,老了子女就是我們的依靠。我也試著去兒子家住過一段時間,可我發現,我的生活作息和習慣,跟他們完全格格不入,老是會打擾到兒子兒媳,雖然說他們表面上沒有責怪我或嫌棄我,但總覺得他們會避諱我。

而我又看多了,老人和子女同住,最后鬧得家庭不和的新聞,感覺我們這些老人,跟子女同住好像不大現實了。為了避免我家也會出現這種情況,我還是選擇回家居住。

不過,我也計劃了下我的養老生活,因為一個人獨居肯定不大好,所以我就花2萬元請了個住家保姆照顧我。

當時我請了個40多歲的年輕保姆,叫小翠。一開始感覺她長得還可以,手腳也麻利,每天給我做飯,也會先問過我,想吃什麼中意什麼菜,然后她就會根據我的要求去做。

家里的衛生也是搞得很干凈,幾乎每半個月都會大掃除一次,我的床單被套也經常拿出來清潔和除螨。總之,小翠的服務我還是很滿意的!

但是由于我家常年沒人來,兒子女兒也因為工作忙,只有過年才回,所以這時候,小翠好像覺得我沒人管的一樣,開始變得懶惰,和手腳不干凈。每月我都會拿9000元給她作為我們倆的伙食費,可好幾次不到月底,小翠就說花完了,叫我拿錢。我覺得很奇怪,兩個人的花銷哪有那麼大!

于是,我留心觀察了小翠一個月的花銷小票,和買回來的東西,結果發現,小翠買給自己用的一些生活用品,也納入我給的生活費中。有些買回來的好東西,還私自藏起來,然后休假的時候帶回家里去。

除此之外,我常常放在抽屜里的一些現金,也總是少一兩張。兒子給我買的一些補品,也經常莫名地消失了好幾份。而這些消失的錢財和補品,其實都被小翠偷偷拿回家了。

我委婉地警告過小翠,小翠也收斂了點,但是到了月底卻要我給她漲工資,從2萬漲到2萬5,在我們只有照顧殘障老人才有這麼高,我就沒同意。

而小翠卻拿辭工來逼我,說我不給加她就走人,還說要讓我請不到保姆等到!我一氣之下,直接把小翠開了,請她是照顧自己,沒想到卻找了個吸血蟲,反咬自己一口。

后來,我也請了好幾個保姆,結果也差不多,前幾個月做得好好的,后面幾個月就原形畢露。我漸漸開始不再敢相信能找到一個好保姆。

就在我打算辭退最后一個保姆時,一位老同事,就建議我去安養中心養老,說我每個月花2萬多請一個保姆,而去安養中心養老一個月甚至不需要這麼多,并且在里面還包吃包住,更有人陪伴照顧,比我請保姆要劃算和自在多。

我也曾留意過安養中心的廣告,感覺現在安養中心也挺不錯的,環境好,老人朋友也多,在里面肯定會過得很快樂。當時子女是反對的,覺得我還能自理,去養老還不如跟他們一起生活。但是我卻覺得自己有錢,沒必要靠子女,就一股腦熱住進安養中心去了。

沒想到的是,當我住進養老之后,我就開始后悔了。

在安養中心里,我發現,如果你還能自理,就相對會過得舒適一點,幾個健健康康的老人,一起下棋、嘮嗑、鍛煉,而護工也相對會比較友好的關心我們。但是如果你有啥病痛,會傳染、會麻煩人的話,那麼周圍的一些老人,就會漸漸遠離你,甚至不跟你做朋友。還有護工也會對你減少好感,生怕會連累他們一樣。

還有安養中心的環境,也是兩極分化。靠近安養中心辦公樓,或者平常有人來參觀的地方,就搞得特別干凈,宿舍也是配備齊全,護工也多,里面住的老人是身體健康,精神面貌好的。

而我像我住在后面的,一般參觀進不來的,就顯得條件特別差,6個人住一間,里面有手不好的,有一些疾病的,甚至有個還是排泄不便的老大哥,經常尿床尿褲子。

本來這點也不算什麼,住久了有交情了都能忍受,可是管我們這些有病患的護工,卻不怎麼稱職,明知老大哥尿床,也不來幫忙清潔,搞得我們幾個宿友受不了,自己動手清理。

有時候,我風濕骨痛了,想要護工給我貼貼藥膏,或涂涂藥油,他們也愛答不理。叫他們幫過一次,下一次就很難請求他們了。

幾個住得比較久的宿友,也曾告訴過我,說這里護工都是拿錢辦事的,如果我自己或我的子女,經常給點小費給護工,他們就會對我照顧有加,沒好處給他們,就會這樣,鳥都不鳥你!

其實我們這棟樓的老人,能自理能生活,相對還是算好點,而再往后一棟就是不能自理的老人,他們更是過得凄慘。他們很少被推出了曬太陽,整天關在房間里,雖然那邊護工很多,但每天按時給老人喂食和清潔后,就沒人再來護理,感覺他們活得很痛苦,很沒有自由。

而且他們那邊,經常有人哀嚎,也隔三差五有人離去,每次看到有家屬圍在宿舍門口,我就知道有人走了。

經常經歷這些傷感的、恐懼的事情后,讓我越住越心慌。尤其是兒女遠在大城市,只有過年過節才看望我,我就格外寂寞和恐懼,萬一自己在安養中心有啥事情,他們想回來看我,都要隔很久才能到身邊。

就這樣,我在安養中心大概住了一年左右,我就離開了。

兒子兒媳那會兒也退休了,就強烈要我過去同住,而我這一次沒有拒絕,也沒有挑剔,就隨了兒子養老。

說實話,雖然在兒子家總會有點小矛盾,畢竟兩代甚至三代住在一起,肯定會有代溝和思想差異,但是我感覺,比請保姆和住安養中心會好很好。

首先家人親情的溫暖,外人是給不了的;其次,如果我生病了,即使兒女再嫌棄,他們也會盡力伺候我,從不會推卸責任!

所以,自從請過保姆、去過安養中心后,我才知道,晚年真正能依靠的也就這麼三樣東西:

1、 健康的身體。人老了,身體健康,做什麼都好,兒女不嫌棄,自己也活得自在!

2、 手里的養老錢。不管到什麼時候,錢都是很管用的,尤其是老年人,沒了收入來源后,手里的養老錢,就是我們未來養老的資本和底氣!

3、 老伴和子女。人這一生都是離不開家人的,人到晚年更是如此,沒有人能可以一直獨立生活下去,即使你們自力更生,但是到了晚年,身體漸漸不行了,那麼也一樣需要有人照顧。而這種照顧,也就只有家人才能給予我們最好的最溫暖的。外人也是永遠無法替代的!

結語:其實在當下,不管你認為什麼養老方式好,都不要和家人離得太遠,也不要和家人關系搞得太僵。要知道,人老了,生病了,不能自理了,這家人才是最能讓我依靠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