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連作者都討厭的上弦,十二鬼月最慘角色玉壺,死後連回憶都不配!

在《鬼滅之刃》這部作品中有著豐富多彩的人物設定,即使是身為鬼的上弦之月也都有著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而有那麼一位上弦不僅顏值低、戲份少、毫無人氣、甚至就連死後連走馬燈都沒有,而今天我們就來解讀這位最慘上弦玉壺的一生。

上弦之五玉壺在成為鬼之前,名叫真木從小生活在一個漁村,並且擁有著古怪的癖好,喜歡用極其變態的方式對待動物,把不同種類魚的身體縫在一起並且將魚鱗與骨頭通通放進壺裡,而這種異于常人的行為卻被真木稱之為藝術。

村民們認為他如此怪異,是因為他的父母在一次捕魚工作當中意外去世才會變成這樣,出于同情並沒有驅逐他,而是將真木孤立並漠視。直到一天他在海邊看見了雙親的遺骸,認為那是有生以來從未見過的美麗景象,從而開始研究那種扭曲人性的藝術。

在某天有個孩子取笑他的作品,自詡藝術家的真木便憤然出手將他幹掉,並把遺骸放進壺中,結果被其父母用魚叉刺穿身體,僅剩一絲氣息的真木就這樣被無慘變成了鬼。

變成鬼後的真木失去了所有記憶,但對于怪異藝術的追求卻更加的強烈,甚至開始喜歡捕食小孩,以及改造自己的身體,因為時常躲在自己製作的壺中,從此之後將名字改為玉壺。

無慘對于玉壺的評價是,對于他那變態的想法還蠻欣賞的,另外他做的壺也可以拿來高價出售(PS:玉壺究極打工人),對于偽裝成人類想要研究克服陽光方法的無慘來說,還蠻有幫助的。

過了一百三十年以後,因為上弦之六被鬼殺隊消滅,憤怒的無慘老闆將所有的上弦鬼聚集起來,並且嚴肅的警告上弦需要有自覺,別忘記尋找青色彼岸花的存在。

就當玉壺想要報告老闆自己找到了鍛刀村這個好消息時,自己的頭瞬間就出現在了老闆手中,被命令著與上弦之四半天狗一同前往,準備將人類的鍛刀據點破壞,如此一來就能大大弱化鬼殺隊的能力,這對于玉壺來說簡直猶如得到了至高無上的榮譽。

當玉壺被鳴女傳送到鍛刀村後,玉壺使用血鬼術召喚出無數像魚的怪物,這是他小時候夢想當中用動物做出的藝術品,會自動捕食人類,唯有將妖怪背上的壺打碎才能消滅。

突然一個拿刀的小鬼出現在自己面前,如此迅速找到自己的位置肯定是鬼殺隊當中的柱了,不過在這之前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就是介紹自己得意的藝術品,用五個鍛刀人製作而成的花壺。

玉壺將他們的身體扭曲,並且強調著鍛刀人佈滿厚繭的雙手,將刀插進身體當中強調鍛刀人的身份,甚至能重現慘痛無比的叫聲,不過面前這個小鬼一點都不懂欣賞自己的藝術品,甚至還憤怒的大吼大叫。

這時玉壺使用了血鬼術「千本針」,將霞柱麻痹減緩行動速度,再加上使用讓劍士無法呼吸的「血玉缽」,讓無一郎被困在用刀無法切開的水牢當中,不管多麼強大的劍士,不能呼吸就是廢物。

玉壺知道過不了多久這個柱就會因窒息而死,就繼續前往尋找鍛刀村長的路上,這時看見一個極度專注磨刀的刀匠鋼​​鐵​塚,就算受傷也沒察覺到周圍發生的事情,連自詡藝術家的玉壺也從未有過如此專注的注意力。

感覺自己輸給區區人類的玉壺,雖然憤怒但並未出手殺了鍛刀人,出于藝術家的自尊只想摧毀他的專注,不過就算將他一雙眼睛弄瞎,也沒有絲毫要停止的意思,這使得玉壺充滿了無止境的嫉妒。

突然背後一陣涼意,那個柱竟然逃出了「血玉缽」,在千鈞一髮之際躲過刀刃的玉壺,看見小鬼臉上有著奇怪的斑紋,明明身體已經被麻痹力量和速度卻與先前完全不同。

不過這樣的攻擊根本無法傷害到自己,這時小鬼突然說道「你感覺很遲鈍,因為活了好幾百年吧」自己的脖子突然出現了刀傷,接下來兩邊突然開始嘴炮對方,互相攻擊對方的外貌。

「你的壺好像左右不對稱,技術也太差勁了吧」這句話完全否定了自己藝術家的一生,憤怒的玉壺使用血鬼術,從壺中湧出了一萬隻血液帶毒的食人魚,是無處可逃的攻擊,但是具有斑紋的無一郎,每一個招式都像是強化了數倍,利用霞之呼吸劍技,產生漩渦輕鬆化解了血鬼術。

無計可施的玉壺最終脫皮展現出了最終形態(PS:無一郎是第三個看見這樣形態的人),他在壺當中千錘百煉出比鑽石還要堅硬的鱗片,這也是玉壺最完美的藝術品,不斷講解著自己多麼厲害的玉壺卻被眼前的小鬼頻頻打斷 「再怎麼厲害的攻擊打不中就沒有意義吧」。

當憤怒的玉壺利用鱗片與自己堅硬的身體,繞到無一郎背後將給予致命一擊的時候,如同幻覺的招式竟然使玉壺打空,即便已經使出全力,還是絲毫觸碰不到小鬼,瞬間玉壺被濃霧環繞,再看見彼此的那一刻,玉壺的頭立刻被斬下。

他完全不敢相信竟然被一個乳臭未乾的小鬼斬下了頭,他大喊著 「就算一百條人命也沒有我的有價值,把你們無聊的生命變成高雅的藝術品是你們的榮幸」無一郎覺得囉嗦就將玉壺的頭切成了碎塊,上弦之五就此落幕。

這就是上弦當中顏值最低、戲份最少、毫無人氣、腦子還不太好用的玉壺了(PS:這配置真是太慘了),不過話說回來從血鬼術來看玉壺的實力還是非常強的,可惜最後敗給了自大,我嚴重懷疑當初無慘給他血是看上了他會做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