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民夫婦「不與保姆」同臺吃飯,稱這是家庭習慣,公開保姆月薪9萬

陳浩民一家六口從前在香港生活,如今舉家移居到上海,他們的生活備受外界關注,重點是他們也非常樂意秀自己的生活,尤其在當下,在上海的日常生活受到管控之際,一家人最大的樂趣就是做直播。做飯的時候直播,吃飯的時候直播,只要有空隙,就會與粉絲互動,本意就是為了打發時間,順便拉近與粉絲之間的距離。

不過外界對陳浩民夫婦的一舉一動總是喜歡放大來觀察,所以很容易引發爭議。在最近的一次直播中,這一對夫婦又成為了靶心,這一次被揪著不放的爭議點是他們家的保姆在做完飯未能與陳浩民夫婦同臺吃飯,于是就有網友為保姆打抱不平,認為保姆遭遇了不平等的待遇,還不如辭職。而眾所周知,陳浩民的妻子蔣麗莎向來就是心直口快,容忍不了任何委屈,看到別人說對保姆不公平,她就當著三萬粉絲的面,火力全開,澄清自己沒有不尊重保姆。

這本來就不是一件什麼很大不了的事情,結果卻被放大,還上綱上線,令陳浩民夫婦成為焦點。其實每個家庭都有每個家庭的生活法則,關于保姆是否能上桌吃飯這件事,也見仁見智。從陳浩民夫婦的角度來說,他們家有這種不與保姆同臺吃飯的規矩,并不能因此認定他們不尊重保姆。這源于香港的風氣,在香港請外籍保姆,原則上主顧之間是不同臺吃飯的,而陳浩民一家在香港生活了那麼多年,請了那麼多年的保姆,相信都是遵守這樣的法則,因此他們來到內地生活后,在生活方式上,在與保姆相處的方式,也就沒有太大的改變,對于他們而言,這就是很尋常的生活模式。

客觀來說,只要陳浩民夫婦沒有苛刻地對待保姆,比如克扣工資,或是讓保姆吃剩菜剩飯,與不與保姆同臺吃飯應該也只是生活習慣的問題,這就沒必要大題小做。其實不用網友去調查陳浩民夫婦有沒有不尊重保姆,蔣麗莎在面對質疑的時候,已經第一時間為自己進行了辯解。

蔣麗莎在直播的時候表示,自己家的保姆的確很辛苦,但是全家都很尊重保姆。談及自己與保姆的關系,她聲稱就是員工的關系,她認為自己每個月給保姆付了足額的薪資,那麼保姆做家務是理所當然的,而員工就應該有員工的樣子,這與尊重不尊重沒有關系。

蔣麗莎在回應網友的質疑聲的同時,還公開了每個月給保姆的薪資,一共兩萬元,她還表示這個薪資在上海已經算是很高的了。蔣麗莎的這一番回應也算客觀,她承認保姆比較辛苦,事實上他們家的人口眾多,四個孩子,再加上陳浩民夫婦,還有兩位長輩,一共八口人。人多了工作量自然就大,辛苦就在所難免,而這兩萬元的薪資看似不少,拿起來也不容易,所以雙方之間也是你情我愿的。

另外,關于不與保姆同臺吃飯的原因,除了之前提到的這是他們家的生活習慣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他們家人口眾多,一家八口同臺吃飯都比較困難,再加上一個保姆,不就更擠了,何況保姆也算是外人,如果一起吃飯也挺奇怪的,所以站在陳浩民夫婦這一邊的網友也不少。

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事情,非要被挑起事端,很大程度上,針對的就不是這件事,而是陳浩民夫婦。事實上總是有網友對陳浩民夫婦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非常挑剔,說得不好聽就是無理取鬧,比如早前蔣麗莎公開用9000元買了貴價菜,有人就說她炫富;比如蔣麗莎自行聯絡物資送給上海有需要的民眾,又被質疑在作秀;再比如陳浩民直播賣酸菜,連酸菜都被質疑有問題。

種種跡象證明,問題的根源根本就不在這些事情上,而是針對在了陳浩民夫婦身上。當然陳浩民夫婦想必已經習慣了這種被指指點點的日常,所以他們懶得理別人怎麼看,得空的時候為自己辯解,沒時間就懶得理會,生活日子繼續過,也算是活得自我、超然。

PS:圖片均來自互聯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