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38話:黃昏與戴斯蒙德首次交鋒,成功引起對方興趣

懇親會大佬云集,除開唐納文·戴斯蒙德以外,還有評議會書記拜倫、人民軍麥克尼爾中校、法納姆檢察官以及太空局的雅嘉怡卡。可謂是妥妥的情報源,安全屋內,工作人員看了懇親會的參加人員之后,認為有必要增派人手幫助黃昏前輩。

碰面

然而管理員卻是潑了她一盆冷水,因為只要他們前去支援,不出五分鐘,就會被十幾個安全局的人圍住,三十分鐘后就會被送到審問室。

三腳貓功夫的間諜,跑過去也就是為黃昏添堵。管理員讓手下清楚他們在敵國陣地的正中央,而伊甸學院則是第一陣線。

黃昏在見到戴斯蒙德之后,第一時間交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并把身份亮明,這樣一來,戴斯蒙德多少也就會對自己有些印象。

而對于這個男人,黃昏早已翻閱了他過往的各種演講以及公開出面,但伴隨著戴斯蒙德淡出大家的視野,了解他的方法就幾乎等于零。如何獲得戴斯蒙德的好感并讓他對自己產生興趣,關鍵就在于這一次的摸索。

只要能夠在第一次留有好印象,那麼將來他一定會揭露這個男人戰爭計劃的全貌。

難以琢磨的唐納文

對于黃昏的道歉,唐納文表示自己有聽說過這件事,但因為實在是太忙,所以才沒有時間處理,這讓得達米安感到十分驚訝,沒想到父親還是會關心自己的。既然唐納文沒有時間處理這件事,黃昏也就十分自然地說道,自己來日會登門賠罪。

然而還沒等黃昏說完,唐納文卻是一改之前的嚴肅,笑著對黃昏說道:「不,不用了。」這個回答斬釘截鐵,讓得黃昏好不容易聊出來的話題,直接終結。

唐納文認為這不過是小孩子耍耍而已,沒必要這麼隆重,對方的寬宏大量,讓得黃昏一時語塞。

不過達米安聽到父親的回答之后,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對著父親說道,戴斯蒙德的人被打了,真的就這麼算了嗎?

黃昏也接著達米安的抱怨,在肯定達米安的同時,繼續輸出要賠禮道歉的想法。然而唐納文卻依舊是擺出了那副不用了的面孔。黃昏知道,對方如此直截了當,在繼續執著下去的話,或許會產生反效果,所以也只好感謝對方的寬宏大量。

達米安認為父親終究是不關心自己,他顫抖地說道,被安妮亞來上一拳,讓他受到了很大的侮辱,即便是臉也腫了起來,作為父親難道不應該為自己的兒子生氣一下嗎。

達米安還想繼續說下去,但父親唐納文只是稍微吸氣與呼氣,其發出了嘶嘶的聲音,就讓達米安不敢再說下去。

被嚇到的達米安連忙改口說道這并沒有什麼,并就剛剛的對話向父親道歉。看到兒子順了自己的意,唐納文再次擺出那副僵硬的笑容。

黃昏看著關系如此微妙的父子,也忍不住說道達米安會感到生氣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畢竟這一切都是因為他沒有教好安妮亞。

黃昏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面露無奈地感嘆其實就連自己都無法理解女兒異于常人的行為,讓得達米安三人組都不禁感嘆阿貝其實也并不容易。

完美的話術

黃昏表示自己有監督的責任,但要他完美地管教小孩,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父母有權支配孩子這個想法非常不可取,擅自對孩子有期望和失望也同樣不是一件好事。黃昏利用自己的家庭反過來教育唐納文,既不會太難聽也容易讓對方接受。唐納文在頓了一會之后,也表示羅伊德說得有道理。

不過他所理解的,是人與人之間,即便是血親也無法真正了解彼此。也就是說,人與人之間永遠無法相互理解。唐納文這番話可就讓達米安感到十分傷心,畢竟公開將自己的孩子歸類為別人,無疑是讓父子間的距離變得更遠。

黃昏認為唐納德或許就是因為這樣,他的黨派才會采取武力的方式,逼他國就范。雖然很想給唐納文來上一拳,但黃昏在停頓一下之后,卻是笑著說道對方說得有道理。

這樣的回答顯然在唐納文的意料之外,黃昏接著說道自己職業是一名精神醫生,但他在為病人治療的時候,自認為對病人的了解都不到一層,這時候在講自己能夠了解別人,那就會顯得更加傲慢了。

不過即便是相互了解十分困難,他都沒有放棄去了解,安妮亞在家中經常會做出一些讓人匪夷所思的行為,黃昏聲稱自己雖然理解不了,但還是會嘗試接納對方的想法,并制造聊天的機會,從而進一步了解對方。

雖然這其中有成功也有失敗,但即便是堅信人與人不能相互理解的唐納文主席,不也是在百忙之中特意過來與貴公子見面。

黃昏的話可謂是無懈可擊,既沒有反駁唐納文的觀點,也表達了自己的意見,這更像是延伸了唐納文的觀點,讓它變得更為正確與客觀。唐納文認為羅伊德說的是對的。

得到良好的反饋,黃昏繼續借題發揮,通過達米安對父親的尊重這一件事進行展開。并說道他經常聽到女兒安妮亞說起達米安寫的有關他父親的工作,當然,實際上這些都是黃昏偷聽過來的。黃昏詢問唐納文有沒有看過達米安寫的報告,得知對方沒有看過之后,更是吹起了彩虹屁。

黃昏聲稱在聽聞達米安對自己父親的描述之后,感到十分感動,這讓得鐵面的唐納文也忍不住說了一句「是嗎?」。黃昏說自己對于唐納文主席的黨派最初是抱著批判的角度去看的,但在聽了達米安的報告之后,卻是對統一黨產生了興趣,也深切地感受到了主席是為了國家的利益著想。

黃昏這樣的回答可謂是滿分,通過之前對統一黨抱著批判的角度去看待,表明自己并不會向其他人一樣,會對他阿諛奉承。因為達米安的報告改變想法,不僅緩和了他們父子間的感情,還讓得這一次自己的出現變得極為合理。

畢竟是感興趣,所以才想多和主席聊一聊。黃昏笑著說自己還考慮著要不要加入后援會,雖然大家都知道是在開玩笑,但這一份真切,卻是提起了主席的興趣。

收獲

「你叫佛傑對吧,真是個有趣的男人,與你相處起來十分愉悅」。得到這一份反饋,黃昏其實已經心滿意足,畢竟第一次見面,總不可能達到暢所欲言的地步。

黃昏十分識趣地準備離開,并讓達米安同學等人不要告訴安妮亞自己出現在這里的事情,畢竟那孩子天生就別扭,若是讓她知道自己將她的糗事說出來,保不準她會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來。

黃昏認為安妮亞并沒有討厭達米安,他也希望兩人能成為好朋友,達米安想起美如畫的安妮亞,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但想起身邊還有兩個小弟,立馬就說道自己才不會將那種平民女人放在眼里。此時的氣氛徹底緩和,黃昏也到了撤退的時候,主場再次交回給他們父子。

唐納文詢問達米安還有沒有其他事情,達米安一時怯懦說了沒有,父親聽聞也準備直接離去,達米安這時候想起了前不久羅伊德先生以及安妮亞說過的話,頓時鼓起了勇氣。

他一鼓作氣對著父親喊道,自己期中考試獲得了星星,雖然只有一顆,另外其他科目也差一點就拿到了,不過國語只考了50分這樣子,還有他制作的獅鷲勞作獲得了金獎,達米安是想將在學校所做出的努力都告訴給父親。

唐納文在聽聞之后,沒有因為他國語考試只有50分而責備對方,反而是贊許了達米安。

面對父親的夸贊,達米安呆住了,他詢問父親這一次為什麼會過來,而唐納文只是說道不過是一時心血來潮,讓他不必在意。

不過在臨走之前,父親還是對著達米安說道,讓他繼續努力,不要讓戴斯蒙德的名號蒙羞。

父親這一番話,無疑是對達米安最大的認可,一向喜歡裝酷的達米安也都露出了開心的笑容。看著大哥得到認可,兩小弟也是由衷地為他感到開心。

不遠處的黃昏,望著逐漸離去的戴斯蒙德,這一次的收獲并不大,但他已經抓住了他們父子倆的距離感,促進他們的父子關系,對于B計劃來說也有莫大的好處。

不過戴斯蒙德這個人可真是讓人琢磨不透,黃昏不太清楚采用這種迂回的方法能否奏效,所以回到安全屋后,一定要好好整理這一次的會談。

回到家中,黃昏望著熟睡的安妮亞,聽到安妮亞說的夢話,他還是忍不住感嘆,這娃真的是一點煩惱都沒有,自己根本不清楚她到底在講什麼。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