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41話:尤里的工作日常,叔叔對他很是欣賞!

「呼叫呼叫,目標已經走進房間,三個人。后面兩個身材應該很高大,他們避開了窗戶和房門,從腳步聲來看,是一個行家。目標人物康拉德坐在靠前的沙發上。」尤里通過監聽,報道出了此次目標人物的具體位置。在確定交易之后,保安局也開始進行收割。

尤里的日常

尤里脫下耳機,很快中尉就帶著人來到了交易所在的地點,雖然間諜想要從窗戶逃走,但早已摸清楚地形的尤里已經蹲守在這個地方,不出意外,此次行動他們大獲全勝,賣國賊們也都獲得了進入豪華牢房的套餐服務。

剛剛處理完這件事情,回到保安局,長官在表揚了尤里之后,當即又下達了另一個任務。根據情報調查,今日西國出現了不少有關東國的負面新聞。

雖然這些新聞也都是捏造的玩意,但新聞的發出,卻是東國的地下出版社賣給西國的。保安局根據線索,從寫手當中順藤摸瓜地查到了一個人物。

此人名叫富蘭克林·珀金。前政權時期的一名報社記者,當時因為煽動反體制,所以被當作是激進派逮捕,長官想要尤里盯緊這個人,并把地下買家給順道揪出來。

雖然這些都是子虛烏有的報道,但西國卻是有人會相信這麼荒唐的言論,所以為了抑制戰爭的苗頭,他們必須在影響變大之前,抓住對方。

新的任務

中尉認為長官給尤里的任務實在是太多了,但尤里卻似乎早已習慣這樣的高壓工作,并且樂此不疲,尤里覺得只要一想到這種垃圾竟然和姐姐呼吸著同樣的空氣,他就感到難以接受。

調查開始,富蘭克林·珀金,6日7點21分起床,收聽新聞,8點分10分去往郵局上班,乘坐U8線3號車廂,同一車廂其余人員的名單,還請見附錄。

尤里對富蘭克林的調查可謂十分詳盡,不僅列舉出了他幾點幾分干了什麼事情,只要是與他發生過接觸的人和事物,都會被詳細記錄。雖然截止到目前,還沒有探測到他有任何可疑的行動,但尤里僅憑一個監聽器就能做到這種地步,也已經十分強大。

中尉感嘆尤里實在是太努力了,從接下任務開始,他已經通宵了兩晚,他至今都沒有見過還有喜歡自我壓榨的員工。然而對于中尉的關心,尤里卻不以為然,因為通宵兩天晚上,對他來說已經是基本操作。

中尉拿起一份報告,念了一下:「7日8點0分上班,午餐,費約兒德的B餐」。中尉念到這里,很顯然感受到了尤里狀態的變化,但在停下來之后似乎又沒有任何異常。緊接著他又念到:「費約兒,約兒」。尤里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樣,狀態變得不正常。中尉認為他累了,需要休息,但尤里還是拒絕了這樣的請求。

正當這個時候,尤里聽到了耳機里面傳來了敲門聲,珀金開門之后,原來是房東太太跑過來催促他快點交房租,已經捉襟見肘的珀金一時間交不出房租,他希望房東能夠寬限一段時間,但房東很顯然不吃他這一套,最后只限他兩天之后,必須把房租給交上,否則就趕他出門。

房東走之后,珀金謾罵了一句,隨后便準備出門干活,臨走之前還跟父親說道飯已經做好。尤里和中尉決定跟蹤對方,看著珀金鬼鬼祟祟的模樣,他們也都知道接下來他是要搜集素材,然后尋找買家了。

某NN直呼內行

由于他并不是記者,在當時候只能[偷.拍],但又因為拍攝的畫面總是模糊不清,所以他只能放棄廣場的宣講畫面。

走到巷子里面,一個小孩在向小伙伴炫耀父母給自己買的彭德曼手槍,珀金看到之后,直接將他的手槍搶了過來,并隨手一扔,丟進了垃圾桶里面。

幾個小朋友看到這一幕自然是立馬跑到垃圾桶旁邊尋找玩具槍,而珀金則是拿出了照相機拍下了這一幕。原來他是想要寫一篇東國孩子因為饑餓,不得不翻垃圾來吃的報道。珀金這手法,不去當今的某NN做媒體,還真的是浪費了人才。

小孩在找到手槍之后,呵斥了這個奇怪的阿貝,并且揚言要舉報他交給秘密警察,然而珀金卻是對著拿著玩具槍的孩子說道,像他這種只懂得獨享的貪心鬼,帶有西國思想色彩的小孩子更容易被抓住哦。

被珀金這麼一吼,小孩頓時被嚇到了,尤里看到這一幕,已經忍不住上前,但此時還沒到收網的時候,所以中尉還是阻止了他。

在挖出買家之前,他們不能打草驚蛇。回到家的珀金當即寫出了一篇詆毀東國的報道,這時候他年邁的父親也走了出來。

他詢問珀金是不是出去做了危險的工作,珀金雖然是做了,但并沒有向父親承認。父親更是感嘆道,當時如果他不要搞那些奇怪的正義感,或許還能繼續當一名記者。

父親的話,很顯然戳到了他的痛處,珀金認為想讓家人生活的這個國家變得更好,并沒有什麼問題,就像是現在,即便是為了維持這樣寒酸的生活,也同樣需要錢啊。

難處

珀金越說越激動,他認為如果當初家里有錢的話,媽媽說不定也能夠......還沒等他說完,珀金便站了起來,不再提過往的傷心事。

一旁偷聽的尤里,原本已經將他的罪行全部寫了下來,但聽到他這麼做的初衷竟然是為了家人,尤里猶豫了,很快他就將寫出來的報道撕下揉爛。

時間來到11日8點36分,珀金起床上班,經過多天的觀察,他并沒有在自家和別地聯系買家,如今唯一的可能性,也就是他的上班地點了。

檢閱科的同事將沒有問題的郵件交給了喬瑟夫同時搬運,抓住了時機的珀金當即就上前幫了他這個忙,有熱心腸的同時幫忙,喬瑟夫也開開心心地出去吃個午飯。原來珀金是利用職務的便利,直接躲過了檢閱,然后光明正大地將郵件寄送出去。

見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尤里,在等到下午三點,珀金準備上班的時候,實施了收網行動,剛起身的珀金看到樓下的尤里,他就知道了自己已經涼涼。

沒有辦法的他,只能抱歉地對父親說道,自己恐怕暫時回不來了。說完這句話,他不安走下樓梯。

尤里拿出了他準備投遞出去的信件,如今的他,可是證據確鑿,想跑也跑不掉,另外買家那邊保安局也已經端了,只能認命的珀金這時候反而是釋然了,他調侃著說道,沒想到保安局的人竟然會這麼貼心,會在樓下等自己出來。尤里表示這麼做只是不想讓他年邁的父親擔心。

收網

被拷上手銬,珀金嘲諷著說道:「與政府為敵的我,和成為走狗的你,到底誰更悲慘呢。」尤里沉默了一會之后,卻是說道,自己絕對不會做出讓姐姐傷心的事情。

臨走之前,尤里還對珀金說道他會幫他的父親申請多一些補助金,多多少少能夠補助他的生活,直到這時候,珀金才緩緩說出了那一句:「謝謝你。」

回到保安局,局長拍著尤里的肩膀稱贊了他的業務能力。尤里被叔叔這麼一拍,雖然感到有所不適,但還是說道這是他的榮幸。

局長詢問他會不會覺得這樣的高壓工作會不會受不了,而尤里卻是認為他十分適合這份工作,倘若能夠抓到間諜黃昏的話,那會更好。看到尤里的決心,局長也認為自己選了一個好的部下。所以叔叔決定下一次,會請他去吃一頓烤肉。

入夜,佛傑家的門鈴被按起,打開門后,他們見到的人正是尤里。約兒詢問他為什麼要大晚上跑過來,尤里也只能不好意思地說道,他只是單純地想來看看姐姐。

看著疲憊到有些發抖的尤里,安妮亞安慰地拍了拍他的大腿,正當尤里吐槽的時候,約兒也給他來了一記摸頭殺。

「工作辛苦了,我這就去泡茶哦~」

聽到姐姐的這句話,尤里心花怒放,所有的疲憊一掃而空,在安妮亞感到有些反胃的情況下,尤里也結束了開心的一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