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48:安妮亞成功化解危機,黃昏盛裝打扮

約兒三人正謹慎地往前走去,迎面而來的是巴納比,安妮亞緊張地看著走廊的情況,在這麼下去,母親就要開始Z斗了。

不知所以的黃昏,此時還以為安妮亞在為剛剛的事情生氣,身為一名好父親,他以哄小孩子的語氣對著安妮亞說道:「我買給你就是了,別生氣了,好嗎。」

聰明的安妮亞

然而安妮亞此時早已不再想鑰匙扣的事情,因為只要母親這邊一鬧起來,只要有游客驚叫,父親也會立馬跑過來查看情況,屆時他們三人的家庭關系也就迎來結束。

安妮亞一言難盡地望著父親,因為上船這件事是自己要求的,所以她必須要扛起這一份責任,但因為不知道如何支開父親,安妮亞感到很是為難。被安妮亞用這種奇怪的眼神凝視,黃昏大為震撼,他不知道這種表情,到底蘊含了怎樣的情感?

黃昏起初認為,自己不過是拒絕了買一個鑰匙扣,她就如此傷心,或許安妮亞正處于情緒波動較大的年紀,不過他很快就想起了當初安妮亞擺出來的沙盤,在他看來,安妮亞一直都在努力壓抑盤旋在內心的巨大黑暗,她內心的傷至今都未能好。

緊接著黃昏又想起管理員所說的話,看來,管理員早就已經看透了事情的本質,這讓他不得不贊嘆管理員能夠坐上這個位置,確實厲害。

一直搞錯重點的黃昏認為自己必須要完成這個名為休假的任務,而這時候,服務員也走了過來,向他們推銷本店最新、最時尚的產品。

服務員一個勁地給黃昏推銷著奇奇怪怪的穿搭,起初黃昏并不感興趣,因為對于他來說最重要的,是如何讓安妮亞開心,而不是給自己買衣服。安妮亞見到服務員小姐姐的神幫助,當即就嚴肅地對著父親說道。

「你根本就不懂,冒險就要享受平時感受不到的快樂,因為好快樂,才會忍不住想要買鑰匙扣之類的東西。」

而你作為父親,根本就沒有參與感,父親這樣的話,安妮亞也會提不起精神。為了讓安妮亞更享受這一次的旅程,父親應該要使出全力來表現高興與參與感才對。安妮亞一語道破天機,黃昏更是感覺大夢初醒。

被安妮亞點醒,黃昏也意識到了自己到底哪一步做錯了,身為西國頂尖J諜,他雖然擁有千張面孔,但卻是忘記了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全身心的投入。黃昏為了也讓自己體驗到參與感,當即對店員小姐說道:「請讓我試穿這些衣服。

」在即將進入試衣間的時候,他更是回頭說道,要試穿店內所有的衣服,看來黃昏的決心還是十分之大的。安妮亞更是添油加醋,指了指旁邊的大花褲,表示自己看到后很愉快。

就這樣,黃昏在安妮亞的囑咐之下,一臉認真地走進了更衣室。安妮亞困住父親的計劃成功,如此一來,他們的家庭危機也就暫時化解了。

不過她剛要跑出去,立馬就想起父親是一個變裝大師,換一套衣服,對于他來說,只是一瞬間的事情。然而在安妮亞又等了一小會之后,也沒見更衣室打開門,通過D心,安妮亞得知父親在里面已經接近崩潰,黃昏搞不懂,這些奇怪的服裝,到底怎麼才能表現出興奮感,黃昏的審美不允許他就這麼隨便地走出去。

成功困住父親,安妮亞立馬往門外跑去,此時約兒和巴納比剛好擦肩而過,正當安妮亞以為沒有Z斗的時候,一把鐮D從約兒的身后揮出。

憑借著超強的反應速度,約兒不僅躲開了,甚至還保護了奧爾卡夫人以及費希爾。

雖然躲開了,但約兒也感到十分驚訝,因為在攻J到來之前,她都沒有感覺到S氣。

這也就是說,眼前這個男人,他實力很強。

從他使用的工具來看,應當是一個中距離的攻J選手,要想帶著奧爾卡夫人兩人一娃離開不太現實,所以約兒小姐不得不在此應對。

由于巴納比十分擅長使用鐮D,約兒小姐一時間甚至找不到靠近的機會,而他們的Z斗同時也引起了不少游客的注意。繼續下去的話,任務注定會失敗。

正當約兒小姐感到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安妮亞卻是拍著掌說道:「哇,好厲害,馬戲團的大姐姐好帥哦~」安妮亞露出了智慧的眼神,眾人聽到這番話之后,也都反應了過來。

街頭表演

「什麼嘛,原來是街頭表演,不愧是豪華游輪。」游客們紛紛拍手叫好,約兒也終于松了一口氣,看來戴上面具之后,女兒并沒有認出自己。

有安妮亞的幫助,約兒也就能夠光明正大地發動J攻,觀眾雖不明,但覺厲,看得是津津有味。

不知道是不是空間限制,放不開手腳,還是自己害怕進入到他的領域,手腳變慢,經過一番較量,約兒依舊沒能靠近對方。

放棄防御直接進G,或許能夠解決,但受S的話,又會被觀眾懷疑,約兒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候安妮亞繼續給母親加油鼓勵,觀眾們也都起哄給巴納比鼓勵。

被觀眾吸引注意,巴納比短暫停了下來,正當他打算將群眾一網D盡的時候,還沒掄起S鏈,他就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只見約兒已經「尾S化」,如同S神一般沖了過來,巴納比驚慌當中,揮出了S鐮。

但約兒小姐精準定住了他的鎖鏈,并通過慣性,讓鐮D飛回到他的身邊。

巴納比十分艱難地才躲開,不過亂了陣腳的他,已經不是約兒的對手,借著S鏈,約兒不僅擋下了他的攻J,還利用這些鏈條,徹底封住了巴納比的行動。

伴隨著約兒騰空而起,一招,巴納比徹底暈了過去。

為了演好這出戲,約兒「帶著」大塊頭一同向觀眾謝幕,在愣了好一會之后,觀眾也才反應過來。給予了他們響亮的掌聲。圍觀的眾人紛紛散場,安妮亞看著拎起大塊頭就跑的母親,認為日后自己還是聽話一點為妙。

心態崩潰的黃昏

父親這邊,似乎已經依靠自己獨特的審美,終于駕馭住了這一家店鋪的服飾,安妮亞當即趕回店內,氣喘吁吁地在門外等待父親打開試衣間的門。

這一次她既幫助了母親,又沒有讓父親發現,安妮亞的任務順利完成,擦拭著流淌下來的汗水,她知道,這次勇者獲勝之后感到的喜悅。

試衣間的門被打開,黃昏緩緩走了出來,只見他手持木D架在肩膀上說道:「這些,我全都要。」

黃昏認為自己已經摸索出了一套獨特的審美,無論是從哪一方面,都能夠表現出自己的熱情,店員小姐姐在看到之后,也只能客套地說道,您穿起來十分好看呢。

然而安妮亞看到之后,卻是直接回了一句:「丑S了。」聽聞安妮亞說出這一番話,黃昏大腦陷入了宕機狀態,沒想到精心的打扮,品味卻被全盤否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