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58話:彭德為取寵弄巧成拙,意外碰見真險情!

伴隨著黃昏一聲令下,彭德聽話地跑了過去,作為佛傑家的看門狗,彭德正在全力地接受訓練當中,彭德極速地向弗朗基沖去,一把就咬在了他早已穿戴好護具的手臂,并將弗朗基壓到在了地面上。

彭德的訓練

「很好,攻擊手臂或腿,讓對方喪失抵抗能力!」黃昏對彭德的行動感到十分滿意,不過他還是叮囑著彭德,記得避開要害,如果造成致命傷害的話,就沒辦法問出情報了!

弗朗基被彭德壓得喘不過氣,直接打出感情牌:「你這家伙,我可是照顧過你的耶,竟敢忘恩負義。」望著怒斥自己的弗朗基,回想起前些時日的生活,彭德還是松開了口。彭德松口,黃昏可就不開心了,畢竟這樣的行為,在實戰中是十分危險的,另外即便是反復地撕咬,也可能會對犯人造成致命性傷害。黃昏認為彭德實在是太溫順了,吠叫以及撲咬都不太適合他。

作為真愛,弗朗基憤怒地抱怨為什麼要讓他扮演壞人的角色,怎麼說他的本職工作也都是一個情報販子,黃昏敷衍地解釋道,為了訓練,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弗朗基讓黃昏用500字來解釋沒有辦法這件事,黃昏對此也是信手拈來,「鑒于形勢日趨緊張,火藥味越來越重,有必要做好以防萬一。」黃昏振振有詞,但這似乎也不是弗朗基假扮壞人的理由。黃昏沒有理會弗朗基,接著想要繼續訓練氣味鑒別和搜尋爆炸物,然而彭德的精神狀態,卻是集中不起來。

弗朗基認為,彭德以前在蘋果計劃里呆過,應該對這樣的訓練產生了抵觸的心理,彭德也是深受感觸地點了點頭。

反常的彭德

在彭德的記憶里面,實驗室的人對待自己,總是各種嫌棄,這讓得彭德心里很不是滋味,弗朗基認為,無論是訓練還是實戰,對于狗狗來說都跟游戲一樣,他認為黃昏應該更開心地與彭德相處才行。教完黃昏帶狗之后,弗朗基讓黃昏帶狗溜溜,轉換心情,便轉身離去。

走在街上,彭德四處嗅著什麼,很快,他就看到了未來,在未來里面,一個小孩子會經過這個地方,因為冰淇淋掉在地上,失聲痛哭。彭德看到這段未來,整只狗都提起了精神,感嘆道,這不就來活了?

在未來里,小朋友因為這件事,被同伴們嘲笑成冰淇淋坨子,很快他就見到了這個手持兩頂雪糕球的孩子出現。在彭德的想象當中,只要自己及時出手,不讓小朋友的冰淇淋掉在地上,那麼它就能夠得到羅伊德先生的夸贊。

一想到能夠被夸贊,彭德當即沖了過去,只可惜它這麼做,即便是人,也都會被嚇到,黃昏更是以為彭德要狂扁小朋友,當即拉緊了繩索。

最后小朋友因為驚嚇,雪糕掉在了地上。原來未來預判了彭德的預判,造成雪糕掉地的最終結果,竟然是自己。黃昏看到彭德闖禍了,當即給小朋友賠禮道歉:「對不起,少年,我會賠償你的。」

最后事情以小朋友獲得三個雪球告終,黃昏呵斥著彭德,沒想到平日乖巧如它,竟然也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不過彭德依舊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很快,它的耳朵又豎了起來。

在新的未來里面,一位老爺爺走在路上,被一輛極速飛馳的腳踏車撞到在地上。為了能夠拯救這位老爺爺,彭德再次沖了出去并一把咬住了老爺爺的衣服,阻止他繼續前進。老人被彭德咬住,也是嚇了一跳,雖然最終老人獲救,但黃昏并沒有理解它的用意。

黃昏認為,彭德今天反常的表現,證明了它平時的訓練量還不夠,所以回去之后,應該加班加點,對它嚴加管教。彭德知道黃昏不同安妮亞,這樣的行為是得不到理解的了,所以無法得到夸獎的他,意志也開始消沉起來。

黃昏繼續牽著彭德,他對彭德的行為感到十分奇怪,看來,彭德也像安妮亞一般,自己對他的了解還遠遠不夠。

真險情

在接下來的散步當中,彭德又預見了新的未來,但一想到黃昏會臭罵自己,也就打消了上前阻止的念頭。黃昏認為彭德大底是生病了,應該帶去醫院檢查一下,而這個時候,彭德的耳朵又翹了起來。

在這段未來里面,它看到了熊熊大火,一名女子正對著著火的房屋撕心裂肺地大喊「凱西」二字,從她的表情來看,凱西對她來說應該是極其重要的存在。彭德整只狗都不淡定了,畢竟這個是人命關天的大事。

彭德感到左右為難,因為擅自離開的話,又會被羅伊德先生罵,可如果不去的話,這將會是一場重大的悲劇。彭德看到起火的那間房子之后。

當即做出了最后的決定,準備前往火災現場營救凱西。然而黃昏這一次卻是提前拉住了它,讓得彭德開始大叫起來。

沒辦法的黃昏只能跟著彭德來到火災現場,此時熊熊大火已經燃起,消防隊員還沒有趕到,火勢的蔓延要比想象中還要迅速。

黃昏詢問旁邊的阿貝現在是什麼情況,阿貝則是讓他放心,因為所有人都已經完成了撤離。眾人一邊在等待消防車的到來,一邊感嘆,最近發生了不少火災,也有傳聞說這是故意縱火。

然而在這個時候,「凱西」這個名字再次出現在了彭德的腦海里,看來凱西并沒有被救出來。

為了救出凱西,彭德直接咬斷了狗繩,擺脫了黃昏的束縛,直接往大火里沖了進去。黃昏覺得彭德的反常行動,或許當真是嗅到了什麼也不一定,索性也跑了進去。此時房屋內,濃煙滾滾,由于房子大部分都是木制品,這也導致了火勢十分迅猛。

黃昏沖了進來之后,大聲呼叫著彭德,很快他就聽到了彭德的回應。只不過黃昏看到彭德的時候,一塊燃燒的木塊即將砸向彭德。

在這種危機情況,黃昏一個無影腳,直接把火燒棍踹飛。此時室內的溫度越來越高,黃昏也沒有看到有落單的孩子,立馬問道彭德到底在做什麼。

只見彭德緩緩轉過頭來,嘴里咬著的,正是一只名為凱西的小狗狗。

黃昏也沒想到,彭德居然找到了一只沒有被營救出來的幼犬。黃昏嘆了一口氣,心里明白彭德是為了救狗,才會不聽自己的話,不過現在可不是溫馨擁抱的時刻,在沒有走出大樓之前,他們都還算不上安全。一人一狗當即往出口跑去。

然而此時的火勢已經不容樂觀,剛走出房門,大量燃燒的木塊就砸了下來,退路已經被阻斷,彭德與黃昏再次陷入到了危險當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