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30話:夜帷深愛著黃昏,最大的野心就是成為他的妻子!

安全屋內,管理員聲稱組織為了萬無一失,決定安排眼前這位美女,協助黃昏梟作戰。而這位美女,也就是黃昏在醫院工作中的協助者,其名為費歐娜·弗洛斯特。真實身份同樣是一名間諜,外表看上去是一個極其冷酷的女人。

后輩間諜

管理員讓夜帷將這件事告訴給黃昏,并讓他們自己擬定接下來的計劃,因為對后輩的擔心,管理員還不忘叮囑夜帷一定要小心謹慎,不可耽誤了梟計劃的執行。

夜帷看著墻上關于梟計劃的進程,管理員也解釋道在入學之后,梟的計劃就遲遲沒有進展,不過這個任務本身跨度就十分之大,所以目前來看,還是處于正常的狀態。

夜帷向管理員道歉,聲稱如果當時自己有空的話,自己扮演妻子這個角色效果會更好,不過她認為現在更換也不遲,所以想要以任務的名義,成為羅伊德先生的妻子。然而管理員卻是認為,頻繁更換,會引起周圍人的閑言碎語,現在的妻子是當地人,在處理事情上,效果其實會更好,管理員讓夜帷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便可。

而這個時候,夜帷卻是小聲嘀咕道,如果讓佛傑夫人主動退出的話,那麼讓她上位也就成了無可奈何的事情。夜帷說完就轉身離去,讓得管理員都忍不住對她發出警告。

在同伴們看來,夜帷是一個一心為了任務而面不改色,讓人畏懼的家伙。作為一個后輩,為了出人頭地連黃昏的功勞都敢搶,當真是蛇蝎心腸。夜帷在他們的閑言碎語當中走了出去,正如他們猜想的那般,夜帷是一個有野心的人。

來到佛傑家,聽到門鈴響后,約兒小姐打開門一看,見到了上門拜訪的夜帷。夜帷聲稱自己是羅伊德先生的同事,上次安妮亞做工作調查的時候,掉落了一個放大鏡在醫院里面,這次是專程送過來的。

約兒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因為丈夫前不久剛和安妮亞去遛狗了,夜帷當然知道這一件事,她就是故意選在黃昏不在的時候,想讓約兒小姐知難而退。

約兒小姐讓費歐娜進屋坐坐,費歐娜也并不含糊,坐下來之后,優雅地喝著約兒小姐泡的咖啡。時間在安靜當中彌漫著尷尬的氣息。

刁難

約兒望著如此漂亮的姑娘,內心是一直在贊嘆對方,而被盯久之后,夜帷也是十分自然地問約兒小姐是否有事問自己。雖然約兒口頭上說沒有,但夜帷覺得自己已經猜透了她的內心,認為約兒小姐已經將她當成了外遇的對象。

夜帷說道他們的家可真漂亮,而約兒也十分客氣地說這些都是丈夫的功勞。雖然夜帷十分想立馬就將約兒小姐排除到任務之外,但從進屋到現在,約兒小姐都沒有表現出任何破綻。

直接動手或許能夠最快讓自己上位,但風險也十分之大,夜帷思索了一番之后,決定還是通過引導的方式,讓約兒放棄。

夜帷不知道的是,好在她沒有直接動手,因為如果動手的話,結局只會是她被制服。畢竟約兒小姐攻擊力加滿,就連黃昏都不是她的對手。

夜帷打算從孩子入手,先是贊嘆安妮亞的活潑可愛,然后再說道養孩子十分辛苦之類的話,加上安妮亞并非是她親生的孩子,應當有所抱怨。

然而約兒小姐卻是認為,小孩子就應該活潑一些好,如果過于沉默,她反而會心慌,不知道該如何帶孩子。約兒表示她與安妮亞生活在一起十分開心,而望著約兒一直都以母親自居,夜帷也忍不住冷哼了一聲。不過約兒很快就說出了自己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在很多時候,都是羅伊德先生幫自己解圍。

聽到約兒主動跳下圈套,夜帷立馬就抓住了她的這個弱點,隨即說道自己也經常在醫院聽羅伊德先生抱怨,說著我老婆總是......還沒等她說完,黃昏和安妮亞就回到了家中,計劃沒得逞的夜帷只能暫時作罷,約兒更是在自己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之下,跑到了羅伊德的身邊。

加密通話

對于丈夫這麼早回來,黃昏解釋道是看到了天氣似乎有些不對勁,所以提前回到了,而對于夜帷的出現,他也意識到了組織可能是加派了新的任務或者指令給自己。

兩人開啟了一波加密通話,黃昏詢問她來這里有什麼事情,而夜帷卻是回答道只是在勘查代號為梟的現場情況。

安妮亞通過讀心術,也得知了眼前這位姐姐,同樣也是一名間諜。黃昏不知道夜帷到底想要干什麼,他們平時為了安全,一般不是在必要的情況之下,都不會接觸。

然而夜帷卻是沒有理會黃昏,反而是質問起出去遛狗,是否也是梟計劃的必要步驟,她認為遛狗帶娃這種小事,應該交給女人來做,她質問黃昏,約兒是不是不配合對方。

對于夜帷的話,黃昏依舊搞不清楚她到底在說些什麼,畢竟梟這個計劃,是由他全權負責的,除開上頭的指示,其他人根本沒有資格插手。

夜帷認為像黃昏這樣的大能,在這里扮演過家家的游戲,對于世界來說,是一個重大的損失,所以她表示自己要重新擬定詳細的計劃。黃昏認為對方并不能干涉自己,所以也是嚴詞拒絕。

望著感情似乎十分不合的兩人,安妮亞下意識地認為對方就是壞姐姐,然而還沒等她下定論,安妮亞卻是在夜帷姐姐面無表情的情況下,讀出了不同尋常的聲音。

黃昏前輩!我喜歡你!聽到這話,安妮亞也呆住了,原來對方并不是壞姐姐,而是癡情的姐姐。

安妮亞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再看了一下對方,再次聽到「好~喜歡」這三個字。這三個字如同是一道耀眼的光芒,照耀著安妮亞。夜帷內心繼續吐槽道,她才是黃昏最適合的妻子。

夜帷的野心

無論是任務,還是廚藝,她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在夜帷的想象當中,只要她在任務當中將這些優勢全部展現出來,那麼一定能夠打動黃昏,從而讓黃昏徹底拋棄笨拙的約兒,然后與自己結婚。

是的,代號為夜帷的費歐娜,從始至終的野心都只有一個,那就是成為黃昏的妻子。伴隨著夜帷越想越遠,甚至都已經想到了度蜜月的事情,當然,黃昏對這一份感情依舊是毫不知情。

很快,外面就下起了大雨,約兒小姐給大家泡咖啡和可可亞,而在廚房的時候,約兒也在想剛剛費歐娜沒有說完的話,并自行腦補了下半句,在幻想當中,羅伊德抱怨著約兒總是冒冒失失,并希望與費歐娜成為夫妻。

約兒在驚慌當中也感到十分失落,畢竟像她這樣的女人,遭人嫌棄也是情有可原的吧。

約兒將飲品端了過來,望著她還給黃昏遞上熱牛奶,夜帷內心冷哼了一聲,夜帷聲稱前輩向來都只喝黑咖啡,從來沒見過他會往咖啡當中倒牛奶。連前輩的喜好都不清楚,看來約兒并不是一個合格的夫人。

然而還沒等她吐槽完,黃昏就拿起牛奶倒進了咖啡里面。從沒有出現過的一幕,讓夜帷有些吃醋,難道前輩還有自己不知道的一面?只展現給眼前這個女人看?

百思不得其解的夜帷最終認為,這是黃昏在給羅伊德這個角色注入的靈魂,為了更貼切這個人物的形象,補充了一個愛喝牛奶咖啡的設定。夜帷一邊在贊嘆前輩,還不忘添加一句我喜歡的話語。

如此有趣的大姐姐可就把安妮亞給逗樂了,因為過于沉浸在讀取夜帷的內心,以至于她不小心打翻了母親剛剛熱好的可可亞。

對于安妮亞打翻可可亞的行為,夜帷認為安妮亞就是一個魯莽的女孩,前輩如果平時有嚴格訓練她的話,根本不可能會出現剛剛的情況。看來前輩的工作實在是太忙了,沒有這個時間去訓練孩子。不過丈夫沒有時間,作為母親的也應該擔起這一份責任,所以她再次認為約兒并非是一個稱職的母親。

換做是她當孩子的母親,就會以分鐘作為單位,徹底將知識和體能都交給她。只要給她一個月的時間,她就能夠將安妮亞改造成星星制造機。

聽到夜帷如此恐怖的心聲,原本還對她有些興趣的安妮亞是絕對不肯讓她來成為自己的母親。為了讓夜帷知難而退,安妮亞跑到約兒小姐的身邊撒嬌。

安妮亞聲稱母親會幫自己擦可可亞,所以她也就是安妮亞在這個世界上最喜歡的人。聽到安妮亞這番撒嬌,約兒的心都要萌化了。

夜帷覺得哄小孩她也會,所以說道會給安妮亞買國外的可可亞,然而安妮亞并不吃她這一套,如同老鼠過激一般,嚇了眾人一跳。

安妮亞的神補刀

約兒認為安妮亞或許是第一次見到費歐娜小姐,所以會緊張,為了緩解氣氛,黃昏也是讓她去和彭德玩耍。在抱著彭德的時候,安妮亞還不忘補充了一句,有相親相愛的父親和母親,還有彭德,安妮亞是佛傑家的女兒真好~

被安妮亞這麼一說,再也抑制不住內心想法的約兒激動地對著黃昏說道,自己會為了他們兩人努力的,即便是擦上多少次可可亞也都可以。

黃昏被約兒給驚到了,夜帷也認為黃昏接下來會教訓約兒小姐,然而黃昏卻是松了一口氣,微笑著說道,約兒小姐,你已經夠努力了,所以安妮亞才會如此黏你,沒有什麼能比這更能幫助我的了。

感動到落淚的約兒小姐,再次表示自己會努力下去,讓得一旁的夜帷內心很不是滋味。

黃昏露出的,是虛假的笑容,在她的回憶里面,訓練時期,黃昏就曾教導過自己,作為間諜,在任何時候,都不能給將自己的真實情緒表露在外,而她之所以一直都是撲克臉,也正是銘記了前輩的話語。

這一路走來,她看到過不同身份、容貌以及性格的黃昏前輩,正是因為如此了解前輩,此時她才能看出,在那張完美無缺的假笑之下,隱約露出一絲真情實感。

內心如同落石般沉重的夜帷,在感覺自己快抑制不住情緒的時候,站起來說道還有事情沒有處理,當即轉身離去。

約兒雖然想要挽留,但費歐娜走得實在是太快,考慮到外面還下著大雨,她是讓黃昏快點去送傘給對方。

一臉問號的黃昏,也想要去問清楚夜帷為什麼要找自己,在沖出去之后,夜帷已經全身濕透,她這時候才說出了管理員讓他們合作執行任務的事情,黃昏也才明白她為什麼會執著于梟的計劃。

回過頭的夜帷,冷冰冰地看著黃昏,這一場雨,很好地掩蓋了她臉上流落下來的淚水,直到東西兩國冷戰結束之前,她都不會表露出這一份情感,但即使是任務需要也好,她也想要陪在黃昏的身邊。

夜帷轉身離去,她是想要在下一次的任務中證明自己,沒有人比她更適合成為羅伊德先生的妻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