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47:刺客們紛紛出手,游輪上殺機四起,福杰家面臨家庭危機~

「咚咚咚」門外傳來一陣陣敲門聲,會是部長嗎?但卻沒有聽到一句話,約兒小心翼翼地通過貓眼進行探查,發現門外站著的,不過是客房服務員。正當她松一口氣和奧爾卡夫人交代時,奧爾卡夫人卻是說道自己并沒有喊客房服務員過來,顯然門外這個就是鬼。

暴露

約兒還沒回頭,就聽到了門外手槍上膛的聲音,她當即抱住奧爾卡夫人,利用比子彈還要快的反應速度,成功躲開了服務員的盲掃,并躲在手槍射不中的范圍。

門外面,打完一盒子彈的服務員立馬就裝上了第二盒子彈,因為手槍帶了消音器,剛剛的狂轟亂射,并沒有引起周圍住戶的注意。

然而正當他準備打開門的時候,一只飛鏢卻是飛了過來,原來為了以防萬一,剛剛在酒吧的時候,部長就已經偷偷拿走了一些飛鏢。

被刺傷手掌,這名殺手依舊面不改色,他當機立斷把槍口對準了馬修部長,勢必要和他來一場,槍快還是飛鏢快的對決。

屋里頭的約兒小姐聽到門外的動靜,猜到了部長已經趕到,所以她當即就對著門外,根據彈孔的高度,估摸出殺手的大致高度,并扔出長針,只見長針直接破門而出。以讓人難以置信的速度,把殺手釘在了墻上。

望著這超乎常人理解的力度以及精準度,別說是費希爾,就連部長看了臉上都掛上了一滴汗。門內的約兒對這位殺手的行為感到十分生氣,畢竟這里頭還有小孩子呢,可不能隨隨便便就開槍。在部長的安排之下,三人迅速處理了現場的血跡。

轉移

此時約兒也才知道,消息在他們上船之前就已經走漏,大批的殺手潛伏在船里面。這個房間很顯然是不能再用下去的了,部長讓約兒帶著奧爾卡三人立馬轉移到二等艙的房間當中,自己留下來收拾殘局。

為了以防萬一,部長還給了他們幾個面具,這一次的行動,絕對不能造成騷亂,否則的話,游輪就會終止這次活動而選擇返航。約兒也明白,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很難將尸體隱藏起來,所以應該在非必要的情況下,盡量不要下殺手。部長一邊給前台打電話提出更換房間的請求,一邊讓約兒等人快速離開現場。

監聽室這邊,偽裝成服務員的諾克曼通信中斷,這也再次印證了8053的夏蒂·格雷就是他們此次行動的目標。

根據乘客名單,以及監聽到的聲音,除開小孩子以外,他們至少有三個人,通話的另一端,一名男子正坐在甲板上。雖然聽說他們換了房間,但估計也只是一個幌子,都怪那個沉不住氣的家伙想要捷足先登,反而是提高了他們的警惕。

男子十分淡定地說道,如果護衛是花園的家伙,那麼事情也就沒那麼容易能夠解決了,眼睛男想要聯合大家的力量,通過聯手行動,情報共享,獎金平分的方式,拿下奧爾卡這對母子的性命。

眼鏡男剛說完,就有一位老頭不屑地說道,根本沒必要平分獎金,因為只需要殺光這船上帶有孩子的女人,事情不就處理完了。

殺手聯手

還沒等他說完,他的腦袋就被攪和了一遍。「小子,不要把我們和殺人狂混為一談,干我們這一行的,講究的是信用二字。」

眼鏡男很利索地將屑老頭扔進了海里,對著大家說道:「既然是同伴,就不能相互傷害,但這個人并不是同伴,所以不算。另外,這艘船上也有不少幫派的老主顧,想要拿到獎金的話,就不能引發不必要的騷動。」

眼鏡男對著對講機的另一頭說道,讓他一定要事無巨細地報道聽到的情報,他們這邊可給了不少報酬,而情報員卻是讓他們自己抓緊機會,因為他的情報是公平售賣的,若是不想被捷足先登,就得趕快行事。

約兒這邊,三人已經戴上了面具,費希爾不明白部長為什麼會讓他們這麼做,畢竟這樣做其實更加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然而約兒卻是說道,二等艙的休息區正在舉辦假面舞會,戴上面具不僅能夠掩蓋身份,在這種情況下也不會讓人感到奇怪。約兒叮囑兩人絕對不要脫下面具,另外,她還要求兩人把頭轉向約兒這邊。

奧爾卡和費希爾都不明白約兒的話,隨后約兒解釋道,從他們出門的那一刻開始,她就感覺到了有人在跟蹤他們,如果回頭的話,很有可能會引發一場難以避免的戰斗。所以他們要做的,就是盡快甩開敵人,并進入到舞池當中。

強大的約兒

在約兒小姐的帶領之下,三人和一娃很快就來到了二樓的舞池當中,不過還沒等約兒小姐松一口氣,她就感受到了人群當中彌漫出來的殺氣。

在這里動手的的話,勢必會引起騷動,到時候逃亡的計劃,或許就不得不被終止。約兒一邊查探舞池里傳來的殺氣,一邊想著如何對付他們。

坐在不遠處的錐子臉,起初直覺告訴他,位置已經暴露,但自信給予了他勇氣,錐子臉認為自己能夠得手,只要給他一個檫肩而過的機會,將針刺入,轉眼之間也就能夠大功告成。錐子臉正準備起身。

約兒小姐卻是來了一記死亡凝視,很快一個紐扣向向他飛去,以超高的精度,正中錐子臉的脖子,在搖晃了數圈之后,又坐了下來。

旁邊的人都以為這位客人,只是喝高。而約兒成功排除了一個障礙,其出手速度之快,就連費希爾都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

躲在轉角處的殺手看到錐子臉倒下,也不清楚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但已經能夠確定,她就是那一個護衛。約兒帶著三人進入到休息區,他立馬就聯系了在里面的殺手,讓他不要跟丟了。

休息區里面,眾人都帶著面具在跳舞,因為空間擁擠,對于約兒他們來說,反而更容易打亂敵人的視線。不過大塊頭憑借著身高優勢,還是找到了他們。在找到目標之后,大塊頭立馬就對準奧爾卡夫人抓去。

然而還沒等他抓到對方,約兒小姐卻是按住了他的雙手。「哎呀,這位先生是想要邀我一同共舞嗎?」

大塊頭被突如其來的一幕弄得不知所措,明明他比眼前這名女子還要高出一個跟頭,卻只能像小雞一樣,被領著跳舞。約兒聲稱自己并不擅長跳舞,另外,別看她的美貌連面具都掩蓋不住,她可是有夫之婦了。

約兒口頭上很是客氣,但下手是真的狠,被她這麼一抓,大塊頭的手指直接變成了油炸薯條。在放對方回座位之后,敵人也暫時甩下了,他們需要在這個空檔的時間,穿過商業街,然后進入二等艙當中。

逛街的父女

此時四層商業街甲板上,安妮亞正和黃昏在逛街,安妮亞兩眼放光地看著骷髏鑰匙扣,不理解安妮亞品味的黃昏,當場拒絕了她這一份請求,他甚至不明白豪華游輪上為什麼會賣這種東西。

然而安妮亞卻是耍起了小孩子的脾氣,一直吵著要買下這個鑰匙扣,起初黃昏并不打算理會安妮亞,相比于鑰匙扣,他反而是注意到了放置在四處的竊聽器,不過想來也很正常,畢竟這里匯集了各大名流,為了監控他們,船上也會安插不少安保人員在里面。

除開安保局的人以外,還有一些形跡可疑的人物,由于黃昏此次的任務只有休假,所以他并不想惹上麻煩,只想安安靜靜地做一個美男子,不過就安妮亞在地上滾來滾去的形勢來看,他不想引人注意都難。

路過的婦人看到安妮亞撒嬌,在覺得可愛的同時,也忍不住對黃昏說道,要不就買一個給她吧。

被路人這麼一說,黃昏不淡定了,回想起隨處可見的竊聽器,他們之間的對話,很顯然也會被監聽到,若是保安局的人突然出現在他面前,以不給安妮亞買玩具為理由,懷疑他的身份。那這一切也都涼涼了。

黃昏不知道作為一位普通的父母,到底會選擇買,還是不買。畢竟這骷髏頭的鑰匙扣,即便是對孩子的教育而言,也都是不需要的物品,黃昏的審美不允許他下單,可若是不買的話,又會被懷疑,從而面臨死亡的危險。望著左右為難的父親,安妮亞也感覺自己的良心過不去了:「其實不買給安妮亞也都無所謂了。」

然而安妮亞剛說完,她就聽到了不同尋常的聲音,「干掉他們,什麼叫不可以引[發.騷]動,這兩個人加起來不過40萬達爾克,誰會把賞金和你們這幫玩過家家的殺手平分。」

安妮亞抬頭一看,一名兇神惡煞的男子從她的身邊經過。其內心更是說道:「被我鎖鐮使巴納比盯上的獵物,不可能逃得過我的手掌心。」

家庭危機?

安妮亞雖然不知道鎖鐮使巴納比到底是何許人也,但光聽名號就感覺十分氣派,所以還是露出了震驚之色。

安妮亞偷偷地望著走過去的巴納比,并在更遠處見到了戴上面具的母親。

此時的黃昏還在店內就接著要不要買下這麼挫的禮物,安妮亞內心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難道母親要在這里和壞人決斗?

在安妮亞的想象當中,巴納比使出蛤蟆鏈,被母親一招解決掉,這一幕正好被父親撞見,父親在知道真相之后,決定與約兒分手,三人的家庭關系也就到此結束。安妮亞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是好。而黃昏似乎已經戰勝了內心的自己,他面帶微笑地走過來,向安妮亞道歉。

「安妮亞,剛剛是我不好,把這個骷髏鑰匙扣買回去吧,作為這趟海上之旅的珍貴回憶。」黃昏一臉我是好父親的表情,拿出了骷髏要是,然而安妮亞的心思早已不在這上面了。她激動地說道:「那種事情怎樣的,都無所謂了啦!」

安妮亞不讓父親靠近自己,而走廊這邊,約兒與鎖鐮使巴納比的戰斗一觸即發。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