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53:約兒覺醒,找到了成為殺手的意義!

望著遍地狼藉的場面,眼鏡男只感覺背后發涼,但他還是故作鎮定地說道,哎呀呀,大伙都被干掉了,你可真是一個心狠手辣的女人呢。輸出甚至連0.5都沒有的他,依舊擺出了一幅大佬的模樣。

拖延

約兒在擦拭完番茄醬之后,聽著小癟三所說的話,她認為,把刀刃對準他人之人,反過來被殺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

眼鏡男一時語塞,不過因為約兒的幫忙,他能夠分到的獎金又變多了,眼鏡男一如從前般自信,約兒更是在這個短暫的停戰當中,希望他們能夠就此打道回府,當然,現在說這一切似乎都已經太晚。

眼鏡男這邊其實已經沒有得選擇,一來,他們收取了定金,二來,在這艘船上,他們壓根就沒有打道回府的機會,第三,則是那位帥氣的老男人,一直都以死亡凝視的眼神,看著自己。

部長認為這幫人是以戰爭來發橫財的家伙,就此放任離去的話,定然會引起別的紛爭,眼鏡男覺得金錢就是萬能的,讓日子富裕起來本身也是皆大歡喜的事情。

部長感嘆眼鏡男目光短淺,舉起手槍,準備給他來上最后一擊,然而眼鏡男東扯一句西扯一句,可不是為了交代遺言的,他這麼做很顯然是在拖延時間,在部長準備開槍的時候,眼鏡男也不裝了:「不,該喂鯊魚的是你們才對!」

此話剛說完,后方一位使用居合刀的老男人一刀劈了過來,還好部長與約兒訓練有素,躲開了這致命一擊。

武士

部長在居合男人來不及收刀的時間里,用手槍對準了對方,這種見縫插針的攻擊,稍有不慎,可都是招招致命。不過居合男能夠悄無聲息地發動攻擊,自然也是老江湖中的老江湖,還沒等部長開槍,他就用劍鞘狠狠地打中了部長的胳肢窩,讓得的射擊出現了偏移。

居合男雖然看上去是一位比部長還要老的男人,但其力道之大,卻是讓人感到駭然,僅僅是用劍鞘,部長就被擊飛,并重重地摔在了墻板上,直接退場。

由于約兒才是最大威脅,居合男在解決掉部長之后,當即就對約兒發動了進攻,兩人短兵相接,約兒憑借著超高的精度,竟然精準地讓長針與刀刃碰撞到一起。只不過受到未知影響的她,未能使出全力,在這一次的對戰當中,她反而是陷入到了被動當中。

對戰鎖鐮使的感覺又來了,約兒暫時失去了武器,居合男更是直接準備一刀了結對方。

只可惜約兒的鞋子,如同埼玉的衣服,防御值直接點滿,居合男全力一擊,愣是沒有切開她的鞋子,反而是被改變了攻擊方向。

「不要再掙扎了,負隅反抗只會徒增痛苦。」居合男勢在必得,從剛開始到現在,他都掌握著這場戰爭的節奏。約兒也明白眼前這個人和其他的殺手都不在同一個水平上,但她十分無奈,因為放不開手腳,讓得她的腳步變得十分沉重。

約兒回憶起部長和自己說過的話,萬一她受到了難以隱藏的傷,他就會以調任的理由,給政府和佛傑一家搪塞過去。只不過就這樣不辭而別的話,約兒認為她可真就是一個過分的女人了呢。在約兒分神的這段時間,居合男并沒有給她喘息的機會。

雖然躲開了居合男的攻擊,但頭髮還是不小心被削掉了部分。約兒認為即便是臨時更換一個髮型,也是十分可疑的。就是這樣,因為害怕受傷,甚至連頭髮都害怕被削掉,約兒的行動變得更加拘謹。

約兒的顧慮

約兒一直在躲閃,讓居合男都感到有些無語,畢竟那麼害怕受傷的話,更加應該退出的人,應該是約兒才對。然而約兒卻說道,如果他們要動奧爾卡夫人的話,自己絕對不會讓他們得逞,另外她也不稀罕眼鏡男等人的臭錢。

約兒的自相矛盾,讓得她徹底不明白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在戰斗了,畢竟生活已經不需要依靠殺手繼續維持生活,自己似乎也沒有為了報效國家這麼大的覺悟。所以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呢?約兒很是不解。

在這種戰斗當中分神,居合男自然是占據上風,一個站不穩身形,約兒就被居合男的刀鞘擊中下巴,隨后更是被打飛了出去。居合男這招,將約兒打得暈頭轉向,勝負似乎已經分曉。

被居合男的刀指著,約兒也感覺自己命不久矣,沒想到她就這麼結束了自己短暫的生命。明明幫羅伊德先生拿去洗衣店的衣服還沒拿回來,幫安妮亞從圖書館借來的書也沒辦法還了。

約兒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單核CPU的她,此時已經有些運轉不過來了,恍惚之間她似乎看到了弟弟在向自己招手,看來,這就是傳說中的走馬燈了。

眨眼之間弟弟也已經變得十分優秀,即便不賺錢供他,她也能夠獨當一面,約兒的內心似乎開始慢慢放下了,是啊,應該也要結束這一切了,雙方都這麼認為著。

眼鏡男更是準備走到艙內,將奧爾卡等人殺死。然而她剛動身,約兒卻是又丟出了一根長針,阻擋了眼鏡男。

「好啊,沒完沒了是吧。」居合男沒想到約兒到這種情況都還在反抗,而約兒下意識的行為,也讓她回想起了奧爾卡夫人說過的一番話,她只想過著平靜的生活。

這時候約兒才徹底想起來,自己從小從事殺手工作,并不是為了金錢,也不是為了報效國家。

她只是想要守護那孩子無憂無慮地生活。

武力全開

這個世間,有太多不講理、從天而降的災禍,所以為了減少這樣的悲劇,她必須將世間清掃干凈。

一想到自己還有羅伊德先生以及安妮亞,現在的她,只會更加堅定這一個目標。

約兒當即抓住了居合男的刀刃,她隨手一拿,居合男竟然沒有一絲反抗的機會,是的,她并不需要安穩的生活,即便手上沾滿了番茄醬!

即便她最終會以這種方式喪命,造成她不得不離開佛傑家的結果。約兒徹底放開了手腳,在無視自己是否會受傷的這個問題下,對居合男展開了進攻。

「為了某個人,或某個目標,堅持從事艱苦卓絕的工作,是件值得自豪的事情。」腦海中,羅伊德先生沉浸說過的話,再次浮現,如同一股神秘的力量一般,給予了約兒前進的力量。

她知道,羅伊德先生一定會認同并且原諒自己的,畢竟那可是她憧憬的「阿娜達」。

約兒一腳把居合男的居合給踢飛,如今的丟了刀的他,只剩下一個「難」字,而約兒這邊,卻是如同涅磐重生一般,以碾壓的姿態,武力全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