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妻子16年生11娃,丈夫直言「存錢不如存人」,長子:我生來就受折磨

「我沒辦法,家里面不歸我管,他要喊我生,我只能生。」

「其實,我挺對不起那些娃的,生了養不起,沒辦法,嘴太多了,我們一家這麼多張嘴,一天省著吃,也要吃十幾斤大米,這換誰誰養得起?」

「我寧愿每天多挑幾桶糞,都不愿意生孩子!」

這是一個母親面對記者時偷偷地抱怨,讓我們難以想象的是,這位母親16年生了11娃,平時她在家里根本說不上話,只有私下里面對記者時,才敢發發牢騷。

就如同她所說的,拮據的生活,讓她和11個孩子都抬不起頭,每天被生活的重擔壓著。長子曾經無數次抱怨,我出生就是受折磨的,為什麼把我生在如此貧困的家庭里?可是沒有辦法,他們只能過著餓不死就行的生活。

本篇文章,我們就來了解一下何洪夫妻16年生11娃的真實故事。

大山里的生育機器

何洪每天抱著不切實際的「發財夢想」,在多次買彩票失敗后,他覺得世界上最好的投資,就是生孩子。

在他看來,養孩子,餓不s就行,只要有一個孩子長大成人后,就可以照顧后來的弟弟、妹妹;一個帶一個,自己根本無需投資多少,也無需花多大力氣養孩子。

按照何洪的想法,家里的孩子自然是越多越好,在他的意識里,誰家的女人不生孩子呢,生孩子是作為一個女子必須要完成的任務,畢竟「存錢不如存人」,只有多生孩子,將來才會有人給自己養老。

抱著這樣的想法,他與妻子張杏子開始了浩浩蕩蕩的「造人計劃」,從1995年到2011年,16年里,這對夫妻一共生養了11個孩子,其中有7女4男,老五、老六還是一對龍鳳胎。

在瘋狂的生育過程中,何洪是計劃的提出者,倡議者,可是所有的痛苦都由妻子張杏子來承受。這位可憐的女子,過著水深火熱的生活,但從來不敢反抗丈夫,她就是這樣被丈夫強行生孩子的。

他們兩人是在打工時認識的,后來,張杏子跟著何洪回到了老家結婚。

當時,村里人都覺得很奇怪,何洪家那麼窮,脾氣又不好,怎麼會有女人愿意嫁給他呢?張杏子卻不以為然,她患有間接性精*神障礙,經常受到嘲諷,只有何洪不嫌棄她,這讓她感受到了世界的溫暖,她是心甘情愿地嫁給何洪的。

俗話說,嫁漢嫁漢,吃飯穿衣。自從嫁給何洪后,張杏子就對他無比依賴,丈夫說一不二,妻子從來都不反駁丈夫,哪怕丈夫提出,結婚不擺酒席只是簡單地吃個飯,張杏子也聽丈夫的,認為丈夫說得對。

兩人結婚后,一開始感情還不錯,在1995年的下半年,張杏子第一次懷孕,后來生了個女兒,取名何川薇。

面對女兒的出生,重男輕女的何洪卻顯得不高興,生兒子才是他的目標。在1997年,他們又生了個兒子,也就是何洪的長子。

一兒一女,「好」字成雙了,妻子認為應該可以了,不想再生孩子了,但被丈夫攔了下來。

丈夫強硬地對妻子表示,家里才一個兒子,根本就不夠,必須繼續生兒子。這下張杏子才發現,丈夫好像對生孩子有一種難以言說的偏執。從來都是對丈夫言聽計從的妻子,這次依然選擇了順從,繼續被迫生孩子。

就這樣,他們夫妻二人開啟了「造人」之路。

1998年,何家老三出生;2000年,何家老四出生;2001年,張杏子又生了老五老六一對龍鳳胎……

一直到2011年,在16年內,何家先后出生了11個孩子。更讓人感到恐怖的是,這只是成功存活下來的孩子的數量,還不包括一些意外夭*折的孩子。

算下來,張杏子生孩子的數量更多,她幾乎每年都要懷孕一次,可以這麼說,她不是在懷孕的過程中,就是在懷孕的路上,這對正常女性來說,簡直是不可想象的。

生了那麼多孩子,可是妻子從來都沒去過醫院,也不知道,世界上還有「坐月子」的說法。

第一次生孩子時,因為丈夫出生時也是赤腳醫生接生的,他認為生孩子不需要去醫院,就隨便在村里找了個接生婆接生。

生完孩子兩天后,妻子就下地干活了,這也是她生育這十幾個孩子中,休息時間最長的一次。在生后面的幾個孩子時,下午三點把孩子生下來后,六點就要從床上下來給孩子做飯、喂豬。

寫到這里,筆者不禁感到心顫。普通女人生完孩子后,起碼要坐月子一個月左右,產婦不僅不能下地干活,還要補充好營養,補鈣、補鐵、補充各種營養物質,甚至連洗頭都不行,生怕留下生產后遺癥。

張杏子的遭遇真讓人心疼,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怎能受得了這些。張杏子懷孕時,也不輕松,她挺著大肚子,既要照顧年幼的孩子,又要走很危險的山路去割草。

總之,在這十幾年里,張杏子能做的就是生孩子,干活……這簡直是非人的生活。

鳥籠里的堂吉訶德

何洪雖然實現了自己的計劃,也滿足了他的愿望,但他并不快樂。

這些年,只要聽到有人勸他別再生孩子了,何洪就會沖上去跟他人大吵一架,久而久之,村里人都疏遠他,沒人愿意搭理他。

鄰里之間的冷眼相待,讓何家的幾個孩子也沒有玩伴;再加上自己家里本身就很窮,家徒四壁,母親忙著生孩子,父親為了養家糊口平時在地里干活,這些孩子從小就沒人教育他們,漸漸地,幾個小孩長大后,都成了村里的刺頭。

何家的幾個孩子經常在村里亂竄,調皮搗蛋的,有時會向別人家扔石頭為樂,對此,父親何洪并不在意,在他看來,孩子的發展無關緊要,只要活著就行。

孩子越生越多,后來,狹小的土坯房已經容納不下一大家子了,十幾個人擠在狹小的空間里,他們抱團休息,甚至都沒有翻身的空間,一到夏天,悶熱的天氣,難聞的氣味,簡直是苦不堪言。

貧困的家庭,過年都能吃一頓餃子,但哪怕到了春節,何家都沒有能力改善一下生活;外面的鑼鼓鞭炮與他們無關,對聯、年畫、窗花也從來沒貼過,壓歲錢更是不敢想象的事。

看著如此困難的家庭,一開始,也有人可憐他們,伸出援手,偶爾給他們做頓飯吃,但何家人實在太多了,他們每次吃飯都狼吞虎咽的,吃相很難看。

夫妻倆只管生孩子,不管養孩子,何家孩子散養慣了,又特別喜歡鬧騰。

邀請他們來到家里吃飯時,不僅把家里搞得一團糟,這幫孩子還會跟自己的孩子搶東西,有時候甚至對家里人大打d出手。

到最后,沒有人愿意幫助他們了,人們一聽到何家人,就像躲瘟疫一樣躲著他們。平日里的生活都已經這般了,更不用提讀書了。

何家沒有一個孩子接受過完整的中小學教育的,有幾個性格還算可以的孩子,從別人那里借來幾本書自己讀,能掌握一點知識。而那些生性頑劣,有小偷小摸行為的孩子,只能是越混越差,離文化的道路越來越遠。

何家的大女兒早早就外出打工了,她難以忍受村里人的冷言冷語,也不想再被父母管制,在一個天剛蒙蒙亮的早晨,她背起行囊離開了家鄉,從此之后,很多年都沒有回家。

何家長子沒有出走,他幫助父母一起照顧年幼的弟弟妹妹,在生活的重擔不斷的打壓下,他曾無數次抱怨,為什麼將他生在這樣的一個黑暗家庭中,難道他生出來就是為了遭受折磨嗎?

最不讓人省心的是何家的四兒子,他整天和別人d架,有一次甚至傷了人,留下了一條長長的傷疤。

這些孩子中,三女兒是最沉默的一個,她從來不與外人說話,哪怕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她也很少與他們說話,默默地承受著在她身上發生的一切。

何家「五女兒」是最乖巧、最聽話的孩子,也是讓父母最省心的孩子。她想讀書,但無情的現實毀掉了她的求學夢,她只能在家里干零活,為父母分憂,也為兄弟姐妹貢獻自己的力量。

何家的11個孩子都曾經對美好未來充滿過幻想,他們曾試圖逃離這里,也為此做過努力,但最終還是被黑暗的家庭所吞噬。

他們就像鳥籠里的堂吉訶德,打開籠子之后,堅持著自己想要出人頭地的夢想,卻一次次被外面更大的嘲笑與惡意無休無止地傷害,直到變得麻木,不再反抗。

沖動的悲劇

2016年2月16日,這個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家庭,又遭受了一場巨大的災難。

那天正值春節廟會,是何家一家人一年之中,難得能夠吃飽的日子。舉行廟會的天佛寺在廟會期間大擺酒席,免費招待前來敬香的香客。

天佛寺里的守廟人是何洪的叔叔,憑借這層關系,張杏子會在這天去廟里幫廚,順帶讓不敬香的孩子們,也能去那里大吃一頓。

開席之后,何家十幾口人獨占了一張桌子,旁人早已見怪不怪,盡可能地在遠離他們的地方坐下,一般這樣的招待是沒有人狼吞虎咽的,但何洪卻不一樣,他要吃到盡興才可以。

何洪喝了二兩9之后,還想喝,可守廟人何履海沒有答應,或許是因為上了9勁,何洪對此不依不饒,大d出手。

這個嚇壞了在場的人,人們趕忙拿起手機報警,而何履海傷得太重,最后沒能搶救過來,何洪也成了s人犯。

10月25日,何洪故意s人案開庭審理,何洪對自己的行為供認不諱,不過他也強調說,是何履海激怒了他,他們才扭d在一起的。

庭審的當天,張杏子帶著自己的五個孩子參加了旁聽,他們的眼中都是一如既往的麻木,看不出什麼情感,也說不出什麼有價值的話,更不會給爭論,就這樣看著法院的審判。

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法律是什麼?沒有人告訴過他們,他們甚至都沒有讀過書,不知道什麼叫做犯法。

有些懂事的孩子只是覺得,雖然很討厭父親,但怎麼說父親也是家里的頂梁柱,如果這個頂梁柱倒了,那生活只會更加困苦,即便朦朦朧朧地懂一點法律,但也滿不在乎。

何洪以故意傷害致人s亡罪,被判處無期徒x,這場案件最終畫上了一個句號。

看熱鬧的人們漸漸散去,但何家新一輪的悲慘才剛剛開始。

何洪出事之后,何家失去了唯一的經濟來源,張杏子又患有間歇性的精神障礙,更何況,連續十幾年的生育也拖垮了她的身體,張杏子幾乎要崩潰了。

何家的十幾個孩子,有的還沒有成年,成年的人也沒有什麼文化,再加上麻木了太久,無法找到合適的工作,何家的長子只能夠每日賴在政府面前,到處要補貼,要低保。

而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曾經外出打拼的大女兒也出事了。

曾經她是這個家庭里最聰明的人,也是村里人認為最有希望擺脫家庭的人,因為沒有錢讀書,她連小學都沒有上完。

在讀書時,也沒有人愿意和她做朋友,畢竟在干凈明朗的教室里,只有她一個人穿著破舊的衣裳,散發著難聞的氣味。雖然讀書時間不長,可是讀書的經歷卻給她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后來,她決心要外出打工,想要出人頭地,可不承想,因為童年過得太過不幸,又沒有多少文化,在外打拼了幾年之后,便出現了精神問題,不知道是生活的壓力拖垮了她,還是遺傳了母親間歇性的精神障礙。

總之,再次回到家鄉的她已經不再正常了,她瘋瘋癲癲的見到人之后不是傻笑,就是罵臟話,最后只能被送往精神病院。

迎來轉機

何家的悲劇,也讓政府感到深深的惋惜,他們決定不遺余力地幫助何家,盡可能地過上好一點的生活。

他們給何家提供了50坪的大房子,每月還會提供一筆生活補助,并將何家的孩子們都送到了各種各樣的職業院校,讓他們學習一技之長,能夠在未來有一個生活保障。

如今,何洪正在監獄服刑,他也逐漸開始懷疑自己存錢不如存人的理念是否正確,也開始認為自己有些對不住妻子和孩子,有時給家里孩子寫信時,也會囑咐他們好好生活,相互之間要彼此幫助。

只不過傷害已經造成,童年的陰影埋藏在幾個孩子的心里,揮之不去,不知道他們之后,能不能憑借自己的努力撫平心口的創傷。

「多子多福」并不僅僅只有一種理解,有時候單純講究孩子的數量并不科學,我們應該向注重人口數量,提高人口質量的方向發展,優生優育才是目標。如此,既不會增加家庭的負擔,也不會讓孩子背負沉重的生活壓力。

對于父母來講,生兒育女應該是一件偉大的事情,不能夠以壓榨兒女為目標生孩子,否則,不僅僅是對兒女的不尊重,也是對自己的不尊重。

「多子多福」要量力而為,何洪為了老來享福,為一己私利,只管生孩子,不養孩子,他坑害了整個家庭,也坑了自己。

最讓人同情的是被歲月折磨,遭受無盡痛苦的妻子張杏子,還有那本應該成才的11個孩子。

讓人欣慰的是,政府已經在政策范圍下給予最大的幫助,也希望大家能夠力挽狂瀾,過上好日子,也希望這些孩子長大成人后,能夠成為一個自食其力的人,能夠感恩社會,感恩這個國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