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37話:懇親會開始,黃昏終于見到了達米安的父親!

伊甸學院的懇親會規格到底有多高?這可止兩三層樓那麼高,光是會場的布置,就選在了學院最高的智慧之塔,除開正面的入口之外,就只剩下幾扇嵌入式的門窗,塔的屋頂是一座庭院,從上面進入,會過于顯眼,地下同樣沒有合適的路線,唯一的辦法,就是通過他們的安檢,入場的人員會被徹底地進行身份核驗、搜身以及采用了最新型的探測儀,讓得潛入變得十分困難。

懇親會的召開

由于懇親會的入門門檻就是皇帝的學生,參加會議的家長,隨便一位都是大佬級人物,其中不乏政經界大亨、學者、藝術家以及運動員等,雖然每半年就會舉行一次,但因為大佬級人物過多,所以會場的戒備等級堪比首腦會談。

易容后的黃昏在教學樓里面,看著戒備森嚴的會場,他這一次并不打算冒險潛入,畢竟要是如此容易就能解決事情的話,他們也不需要制定梟的計劃,過往西國的其他間諜也都嘗試過這個方法,但無一不被識破,他們的失敗提升了會場的戒備程度,黃昏可不打算再次冒著如此巨大的風險。

雖然他的易容手段高超,但扮演其他家長也容易出現一些狀況,即便真的蒙混過關,但不能以羅伊德·佛傑這個身份去接觸戴斯蒙德,也都是徒勞,因為他要做的,并不是殺死戴斯蒙德,而是持續性接觸對方,然后套出相對應的情報。

也就是說潛入這件事完全可以不用想了,黃昏易容徘徊在四周,只是為了看看有沒有其他的機會,接觸到戴斯蒙德這號大人物。

安妮亞這邊,在上完課后,班主任亨利老師聲稱下午學校將會舉辦懇親會,所以讓他們先提前回家,同學們也都十分好奇懇親會到底回來多少大人物。

雖然達米安目前只有一顆星星,但哥哥已經成為了皇帝的學生,所以戴斯蒙德也會出席這一次的懇親會。同學們都希望能依靠達米安的關系,然后見到對方的父親,不過達米安的表情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在他的回憶里面,前不久,達米安剛和哥哥通話,在確認父親會來之后,達米安請求哥哥轉告給父親,在懇親會結束之后,到中庭與他見面。

哥哥沉默了一會,最終答應了弟弟的請求,不過他讓達米安不要抱太大希望,畢竟父親也是十分忙的一位大人物。

跟蹤狂安妮亞

「吵死了!」,面對同學們不斷地追問,現實中自己都難以見到父親的達米安變得十分煩躁,在大喝一聲之后,表情冷漠地離開了儲物柜。安妮亞通過讀心術也知道,達米安要和邪惡組織的老大見面。雖然貝琪想要和她繼續逛街,但安妮亞還是直接跟了上去。

畢竟「時喪」計劃已經失敗,安妮亞只好跟著次子,然后直接與邪惡的老大進行對戰。不過安妮亞拙劣的跟蹤。

早就被達米安給發現了,從上個星期開始,這娃就一直跟著自己,達米安忍不住吐槽安妮亞。

小弟認為安妮亞這樣或許是對達米安少爺別有用心,達米安頓時感到有些臉紅,畢竟戴著美顏濾鏡,每看多一眼安妮亞,他內心對安妮亞的在意就會多上一分。

兩小弟認為,安妮亞是想要接近達米安的父親阿諛諂媚,所以才會跟蹤他們,達米安雖然不相信他們的說辭,但還是惡狠狠地讓安妮亞不要再跟蹤自己。

安妮亞看著跑走的達米安,對著貝琪說道,自己還想給達米安來上一拳,但貝琪說道,再來一拳,你會被退學的。

暗中觀察的黃昏看著這一幕,內心只覺得方案二的計劃也是希望渺茫,不過安妮亞似乎也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嘗試與達米安和好,所以這并不能怪她。

當務之急,還是得去中庭看看,能不能通過達米安,見到戴斯蒙德。安妮亞聽到了父親的心聲,為了幫助父親,她也是當機立斷地跟了上去。

雖然離懇親會結束還有好幾個小時,但達米安少爺已經準備走到中庭等待父親的到來,黃昏在確認達米安是真的要面見戴斯蒙德之后,也想利用這等待的時間,張望一下所謂的懇親會。

達米安少爺來到會場附近,望著戒備森嚴的場面,以及穿著特制披風的皇帝的學生,達米安三人都被這陣勢給嚇到了。

小弟們為了緩解氣氛,笑著說在如此氣派的懇親會上,達米安的父親也是VIP中的VIP,于此相同的,達米安少爺也是他們當中的.....。

還沒等兩小弟吹捧完,達米安卻是說道,自己不去面見父親了,這讓得黃昏感到十分糟糕,達米安聲稱父親十分之忙,所以根本不會有時間理他。

正當達米安想要打電話給哥哥取消這個請求的時候,安妮亞擋住了他的去路。

激將法

「你搞什麼,你居然還在哦,跟蹤狂。」達米安不解安妮亞為什麼還跟著自己,然而安妮亞卻是嘴角輕蔑地說道:「呵,次子你在害怕,安妮亞很清楚。」面對自信滿滿的安妮亞,達米安感到十分震驚,難道她能夠讀懂自己的內心?

為了不暴露超能力,安妮亞很快就說道,她知道期中測試,達米安嚴重偏科國語考試只考了五十分,達米安很驚訝對方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情,而安妮亞卻是說道自己偷偷從后面看了他的分數,這也讓得安妮亞坐實了跟蹤狂這一身份。

安妮亞表示自己很能理解達米安的心情,畢竟自己國語考試才考了17分,安妮亞也不知道父親喜不喜歡自己,所以會感到有些害怕,但安妮亞相信父親也喜歡父親。

所以無論是考了多少分數,她都會光明正大地交給父親看。安妮亞這一番話,宛若石破天驚,把在場的所有人都給震撼到了,不過除開達米安以外,就連安妮亞自己都不明白剛剛到底說了些什麼。

被安妮亞說到醒悟的達米安,認為自己實在是太愚蠢了,所以決定前往中庭等待父親,黃昏雖然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從結果來看,安妮亞幫助自己挽回了一次難得的機會。

達米安來到中庭開始等待,安妮亞也直接坐了下來,準備與邪惡組織的頭目決一勝負,貝琪不明白安妮亞也要在這里等待,但一想到她和達米安有意,這一次估計是想要提前見一下家長。

沒想到安妮亞的覺悟竟然高到了這種程度的貝琪,決定與安妮亞一同留下來,見證她的決心。

然而在漫長的等待中,安妮亞因為犯困直接睡著,這時候貝琪才意識到,安妮亞根本就沒有決心,沒有辦法的貝琪只能讓老管家帶上安妮亞一同回家。

貝琪抱怨安妮亞實在是太自我了,這時候黃昏也從走廊走了過來,看著安妮亞書包上的鑰匙扣,黃昏手里也拿出了一個,看來實現做好的一個復制品果然是對的。

黃昏用望遠鏡查看了一下會場那邊,此時車子也都相繼駛出,看來懇親會算是開完了。雖然沒有潛入到會場當中,但見識到了懇親會的規模以及戒備情況,也并非是沒有收獲。黃昏盯著大門口,在看到戴斯蒙德汽車的駛向之后,他也確定對方會來見他的小兒子達米安。

無聊的達米安三人已經打了幾個小時的牌,在他們都覺得應該結束了的時候,黃昏卻是突然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成功面見目標

黃昏聲稱自己在尋找一個鑰匙扣,上面掛著一只小綿羊,因為這個是女兒十分喜歡的一個掛件,所以他必須找回來。

達米安很快就找到了綿羊鑰匙扣,看到這個掛件,兩小弟神色不淡定了,因為這就是安妮亞的小綿羊。也就是說,眼前這位帥氣的男子,就是安妮亞的父親。

對于安妮亞父親的評價,早在職業調查這個作業的時候,他們就已經略有耳聞,黃昏借著他們的話詢問他們是不是安妮亞的同學。

望著達米安,黃昏再次說道,如果沒有認錯的話,莫非你就是達米安·戴斯蒙德同學吧。第一次見家長,達米安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黃昏一聽,直接面露震驚之色,當即單膝下跪給達米安道歉,讓得達米安三人都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黃昏對安妮亞開學第一天就揍了對方這一事道歉,在他的解釋里面,因為去他們家都沒有見到達米安以及他的父母,所以這件事一直都耿耿于懷。達米安聲稱自己的住宿生,所以他才找不到自己,安妮亞揍自己這件事,他早已不怪對方了,所以對于她父親的道歉,自然也選擇了原諒。

黃昏很顯然是在拖延時間,他說著自己有機會一定會向他的父母道歉,而這個時候,戴斯蒙德也走了過來。

黃昏的內心抱歉著說道:「對不起了,達米安同學,為了任務,請允許我稍微占用你們父子相聚的時間。」

見到父親竟然親自過來了,達米安感到有些不敢置信,手下很快就見到了跪在地上的黃昏,雖然達米安解釋道他是自己同學的父親,但手下并不打算讓黃昏介入他們父子的見面。

然而正當手下要趕走黃昏的時候,戴斯蒙德卻是讓黃昏說一下他有什麼事情。黃昏也再次交代了安妮亞打人這件事情。

「小女曾對令公子做出十分不禮貌的事情,我想親自向您道歉,在此請讓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羅伊德·佛傑!」梟的任務進度,在此進入到了新的階段。


用戶評論